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ER全部番号

      武魂殿飞来的几道流光瞬息捯而至。

      一共四道人影,尽皆是飞禽武魂。

      为首的容貌苍老,衣着华贵,背后是一对龙翼武魂虚影,满脸阴鹫冷傲丸之色,狭小的眸子闪烁着狡黠的碧绿光亮。

      正是银ᖇ甲魂王口中的白金主教帕拉斯,八十五级魂斗罗。

      烧他面色阴沉扫视四츾周,将跪在地上的银甲骑士们和被洛羽扇᧴的满地爪牙觕的侄子尽收眼底。

      ຼ怒火中烧的他正欲大动干戈,在注意到洛羽不凡的气质和容貌后眼底深处闪过迟疑,迅速收敛起怒火,看上去古井无ﱽ波。

      Ό“呸!还不放开我?”

      洛羽脚下,银甲魂王吐出嘴里的血沫,急促的呼喊:

      “舅舅!这小子目中无人,藐视咱们武魂殿的威严,快弄⍟死他!!”

      “聒噪!”

      㛲 洛羽眉宇间闪过不耐之色,挖了挖耳朵。

      勾起脚尖,一脚掀在银甲魂王的肚子上,将他的시身体如同破㏾布䒳麻袋一般挑向空中。

      “嘭”的一声砸落在鬲地,不偏不倚正好倒在︻白金主教帕拉阍斯的脚下。

      帕拉斯眼底深处划过愠怒,却并未发作,只是低头瞥了一眼自家子侄的惨状,就收回了目光,᧔冲着洛羽含笑拱了拱手。

      “不知小友师从哪个宗门,我ᗈ这子侄多有蛬得罪,还请担待。”

      洛羽眸光微闪,这老家伙貌似有点儿意思啊。

      刚才他那个挑衅举动换个人都受不了,这老家伙竟然还能压住怒火,面色如伟常的和自己打招呼?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洛羽淡淡道:“师出无门,光棍一人,至椬于这里发生了뱇什么,别问我,问你脚下那个。”

      帕拉斯听到对面年轻人淡漠轻视的口併气,眼底深处划过阴厉之色,却并未发作,深ﭠ吸一口气,露了一个微笑。

      “小友说笑了,我这子侄什么实力我很清楚,你能轻松放倒他们,想必一定是出身不凡!若是他有不对之处,老夫向您赔礼道歉。”

      洛羽轻笑,“啧,看来武魂殿也不全是歪瓜裂枣么,倒是有明白人。“

      帕拉斯眼角不自然的抽搐。

      恨得牙根痒痒,这小子好嚣ꤸ张。

      他是谁,武魂殿的白金主教,权利仅次于长老。

      所谓的下四宗的宗主见了他也要礼遇三分,何时被人这么轻视过㱢,更何况还是一个䴕毛头小子。

      只不过多年的谨慎,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他还不想贸然发作。

      “滚起来,把事情说清楚!”帕拉斯魂力汇聚凝成大手,直接掐住脖子将银甲魂王拽了起来。

      “舅,您打我干什么,打他ồ啊!这小子没有通行证,还对咱们武魂殿语出不逊,更是污蔑女皇冕下,罪该万死!!”ᯰ

      “啪!”

      一个勱大巴掌糊在쇅他脸上,帕拉斯冷漠道:“别废话,给这位客人道歉!”

      蝚 ஓ 银甲魂王直接傻眼,这……这什么情况。

      洛羽抱着肩膀,嘴角流露一丝玩味,想看看这老狐狸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他刚才可是看见对方眼中划过的阴狠之色,不信他们就会这样善罢甘休。

      “道歉!”帕拉斯冷声威胁道。

      银甲骑士眼含迷茫却是不敢忤逆,委屈的顶着漏风的牙齿,冲着洛羽深深的鞠了一躬。

      “对不起大人,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您,希望您大撤人不计小人过,放小的一马。”

      “呵。劍”洛羽深深的看了帕拉ທ斯一眼膺,扬了扬手,“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好自为之,要是再惹到我头上,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你……”银甲魂王咬牙攥紧了拳头,被帕拉斯按了回去。

      帕拉斯向前走出,皮笑肉不笑,道:“텔感谢小友宽宏大量,既然有事登门,那还请进殿一叙,老夫派人为你引路。”

      “可。”

      洛羽手掌摩擦着柔骨魅兔的绒毛,微微颔首。

      帕拉斯眼神阴冷,好个狂妄的小子,先让你蹦跶这一时三刻,待老꡷夫拿捏你ꢾ的底细,必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膮

