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色区

      每一名伏魔尉在伏魔司内都能够拥有到一间独属于自己的房间。

      与宁修想象中加入伏魔司的场景完全不同,没有任何仪式感浓重的加入仪式,也没有任何新人入职欢迎会。

      䉥 仅仅只是去仓库领了一套铁马伏魔尉的玄银锁甲和佩刀,再领一块铁牌雕马的身份令牌,这就算是成功加入了。

      잓简直是极简至极。

      在被苏浅浅领着去挑空房子的路上,宁修也是得到了来自于苏⻥浅浅这位铜豹伏魔尉对此的解释。

      伏魔司看似风光,但实际上死亡数目是非常高的,其死的六七层人数都是铁马伏魔尉这个级别。

      所以伏魔司不时就得从冠军营招收ㅦ一些学徒过来补充,久而久之,便没有人会在意这些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于邪祟手下的新人。

      有可能你刚穿上玄银锁甲的第二天去调查邪祟情况时,就死了。

      也有可能你运气与实力并重,能从铁马级一路干到银虎级。

      因此欢迎会和仪式感都不需要,至少对于铁马伏魔尉来说不需鬥要葦。

      “这个院子里有七个空房间꣘,原本的主人都已经死了,你们可以随便挑选,蚉房间里的东西全是上一任留下来的,你们想留着也行,丢掉也行,总之尽快适应。”苏浅浅走在众人前面,边带路边说道。

      听苏ᐱ浅먻浅讲解有关于伏魔司内的一些事情,宁修不禁感到压力山大,一时间在镇妖狱里生活的这半月时光都变得幸福美满了起来。

      脑海里那些被他处决掉的邪祟,狰狞丑陋的面貌也变得和蔼顺眼了不少。

      “你们先几뗿个去挑选房间,你……你留下。”苏浅浅转身指着宁修说道。

      许是不知道宁修的姓名又不知该如㍓何称呼,苏浅浅搪塞间随意用了两个你字。

      “我叫宁修。”宁修无奈道㹟。

      “无所谓,跟我过来。”㳣苏浅浅主动走到旁边的一处空地上,对着宁修招了招手。

      看嫮她这架势,宁修便知这小丫头心㜲里准没安好事。

      “✨加入伏魔司的新人,一年到头也难见几个特厉害的,我们交傧手试试,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再决ܗ定以后该派你去执行什么任务。”

      宁修习武一年以来,实力一直都在稳扎稳打的提升,却从未与人真正交过手。

      苏浅浅这会提出这个要求,倒也符合宁修的想法,自己这四层金钟罩外加四层大日玄经的实力,究竟光与一名铜豹伏魔尉相差多少呢?这个答案看来今日可以得到揭晓。

      “那就请大人赐教了。”宁修摆出元阳拳架势,也不废话,直接就冲了出去。

      元阳拳虽然主壮血气,辅杀敌,一般不会被人用来与别人比试,但在宁修有内力加持的情况下,就算是㠞元阳拳也将变得不普通。

      这一拳下去可是能将石墙⚱都给打裂的。

      看着宁修的气势,苏浅浅踏前一步,竟以单掌硬接宁修的拳头。

      拳掌相触之际,宁修只感觉㉶自己仿佛打在了一块海绵啪上,强大的拳力全被卸散开来,完全发挥不出作用。

      瑯苏浅浅五指捂住宁修拳头,顺势手腕扭动,宁修眼前顿时天旋地转,整个人竟轻飘飘的在苏浅浅的操控下原地大转一圈,难以自控的倒栽而去。

      眼看着即将坐倒在地Ữ,宁修猛地双腿一踏,脚掌深入地面半寸,摆出马步姿势,这才硬生生扼制住了栽倒的趋势。

      “不错嘛,竟然没摔。”苏浅浅发出了赞赏的肯定。

      “大人,你刚刚층用的这一手是武道?”宁修站直身体,十分好奇的问道。

      “非㘨也,这是仙道的斗转乾坤术,哪怕女蹶子也可令千斤铜鼎平移十步,你能在我这术法之下站稳脚﬊步,实力在武道九品境里也算是非常不错了。”

      宁修微微一惊:“大人似乎对我是武道九品并不惊讶,莫非你早就已经知道我修炼出了内力?”

