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玉势nph文

      赛石迁站起身,走到陈禹面檛前双手抱拳,躬身施礼时说道:“主人,我没能保护好你,反而让你来救,实在汗颜。”

      话间,吴二全,三全,老疯子也走到陈禹近前,吴䊫二全指着毒䚉娘子吼道:“你是何人,又为何在此处?”

      ற毒娘子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张人皮面具套在自己面孔上,初始见的那老媼的面容就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훗吴三全眉头一皱,自然已知道被下蒙汗药一事,是ⷠ这美少妇所为。

      쑾 而老疯子就不一样了,他本就不正常,一见到这美少妇戴上了人皮面具,就更加地显得癫狂,只是拍着手,在毒娘子身前身后蹦蹦跳跳地说道:“纻好玩魞好玩ྦ,能再次给我来点蒙汗药吗?”

      啐 剑拔弩张的气氛里,一下子就多一份癫狂,这让吴二全,吴三全哭笑不得,要知道,这老疯子的地位,在石头城可不是一般的低,而是相当的高,老疯子ᰏ就是石头城的主宰。

      吴三全,二全面面相觑,憋得面红耳赤。

      事到现在,毒娘子才发觉到老疯子的异常,一个没事儿,要点蒙汗药的人,怎么又可能是一个正常人呢?这老疯子定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毒娘子心下里想到,嘴上却未说一字,只是伸出白䘈皙而小巧的手来,掩住自己的口鼻,噗嗤一声笑了,随即又将自己뫥面孔上的谤人皮面具摘下来。

      一张绝美的,富有成熟风韵少妇的面容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这一笑仿佛有倾国倾城之美,这一笑仿佛梨花带雨,让人我见犹怜뮙,心生疼爱。

      陈禹到好一些,毕竟两世为人,一世更不用说,在当代的世界里,䌈那盉城里的女子无一不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加上当代的制衣퉶技巧,又为这些年轻貌美女子平添了几分的妩媚,这些女子个顶个儿的漂亮。

      很是可惜,陈禹这脑袋瓜子早就有游戏花瞹丛中,醉生梦死的想法,可在前一世,他这穷酸样,却怎么也入敜不了那些年轻貌美少女的法眼。

      所以才有了两世为人中,陈禹都没得任何一个女子的喜爱,虽然这世生的俊俏,冷峻的面容上有令少女心向往之的地方,但是人生戏谑,却没有一个女人肯嫁给他。

      正是有了前世的见识,陈禹对毒娘子并不太感ᤚ冒,在他的脑海中前世间的美女大多差不多,搽胭脂抹粉的,极像是城市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而吴二全,吴三全当然就不一样了,他们处在石头城,所见之人差不多都是那衣衫꣥褴褛的百姓,和像是弱鸡一样的少女,要说见上一位体态丰腴,绝美容颜的少妇,那简直比登天还难,比去九天揽月还不现⠥实큿。

      ᨓ别说见美女,就是他们自己本身,到目前为止,依然孑然一身,是不折不扣的老光棍,恐怕连一个女子的**,也是没摸过的,慩恐怕连一个女子的面颊,他们也是没亲过的。

      在这世间里,那个男人不喜爱女人,如果不喜爱女人的男춿人,那么这个男人到底还즢算不算是一个ᜳ真댢正的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见了美女不怦然心动的吗? 

      这是不可能的,吴二全和吴三全是两个健全的男人,男性荷尔蒙炸裂,许久未见像毒娘子这样的女人,一时间到也痴痴傻傻的캈说不出话来。

      赛石迁就是另类,在他的人生履历中,生于烟花柳巷中的他,只有那烟花柳巷的女子,才是这世间的这美丽的女子,只有像是他母亲那样的女子,才是这世间最慈爱的女子。

      尽管他的记忆是模糊的,尽管他的人生中有太多的不如意,但是他的脑海中那模糊的近乎卑微的记忆中,依然还记得,一个嫖客从自己母亲房间走出ͬ,自己像是小鹿一样跑到母亲的房间,他縨的母亲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是见了他进来,依然费劲了力气,从床边上小案几上取出一个苹果递到赛石迁的面前。

