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不需要登录

      等到一个月后的某翘一天,之前那批外出治疗的战士们回来了,不过据጗说有一位战士因伤势过重不幸篐去世,长眠在基地外的总部医院。但柳祁明白,那位战士可能是孙浦小队的成员。

      峈 果然,当天晚上孙浦就来到了狄蓝的办公室,按理说他这个级别不能轻易进入这最高几层,但狄蓝特地욿和哨兵都㲼讲过,对孙浦几个人要网开一面。

      此时柳祁正在和狄蓝商讨夏季演习的结尾工作,听得有人Ꙍ敲门,狄蓝说了声进来,便看到耳朵上绑着绷带的孙浦,手里还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报告首长任务完成,这是图纸和配方。”溎说罄罢把电脑放在茶几上。

      ǖ “辛苦了,战士们都好么?”

      “报告,任务的难度大幅超过预期,我们没有料偞到北美联邦直接把馇军队驻扎在石class内部,因此原撤退路线不得不뭿做出改变,我们被❻迫放弃海路而南嫪下。即使ꔉ这样,在撤退时仍然出了意外,贝里斯中尉为了使行动不暴露牺牲了。”孙浦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捾辛苦了。”狄蓝低下头悲凉地叹了口气,“说一下你们的发现。”

      “好。”孙浦过来打开电脑,柳祁发现他的ᘨ左ꢳ脚埞踝似乎不能弯,走过来时有些僵硬遂,“我们发现class在漰用人类活体实验来测试生化改造和反生化武器——不过这也没什么稀奇饔的,既然改造对象本身就是人,那这一步也是迟早的。首先,我쳄们发现改造士兵都是先天长成的,也就是说,他们从最初的细胞起就注定要长成改造人。”孙浦看了看眉头紧锁的二位继续说,“这是我们ⴁ通过窥视仪器偷拍的,有点恶心。”说完打开了一个视频。

      视频很短,ࢵ并且后期用热成像技术做了改良,整个画面又暗又糊。分辨了好久,狄蓝二人看出这是一个俯视角,像是在某个工厂的正上方,底下的区域有高台有凹,整体陷落差很大,凹陷里还有许多液体应该是水。这工厂里趴着许多猫狗大小的白点〞,还有好多的灰色的、残破轮廓模糊的小点躺在水里,应该是已经死去了好久,再仔细辨认,原来揶都是婴儿。

      此时似乎是夜间,곷他们都在뛵睡觉。这时有一个高台上的白点竖了起来,大概是睡醒了,便爬向另一个胖白点,在两个Ẍ白点接触㶹的一瞬间,胖白点身上飞溅出许多液体,胖白点慌忙向后移去,但身쿈后就是高台的边缘。但胖白点身上的血已ꇌ经止不住地往外流了,奋不顾身朝着身后一跃,在空中跌落的ರ途中퇔身后的小白点也跟着跳了下来,却在跃出的片刻背后炸开了两对翅膀,这翅膀如此之薄,在热成像的处理下几乎是透明的,不过还是能看出来。这翅膀随即摆动了几下,这几下让他跳的更有力햼,一下就扑到了胖白点的身上,二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然后两⮝个白点就重叠在一起,,过了一会,胖白点也随着不断流出身体的血液慢慢ਣ地灰下去了——他的体温散去了,就像其他残破的尸体呂一样。

      “这些是改造士兵的婴幼儿时期,改造士兵在这个时期就已经基本上分化出昆虫所具有的特性。Class就是使用这种最直接的淘汰方式来选拔出杀伤力最强的改造样本,由此确定出最佳的改造方向。”

      ֹ 柳祁看完觉得有些瘆人,此时气温很高,他却觉得有些背后发冷。狄蓝面不改簲色地问道:“其他阶段呢嵄?每个个体如何培育出?在选拔之后窪如何保持士兵心智的成熟让他们长大?总不会让一些与帓动物无异的怪物执行作战任务퀮吧。”

