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快拍视频里的安装

      孤独小锦一看箱笼,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钻了出来,被抓了个正着。

      “白闪,榤你怎么跟来了?”

       独孤小锦露出些ꖟ许慌色,白闪就是他从皇宫里救翾回来的那只小野狼。

      它被人误以为是狗,养在宫中,哪知被刁蛮的东方绣用弹丸打伤了。鑠

      若不是独檆孤小锦遇到凤白泠救了它,它就活谙不成了,因为它跑起来很快,像是一道闪电,所以独孤小锦给它取名ᕔ白闪。

      “它是我养的,才两个月大。可不能被先生发现了,否则,会被丢掉的。”

      独孤小锦轻声说道,要把小白闪藏起来。

      “好可爱的狗狗。”

      凤小鲤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小白闪,要去摸白闪。

      小白闪浑铑身的狼毛都竖起来了Ꙑ,它的伤势恢复后,兽性也复苏了,它血鴟统高贵,除了小主人之外,旁人别说是摸它,就是靠近它都不可以。

      ﱲ小白闪뒧刚要发作,你才是狗嘞。

      独孤小锦一个眼神扫来,它僵住不动了,摇着尾巴趴下了。

      狗就狗吧。

      “给你吃枣泥糕。”

      凤小鲤䣴递过去一块枣泥糕,小白闪目光委委偤屈屈,很不开心的用爪子뚘接틸过那块枣泥糕,努力啃着。

      “小锦哥哥,大春家也养唨了宠物,大花二花和三花,又可爱又好吃,改天带你去看。”

      凤룻小鲤自豪道。 㗹

      ۦ“好你个独孤小锦,你敢『带兽宠到国子螲监来!”

      趾高气扬的声音传来,凤小鲤撅起了嘴,不用回头,她就知道又是讨厌的东方锦来了ߩ。

      明明都有个锦,怎么东方锦就那么讨厌。

      楚都一些富贵人家,是养了诡兽宠的,小的兽宠可以ࠞ陪孩童玩耍,大的兽宠可以保护主人,从飞禽到走㕢兽,种类繁多。

      尤其是少数开启了文华印者,传闻可以操控禽兽,为其所用。

      Ж 当然,拥有那等境界者,本就是凤毛麟角,对于国子监的䩂童生们而言,更是只能在书籍上看过罢了。

      像是独孤小锦这样,养了只狼丁的却不多,更别提让狼崽子对他言听뀡计从。

      “哪来的兽宠?”

      厽 独孤小锦淡淡纚说道。

       “就在……”

      东方䨫锦愣住了,揉揉眼。

      早一刻还趴在桌案ʺ上啃糕点的小畜生怎么不见了?

      “杵着ﵟ干什么,给我找。”

      东方뼙锦气坏了,指使着身旁的几名童生去找,直Ⴅ到先生来了᜽,连狗毛都没找ᳬ到一囃根。

      他只能气鼓鼓坐了下来。

      “昨日让你们每个人回퀉去抄写了一遍楚律第三篇。独孤小锦,你收一下。”

      上课的依旧是昨日的郭老先生,看到他,凤小鲤又开始犯困了。

      正迷糊着,独孤小锦走到她桌前,䋄凤小鲤一脸的茫然。

      作为一个吃货,听过做饭,没听过作业!

      䲉 独孤小锦好看的뮮眉心拧了拧,无奈走舒展开,冷漠的眼底划过一抹햰溺色,他压低声音郝道。

      “我帮你⪔誊쯰了一份一⡢并交上去,下不为例。”

      说完,他折身去收其他童生的∯。

      等到一圈都收完了,刚要交给郭老先鸏生,东方锦腾地站起身,指着独孤小锦。

      腹 “郭先生,大春没抄磥写楚律,独孤小锦替他抄了一份,两人都该受罚!”㓞

      他洋洋得意着,他昨日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戒尺,反倒是睡觉的凤小鲤被表扬了,东方锦很是不满。

      릘 郭老先生眉心拧巴成个川字,他看向独孤小锦。 킊

      “小锦雠,他说的可是真的?”

      “还请先生明摯鉴。”

      孤独小锦抽出两页纸,呈给郭老先生㔣。

      郭老先生一看两份作业,眉᥄头皱得更紧了。

      杞东方锦满脸得意,这下子,独孤小锦的戒尺可是挨定了。

      “东方锦,你怎能污蔑同窗,小锦和大春的作业分明是两人所写,大春的笔迹和他名牌上的一模一样。”

      郭老先生一脸的头疼,东方锦这是怎么了,昨日答不出问题,今日又诬陷同窗,这孩子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

      东方锦傻眼了。

      㟼“我亲耳听到独识孤小锦说的!”

      东方锦还不相信,他一看那两页纸,上面的笔迹还真是截然不同的,不可能是一个人写出来的。

      “你还冥顽不灵!”

      郭老先生气急,不由分说,啪啪啪,又打了东⩧方锦十戒尺。

      “独孤小锦,憎你给我走着瞧!”

      东方锦一连两天挨了二十戒尺,左手肿得跟馒头似的。

      他对独孤小锦恨得很,下学后,冲着独孤小锦冷笑一声,气呼呼走了。

      和凤小鲤走出了国子监,独孤小锦蔓看到了不远处停着辆줿马车邟。

      马车上是顺亲王府的家徽。

      他的眼底流露出复杂的神情,今日上学前,府中管家就告诉他,下学后,顺亲王妃要带着他一起入宫探望太后。

      㳚他并不喜欢皇宫,那些人虽然对他恭恭敬敬,可背地里总是对他指指点点,他都能感觉到,可进宫就有机会见到父王,他已经接连几日没见到父王了。

      陘“我要去看僲望长辈,你先回去。”瓴 ♶

      独孤꣏小锦见顺亲王妃看了过来,低声和凤小鲤说道。

      凤小鲤歪着头,瞅瞅独孤小锦。 醋

      探望长辈,那就会有很多好吃的,伝为什么小锦哥哥的神情并不开心。

      她想了想,往箱笼里摸了摸,摸出一块包好的桂花糕,那是春柳给她的点心,上头㨔还ೈ打了个娙好看的蝴蝶结,瞜她没舍得吃呢Ò。 䙩

      “小锦哥哥,我娘说看人可不能空手去,뀚你带着小鲤最爱吃的桂花糕去,长辈一定ꗾ会喜欢的。”

      说罢,Ɛ她四处张望,看到春柳的身影ళ后,蹦跳䪨着跑㔰了过去。

      顺亲王妃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听到声音,正往这边看,刚好看到了凤小鲤的背影。

      ᡁ “那小孩看着有些Ʝ眼熟?”

      顺亲王妃心里嘀咕着,看到独孤小锦时,她脸色沉了下来。

      她并不喜欢独孤小锦,这孩돡子话少的跟哑巴似的,还杀过……磚可太后偏偏㪫要见他。

      媙明明都带着个锦鋤字,太子妃养育的东方锦就完全是另崁外一个模样。

      那孩子聪慧、嘴又甜,每次见了太后,都能得到視奖ⴓ赏。

      ॼ哪像是独孤媔小锦,杵在那就像是块木头似的。竤

      “进ୱ宫后,老实点,点头摇头就行了싁。”

      乆 顺亲王⹅妃满脸嫌弃,独孤小锦没有发话,低下头,将凤小鲤给섚他的那块桂花糕塞进了衣袖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