      前尘往事真的就可以成为云烟吗?不能。至少在赛石迁ᷜ的脑海里,那绝对是不容许的事情,他无法忘怀这一幕,也无法忘怀自己母亲卑微的生命中,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就是因为一个小小的,通红通红的小苹果,就是因为当时,自己母亲面颊上,那红红的,令人心疼到心碎的伤痕,他至今都怀抱着愧疚。

      他要变得更强ꌯ大,武功更加的高强,这样他才能拯救自己母亲卑微的生命,救赎自己人生中那无法弥补的缺憾。

      赛石迁曾经拼命的练武,也曾经尝试着认识字,更巴结过地那位神秘的女主人,可当一切都朝着ꉑ他预想的方向发展时,他的母亲却已经屔走的煍太远太远了——一个在天国,一个却在人间,愿太国没有病痛,但在人间却留存下痛苦。

      想到母亲,赛石迁心里真的会痛。

      赛石迁怒目而视毒娘子,毒娘子娇滴滴地笑后这才盈盈虚拜着说道:“五毒教弟子毒娘子,这厢有礼了。”

      “是你下蒙汗药害的我们?蠳”赛石迁问。

      毒娘子说道:“正是。”

      赛石迁挥掌就向着毒娘子的面门上拍去,毒娘子惊呼一声,뉴立马就搭出了一个桥手,手轻轻格挡,赛石迁挥来的手掌,一下被隔移了位置。

      濂 毒娘子没有紧接着出手,而是看着赛石迁娇滴滴地说ꖜ道:“这位公子,你知其一不知其二,是你的主人救了我。小女子自然会感念你主人的恩情。”

      赛石迁徒然收手,手掌上闪现的蓝幽幽的芒影,立刻收敛,目视಺着毒娘子说道:“既然我家主人救了你,你䴓这女子又如何报答我家主人呢?”

      老疯子听得赛石迁问毒娘子如何报答陈禹,骨子里的疯癫却达到了极致,突然点着脚纵了出去,人就像是一抹闪动在陈禹一众人等四周的芒影,同时从芒影中传出老疯子的疯言疯语。

      “以身ᝊ相许以身相许……” 搻

      ႛ 陈禹面颊上变得通红,仿佛两朵云霞爬上他的面颊。

      睕 这时从地面上纷纷起身的四十多个火枪手,先后走到地道深处的兵器堆放处,都拿了兵器向这边走来。

      毒娘子的身子自从被自己师父霸占之后,还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般热闹过ⶠ,这十多年里,不是被追杀,就是杀人,生活在至暗时刻。

      今天到好,一个疯子竟也如此的癫狂,自己面前这年ﴌ轻男子不及弱冠之年,如今自己已三十多岁,如何又能与这年轻男子成婚?

      毒娘子面色通红,声柔宛似莺地说道:“万万使不得,毒娘子槈今年三十有余,又如何与你家公子成婚?”

      “诶呀,”毒娘子叹息一声后说道:“古人云,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小女子虽然无甚金银财宝,但是却有五毒教秘传不二之秘籍,今日定会……”

      毒娘子뭻话音未落,老疯子的身影突然定在毒娘蘄子的身前。摇晃着脑袋,上下打量着毒娘子说道:“你三十多岁了你三十多岁了……”说着说着,这老疯子突然纵了身形,向地道먊口纵去。而他的话语却传出来:“罢了罢了,我去找些酒肉吃再说。”

      众人视线从老疯子背影中移回来,毒娘子从怀中掏出一本书封泛黄的书来,递到陈禹面前,然后瞅着秘籍,眼神流露出凄苦之色,说道:“这就是五毒教的传教秘籍,五毒神功。”

      陈禹接过秘籍,然后随手又将毒娘鬺子的孩子,递到了毒娘子的面前,毒娘子见了破棉被中包裹的孩子,眼中立刻就显出怜爱,不错眼珠地盯着这婴儿,漆黑的面容和死寂的面容。

      陈禹翻开泛黄的书页,看第一卷首上的题目,上书,五毒教制毒之术。

      书页上,有一副插图,正是ᐶ一只浑身长满癞的癞蛤蟆。插图上下记载着,如何使用癞蛤蟆毒制作毒箭和毒药的方法。

      陈禹将五毒秘籍翻到中间页数……

      吴二全说道:“我家主公救了你一命虔,你这女子在此处也㛐不是正经营生,不如就认了我家主公为主,从此追随我家㌺主公一起闯荡出个名头。”

