你是不是欠G网盘

      陈老根愣住,没퍯想到自己的这些东西,真被眼前的大人物看重。

      事实上,这些碟片被找回来句,陈老根还觉得没有机会出手的。毕竟现在还有碟机的人太少了,所以光盘其实没多大用。他在숀这里溜达了两三天,无人问津。

      哪怕是大灾难之前,光盘的使用也非常少了。自从人类进入互ጦ联궽网,光盘的销量就一天不如一䃱天。

      如今,听楚柠的口气,非常大呀!

      好像只要他说ﺚ出来,要什么,对方就能给他什么一样。

      “那种糖,可⹢以吗⇴?”陈老根试探问道。 㳿

      “哪种糖?”괆楚柠一怔,毕竟糖的种类太多了。

      陈老根装着胆子开口:“就是您给那些孩子的那种。”

      䕩“哦!椰子糖呀?可以。”说完,ꖆ楚柠让铁牛从包里,取出一包还没开得椰子糖,递给了陈老根。

      ಼ 同时,楚柠也明白,这家伙绝对ꃈ是盯上他有一段时间了。不然,不会知Ƶ道他有椰子糖的。然而,只要没有什么恶意,楚柠也不哯计较。

      一包椰子糖有很多颗,毕竟这种椰子糖,只有手拇指大小㐞。

      说实话,楚柠不怎么喜欢吃椰子,对椰子奶、椰子糖等自然也不太感冒。椰子吃的时候香,吃过之后,那口气真的受不了。

      陈老根惊呆,一张碟片,就换了一整包的椰子糖?

      ᛣ 他原本以为,能换到十多二十颗,就很不错的了。毕竟这可是稀有物品솃呀!拿出去换其他食物,比如蚯蚓干,能换不少的吧?

      物以稀为贵!

      这道理,无论是什么时代,都是适用的。

      춅 生怕楚界柠즲后悔一样,拿㎊到那包还没开封的椰子糖,陈老根感谢一声,然后飞奔一样逃走。士兵小刘,看눖着那包椰子糖,有点小羡慕,心里暗骂那老小子鸡贼,也感叹楚嵣主任的大方。

      “小刘,家里有其他人吗?”楚柠问道。

      士兵小刘才回过神来,如敕实回答:“回首长,我家还有我哥的一家……”

      他告诉楚柠,他大哥并不是通过抽签的模式进入地下城的。他大䐐哥是行星发动机的研究团队的一员,对人类有重要作΀用,所以是特招的。

      这种人才,往往有一个名额,可携带一人进入地下城。

      当初㛀,他家的运气不怎么好,一个人都没抽中。他父母以死相逼,让大哥带他到地下城。因此,小刘很清楚,自己的命是大哥给的。

      不仅如此,大哥还为他在地下城站住脚跟铺路,才有逐今天的閨他。

      他大哥后来娶了老婆,有了一个孩子。

      听到这些,楚柠也就理解刚才小刘看到陈老根拿走一包糖那种羡慕的目光튼了。커做⍙叔叔㛴的ힾ人,肯定想拿点小孩子吃的、玩的回ꛥ去给侄子、侄女。

      “铁牛,一会给小刘留一包。”楚柠跟铁牛说道。

      楂 小刘心动,却犹豫:“这……”

      楚柠知道ꨁ他担心什么,笑道:“放心吧!不违反规矩。你们欧长官要追究,你就说是我硬送的,责任推到我身上,不用怕㴁。

      以后,我会派一个人来你们地下城,管理工厂的运作。到时候,有什么小困难,你帮忙看一下。当然,前提也是不违톺反地下城规矩的情况下腙,둩不会让你为难的。”

      听楚柠这么一说,小刘终于安心了。

      他连忙点头:“多谢首长。”

      “算了,别喊首长啦!有点别扭,你还是叫我楚主任蹐吧ጭ!”楚柠쵮总觉得首长这个称呼,不怎么妥当。

      殚 “是,主任。”

      ……

      大㕉家继续往前逛去,就看到一个㡢摊位上,有不少人围观。摊位上,只有一块木头,摊主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깲对询问价钱的顾客,튤似乎漫不经心。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木箱子。

      “沉香以前是珍贵,但现在有什쟴么用?又不能吃。”殫围观的人,ቔ有人忍奷不住吐槽,似乎很不듒满摊主爱搭不理的态度。

      “就是!都什么时代了?有谁还玩收藏呀?上次,还有一幅唐伯虎的画,说是祖传的,但大家一听要十包蚯蚓干,全都吓跑了。”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所以,这些古董收㴉藏品等倓,现在确实不值钱。”

      愇……

      楚柠有点意外,能碰到沉香。

      㮩 “这是真的假的?”他是分辨不了真伪。

      不菐过,理论上这个时代,应该没有人ߢ拿赝品来坑人吧?毕竟就算是真品,好像也不怎么值钱。谁还去搞假㞣货哦?

      终于,看到楚柠,已经五六十岁的摊主쾓认真起来,脸上多了几分热情。 롬

      丁诚来这里,就是为了钓大客户,一般的顾客,自然是看不上的。虽然,古董等收藏品在这个时代不怎么值钱,但他是不会为了几包蚯蚓干就贱卖掉的。

      鱤当年,㐎他可是个大收藏家,最喜欢就是收藏ꊛ极品沉香。

      㥣 ⤦ 进入地下城,丁诚当然也铏要把珍藏的极品沉香带上,以备以后能用上。

      믽 他看楚柠,身边还有人保护,໖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于是,丁诚笑道:“沉香的鉴定軚其实并不难,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闻、看。

      真沉香,香味种类繁多,多达十几种,常见ᖸ的有甜味熊、清埯凉、乳香、花香、果香这5种味道,闻后让人㒥感到很舒服,不刺鼻,并且真沉香的香味是一阵一阵的,若隐若现岣,时有时ꄴ无,香气会随着温度的升高而变得➠浓࿺郁。

      看,是看沉香的纹理。沉香是由木质和油脂共同捉组成,油脂与木质清晰分明,即使含油量再高,也能看到油脂线和油튷脂孔,如果商家以油脂含量廹太高或太低,看不到纹理,就要小心﫽了。”

      楚柠看着眼前这位,衣着一丝䫽不苟的摊主,头发,甚至胡子都打理得井然有序,㆙有点惊奇。

      从这人骳的衣着,以及言行举止来看݁,这人的生活应该是过得比较精致的。

      在这个时代厉,还能保持精致的生活,不容易呀!

      “老先生,看来你对鉴定很在行呀!”楚硐柠若无其事地廭说道。

      “略有心得,以前喜欢٥玩㬩收藏,多多少少积累了点眼力,看琐东西傆多了,真假也就不难看出来。”丁诚也没有太谦虚。

      他ꖓ还告诉楚柠,他的这块沉香왧,不੉是普通的沉쌊香,而是最珍뢍贵的奇楠沉揯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