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网页

      “咚!Ỽ”“咚!”“咚!”

      官道旁的黄巾军营寨,浑厚的战鼓声一阵接一阵在原野上咆哮,土黄色的洪流与赤潮在低矮的寨墙旁来回争夺,冲刷。

      “不许退!”

      南寨墙上,赵业一把抓住一个想要向后逃窜的黄巾士卒,只见赵业手中寒光一闪,一颗头颅冲天而起,那名黄鰺巾士卒兀自扑倒在地,赵业一手持头一手持刀,好似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可怖,恨声道ꌌ:“今日先拿你祭旗!”

      “威武夻!!!”

      前方的汉军又涌了上来,“把某的渠帅竖在这里!谁敢越过此旗一步,立斩!”赵业说完,䒃持刀便跃了上去,手中䱩利刃一挥,两名已经攀㍬上寨墙的汉军甲士脖颈出喷出一佢股血箭,便直直向后栽倒下去,还将云梯上的数顑名汉军一并带下。

      “万胜!!!”

      眼见主将拼命,鏟身后赵业的大纛旗下,黄天使者也亮出了兵刃拦截住了退路。四周的黄巾士卒也只能硬着头皮奋力挡住汉军的攻势。

      倒在赵业手中环首刀下的汉军甲士已经不知道有多ℝ少人了,汉军又如同落潮一般튣缓缓退ᷴ去,赵业曲揤起手肘,右手举起环首刀在手肘垡处拭去了环首刀刀身的血迹,露出了冷森森的刀锋。

      这时身旁一名倒地的汉军突然跃将起来,手中短阔刀递出,赵业身旁的亲卫甚ꘔ至쫸都没的及反应。

      “噗。㑶”

      电光火石之间,环首刀挥出,赵业眼齡疾手快将来袭汉军的手臂直接斩断。

      “铛啷。”

       短刀落地,那汉军捂着断臂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赵业迈步上去,一脚将其踢倒在地,随后拿起身旁的一把长枪,卂暴喝뒳一声,直接将其钉死ᇡ在原地。

      “万胜!”

      ᆐ 四周的黄巾士卒也被赵业的忲勇武激起了血气。

      但是被来㾪袭的汉军一耽搁,寨墙上的黄巾众人却忘记了躲避汉军的强弓。

      “嗖!”

      륬 凄厉的破空声传来,一阵箭雨急ୃ射而来,赵业身旁的亲卫连忙举盾将赵业围在身后,뽗赵业逃得一命。

      ﶃ 걁 但其쁵他⒐没有盾牌遮挡的的黄巾士卒却遭受了灭顶之灾,有些人惊呼着往后逃去,有些人赶紧趴在寨墙后面鄹的掩体后面,还有些人竟ቒ然呆呆的站䈆在原地不知所措。

      “笃,笃,笃,笃。”

      繘 箭矢入盾的声音不觉于耳權,赵业此时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惨叫声从ﳳ四찌面八方传来,临死的哀嚎声,中箭的惨叫声,惊慌失措的大喊声。

      身χ前持盾的亲卫甲士在箭雨的洗礼之下,也不时有人倒下,赵业已经✸不敢想⟭象有多少人倒在寨墙之上了。

      “威武!!!”

      箭雨遨停下,汉军的威武之声已经传到了赵业的耳旁,汉军再度突击,墙外不远뛂,汉军的将슫校旗比之前多出了一倍有余。

      “击鼓,让黄天使者过来!忧”

      赵业知道这是汉军今힖天最鲨后的进攻了,亲卫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令旗。

      黄巾营寨战鼓声随旿之一变,鼓声逐渐沉重,一声一声,越来越响,间隔也越ણ来越久,待㓛命的黄天使者,开始向赵业所在南寨汇集而⿪来。

      䞏寨墙已经守不住毺了,厓赵业被亲卫架着往后篎退去,幸好聚集而来的黄天使者在寨墙后已经列好了军阵。

      篙 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南寨墙数处缺口涌出竰了大量的汉军甲士。没有丝毫停留,汉军甚至嶯还没有结好军阵,便疯狂的向黄天使者的军阵猛冲而来。

      弁这些人不像是军队,反而是纵横乡间市井游侠一般的人物。这些人技勌击之术颇为惊人,一时괳不慎,黄天使者的军阵被打开了几个缺口。不过如果只是如此,对于久经战阵的黄天使者并不算什么。

      但是,这时汉军阵中两名异常魁梧的汉将骑着骏马一左一右而出,一员汉将罩着一身绿色战袍,手中长刀正泛起冷森森的刀光,另一员汉将手持一柄弯曲的奇异长矛,暴喝一声,竟如同天边的惊雷一ꅝ般,黄天登使者的军阵几乎为之一顿擏。

      两名汉将入ಠ阵,长刀,长矛挥出必定带走数名黄天慑使者的性뉍命,久经战阵的黄天使者,竟然无人是其一合之敌!而这两员悍将쓂正向他赵业杀来,黄天使者的军阵在两将周围如同波誖开浪裂一般被分开。 ᗌ

      “渠帅俨快走!”

      赵业身旁的亲卫队看到直冲而来的两员汉将,直接将赵业架上了战马,簇拥着赵业向后方逃去。

      “贼将休走,燕人张鱇益德在此!”

      背后传来一声大喝,赵业被惊的浑身一颤,猛挥马鞭,胯下战马吃痛又快了几分。又跑了灒几分钟,身后的喊杀声逐渐小了,赵业此时吗浑身甲胄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ꆕ远方战场맟的黄天使者的军旗已经尽数倒了下来,赵业抹了⼉一鉓把脸心有余悸。一名黄巾军的斥候骑马而过鵴,看到뻠赵业的大纛旗赶快跑到了近前,颤抖着声音的说道:“渠帅,东寨츇已经㢼被孙坚攻陷了。”

      “你说什么。”赵业双眼圆蛌睁怒视着汘斥候:“东寨是田耕镇守,怎么可能失守!”

      听到赵业提及田耕,那斥ꉣ候忽然一下哭了出来:“田耕将军被孙坚斩了!司马死了,军候也死,东寨的袍泽都死了。”

      这时휛一阵喊杀声传来,一队人马突然闪出,为首一人手持擧双股剑,身形魁梧如同之前破阵´的两爲员汉将一般,打的军旗也是如⨰出一辙。

      䚖“走!躪”

      뤳赵业心中根本兴不起半点反抗之意,带着人马往北寨而逃㋌。但是为时已晚,前方有一彪兵马早已挡住了他的去路,为首一将弯弓搭箭,弓至满月,箭矢如流星赶月一般射向了赵祑业胯下的战马。

      战马哀鸣一声栽倒在地,将赵业率的七荤八素,还未等他站起,身后马蹄声大作,那员手持双股剑的汉将已经飞驰而来。

      赵业身旁的亲卫根本来不及反应,一颗头颅已经冲天而䋩起,血泉喷出,这名勇武过人的黄巾渠帅便如此憋屈的倒在了地上。身后的汉军骑兵也跟着冲向ꀘ了这群疯狂的黄巾。

      赵业的大纛旗倒了下来。整个官道旁的黄巾营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再㛗无半分抵抗之力。

      而支援而来的黄巾军完全想不到,足有三万人防守的营寨竟然两ۮ个时擭辰ϒ不到怕,便被汉军㗳攻破寨墙进入了营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