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杯悠悠爆乳无码VR片男人扒开美女尿口亲了上去

      黴……

      晚风习习,之前酒店前的人声鼎沸渐渐随着人潮散去而变得清冷。

      虽是初春但天气依旧有些寒冷,姜心山还好,穿的倒挺严实,可郑恩静却忍不住在冷风中韗打了个冷颤。

      温热的衣服鍸盖在了裸露在外的白腑嫩骩皮肤上,郑恩静对一⥇旁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温柔一笑。

      白色衬衫将姜心山清瘦却精壮的身子显露出来,温和如玉的脸庞篚在月光下愈显柔和,一双墨瞳中满是对面前女孩的关心。

      “覦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穿这么少还是会感冒的。”

      男人嗓音温润,若春风般׎带着关心徐꽅徐而来。

      郑恩静点了点头,双手将包戯裹身子的衣服裹得更紧了些。

      傻傻的站在酒店门口,自然是为了等待宋雅缘开车来接自己,不过已经等了十分钟却依旧不见人影,姜心山打了好几通电话,却无人接听。

      ᫒心中有些不满,可这种事只需要仔细一想便知道了。

      纵使心中了然,却只能对站在一旁瑟瑟发抖的郑恩静苦笑道:“外面有些冷,先回酒店里面吧。”

      郑恩静自然也知道为什么宋雅缘不接电话,默默点头便向酒店中走去。

      酒店中的温暖让在外面受冷风吹了十分钟的男女长长的舒了口气。

      相视一笑,两人却没有去前台ޝ订房间,而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郑恩静正坐在沙发上刷着手机。

      雪白修长的双腿轻轻并拢,玲珑窈窕的身体吸引着路过的每一个人的目光,却也只是微瞟一眼便离开了,毕竟大家都是认出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

      姜心山没有去在意郑恩静,而是举着刚刚花了五千万中元买到手的石밦头仔细观察着。

      石头便是石头,毫无美感普通至极,总体来说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乳白色原石。

      可它身上淡淡的金丝却将这种普通变得不普通。㊴

      金色的条纹在石头上绕来绕去,若小儿性手涂鸦却在看久了之后带着一丝规律,其中又好像带着엜一丝天然灵气仿佛天成,不像是后天加工。

      拍卖时无人叫价,险些流拍。

      不过那些公子小姐自掕然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姜心山起初也没有在意,却是在郑恩썋静的提醒下才吾然醒悟,细心观察下才看见石头觨上淡淡的金丝。

      既然无人叫价,姜心山便以最冰低价拍得,在众人的目光下抱得石头归。

      看着手中乳白色的石头,姜心⛫山微微皱眉,这弍东西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在北荒自己也是收集了一些,虽然不多但也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西木拉尔石,又称道藏石。

      是当年北荒原住民的圣石,有天赐灵韵,消灾큎增福的寓意。

      而这种石头却是由天外陨石散落而成,携带着巨大的能量又在地底蕴藏多年,本쿍是打算用作新禢能源的开发,但因为数量极其稀少,便不了了之了。

      不过怎么会在这里,君家都不看看到底是什么的么㟸。

      不过,倒是便宜了我。

      姜心山放下手中的石头,看向从门口低着头快步走来的宋雅缘。

      咳嗽一声,将沉迷手机中自己与姜心山热챗搜评论中的郑恩静唤醒,站起身语气中带着不满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接电话?”

      急匆匆跑来的宋雅缘也知道姜䢆心山的不满,弯下腰说道:“抱歉部长,汽车发生了故障,刚刚一直在修理,但估计一时半会搞不ﻒ好。”

      这个理由自然不会让姜心山和郑恩静满意,但他们也猜到了些东西,也不好将不满表达出来,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互相眼中的无奈。

      “那你怎么回去?”郑恩ʆ静清冷双眸看着宋雅缘,眼中的凌厉直鮌刺小秘书的脸生疼。

      “我打...我也住在这里。”宋雅缘条件反射般的就要说出自己打车回去,却在说到一半时连忙改口。

      郑恩静眼中淡淡,看得宋雅缘直咽唾沫,过了一会才说道:“哦,雅缘也住这里啊,那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这...这个...”宋雅缘就要急死了,这可跟计划的不大一样。

      就在这时,身旁忽然伸出一只白皙小手将宋雅缘的手搂在怀里,软糯的声音响起。

      “不好意思哈,雅缘ി今晚跟我睡了。”

      看着搂着宋雅缘的少女,两ᣆ人都是有些意外。

      “温暖?”

      “对对对,就是我暖暖小可爱!” 稏

      女孩双眼眯起,大大的嘴巴쨳咧开露出洁白健康的꧆牙齿,顺便蹭了蹭宋雅缘的脸,右手比出一个‘耶’。

      姜心山抿嘴仌,想了想说道:“那雅缘再去开两间房好了。”

      “不不不。”૷温暖伸出食指摇了摇,小脸严肃道:“房间早就开好了,总统套房888,景色优美独揽都市美景,四米柔软大床,给你极致体验。更有温泉浴缸,名贵美펬酒,简直是人间天堂啊。”

      姜心山黑着脸说道:“怎么,羡慕了?不如跟你们换一下?把房间退了,来三间普通套间绰绰有余。”

       温暖灵旇秀的双籬眼狠狠的看着他,仿佛在说难䌂道没发现我在帮你?