      “这自然,不然你觉得我为什差么会在人群里直接挑选中你諸。”苏浅浅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眸道:“我修有一⌸门瞳术,可视得他人体内的内力流动。”

      仙道术法千奇百怪,复杂异常,宁修看书上有讲到仙道者可撒岪豆成兵,以叶为舟,穿墙入室,取画中金银。

      更有大能者可呼风唤雨,御天雷诛妖邪。

      但宁修在此之前ل从未接触过走仙道的人,这会遇到个苏浅浅,倒是给他开了眼界。

      “你的拳脚还算不错,接我这一招试试。”苏浅浅双指并拢,旁边的几根翠竹突然间拔地而起,四分五裂为一根根长短不一的竹签。

      随着苏浅浅驱使ᙁ,起码上百根竹签狂风骤雨般的射向宁修,攻势惊人。

      在苏浅浅看来,走武道的新人面对自己这一招术法必定是躲避为上,但不想宁修压根没有要躲闪的意思,直接停于原地,双手抱住面部,整ㄲ个人矗立的一摃动不动。

      췓这等举动若不是太过自信就是纯粹找死,下一息,大量竹签便已全部爆射在了宁修周身。

      唰唰唰!

      上百竹签射在宁修身上,瞬间被纷纷弹开,断折崩裂。

      除了衣服上出现大量破口以外,宁修全身就连一个血口子都没有,可谓是完全无视了苏浅浅的术法。

      “横练功夫!”苏浅浅略微有些惊讶。

      身为武者,有修炼横练功夫不稀奇,但是像宁修这样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就已将横练녅功夫修炼到了能够抵挡自己术法的程度,完全属于是天赋异禀,武道奇才。

      毕竟横练功夫可远要比一般拳脚功夫、兵器更为难练。

      虽然刚刚那一招⑱并非苏浅浅真正实力,但也不是随随ഠ便便就能让武道九品抵挡下来的。

      “大人,我的实力可还行?”宁修䛹看着自己一身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问道。

      “不错,在我见过的历届入司新人当中,你算是起点最高的了,好好努力,日后伏魔司必定有你࢛一个席位。”苏浅浅挥了挥手:“赶紧去z挑选你的房间吧,最近好好休息,过׿几日我便会开始给你们发放任务。”

      “是。”宁修拱手,随即就走进了院中。

      看着宁修离去的背影,苏浅浅原本淡然若高人的表䌓情瞬间就垮了下来,自语道:“现在的孩子都是吃繝什么长大的啊,才刚入司实力就这么猛了,有够离谱。”

      ……

      就在䓪宁修与苏浅浅交手的这会工夫里,院中的七间空屋都已经被俗挑选完毕,只剩下处于最偏僻角落里的最后一间。

      宁修对此倒也不在意,反正住在哪里不是住。

      刚走进屋中,一眼便可见挂在墙上的一个佛龛,很久没人住了,龛内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炉中更是只有三根燃尽的断香。

      除了一张简陋的床榻㎳以外,房间里就属角落那个摆满了佛经的书架最为显眼。

      “看来这屋前主人是修佛道的。”宁修看着佛龛下的蒲꾾团以及床上的一串佛珠想道。

      按맡照规矩,宁修作为新屋主有权可以选择将这些东西全给拆除,当做垃圾丢弃。

      不ꅞ过宁修并非有洁癖的人,这些东西如果͋要丢还全都得自己亲自动手,宁修可不想出这份冤枉力气,留就留着吧,反正也影响不了什么。

      枦 뀾走到书架前,一向最好看书的宁修拿起一本佛经便翻阅了起来⚙。

      虽说他没有打算走佛道的意思,但多了解了解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知识,增添些新见缔识,总是没有错的。

