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电影天堂

      从早上开始,一直到傍晚时分,新之助终于完成了素振一千次。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ꋧ是觉得刀有一些沉。这竹袋刀ꖟ虽然只有两三斤重,但由于主要的重量集中在竹制的刀身,重心比较远,每一次挥动还是需要一些力气的。ﶩ新之助来此之前身子瘦小,营养不良,再加上从未接受过如此高强度的训练,素振了几十次后,就感觉胳膊軗很酸,有些찜使不上力气,便央求着文五郎休息一会儿。

      文五郎在一年前也是这么一路走来的,自然记得自己最开始练岰习촿的时候也떉很难坚持下来,就同意新之助每练习一阵就去休息,但要求今天必须完成素振一千次。 郦

      新之助就这样做一会儿,休息一会儿,但⤫是几百次之后,胳膊已经酸疼得难以忍受,便去央求文五郎。

      “文五▅郎师兄,剩下的三百次我今天先欠着,之㵾后补上行么?”新之助双臂颤抖,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说道。丛

      “不行不行!”文五郎连连摇头,“我当年第一天就完成了一千次,你也倚可以的。❣”

      정冫见臭小子不通融,新之助也没有犥办法,只好咬着牙,忍着疼,硬是完成了这一千次。ⶲ到了最后,他完全凭着胸中一口真气吊着,机械地挥动着手中的刀,至于感霳觉都完全麻木了。 

      “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ͷ做完第一千次,新之助的双臂已经失去了直觉,手中的竹袋刀“啪”地一쭪身掉在地上,要不是ꛟ有文骨五郎在旁边帮忙,他连身上的防具都脱不下来了。

      쌀 ロ“文五郎师兄,咱俩打个商量吧,以后训练的时候能ा不能不ル穿护具了。实在是有些太沉쭇了。”新之助也顾不得礼仪,脱掉护具后,蓯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看着站在一旁沖的文ⶨ五ﲔ郎䎠说道。݃

      “那怎么行,不穿护具会很危险的。”文五郎摇着小脑袋,一口拒绝了。

      툨 “你想,我们只是素振,又不是真的和人打,如果是对战再穿也不迟嘛。”

      “不㴂行,舅舅大人(伯父様)说过了,一定要平时就要养成穿护具的펡习惯,鏱绝不能因为任何理由偷懒。而且他花费了那么大的心血才发明护具和竹袋刀,我们自己都不用,怎么说服别人?”文五郎始终记得秀纲在最开始练习剑道的时候给他定下的规矩,态度十分坚决。

      见文五郎没閥有丝毫妥协的意思,新之助也就媀认了。他看出来了,在文五郎的眼里,秀纲就是神,只要是秀纲说的J,他都会无条件服从。

      “文五郎师兄,你刚才说这竹袋刀和护具ᰖ都是师父大人发明的啊。”

      “没错,蹕舅밉舅大人觉得无论是真刀还是木刀,뤘在濂练习的时候还是太危险了,觨所以他就尝试用竹子做出了现在的竹袋刀,但还是有躒人受伤,所以又发明了这种护具。大家用了焄之后都说好呢。”说到秀纲发明出这两ᆆ样东西,文五郎也是与有荣焉纠。

      这件事新之助倒是第一次听说,他上一世只是知道秀纲剑术ꙙ超群,被天皇封为剑圣,关畵于其他方面的信息就不是很清楚了。没想到居然连这些东西都是他发明的,这对于后世剑道徂的标准化、普及和推广的意义不可谓不大。

      “文五郎罜师兄,师父大人他还有哪些厉害的地方,你也给我说说呗?”新之助对于秀纲的事情更好奇了。

      “要说舅舅大人厉害的地方啊,ꒇ那可얐多了去了,别的不说,他的枪法也是当世无敌!”

      听到文五郎这么说,新之助也想起了自己过去曾经看到过的有关上泉信纲的介绍,曾经提到他有一个称号是“上野一本枪”。当时他还윻纳闷,明聾明是剑圣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称号。现在听文五郎这么说倒是茅塞顿开。㼴

      “师兄,师父他什么时候练枪啊,我也想看看。”

      “这个就崦不好说了,舅舅駗一般上战场的时候才会用枪,平日里都是用刀更多一ᘀ些。”文五郎蹙着眉,想了想后说道。

      “这是为何?”新之助衡心里셲的疑问越来越多了,明明是剑圣,为什么真正生死厮杀的时候反而放弃了刀呢?

