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祥欧弟事件

      “等一下!”

      跪坐在地的J·凯尔抬手阻止了波鲁纳雷夫即将出手的攻击。

      波鲁纳雷夫先是看了以下四周Ӟ,发现人们正在哄抢䊨落在緲地롼上的钱币,于是便先收起辶了剑,想要听听J·凯尔还쟞有什么想要说的话。

      “还有遗言吗?说说看,不过我保证绝对不会帮你完成就是了!”

      波鲁纳雷夫面无表情的说道。

      “呵呵,遗言那种东西无所谓了,我从出生开⑑始就没有想过那种东西,我只是想要知땶道﻾,为什么你끐敢肯定我就在这⌖些人中间,如果我没在的话,那你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还是说在用自己和阿布德尔两⍝条命来赌我一条命吗?”J·凯尔一边贪婪的呼吸着ꥬ空气,一边努力的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᱘ 波鲁纳雷夫一听这话,笑了。

      “赌!呵呵,我这个人从来不喜筃欢赌这种东西,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时间。”

      “时间!”

      然 “对,时间,说伨起榆来很抱歉,这还是阿布德尔提醒我的呢。”波鲁纳雷夫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大个子,笑道。

      阿布德尔同样嘴角一扯,回웮了他一个难看的微笑。

      馛 廉 “从我听到你的声音到我跑到梇这个地方,总共的时间花捉了只有十五秒左右。

      쐳而在这期间,你需要找到火源点燃那个行人的衣服来给我们两个之制ൔ造陷阱,所以你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从这个现场逃离。所以你只能是在这群围观的人䋿之中。” 쨋

      波鲁纳雷夫将原本阿布德尔在他耳边所说的话一字ᵜ不漏的说给唼了J·凯높尔听。

      “这样啊,是这样啊。我知道了,真是谢谢你啊,波鲁纳雷夫!”

      J·凯尔先是恍然大悟的说道ꍠ,随后突然挺起胸膛朝着波鲁纳雷夫大声的吼道。 勉

      同一ᄒ时间。

      一道光芒闪过。

      正是J·凯尔的替身倒吊人。

      他通过৵地上的人群的眼睛与躺在地面的硬币之间的反射最后来到了J·凯尔本人的眼睛里面。

      这一击是J·凯尔的必杀一击,他选择的目标是波鲁纳雷夫的脖子。

      只要穿过波鲁纳雷夫沤的脖子,剩下一个重伤的阿布德尔就很好解屘决了。

      然而,J·凯尔实际上是一个自私无比的人,及时是和荷尔赫斯组成的队伍也不过是一种共赢的合作而已,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荷尔赫斯这个人。

      所以,他这样的人是不会懂得什么叫做同伴,什么叫做友情的。

      在波鲁纳雷濝夫与J·凯尔说话的时候,不被重视的阿布德尔早就防着他了,虽然阿布德尔也不知道他会采取什么样的攻击方式,但阿布德尔就觉得J·凯尔这个人没那么容易放弃。

      所以,在倒吊人攻击的前一刻,在J·凯尔眼睛里一闪而逝的倒吊人便啮已经被阿布德尔看到了。

      ࠴챍 当倒吊人消失的同一时间,阿布德尔已经预判性的将魔术师之红ꪍ在波鲁纳雷夫的身前召唤了ꇽ出来。

      因为阿布德尔知道,目前J·凯尔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不命中还能行动的波ࣼ鲁纳雷ᰨ夫那么他将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于是乎。

      倒吊人对直撞进了魔术师之红的胸膛里。

      但是魔术师之红的胸膛是那么随便就能撞的吗。

      高达上千度的火焰是魔术师之红日常用来保暖的外衣。 흮

      倒吊人在撞入的第一时间,J·凯尔就因为魔术师之红的火焰而惨叫了出来。

      롈很快,他就因为替身被烧伤⌐而昏倒了,他的本体如同真的被燃烧了一般,浑身⼴变得漆黑一片。

      ๓ 同样,阿布德尔的胸口也因为倒吊✗人的一击而塌陷了下去,整个人直接双目一闭不省人事。

      “阿布德尔!”

      波鲁纳雷夫惊呼一声将阿布德尔无力瘫倒的身躯稳稳的抱住。

      而后满含怒意的塢看๙向昏迷不醒被烧成黑炭的J·凯尔说道:“死到临头也不知悔改的东西,你这样的杂种活着真的是对괠世界的侮辱。”

      “银色战车!”

      讼 随着波鲁纳雷夫的呼唤,银色战쎒车显露身形。

      而后,只见银色战车➱手中利剑舞动。

      在一连串的光影闪动之间。

      原本躺在地型上的J·凯尔此刻从头到脚,身上不止有被烧焦的痕迹,뎃还有无数数也数不清的剑孔。

      等了好一会儿,血液才从焦黑的剑孔中流淌出来。

      仜 直到这个湡时候,哄抢钱币的人们才总算将地上的钱币给꺑捡完,一个个心满意足的纷纷站起身来。

      随后,一声尖叫声划破天际。

      “死~人~啦~”

      “死人了。” ⶋ

      人弝群纷纷后退开来,址不想让自己和这个死人靠的太近,但也都没有走远,他们想要看看,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䟝这个明前几秒还是活生生的人,듞结果没一会儿就死掉了。

      而且,死像也太过凄惨了一些,一些年轻一些的女性更是굾忍不住回头呕吐了起来。 벺

      鿿“结束了!雪莉!”微微呼出一口气,波鲁纳雷夫对着远在天堂的⦫妹妹温柔的说道。

      没有再理会看热闹的人群,波鲁那雷夫用还算能动的右手扛着昏迷不醒的阿布德尔回头走去。 䁇

      他必塈须要回之前的地方흢找到游乔,ⶢ阿布德尔现在的情况十分的不妙,后背大出蜵血,以及胸口被重创,如果不找到游乔的话,喝会出大问题的。

      过来蒂的时候不过用了十几秒,但回去的时候却花费了近三四分钟。

      阿布德尔的身体状况很不理想。

      一路彛上不断的在咳嗽,不时还会有血液因为咳嗽而从口中喷出。

      波鲁纳雷夫簠知道,这是内脏受熂损的原因。瘼

      但是,当他뜽回到原地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游乔的身影。 㘋

      “游乔!去哪里了,游乔!”

      波鲁纳눸雷夫大喊道。

      此刻他屌的心中十分的慌乱。

      游乔失去了踪影,也不知道情况如何,那个皇帝的替身使者是謶用枪的,一不小心就可能回丧命。

      此刻他还十分的后悔。

      要不是他坚持来找J·凯尔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ꓔ 而且,游乔不在的话,阿布ଠ德尔的伤势也没有办法处㻣理,但再不处理的话就来不及了。

      此刻,波鲁纳雷夫有였些绝望。

      䡉 “波鲁纳雷夫!”

      묏 “波鲁纳雷夫!”

      突然,两道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他转身一看。

      堙䦦顿时,忍眡不住了。

      鉼 一个大男人,哭的如同孩子一般。

      眼泪像是位于黋中国的两条亘古不变的河流一般蹦腾不惜。

       “承ლ太郎,花京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