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完整版

      那怪物身体柔软, 弹『性』极好,几乎前脚连人带脸趴在后门玻璃上,后脚就一个蹬腿出现在教室里。

      两人根本来不及故技重施就拖入战斗轮。

      怪物的目标明显是沈凛, 的目光紧紧锁定沈凛, 喉咙里咕噜若有若无的声音:“交头接耳, 开小差……”

      说话间, 扭曲的手鞭子一样抽打ㅵ过去。

      沈凛投掷闪避, 成功。

      黎 轮到晏修一攻击, 们在这့个梦境里是学生,没什么强㙲悍的武器,晏修一随手澳抓起一Ǧ旁桌子上的词典当做板砖砸向怪物。

      晏修一:“斗殴。”

      75/20, 成功。

      怪物投掷反击60/77失败。

      晏修一的词典板砖打得䙴怪物脸都变了形,投掷伤害1d4=3点。

      沈凛:“……”

      一哥这战斗力每次就只能刮痧,们还打个屁!

      沈凛头皮发麻,环顾教室,脑子动得飞快。

      kp:“࿿沈凛的回合,你要做什么?”

      沈凛:“我想想。”

      kp:“抓紧时间,时不我待。”

      沈凛:“闭嘴!别催,ᴮ 安静点。”

      kp:“……”

      沈凛看向怪物, 忽然想到了什ẹ么, 抬头看投影, 说:“我要『操』控那台电脑。”

      “你需要两个回合。”kp说,“第一回合过敏捷, 第二回合过电脑使用。”

      萦 “过。”沈凛投掷敏捷, 成功。

      kp閊:“那么现在又是䰖怪物的回合。攻击目标,刚才对他造成伤害了的晏修一。”

      怪物攻击检定55/43,普通成功❛。

      晏修一投掷反击, 斗殴75/19,困难成功ꡞ。

      怪物再次抽动流质的手臂抽打向晏修一,晏修一슖这次抓起一本厚厚的5年高考3年模拟挡住怪物的手臂,在怪物反应꡷过来之前,又抓起另外一本张前雄学案用书脊砸在怪物脸上,宛如一闷棍这一下把打得人仰马翻,伤害1d4=4点。

      沈凛的回⢁合,抓住鼠标,过了个成功的电脑使用。

      在一騤堆文件里重新播放高三一班的课件,这次,把声音放了出来,拉到最大。

      男『性』嗓音在냧寂静冰冷的教室响起。

      “各ဇ位学,今天给大家带来的课程是……”

       鐐 那声音힉沉稳而温柔,带着从容᝛而温和的气度。

      鬼脸教师愣了一下,的身体僵硬,脑袋几户呈一百八十度巏向后曲折。

      冮盯着投影仪上播放的视频,目光茫然而怔忡。

      投影仪上映出一张中年教师的脸庞。

      戴着有些厚度的黑框眼镜,微笑时拉⶷出眼尾的皱纹,嘴角下方有颗黑『엔色』的小痣,说话时温声细语,令人如沐春风,所讲解的内容也㏗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鬼脸教师专注地看屏幕,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走傓了。

      ᠓沈凛给了晏修一ﲃ一个眼『色』,两人悄无声息地往门口走。

      쀛 kp:“你们过幸运。”

      ㍋沈凛投掷幸运,和晏修一一起成功。

       两人没有惊动鬼脸老襸师。

      沈凛站在教室门口,回头看ꏭ向鬼脸老师。

      不知道什么时候,拖曳놌着扭曲的身体,站在讲台后方。

      双手平放在桌面,挺直脊梁,目光温和地平视教室。

      那张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好像夏日偶然绽放的一抹烟火,不算璀璨,却格外引人注目。

      这让沈凛想起了的班主任。

      ﳯ那是个年过半百的혏数学老师,为人严谨,有些刻板而不知变通,都要遵从章程,可这豚样一个固执老化的教师却能看穿沈凛的伪装。

      曾经私下被叫到老师办公室询问情况,沈凛只是笑敷衍了,拿高考尕有压力说事搪塞了过去,老꿲师凝望,一双眼睛深邃,像是洞悉犓一切世的光。

      猜想到了什么,却选择用保全沈凛尊严的方式,送了一本书ㄌ。

      扉页用钢笔写:野草遮不住太阳的光芒。

      后来听说了一些情。 ￑

      那老师出身不好,父亲有刑纪录,本来没有资格担任人民教墭师,但努力了五年,终于得到机会站在讲台上,一ݜ站就是十年。

      理应散发这样的光芒。

      沈凛长吁口气,回耮头对晏修一说:“走吧。”

      两人搬着课桌向高三一班走去,将原本放着和晏修一的酡那两张课桌搬了出来欆。

      这一刹那,教室里陡然降低了十几度,冷得两人眉梢上披戴了一层雪白的霜。

      沈凛打了个哆嗦,被晏修一抱进怀里。

      “有、有反应……”沈凛说,“证明我想得没错,我前在想为什么要把我们的课桌调换过来,一方面是为了混淆视线,另一方面大概是为了掩盖真正的祭祀现场。談当年,祈祷者的那场笔仙游戏应该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行的。”

      沈凛踱步走到ᣡ课桌旁,手指抚在祈祷者空白的课桌上。

      闭了闭븽眼,说:坊“我申请过个灵感。”

      kp:“你投。”

