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祖龙传说

      곏什么?!怎么会?

      上次볹木昭分明闻到婲的是十分浓烈픏的깇酸味,如果这鹰城宫氏已经很久没有酿醋了,就算会有醋味但必定也不会有那么浓烈。那这么说,那个味道说不定就不是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瓷

      难不成是琏木昭自己想多了?

      、 椮 于是木昭对ꞃ木寒说道:“这里面好闷啊螢,我出去透透气。你照顾好仙师。”

      木寒点了点头。

      沈迹听到了,不䑏放心的对木昭叮嘱:“现在外面寒风刺骨,记得带些衣物。”其实他更想跟木昭一起去的,但是这个宴席就是즪为了宴请他的,如果他离席ꁬ了,不免会引人耳目,因此也只好作罢。

      木昭听了,驗应了一声:“嗯,好。”

      木昭一出来,釐凛冽的寒风给木昭一吹,她仿佛䦗皮都被剥掉一层了。风很大,还很冷。跟瘘炎炎䧟烈日的夏天构成了强끧烈凣的反差,白天㒨仿佛就是夏天甤,一到了晚上ሌ,就瞬间变成了寒冬。情

      붵 粴 幸好沈迹让我多带了一件披风,不然要被冻成狗。

      핎 虽然修道之人可以夼用灵气护体,但是她一动用灵力就不免会被人察觉。虽然当时在湖上的时候就当着鹰城宫氏众人的面用了灵力毡,但那也是局势所逼,不得不为之。

      而今到了鹰城宫氏,虽然跟晏山宫氏不是㛁一回╬事,但说到底都是玄门百家,当初自然是参与了木氏屠杀。况且分支与本家之间的联系密르不可分,她更要小心行事,以免节外生枝。

       于是木Ừ昭就只能靠着血肉之躯来抵御这寒风了。

      胑她也没有来过鹰城宫氏,퇙对这档府里的路也不是很熟,使得她不得不像只巡无头견苍蝇到处转了。

      转了一会儿,就ᢘ看到了一间大宅院。装潢得极好,想来是鹰城宫氏中的重要人物。

      癠 还隐隐约뫜约的从里面鈡传砸来一阵阵练功ꝵ声。

      她心里有㬩些好奇,于Ᶎ是她借助千阴鬼骨扇驭风而起,得以立在墙头。

      Ṿ木昭往下一看쵴,原来是宫程那个没礼貌的小屁孩在被他老爹罚着练功呀。

      宫程挥舞着剑,像是在发泄一样,砍在用来练功的特制稻草人身上。一边쎲砍还一边骂骂咧咧的컈说着:“坏爹爹,蟰哥哥才过世,就高高兴兴的请人吃饭,坏爹爹,再筙也不要理他了………还要关我禁闭………坏死了……我要画小人,扎你扎你㩹………我要跟我娘亲告状……᜝…”

      쳤 혙木聳昭一听,鶨突然觉狘得这个小屁孩有点有趣,于是她从乾坤袋里面掏쌇出一个纱巾来遮面,对着院中不停抱怨的宫程说道:“喂,小屁孩,你这样练功能学到徔什么呀?”

      륩 宫程循声看去彳,原㖛来竟ᾆ有一个蒙面的小姑娘吊儿郎当的坐在他院子㚸的墙头上。

      这是什么人?我宫氏的院落自有禁制ꭉ,专门请了高人来建的院墙,院墙很高而且还有禁空的符文加持,她竟然能够翻上院墙?圁

      宫₸程有些警惕ꨓ了,“你是什么人?这跟你有关系吗?”

      “哈赋哈,퇴是没什么关系,我呀,是你爷爷,你说是不是很巧呀?”木昭调笑他道。潯

      “你!讨打!ᵧ”宫程被木昭激得一腔怒火,这厛女子忒过分了!说罢就提剑掐诀,教训教训这㤄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子。

      “别,你可别,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佾,縬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了啊。”木昭一边说道,一边轻描淡写꛿般的将宫程的攻揄击给轻松挡下,还掌握好了分寸,没有触发宫府里设置஢的警秮报。

      ㍦ 俶 “你!”宫程惊了,这可是他威力最强的玄技了,可她却轻轻松松的挡下了,这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也比他大不了多少,怎么会有这么高的修为,看起来至少⡕也有心动境了,源这也太高⏟了吧!

      麀“我⒅?”木昭浑不在意宫程的生稇气,甚至更加吊儿郎当的说道:“我看你们这宫氏的玄技招式也就那样吧,逊色得很。不如这样,你拜我为师,我就算委屈了胂一下,倒㖦也不打紧绋的,哈哈哈。”

      “你!休想!我玄门中人出生玄门从不另拜师门,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事情,如何能做턴的出来!”宫程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却十分有骨气,怎么可能会答应木昭提出的大逆不道的戏言。

      ꯌ木昭听着宫程义正言辞的话,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说道:“害,你说说你们楓这些所谓的玄门百家,天邮天以振兴仙门为己任,堲但却只知道闭门造车,不汲取百家之长如何能发展得更好啊?格局킕太小了!”好好的一个小孩子,就被玄门那些老迂腐给教成了个小迂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