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脱衣的男人

      翌日清晨。

      评 一大早,刘老实就领着贾蔷去见了牙人,说了要求后,以一年二十四两银子的年租,租下了距离㚆荣宁街有十多里远的青塔寺附近,名唤ﱢ五条胡同内的一座二进宅院。

      前后两进,有抄手游廊有垂花门,原是一京官所住之处,正巧近来京ﻴ官回乡,房灾屋出售,被人买下来对外出租,以做进项。

      青塔寺附ߑ近虽比不得荣宁街这边权贵云集몲,却也多是读书人家和官员云集之地,只不过官员品级不怎么高罢了琂。

      若非刘老实同牙人说了贾蔷是宁国公正派玄孙,牙人都未必愿뼭意租给他。

      时间有些急,先前从南城麻刀胡同带来的许多东西都不能要了,贾蔷做主全都扔了,只将先前打好的烤炉和一应工具,并一些贴身衣服,另冯紫英和薛蟠送的贺礼带上就好。

      醔 饶是如此,也装了两大车,在午时之前,离潢开了这座破败࿭老宅。

      “哟,蔷哥儿,你这杔是……”

      还未成行,从不远处一座小宅院内走出一个比贾蔷年长二岁的年轻人,走近前来,面带不鳆解的问道。

      贾蔷认得此人,只是前身时期,几乎从未搭理过。

      虽都是一켎族弟兄,但贫富相差悬殊,前身并不怎么瞧得起此人。

      到然而现在的贾蔷对ᄰ此人却是有些好感,道:“是芸二哥?我在搬家。族长逐҆我出贾家,从今往后,我就不ꨭ是贾家人了。”

      来人正是贾芸,论出身此人尚且比不得贾蔷。

      箠贾蔷还巿算是宁国正派玄孙,贾芸的祖上便是庶出,到他这簾一辈,也就愈发不受重视ᾡ了。

      其父早亡,连葬礼族中都未出面操持……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往后荣宁二府倒霉,也牵连不到他多⡷少……

      ꕌ贾芸呍显然也听说了东府此事,脸色有些沉重坮,不过他为人윯聪明,看出贾蔷脸上并无多少悲色,虽心歜中诧异,面上却不再提这茬儿,而是笑道:“前儿从你家门前路过,就嗅到里面好冲的香气,当时就想厚着面皮去讨口尝尝。”

      贾蔷闻言心里赞了声伶俐,微笑道:“烤了垱些羊肉,想吃以后还有机会。对了,你现在在做什么뫪营生?”

      贾芸摇头苦笑道:“哪有什么正经营生,不过一天天苦挨。”

      贾蔷道:“如今我舅舅一家与我同住,在퓔青塔寺附近的五条胡同⒱,前儿你闻到的香气,就是他们正准备经营的买卖。你若暂时还山未有正经活计,不如过来同做䘸。你读过书识䏩得字,也会记账。可以管吃住,月钱二两。䛪当然,前提是你不怕得罪贾ꎔ珍。”

      贾芸听他直言族长之名,原本心动的面色登时一变,干笑道:“蔷哥儿,你且容我想两天。”

      贾蔷理解,道:“给퀒你三天时间揝思量,三天后若仍不行,我就只能去请旁人了。芸獚哥儿,你且想好,贾家这些年管过你什么。”

      说罢,不再多言,컰与刘老实一家邀着两驾租来的大车,往青塔寺方向而去。

      看着贾蔷潇洒远去的䕨身影,贾芸的面色难以淡定……

      ق……

      荣国府,荣庆堂。鞌

      西暖阁内。

      䥙贾家姊妹们聚在此处闲聊,三丫头探春挨边儿坐在宝玉,低声问道:“二哥哥,那蔷哥儿到底做下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Ხ竟㿫背了个忤逆不孝的大罪名,还被逐出贾家。我瞧他,生的也不像是奸邪呀。ᚪ”

      不远处的黛玉闻言嘲笑道:“看人还能看出벥好歹来ꌃ?那蔡京、秦桧都是忠臣了。”

      怅探春才不服呢,道:“蔡鵏京、秦桧虽櫭是奸臣,可他们都是孝子哩。”

      黛玉冷笑道:“他们算是哪门子孝子?六贼恶名千古流传,比他们老子娘都跟着遭骂呢。”

      探春闻言语滞,恼火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孝……”不过到底没再顶嘴,因为她知道,林黛玉的火本不是冲她来的。

      昨儿个贾宝玉单੖独去梨香院顽了很久,这才是种祸之本……

      眼见要怼起来,贾宝玉忙和赯稀泥道:“好好的,怎么蔷儿成蔡京、秦桧北宋六贼了?你们都还是当姑姑的呢。”

      对上贾宝玉,林黛玉就更不会忍了,掉下脸色道:“奇了,我何时说过他是蔡京、秦桧섺之流了?”

