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之死电影

      “什么事?”走到厨房门口的刘大钊一愣,回头看向了康福川。

      “那天骈你不是去我家一趟吗?说刘常胜在烶衡水酒厂出湳大事了脄,被炸成了重伤。”康福川轻声问똖道。

      之所以訊直呼刘常胜的名字,而不是喊大哥,那是因为刘常胜从一开始就看不起他这个在农村教퇗书的老师,而且当时要不是刘秋媛力排万难跟自己在一起的话,只怕早就被刘常胜安排鞾嫁给别人了。

      这件事情一直在他心中是一个过不去的坎,虽然别人感觉没什么,但他却是会记住一辈子。

      不是他小气,而是打心眼里不想跟刘常胜这样的人为伍。

      这一点刘大钊是知道的,他见康福川问他刘常胜的事情,在笑了笑搬着一条小板凳就坐到了一旁:“刘常胜被炸成重伤这事应该绝对错不了,当时我跟老五、老三还有秋媛都商量了一下,最后的结果,就是看看再说。”

      “也就是说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准信来?”康福川问道。

      싥“嗯。”刘大钊点头。

      “那这样说来,刘常胜没ᵛ事,而且医药费等费用,衡水酒厂턺都替他出了。”康福川沉吟道。

      “不可能吧?按照马磊那伢子的㼕说法,当天发生爆炸躏的原因,可是刘常胜违规吸烟造成的。这样的情况下,衡水酒厂不追究?还给他出医药费?”刘大钊有些不解的说道。

      “那是你不懂体系内的弯弯道道,有些黑幕你永远都接触不到的。”康福川轻叹一声:“我还是那句话,檆以后咱们少跟他来往的好。깥”

      “我可没有打算跟他来往,都有两三年没去给他拜年了,这次不是看到刘常胜都快死了吗?所以才接头问问貒兄棐弟姊妹건们的意见。”刘大钊苦笑一声说道。

      “那三哥跟五哥啥意思?还有老八呢?”

      康福川看着刘大钊问道。

      刘柂大钊一懻共有八兄妹。

      老大是刘婉秋,嫁给了刘常胜,目前的日子可以说是兄弟姐妹中最好的,但为人却是最尖酸刻薄的一个,也是最不合群的一个。

      老二就힣是刘大钊自己,年轻时当过五年的通讯兵,退伍回家゗后就跟周秋香结婚成家立业了,虽然日子不怎么好过,但是几个孩子却是所有兄弟姐妹中最出众的,这也是繈刘大钊最自豪的地方。

      要不是因为刘孜然以优异的成绩靠上了八中,那这回他跟刘婉秋家的亲戚关系还不会闹成这样僵,当然了,现在闹僵了也不后悔,毕竟在刘大⦚钊ᕢ的眼中,他从来没有求大姐办个事,倒是屣这个大姐,有事没事总≐喜欢来他家揩油。

      虽然这是没闹僵之前的事情,但是他看着也烦躁。

      毕竟他成家立业,有一大家子人要养。

      排在老三的是刘大柱,也是高中毕业,因为没有考上大学,椳就去了乡里面的基建队学了木匠。

      髦 妐 虽然成家立业后日子很拮据,但总的来说比刘大钊要好,毕竟有一门手艺。

      至于老四刘诗韵,远嫁他省,至此就没有了音讯。

      鎘而老五刘德启,跟刘大钊一样也在硝石村务农。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恨不得࢑将一分钱当做两分钱花。

      좌 而老六就是刘秋媛了,嫁在了稻花村,老公就是教书的康福川。

      刚开始的日子过得不错,但因为怪病导致家道中落,有的时候连买盐的钱都要找刘大钊接济。

      ꆄ至于老七刘玲玲,那是一个不该生在这个时代的人。

      据说八岁就能将字典给背出来,十八岁的时候胍更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

      这样的人在刘家뙟可以说是一个妖孽,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存在。

      但就在所有刘家人觉得刘玲玲会光宗耀祖的时候,宔她居然跟一个外国人私奔了,连大学都没去读。

      刘星的爷爷,就是因为这个,受不了打击,还有闲言碎语在当퍙年就死了。

      至貧于老八刘耀清,因为是家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个,所以被宠溺坏了,虽然现在也成家立业了,但依然跟刘꭯星的奶奶吃住,而且照样什么事情都不管,最喜欢每天去调戏村里面的王寡妇。

      因此媳妇没少跟他吵过架,有好几次还差点离婚了。

      最后在村里面老辈劝说쟅下,才不了ꒄ了之。

      这康福川一提到老八刘耀清,刘大钊就气不打一处来:“别跟我提老八,上次去找他说刘常胜的事情,在村口还被王寡妇追着打呢!”

      斪“那也就是说,现在刘常楮胜的事情,只能你、三哥、五哥、还有我家管了,其他人都指望不上?”康福川冷笑了一声。

      “差角不多吧!反正老八、老四、老七你想都别想。”刘大钊无奈的回道。

      “那我现在表个态吧!刘常胜的事情我不参与,以后我哪怕是病ꕹ死,穷死,也不求他。”康福川认혥真的说道。

      “你䅭别这样啊!被秋媛听到了可䐽不好。”刘大钊压低了声音。

      “二哥,她其曻实也是这个意思。”康福川说道。

      “为什么?”䋨刘大钊不解。

      虽然刘婉秋有百般不是,但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的大姐啊!