      两个守卫在前面引路,읬洛羽紧随其后。

      帕拉斯带着银甲魂王跟在最后面。

      弢 “舅舅,您可是白金主教,纵然这小子有一点뢌背景,也畳没什么好怕的吧。”

      银甲魂王压증低着嗓音,盯着洛羽背影,满面的不忿⏔和仇恨。

      帕拉斯轻声斥责,“你是白痴么,小心驶得万年船,摸清楚这小子的底细再玩死他岂不痛快?万一是块儿铁板怎么办。”

      “嘿嘿,原来您是这个意思,这小子确实有点古怪,没什么举动就镇压了我,䋙不知道使了设么诡异手段。”

      帕拉斯揉了揉眉心,“我没有发作,忌惮的就是这一点。”

      银甲魂王面色一变,难道这仇还不能报了?

      他咬牙道:“舅舅,这小子刚才污蔑女皇,口出狂言В说女皇冕下是他老婆!”

      갡帕拉斯眼皮一跳,汗毛立起,“此言当真?还是你在乱说。”

      银甲魂王言之确凿ቭ,“就是这小子说的,在场的粙那些人都听见֙了。”

      帕拉斯眼珠一转,阴恻恻的低声笑了出来。

      “你的仇,可以报了!这小子胆敢퐣侮辱女皇,那纵是有通天的背景,今日閶也是必死无疑了。”

      “万一他是上三宗子弟是不是就死不䢤了了。”银甲魂王担忧道。

      뒗 ꀭ “傻侄子,你不清楚,女皇近些年来不知为何暌极度排斥男性,哪怕是自家长老被召见,也䌢必须站在百米开外,更不能抬头注视,否则非死䏥即伤,这是禁忌。”

      둊 “这小子不管什么背景,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侮辱女皇清白,那今日天王就算是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到时候老夫在帮他添油加醋一把,桀桀……”

      “舅舅,还是您棋高一招啊!”银甲魂王满面敬佩。

      “小子,多学着点儿吧,你现在还是太差劲儿了。”帕拉斯扬起下巴,老脸尽是阴狠Ყ之态。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快意和凶残,露出了阴险的微笑。

       ……

      녒教皇殿前。

      帕拉斯拱了拱手,和善道:“小友请稍等,我先进去和女皇冕下通廍报一声。”

      “大可不偐必。”洛羽摆手。

      ꣶ 帕拉斯深深的看了洛羽一眼,“若老夫猜的没错,小友怕是代替身后的大娇宗门拜访武魂殿吧,不然不会膺如此⚂有底气。”

      “但你却不知,女皇冕下极ꡋ度排斥男性,我等殿内高层面见女皇也需低眉顺首,㻨小心翼翼,还是让老夫先进去通传一番,帮小友美言几句吧。”

      洛羽定定的看着帕拉斯,嘴角掀起弧度。

      “那可就多谢美言了。”

      “不知需要老夫带什么话?”

      “你只需说,洛羽来䁺访即可。”

      帕拉斯快⽞步走向教皇殿,心迹中厉笑不止,自己先进去,那不是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

      待你幐小子进랥殿之时,怕是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要被愤怒环的女皇冕下打成肉沫。

      银甲魂王也在旁边暗自冷笑,这傻䳀子,看来被人卖了都不知道,你就等着我舅舅进去帮你好好“美言”吧,哈哈哈湢。

      洛羽抬眸望着近在咫㾫尺的辉煌ἶ大殿,暗暗想着,当年就已经风ꏈ华绝代的美少揘女,现如今恐怕更加美色迷人了吧。

      扫了一眼系统面板。

      【俘获女皇比比东,即可获得:真·天下第一兽武魂!】

      【当前任务进度:0%】

      啧啧,不知道奖励的会是什么武嶫魂!

      ⯖九大龙王?黄金圣龙??

      这些都马马虎虎吧,蓝电霸王龙就算了,希望别太逊了,怎么也得拿得出手吧。

      洛羽嘴角掀起自信迷人的浅笑,已经开始猜测起奖励和下一次任务擹目标。

      至于这白金主教和罦银甲骑볂士的小心思。

      刊 俩人打死也想不到,他的神体举世无双,耳聪目明,早就将一切尽收眼底,不过㚠是懒增得理会罢了。

      反倒是心中冷笑,两个跳梁小丑,请开始你们的表演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