      宝玉差点哭了,忙劝道:“是是是,都是我的不是……总之凩,此事内情我都知道,蔷儿不是那样的人。”

      迎春心善,解救㵍问道:“他若不是这样的人,怎地老爷他们都恼他?”

      贾宝玉感激的看了迎春一眼,而后重重叹息一声,道:“有些事为尊者讳说不得琰,你们只要想,蔷哥儿若是安生待在东府,自有他的荣华富ꉎ贵去受用。况且珍大哥哥是什么样的人,只看蓉哥儿就知晓了,蔷哥儿룛又怎敢忤逆他?实是有些事蔷꾦哥儿死也不能应了,这才舍了那边的富贵,独自回他那破败老宅里独活了。如今,却是连独活都难了。罢了,各人有各人的命数,谁又能管得了许多?”

      听他这般说,贾探春却觉得有些没义气,道:“二哥哥,你不是和蔷哥儿뤠关系亲近么?怎不帮他Ꜵ一帮?⩽”

      贾宝玉闻言顿时涨红脸,急道:“我怎么没帮?昨儿我还包了五两银子的礼给他。” ꆽ

      贾探春好笑,她说的可不是这个帮。

      林黛玉见贾宝ᛏ玉下不来台,扯了扯嘴角,道:“三丫头也别为难他,他在家里上驫下左右都有人看着梣,等闲府不得半点自由。能赠这五两银子,已是不容易呢,他能有什么法子?除非老太太开口。”

      贾宝玉闻言简直感激不尽,连连点头道:“林妹妹说的是,林妹妹说的是!”

      林黛玉哼了声……

      最小的惜春嘻嘻笑道:“林姐姐说什么都是对的。”

      贾宝玉没好气道:“林妹妹原就说的对橤。”

      迎春却叹息一声道:“那蔷哥儿看起来是ꤷ好的,可惜了。”

      뭃 众人闻言,都沉默起来。

      只是她们就算有一㺔颗善心섞,可终究不过一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心有余而力不足。

      过了片刻,却是贾探春率先甝笑道:“我瞧他不像是无能之辈,虽垗比我们矮一辈,却比我们都大些。况且郻看他沉稳的模样,也不像坐以待毙之ネ辈。”

      林黛玉䩡耻笑道:“都说三丫头你大气╸爽利,我看也只是以貌取人之辈。那蔷哥휒儿怎我瞧着也就寻常?”

      讼 探春气笑道:“除了二哥哥,你瞧哪个是好的?也对,如此方不枉二鿾哥哥一心待你好。”

      氹姊妹们闻言登时笑了起来,林黛玉红着脸起身,恼道:“好你个三丫头,今儿我再饶不得你!”

      ꥆ说罢,要去撕了探春的嘴。螟

      探春哈哈大笑起身,边跑边求饶道:“好姐姐,可饶了我这一遭罢!”

      贾宝玉喜的无可无不可,居中劝架蘎道:“林妹妹,你就饶了三妹妹这一回吧!”

      林黛玉腮如凝脂,ᘣ星星点点的明眸恍揝若冬泉般清澈闪亮,她看着宝玉咬着薄唇,发狠誓道:뻯“今儿饶了她,我也不活了,宝玉,你还不起开?”

      贾宝玉闻言,干笑着让开。

      探春见之差点没气的岔过气去,见黛玉复又追来,忙笑着逃开,正巧这时外间传来妛一道温柔持重的笑声:

      “青天白日的,你们就在这里疯闹,老太太怕都要被你们扰的头晕眼花了!벨”

      贾宝玉听闻此声,眼睛登时一亮,开心笑道:“宝姐姐来啦!”

      林黛玉銤见之,轻轻哼了声,也不追逐探春了,一转身回到座位上,抓起一颗瓜子,轻轻嗑了起来。

      眸光闪动,看着门口方向似笑非笑……

      ……

      PS:感谢好友睡晨1987的万赏,感谢亦Ḉ语尘、自幼纯且良、青四皈依、假装泬怕冷、frrejhhb、RASPBERRY、迷途小胖子、非正常人类研究所主任、刺骨无伤、细雨成阴等书友的打赏。

      ╏继续求一下推ꠢ荐、收藏和打赏,数据好坏关系到能不能上一个大推。按理说老作者尦上架前都有机会上两次APP强推,可我写的前三本书,一次都没上过,希望这一次有机会。

      最后说一下,红楼十二钗里最鲜明的几个角色,我认为之所以鲜明,不是因为她们完美无缺,恰恰相反,她们身上的小缺点,才是让她们成为最й鲜明的原因。最完美的薛宝琴,我脑海中很难勾勒出她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