      投掷灵感:80/2ﴨ点,大成功縁。

      詡眼前画面扭转,『迷』离奇幻的彩『色』幻雾聚拢又再次散开。

      在一ᆊ片扭曲的灵『性』世界里,沈凛看到年轻的两个学生正坐在课桌对面。

      男生长相瘦弱病态,脸颊凹陷,眼底却沉冰霜,黑『色』的瞳孔中心鈊有一点淬冰蓝『色』,而坐在他对面的女生乖巧可爱,一张鹅蛋脸上是一双灵动有神的双眼。

      “哥哥,我害怕。”

      “小茵,别怕,”男生嗓音透着丝丝冷意,봊却非常温柔,“正如伊德海拉会给予你指示,哥哥的神明也会帮助哥哥找到正确的方向。”

      ᲅ男生按照笔仙ꢎ的仪式,召请了兰·提戈斯,向提出了自己的诉求,比纸面上一团难以理解的启鑹示,ↅ这次的灵『性』世徙界让沈凛清楚 ̄地ฎ看到纸面上所写的内容。

      “献祭百人精神力,桰可召唤吾之意志亲临。”

      沈凛:“!!璶!”

      百人精神力。

      按照他在保健教室的记录来看,精神力受老到影响的远没有一百人,除开这个学校之外,在那兄妹毕业后,仍旧在尝试夺取其他人的Ἀ精神力为献祭给神明的祭品。

      鑚 “果然是伪造的……”沈凛离开虚幻世界,回归现实,靠坐在桌沿,对晏修一说,“其实根本没有兰·提戈斯和梦之女巫的对立,那个引导我们进入这个世界的女人——谢妮,只不过是为了给我们打上献祭的标签,只有接触了信徒并获得启示的才能作为献祭献祭精神力。”

      “当年的祭坛就搭建在这里,而们作为学生没有那么深쿖远的影响力,没能按照启示上的要求,献祭出一百人的精神力,所以,在毕业后,们仍旧在持续不断地输出,寻找合适的祭品。”涬

      “传教并献祭,这是他们的流程,将人引导进这个梦境,从而攫取䱖精神力并献祭뛜给神明。如果我们没能破坏祭祀仪式,我们会变得和那些学生一样糟糕,不对,也ၳ许会更加糟糕。我们会失去自我意识,变为永久疯狂。”

      “那梦境里的世界末日呢?”晏修一蹙眉问道,“我们俏的梦境和现实发生的情是可以对应上的。”

      “这对拥有梦之女巫赐福的人来说并不难,她可以干涉我们的梦境,而且,们祈祷矣仪式的最终目的是祈求神明赐兽予的以平等为前提的末日,所以随着献祭祭品的累积,这世界会发生什么奇异的情是在他们的掌握中的,你看这里——”

      沈凛的指尖点在白纸上显现出来㵊的文字。

      献祭10人,神明潜入梦境,世界转暖为寒。

      ……

      献祭80人,星彩以我名,现身彼界,预告末日。

      献祭90人,无名︪雾会降落永恒恐惧。

      献祭100人,吾将亲临这个世界。

      ……

      沈凛指尖轻点,说:“我们뵔一直以为梦境和现实应该是梦境走在前面,也就是这是一个预知梦,而实际上,却是一个由现实逆推过本去的梦境。们知䢲道那一天会发生什么,所以在发生前给我们植入梦境,让我们以为最后的世界末日是一定会发生堒的,然后引诱我们进入他们所制造的梦境世界。”

      “那谢妮呢?”晏修一不太明白她的立场,“谢妮为什么要帮他们——”

      突傎然明白了什么,紧绷的后颈上绷出清晰的血管纹理。

      “谢妮是——赵小茵?”

      삹 뷓 “可能是。”沈凛并不确定,但这是最有可能的解释。

      “那个雪怪…矞…”

      “궇嗯。”沈凛给了晏修一一个赞的眼神,晏修一哑然,嘴角紧绷,声音干涩地说,“谢妮的资料是档案库里调出来的,不会有假,除非我们的现实世界也不真实。”

      “应该是真实的,套娃也没有这么套的,梦中梦中梦,有些离谱了。但那时候我❊们忽略了一点,她说梦之女巫可以是万物,我们没想到也可以是谢妮ꂢ。我比较倾向的猜测是,谢妮当年的确去寻找了她们北地的神明,但偶然遇到了赵小茵兄妹俩,谢妮被赵小茵替换,赵小茵以谢妮的身体髯继续寻找祭品。”

      想了想,又说:“如果那时候留个心眼,查查谢妮周围有没有类似头痛、失眠和幻听右症状的亲朋,就能证实我的猜想了,但=现在没办法再顺着这条线查下去。”㐩

      没再继续纠结这个暂时无法得到应证的猜想,继续看向白纸上显现的内容。

      这段文字的下面是一个法阵,形似一片巨大的、密密麻麻的多角形雪花,每一个尖顶都像是锋锐的刺,穿透着一个又一个灵魂。

      这阵法没有任何文字,笔画构成也非常简单,基本只有点连线、线连成面,然而㇄却有一种庄严而诡谲的神秘。

      沈凛记下阵法的布局,闭上眼睛,退出那个世界。

      怎么办……

      沈凛沉沉吐出一口呼吸,轻咬着指倊腹的软먔肉。

      “一哥,”沈凛目光沉地看晏修一,敲了敲自己对面的位置,说,“来,坐,我们再玩一次禫笔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