      “这你就不懂了芸吧,舅舅他说过,剑之礛道,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杀諒人,而是重在修身,磨砺自己的意志,而新阴流的至高境界更是手中无刀,夺쫸下别人的刀来制服对方(无刀取)。一个人的剑术再高,在战场上又能对付几个人?真正对敌厮杀还是长枪更实际一些。”文五郎⥯振振有词地说道。

      糑 新之助想起上ࡸ一世看到的一些关于古代战争的材料,正好印证了文五郎刚才说的话。上泉信纲说的没错,在真实的战场上,无论中外,步兵都是以长枪兵为主,相比于刀剑这些短兵器휐,长枪不仅更容易上手,能够很快形成战斗力,而䴔且攻击范围更大,造价也便宜一些。无论是对付步兵还是骑兵,长枪都比短兵器更有优势鵓。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除了剑术和枪术,舅舅用兵打仗也是很稢厉摊害的,只不过名气相对小一些。”文五郎继续说道。

      “我靠,也太牛了吧。”新之助现在算嶷是对自己的师父有了一个全方位的认识。但是想到上一世如此杰出的英豪最终却放弃仕途,心中不禁有些惋惜。

      䎠“或许这就是一心扑在剑道上的人的选择吧。”

      人各有志,既然ꫬ上一世对方做出了如此选择,新之助也不好多铔做评价,但这一世他有些不希望师父如此终了一生。

      朝露昙花,韶华易逝,人生苦短,莫负白头。

      ......

      修行的日子是比较单调的,在最初的几天里,新之助还没有၁适应这种高强度的训练,每天训练结束,不仅肌肉酸痛,有时连饭碗都举不动。过了一段ꔯ时间后也就逐渐习惯了这种强度的训练。

      먥 至于饮食方面,作为道场的一份子,虽然比较简单,但比起自己在家的时候还是要好一些的,除了杂粮饭,偶尔也能吃到白米饭、荞麦面,配菜的种类也丰富一些。这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在训练结束后,新之助要帮忙打扫卫生,清洗护具。由于之前已经在帮家里干活,而且上一世也是自己独立生活,这些事情他都做得很好,道场的师匠也对这个新来的小徒弟很满意。

      不仅如此,秀纲也要求新之助和文五郎一起学习写字,茶道等文化知꩟识。

      新之助也很高兴,之前家里太穷,父母都不识字,虽然他上一世也练习过几天书法,但实在是拿不出手,至于茶道更是一无所知,能有机会系统蜵地学习这些日本的传统文化,真正쒢融入这个时代自然是好的。

      师父秀纲由于有公务在身,再加上经常离开箕轮城去推广新阴流,道场倒룝是来的比较少一些,主ꔠ要是文五郎和师匠们在指导他修行。

      有时闲暇无事,︅新之助也会叫上文五郎去街上逛一逛,而文五郎也意志不坚᳹定,在新之助劝诱几句后就半推半就地一起出去了。

      છ 不知不觉中,新之助已经来到箕轮城三个月了。

      这段时间,新之助始终坚持每天素振,次数也已经增加到了两千次。大概是由于伙食跟得上,Ⴥ再加上训练得法,他的身体肉眼可见地强壮了起来,手臂比之ླྀ前粗了一圈,身上的肌肉也渐渐有了线条感。

      文五郎看到他的进步也十分满意,除了素振之外,也会让他做一些其他的体能训练,每天也会陪着他进行试合。当然,新之助基本上没有赢过~

      ......

      天文十四年,正月初一

       对于日本人而言,新年是最重要的节日了。年前一个月,人们就已经开始为了新年做准备。首先要做一次大扫除⫯,扫尽灰尘滯,尤其是佛龛更要细细清扫。据说只有这样来年才会被佛祖庇佑。家里还要装点一些門松(かどまつ)、鏡餅(かが鄃みもち)、破魔矢(はまや)之类的正月饰羷(お正月飾り),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身体健康。每家每户也都要准备一帵些年賀状(ねんがじょう),寄给亲朋好友。此外,虽然老百姓生活比较贫穷,但任然少不了要备一些年货。

      到了正月里,全家人都穿着新衣,围坐在暖炉旁边,一边吃着早已准备好的御节料理,一边谈笑风生,孩子们则吵吵闹闹地᲌围拢在长辈边上,期待着自己的那一份压岁钱(お年玉おとしだま),到处都是其乐融融,洋溢着祥和而又喜庆的新年气氛。

      除了这些,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参拜神社。

      作为一名深耕二次元的优质宅男,新之助已经툷看了不知多少番剧里面的男女主角去做新年神社参拜了。能够亲身体验一次也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

      这一回,机会来了。

      早在三天之前,秀纲就告诉了新之助和文五寧郎,正月初一要去不远的一之宫贯前神社(いちのみやぬきさきじんじゃ)参拜。

      今天一大早,蟝新之助就穿好了秀纲给他准备的新衣,和文五郎站在道场后面的马厩等待秀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