      可姜心山并没有回应,而是淡淡的看着宋雅缘。

      察㼅觉到姜心山的目光,小秘书眼中焦急不知如何回答。一旁忽然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D“我倒是错开了两个房间,若姜部长不嫌弃,就住到我那间如何?” ل

      돸听到中年人的㕙声롗音,姜心山身体一纭僵看向他。

      其他三人也被吸引到他身上。

      中年人一身儒衫,气质儒雅却又精삊明,看向姜心山目光中带着恭敬。

      原来是那与姜心山抢思梦白云的人。

      见到几人的目光望来,微鞠壙一躬道:“不知姜部长意下如何?뮀”

      郑恩静向前走了几舵步,左手微微扯了扯姜心山的衣袖。

      姜心山对她笑了一下,随后说道:“袪那⥛就成你的情了。”

      “椀额...”温暖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歪头看着郑恩静,“恩静姐,怎么回事?”

      收回目光,清䪌冷的眸子转而向温暖看去,说道:“我怎么知道전。”

      瓂“这...”温暖心中焦急,这样那自己的任务不是直接流产了?

      郑恩静忍不住用手敲了敲她的头,说道:“车没坏吧,送我回去。”

      “诶?房间都开好ᒸ啦!”

      “少废话。”

      温暖撇嘴,没想到还是没骗过她,垂头丧气的拉㉻着宋雅缘往停车场走去。郑恩静却是看着早已消失不见的姜心山的方向微微皱眉,随后︻也跟了上去。

      ...

      偅 电梯中只有ኸ姜心山和中年人站着,平静的뙒空间中只剩下藢微微呼吸声。

      叮——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到一处房间门口,中年人打开门微微俯身,姜心山便走了进去。

      䣳里面倒是站׋着两个人,见到姜心山进来都是恭敬的鞠躬。

      没有理会两人,直⡿刺刺的坐在沙发籈上冷冷看着中年人。

      “姜部长,ᶆ不,姜少族长。”中年人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恭敬却不失礼数,“我们很久没见了吧。”

      “是挺久没见了。”姜心山冷着脸。

      中年人轻叹一声:“我记得我跟娥少族长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机场,那时的少族长可比现在青涩不少。⧖”

      “有事说事ോ。”姜心山并不想跟他聊謧那些不愉快的事,直接说道。

      中年人呵呵一笑,拍了拍手,旁边站着的一人便拿着黑木盒子放勉在两人中间的桌齪子上。

      打开后才知道这便是中年人从自己手中抢走的思梦白云。

      眼中闪过一丝怒意,皱眉说道:“你什么意思?”

      “听说少族长马上就要去南明国了,这是我们送给您的。”೴

      姜心山听他这么说,直接站起身就要离开房间,中年人却没有阻拦的意思。

      Ⅺ 就在姜心山将手放到门把手上时,中年人才开口道:“卡西斯。”

      身体一顿,放在把掋手上的手慢慢收回,转过身看向他。

      “今天下午少族长去了向阳少爷那里,是去问南明李家的事吧。”中年人看着他的ཥ双眼,接着说道:“向阳少爷拒绝了吧。”

      銳“我们可以让南明李家听从您的命鏣令,甚至,还能让南明的部分家族也听命与您Ꮾ。”

      姜心山慢慢坐回沙发,眼中清冷却在思索着。

      “听说今年姜氏古族祭祖时,那些旁支也让少族长烦心,这䩌我们也能解决。”看着姜心山晦暗젂不明的眼神,中年人微微一笑又加了把火:“而且,是永远。”

      퀚姜心山依旧没有开口┉,中年ꧣ人也不在意静静等待着。૥

      “你们打算怎么解决?”眼中毫无波䣢澜,只是看着他。

      “现在是法治쾢社会,我们自然不能像以⭒前一样残忍,自然是由⬾法律来制裁了。”中年人的酗声音温和,说出来的话却冷冽如刀。

      姜心山自然是知道这些人的手段,点点㙣头算是承认了,接着问道:“南明世家怎么解决。팀”

      中年人又拍了拍手,另外一人篷将手中被黑布盖住的木盘放到桌上,打开一看䠎却是一个古朴木牌。

      姜心씰山将它拿起,磨搓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大字说道:“这也只能命令南明李家,其他的怎么办。”

      “这便不需要少族长费心了。”中年人给了他一个眼神,随后说道:“诚意在此,少族长的意思呢。”

      看着桌上摆放的两样东西,姜心山沉默良久。

      思梦白云并不重要,吴梦想要放只是他和郑恩静有一个接触的机会。

      约着吃饭也好,拍卖会也好,只不过是为妯了让他们两人能够在同一间房中狫度过今晚。

      而木牌则是能够帮助自己在南明国中减少风险的东西,甚至将风险降至最低,其意义可不是一块石头能相比的。

      更不用说还能解决旁支这ﶄ在心中扎根的刺。

      姜心山双眉紧锁,思索良久,才道。

      “有舍才有得,我总该付出点什么,说说看,你们想要的是什么?”

      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