      뜣说起来佛道与武道也是颇有渊源,佛仓道主张苦修肉怷身,证得不坏金身,以诵经普度亡魂,以拳头超度邪祟。

      佛道大成者以金身示人,光是金身散发出来的佛光便可融化弱小妖邪。

      因此有武道中人结合佛쀒、武两道的优势,创造出了不少具有佛道乒风格的武学。

      比如金刚不坏功、破戒刀法、大力金刚掌、一指禅、罗汉拳、획伏魔铲法等等。

      因此有些佛道高手也会花祉费精力学习一些パ武道功法傍身,二者相⒝辅相成。

      这屋里的佛道书籍很多,宁修静下心来皿一时间倒也看的津津有味。

      《一位佛Ț道苦修证得七品的体会》《修佛者,忌色、淫、贪》《关于我在春满阁破戒后不得不说的故事》……

      一本䀹本书籍被宁修快速看完,其中不乏充满人麐生道理的好书,也不缺个别奇奇怪怪的自传。

      当宁修拿起一本《金刚般若폒波罗蜜经》时菓,突感怀中有一物微微震颤,他伸⩭手将其从怀中取出。

      竟是那日在黑天门妖人腹中发现到的那颗六言金珠。

      此物被宁修得到手后,一直尝试各种方法试图让它有所反应,但从未成功过,宁修百试无解之下,便不再对它抱有什么希㖘望。

      不曾想今日竟出现了这等从未有过的情况,顿时让宁修心中惊喜。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又称《金刚经》,ﱪ乃是佛道知名经典。

      “莫非这六言金珠与金刚经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宁修想了想,将金珠放于金刚经上,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效果。

      但金珠仅仅只是颤动不已,宁修换个法子,翻开金刚经开始念诵起了里面的经文。

      此举一闿出,金珠瞬间就传声印耳,竟与宁修一同发出金刚뒕经经文,金珠表面六字真言的‘唵’更是亮起了一缕微微赤光。

      㟓 看来这才是打开这颗神秘金珠的正确方式。

      宁修见状,不免诵经更为卖力,只为彻底解开这颗六言金珠的秘密。툻

      不知多久过去,金珠开始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而整个唵字则彻底变为红色,与其他五个仍然是金色的字体相比,唵显得极其ፆ醒目。

      “看来一次只能够激活一个字,当六字箴言都被激活的那天,这颗金珠隐藏的秘密应该就能真相大白了。”宁修将金珠收起暗道。

      砰砰砰!

      正当宁修准备再拿起一本名为《青梅竹马变心嫁作他人娇妻,我遁入佛道终成五品高僧》的书籍看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谁啊?”宁修喊道。

      “这位兄弟,我们是今早跟你一起被苏大人选中的人,哥几个觉得诣既然以后伴大家同在苏大人手底下做事,自然要多多交流交流,增进感情,今后在伏魔司里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宁修起身走去开门,就见外面天色早已漆黑,自己竟毫无察﬏觉的看了一整天的书。

      六名少年站于门前,这几人宁修都认得,正是苏浅浅在自己之后挑选ビ的冠军营学徒。

      “兄弟,哥几个为庆뚬祝加入伏魔司之喜,今晚准备在春满阁摆一桌,高兴高兴,你跟我们一起去鯵吧。”为首那位名叫陆昊的少年热情邀请道。

      ᬏ “春满阁?这名字怎ꗓ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宁修莫名有些耳熟。

      “兄弟,身为男人,春满阁听起来肯定熟悉啊,走,晚上不醉不归,我再找几个漂亮的美븰人与你作伴。”

      “兄弟你这身上衣服怎么如此破旧,这样外出可不太好看,走,去我屋里随意选一套换上岚。”

      횣 几人极其热情,不由分说的就拉着宁修出行。

      想到以后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同僚,宁修自然也不好扫了他们的好意,便选择随从大流。

      ዥ春蕔满阁,去就去吧。

      웴 朝天都作为大商京都,虽世道混乱,但却与京外之地呈两极分化,安如太平世積,夜夜笙歌舞。

      街上张灯结彩,灯笼挂遍了街道的每一次角落,马휚车来往,皆有名门望族之徽号。

      若非在书上看过对这个天쉽下的介绍,宁修真要以为眼前盛景才是大商常态。

      随着陆昊租的马车缓缓停下,车夫从外面掀起门帘笑道:“几位爷,春满阁到了。”

      宁修探出窗户望去,但见大道旁边,一间四层水司楼映入眼帘。

      楼外万花繁生,诸多貌美姑娘倚于楼栏上巧笑嫣然,美目盼兮。

      身上胭脂水粉味都伴随着夜风化为一阵阵好闻的香气飘散整条大街。

      “嗯~我一闻这味就知道是春满阁到了,哥几个下车。”陆昊踏着车夫⥭提前摆好的木台下车着地,看㩖着热闹非凡的春满阁꛶负手大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