      ✸“他们是以最开始的细胞为蓝本,可能是直接的受精卵或者干细胞去分化再克隆。所有受精卵ރ集中培育:他们造出一种巨大的人造子宫,就是一个泡在营养液里的㰦一坨巨大的肉,然后把受精卵集中放进去,等到时候婴儿会集体爬……”

      “뱳别说了。”柳祁忙打断他,感觉自己的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腾。

      낸“我也不想继续说。至于成长问题,侨他们似乎在婴儿期之后会嵋进入一段时间柵的休眠状态,这个状态下他们会急速生长,但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为严苛,所以也都是泡在营养舱里的,等到休眠期结束,再出来的他们就是成年人模样⃓了。至于心智,他们큜在休眠期会被一种特殊的洗脑设备所处理,等到醒来时自然就成为一名合格的战砏士,就像完全换了个Ⅱ人。”

      二人听后皆眉头紧磋锁。

      “最后是反生化士兵的枪械子弹,这痑没什么好说的,慁他们的图纸和配方都在里面圊了,但他们似乎在研究一种只杀灭改造人而对普通人类无害的配方药剂,看来他们也怕未来的某天自己控制不住这些怪物。”孙浦说。

      퀰 “对了,෬你刚才说‘分化㛊出昆虫的特性’是什么意思?”柳祁问。

      “哦,这是我们观察所得,我们发现所有的改造士兵的特性都是昆虫,但也有可能是我们曕观察的样本不够。”

      三人又说了一会,然后狄蓝便让孙浦回去了。

      鎔 藺 “卡列宁那边怎样了?”孙浦走后狄蓝问。

      “也给我们杀灭壇剂的配方了,我做了做研究,发现他们的配方与其说是杀灭剂,倒不如说就是毒药ぱ,对大多数动物都是剧毒,不ๅ过至于渗透性挥发性还得等专业机构监测了。”

      “嗯,收获很大,看来初次行动还是成功的。”狄蓝点点头,“敌人应该多多少少也有些察觉了,下次行动K要再三考虑。你明䊆天和囵军械研发部的领导说一声按孙浦的配方做好夹心子弹,但对外要称是卡列宁的配方,这件事要做好保密。”

      笁“明白。”

      ⤑ “你似乎有什么话想说。”狄蓝想转身去拿演习的文件,但突然停下来看着柳祁。

      “我在想刚才孙浦说的洗脑设备湣,会不会就是……”

      “你还记得梦羮机么?”狄蓝提问到。

      “您跟我讲过的东캸西我不会忘,쫙您当初说这是我们多年之前研究生化项目碰壁之后想到的另一项超级武器。这种设备能够让使用者和目标同时进入梦境,并在梦境中杀死对方而让现实里的目标脑死亡。难道说是梦机给他们洗的脑?但梦机还有种用途?”

      “这只是梦机的其中一个用途,梦机的原理和用法十分复杂,而梦机原型机的确能让另一个人的意识占据一个躯体。”狄蓝面无表情地答道。

      “这么说北美联邦已经掌握了츓梦机技术?”

      “这倒不见得,原型놀机的研发难度并不很ᜲ高,而真正上升到梦机技术是万分困难侺的。”

      柳祁吸了一口冷气说道:“我最开始只䂺是以为这东西只是个传说,原来是真的。哎。”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那能不能用ȝ梦机技벽术来防御生化士兵?”

      狄蓝说:“梦机技术现阶段还出于绝密级别,而且防御大᝛规模作战需要更高级别的‘服务器’……技术上讲很复杂而且不好实现,最可靠的就是小规模使用在킺特种竃部队上,但现在咱们的部队才刚刚建立,以后时机成熟会考虑的。”说完笑了一下。

      当天晚上,柳祁躺在床上怎也睡不着:恐쩋怖的改造士兵、class毫无人道的实验、神奇的윝梦机、只有几个人却扛着世界⫓和平使命的特种部队……尤其是梦机,他现在也不明白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运行笴的,但隐隐霩约约能感觉到벶这东西迟早会改变整个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