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宸慧微博

      文友利喝了口水,又㇉看了看马槾云飞。“伯父,有时间挑个日子吧!”说完,文友利激⦽动的看着马云飞。“好,伯父一定选一个好日子!”说完,他激动的攥住了马云飞的手。马云飞也纳闷了,就挑个地,他有啥可ᾘ激动的。想着,文莉霞走了出ꨎ来。 䤴

      等着李文平做好了砂锅粥以后,马云飞尝了尝粥⹁,煮的手艺真不错。随着食物进入肚子,马云飞感觉到丹田之气在恢复。马云飞放下了碗。文友利看着马云飞放下了碗,直接把马云飞拽了出去。在车䱮上⋢,文友利把户口本交给了马云ꯖ飞。“셝咱们看地去还用户口本!둱”马云飞有点懵。文友利也明白了,原来挑个日子看纏地啊。想着,文友利收回了户口本。“你小子看地干啥啊?”文友利非常不理解。“看地有用,最好来个几千亩!”马云飞说完,文友利更纳闷了。这要几千亩地干啥啊。这小子知道几千亩地是什么概念吗。想着ݍ,文友利上了车。马云飞也跟着上了车。

      “小子,你要地的要求是啥?”文友利看了ꆗ看马云飞。“人稀少,好开发就行!”文友利想了想,让司机去了一个地方。大概开了半个小时,文友利带着马묿云飞开到了一片荒地上。䛐“这片地地广人稀,目前正在招标,੕但是没人敢要这片地,毕竟离᾽着市区远不说,还不好开发。”说完,马云飞大概量了量。ኇ“僇目测1200亩,大概要多少钱?”说完,马㟸云飞看了看文友利。文友利鼻子都快气歪了,自己好歹是个老板,怎么变成这小子的置业顾问了。想着,文푐友利拿起了手机算了起来。

      “你小子,要多少亩?”文友利看㉐了看马云飞。“当然是全要啊!”马云飞说完,文友利越来綾越不理解了。征收一亩地三万,一千二百亩就是三千六百万,光收㯑地坷就这么掬贵了,更别说后期开发,퓦距勘探队的说这下面全是石头,根本打䟮不⟹了地基。“全要的话预计要三千᜗六百ᆁ万,后期开发更흉是一比不小的费用!”马云飞用出了在少林的天人合一䀐。随着马云飞的感应完毕,这才发现,下面也不全是石쐫头啊,买下来不亏。想ꦠ着,马云飞看了看文友利。“找谁签合同?”文友利见劝▮不动马云飞,只能拨了一个电话。约定好了明天签合同䛐以后,马云飞看了看地图。

      “这片軝地位덐置非恜常好!”说完,文友利看了看㩈马云飞。难道这小子有啥内幕消息,不然澰怎뜒么把这片荒废了十年的地给买퇓下来了。虽然文友利劝了,但毞是马云飞不听也没有办法。随着时间开到了第二天,马云飞早早的就去躙了那个地方。看到合同以后,马云飞的眉头紧節皱了起来。昨天文友利给的橊报价要将近四千万髄,现在一看合同怎么ㄔ才两千万。马云飞有点不解。但是确定地段什么的没有问题之后,马云飞郑重的签✡上了合同。而钱马云飞也给甲方转了过去。“兄弟,合同签完了,我问你俩问题!”ѯ说完,马云飞疑惑的看了看他。

      갚“这块地二十年前就嚷嚷着要开发,可是后来探测队去了,说这块地不好开发,地哎下全是石头,开发不了높,种东西都不生长,今天却被巡你买았了下来。”他看着马云飞,把合同递뗶给了马云飞。“该说的我也说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合作愉快!”说完,那个人媃连着人带合同就不见了。诘而马云飞看了看银行余额,一阵肉疼。这要是再开发地,钱恐怕就搂不住了。但是马云飞想到两年以后的病毒,ႂ心里还是觉得值。

      地买好以后,马云飞开始联系施工队。马云飞跑遍了市里的돴施工队,一听죳说要开发那片地,硬是把马云飞轰了出去。䬩这让马云飞有点㖀崩溃,正当马云飞绝望的坐在路ᰖ边的时候窥,一个人递过来了名片。“哥们,那片地我们帮你开发!”说完,马云飞抬头ಌ看了看那个人。“这片地说是有1200亩,但是有700多亩下面是石头,根本开发不了,剩下的400多也是好坏都有,但是还不棁至于开发不了,就是鬎成本高一点。”说完,那个包工头带着马云飞去那片地逛끃了起来。

      “这张图大概就是这片地的现状!”包工头给了马云飞一张图纸。“这点开发完了需要多久。”马㍭云飞有卨点犹豫。“料充足的话半年就完事,不充足的话至少三年!”马云飞没有犹豫,立ᗪ刻和包工头签了合同。合同签完字,包工头就指挥工人们干了起来。而马云飞也把材料给包工头凑齐龛了懎。砂石为了节约成本,把周围地里的砂石粉㍡碎一下,水泥马云飞从水泥厂要了一挂车。賝别的乱七八糟的材料马云飞也凑齐了。目前䗄做的就葹是看看能打出来多大邢的地基。而文友利也为了马云飞忙东忙西,毕竟盖个工厂没有那么容易ᓳ。文友㤄利本人出马,这个㘋手续足足批了一周。而马云飞也当馻起了甩手掌柜,让包工头全权打地基。

      而륍马云鈴飞和包工头设计出来的图纸,可是让包工头自愧不如。盖个罐头厂,还要这么多围墙䇀干啥,还要铁丝网,要塞也不过如此啊。但是只要马云飞给钱,一切都﷛好说。文友利也想忛看看马挒云飞葫芦里卖的是什么东西。而᝼马云飞順拍下这块ᦙ地的事情也싕传的满城风雨,各个公司的老板都来看看这片地到底要干什么,但是被第一道嚮围墙给拦住了,他们只能远远的看着,就是进不去。本市的记者也᙮认为这里有大新闻,纷纷来报道,可是都被围墙给挡在了外面。挡在围墙外面的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就是进不去,也不知道搞得什么名堂壓。

      文友利一周没⥠看到马云飞,也是有点纳闷,罐头厂盖的这么뀓偏僻,以后原材料的运输成本,设备的运输成本都是问题,这到底怎么想的。文友利给马云飞打电话也没人接。他不知道,此时的马云飞,正在为两年之뚚后做打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