      这要是遇到困难不帮忙,那会被村里面其他人指着脊椎骨骂的。

      “因为我病重的时候,只有你、三哥、五哥、老八,还有刘星、刘冬菊、赵东魁这几个人来看望我,更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癆帮助过我,刘常胜来过没有?刘婉秋来过没有?哪怕有一句问候的话䷺也好啊!”康福川说着说着,突然间心酸的眼眶都红了뇒。

      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之所以哭걕,那是因为刘凇婉秋跟刘常胜根本就不是他的亲人,而是不认识的陌路人。

      唯有像刘星这样的外甥,那才是值得一辈子相交的亲戚。

      刘大钊伸手拍了拍康福ꨫ川的肩膀:“好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你实在不愿意跟刘常胜打交道,我自然是不会强求你,反正一句话,做哥哥的永远支持你。”

      夷“嗯。”康福川连点头。 

      瓜子这时追骺赶着一只癞蛤蟆跑了过来,在看到康ᄐ福川哭了,连诧异的歪着小脑袋:“爸爸!你为什么欺负姑父啊!你看你,都把姑父给欺负的哭了。”

      撙 償 “我没有。”刘大钊ɒ连解释。

      “哈哈哈……你家这丫头我喜欢。”康福川转哭为笑,而且笑得很开꾫心:“他快六岁了吧?等我有时间就教她读书识字,可不能让她变成一个文盲。”

      “还不谢谢姑父。”刘大钊连抱起了瓜子。

      “谢谢姑父。”瓜子疑惑的抓了抓小脑袋。

      对于她来ꉦ说,读书好玩吗?

      要是不⽠好玩,她在不读。

      康福川哪里知道瓜子的心思,眼见刘星关牛回来了,连忙招了蝾招手:“你过一鄽下,姑父有话要对你说。”

      “哦!”刘星连答应了一声。

      㸙 片刻之后,就来到了康福川的面前。

      “二嫂,你也出来一下。”康福川朝厨房中喊了一句。

      “哎!来了。”周秋香跑出了厨房。

      “刘星,是这样的,来你家之前,其实我一直琢磨着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你,但是为了你家的安宁,也为了你母亲,还有你以后的前途着想,我还是觉得有必要说出来的好。”康福川认真的看着刘星。

      这话一出,周秋香慌了。

      刘大钊则是有些莫名其妙。

      刘星也有些云里雾里。

      康福川见状安慰了周秋香一句:“二嫂,有些嚺事情你想隐瞒事隐瞒不了的,我知道去年你是没有选择,所以才做出了如此痛苦的决定,但你知道吗?这件事情要是不说出来,继续隐瞒下去的话,民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馚到时候严重的话,只怕刘星都不会认你。”

      “到底什么事?”논刘大钊追问道。

      周秋香知道康福川䎈说的是什么事,在低下头Ͳ后,忍홽不哽咽了出来。

      “妈,您别这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慎吗?哪怕就是我不是亲生的,我也不会不认您的。”刘星知道事情有些严重,当下连忙抱住了周秋香,出言轻声安慰道。

      “这事情比不是亲傹生的还严重。”康福川提醒ꞹ了一句。

      “那就不说了。”刘星见母亲情绪很不对劲,当下连说道。

      “孩子,不说的话到时候你母亲只怕会忧郁而死。”康福川忍不住说道。

      “到底什么事?”刘大钊可不想周秋香得病,当下连问道。

      刘星也有些好奇侮。

      不过他知道康福川不会害他,更加不会害他母亲。

      “二嫂,你不要怪我,其实在刘星没有帮忙治好我身上的怪病之前,我还有一丝犹豫的,毕竟这是你们家的家事,但现在我这想法改变了,因为你家的事情就是我家的事情,咱们不能这样对待刘星。”康福川轻叹一声说道。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说吧!”周秋香闻言止住了哭声。

      在厨房中忙碌的刘冬菊,还有在看书的阐刘孜然以及玩耍的刘뇚烨见气氛有些不对劲,连忙都凑了过来。

      就是瓜子跟小不点,也屏息竖起耳朵听着。

      康福川见刘星情绪还算稳定,当下缓缓开口:“你还记得去年你中考딦考了多少分吗?”

      “这个……有些不记得了。”刘⼽星讪笑。

      他只知道离考上八中差了二十三分,结果一气之下就没有在读书了。

      其实这不能怪他不记得,因为重生前的记忆跟重生后的记忆重叠在一起,导致了好些事情他都嚳记不住了。

      ——————

      쫅谢谢双鱼流星雨的五百起点币打赏,谢谢暴躁气管道工的一百起点币打赏,谢谢缘起缘灭自缘的五百起点币打赏,谢谢影子书虫2的一쥳百起点币打赏,谢谢看了핈17年网说咋看不腻呢的三百起点币袄打赏。

      真心谢谢,谢谢大家投的推荐票!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最后谢谢那些提醒常识错误的读者,已经修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