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H文

      ᨤ “好,浅浅央再见”,黎渊馬笑着摆摆ሎ手,他的心思也开始蠢蠢ፇ欲动,放下电脑走到那少女风的卧ﻶ室里薊,整个人睡在了柔软的草席上,将薄被闷过头顶,深深羬嗅了一口气。

      就像拥抱她一样,都是甜菝甜的香味。

      赶到警察局,黎浅只犺记得昨天克洛诺斯说的벹话,那个死掉的女孩....

      “女孩找到了吗?”

      对面的萧白摇摇头,“还没有,퐵不䯣过基本可以确定是死亡了”。

      刷 他有些烦躁的撂Ꝁ下笔,“那泥坑附近该挖的也都挖了,除了衣服上沾着的那点血迹可以确认是那Ů女孩的以外,什么都找不到”。

      黎浅沉默了뛵一会,说:“上次ﰴ你说这个女童前不久也失踪过,那个叫李芳的女人”。

       她理出来了李芳찒的资料,递给了萧白,男人接过疑惑看她,棗“怎么了?我已经查过了,这个女人在事篱发地根本就没出现⵻过,没有嫌疑”。 据

      “我知道靫,但是,我还是想去拜访一下这位女士,你知道她家在哪吗?下午带我抛去g一趟吧”。

      见她一脸严肃的样子,萧白还以为她是有什么新线索了,便点头道:“行,下午꽵我和你去一趟”。 ー

      两眉人一起吃了个中饭,黎껒浅べ还带了一些必要弮的小物证袋,在出发去李芳家里的뀣时候,他们的警车正好矖与一辆名贵的林肯车擦肩而过。

      车上坐着的中年男人不禁意瞄了一眼他们的警车,便收回了目光。뵚

      李芳的家是在郊ጳ区的옻海景别墅里,外面是一片私人沙滩,㑔景色怡人,正直俌下午太阳猛烈,洒在海面上一片波光粼粼的。

      萧白有特意打过电话询问过华数玩具公司,确认李芳今天䰏调休在家,才驱车过来。

      “按理说这么大的ﮧ别墅,应该有管家配备吧”,⹀黎浅站在气派的大门前,按响了门铃,半天都不见人出来。

      “说来也巧,我昨天来过一次也是这样,原先是有管家但前不久辞退了”଒。 䴨

      “时间呢?”

      萧白回忆了一下,说:“嗯...就在第一个男孩死亡的前一天”。

      他比比时间说完话,然后目光震惊的看向黎浅。

      这会是个巧合吗?黎浅示意了一下上面的摄像头,红点闪烁,两人停止了交谈。

      对话和视屏都被录入了别墅的一间黑暗屋子里。

      头发散乱有인些犨慌神的李芳捏着杯子,烦躁的说道:“埃尔大人,他们怎么又来了”。

      空中并没有传来回话声,只有女人独自喃喃,“我知道,您给了我丰厚的报酬,我怎么可能不信任您呢”。

      等了大约有五分钟,黎浅都快怀疑李芳到底是装不在还是真不在的时候,大门打开了。

      李芳穿着一件真丝裙,脸上擦了粉,长发柔顺的披在耳后,看上去是很优雅的太太。

       她督了一眼黎浅,便疑惑的问萧白,“又是你?我上次说的还不够明白?我ङ只是好心救了一个走胃失的小孩而已,不㣔必这么纠缠我吧”。

      她的面部表情,包括뗂肢体动作都很松散随意,看不㗨出一丝紧张。

      但不近视的黎浅一眼就䃓发现了那黑色外袍上的一些白色粉末。

      她微微一棰笑,主动答道:“是这样僧,有些具体糵事情还需要您在配合一下,另外您刚刚是不是化妆太着急了,散粉弄在袖子上了”。䢀

      Ч李芳笑容僵了一瞬,很快调整过来,๡不耐道:“进来吧,我等唤会就要出门了,你们有10分钟的时间”。

      走进屋里,黎浅第一感觉是潮湿和冷。

      那中央空Π调打的镈温度只有18度,徐徐冷风扫过黎浅头顶的时候,她都感觉头皮发碌麻的。

      쒆她坐到沙发上,拿出了纸和笔负责记录。

      没一会耳畔传来克洛诺斯的声音,“去二楼厕所看看”。

      萧白在详细询问一些新发现的问题,比如那名管家。

      黎浅放龐下笔和本子,直接发挥演技,捂着肚子鲩,万分抱랾歉的对着ꙿ李芳说:“非常抱歉,但闢我最뙯近肠胃不是很好,可以借用밠你的厕所吗?”

      她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萧白也彞有些担忧的看她。

      一提到厕所,李芳就有些警惕,“你只能使用一楼的”。

      “当然”,黎浅錍道了谢站起身,直奔厕所。ཱི

      里面装修的相当豪华,巨大的浴缸和落똋地窗,泡澡时海景肯定一览无遗。

      “从窗子里出去,爬上二楼”。

      黎浅将厕所门锁好,依他所言从马桶后面的一小扇ჰ窗户里翻了出去。

      二楼与她有不小的距离,黎浅皱眉道菦:“这没有可以攀爬上去的地方”。

      “你可以顺着水管上去,跳上阳台,尽头的厕所里会有你想要的线殺索”。

      天使总是神通广大的Վ,黎浅这嬃会也不在犹豫,伸手矫健的爬上水管翻进了二层的阳台。

      她进入了李芳的主卧里,被单凌乱,似乎也符合她刚刚起床要出门的情况。

      为넔了避免鞋子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弄出脚印和动静,黎컪浅脱掉了鞋子,只穿袜子的脚ῑ轻轻走到走廊尽头。

      一扇名䥪贵红木做的大门,她轻轻扭了膕开来。

      ⿏里面乍一看툘很正常,但她精细到检查了毛巾,没有任何ꗭ异常。

      “并没有什么问题僞,你想让我看什么?现在就只剩下下水管了”。

      “那就请看看下水管吧῾”。

      黎浅打开手机灯,同时又打开录像功能,照进了水槽的下水管里。

      忽还真被她发现了不对䊇劲,那水管里面有几根明显呈现能黑褐色的头发,与李芳的纯黑头发完全不一样,是另一个人的。

      她四处看了看直接拿了牙杯里的牙刷往水f槽的水管里勾了两下,幸好冲的不是很深,她将弄出来的几根发丝按照颜色装了两个袋子。

      鶇 黎浅已经去很久了,坐在那的李芳感觉有些不安,都不等萧白问完话笤,直接过去敲了一楼的厕所门。

      “你在里面都快十羼分钟了,不会在偷东西吧,我告诉쩐你我要是少东西我会告你的”。

      ٭黎浅即时返回,按下抽水马桶打开了门,抱歉道:“您可以进去检查一下,就是会有点臭”。

      李芳见她还在,眼神明显松了松。

      这下黎浅可以肯定,她和那克洛蓮诺斯说的女妖有什么联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