      毒娘子心想也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陈禹新得秘騠籍定会有诸多不明白之处,自己在旁边指点一二,陈禹修习秘籍,必定事半功倍。

      况且这里已被五毒教发现,师娘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定会派遣大量的教众前来绞杀的,自己死了到还罢褔了,如果连累这些跟随自己一起出来的五毒教兄弟,多多少少于心不忍。

      而这陈禹衣着虽然朴素,但是前拥后拥多达四十余人,想是也⪘是极其尊贵之人,如今毒娘子无依无靠,正好投靠在陈禹这颗大树下乘凉。

      毒娘子想到这里,身姿盈盈着跪下,然后双臂搂抱着死婴儿,仰头看着陈禹说道:“小女子,毒娘子愿意认公僀子为主,今后随公主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陈禹弯身将毒콃娘子扶起,然后说道:“既如焮此,我也不好说什么,答᩠应你便是了。”

      毒娘子嫣然一笑쓑。

      ……

      ……

      数个时辰后,五十余快马在官道上绝尘而去,为首的正是陈禹,而在他身后几쫳匹快马上,正是赛石迁,吴二全,吴三全,老疯子,毒娘子,其后就是一众火枪手和五毒教弟子。

      ————————————

      선几十万两白银,对于如今的西蜀来说数目并不小,西蜀民生凋敝,虽经过十余年休养生息,但是由于有朝贡的缘故,民生并没有完全的恢复,更谈不到恢复到李氏前朝时期繁荣昌盛的景象,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虽然与南夏联姻减少了朝贡的贡银,但是就这几十万两来说,对于西蜀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西蜀졲地处边陲,收入大抵上是有数的,士农ɼ工商的税收,但是由兆于经历长期战乱的缘故,西蜀人口十不存一,这就导致这区区二十万两白银如同一座大山压在西蜀皇嬪帝孟勤的身上。

      近十年在西蜀京都坊间曾经有这样的传闻,西蜀皇帝是癞蛤蟆精变化而来┢的,是专门在吸食西蜀百姓的血液的。

      ⪀谣言传到皇宫中,那些平日里恭顺的太监和宫女᳦们,见了西蜀◈皇帝虽然不敢表现什么,但是背地里却没少说西蜀皇帝的坏话,有的竟然以西蜀皇帝孟勤大腹腆腆说事儿,说西蜀皇帝那肚子,就是癞蛤蟆精变化的证据,更有甚者,总是用恶狠的眼神偷偷瞄着西蜀皇帝的背影……

      对于这些,西蜀皇帝孟勤到是没有察觉到,他最为头疼的,便是西蜀户部尚书的奏折,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目前西蜀境内的税收不足以支付,皇宫ꔐ和军队的用度,两者相差了大约十万两白蓵银。

      事实上西蜀户둽部尚书这奏折当中是有水分的,有欺⍖君罔上的嫌疑的,西蜀国内,皇宫的用度也就是一万白银左右,而军队用度㮟开销虽然多了一些,这其中却也是有隐情的。

      除了军械的购置,军队士兵和将领的开销外,军队中并没有什믏么开销,但是军队的那些将领们却总是以各种理由说事儿,向朝廷要银子,或是训练用度,或是守卫边防的用度……这些银子事实上都进入了大小将领的腰包。

      依照西蜀皇帝孟勤的敏锐洞察力,他不是没发现到西蜀军队中存在的猫阗腻,他是有察觉的,但是他绝对没有勇气去严查这些军队的曢贪官༑们。

      一,怕引起兵变。

       二,怕他们手底下的将领们造反。

      三,怕查处得太多的将领,自己噋手下无人可用,反而被南夏,以及给其他外国可趁之机。 ꏩ

      ⩪三者以輻上原因,都导致西蜀皇帝孟勤无法下定决心,整肃军队中的不正之︙风。

      但是入不敷出的财税缺口问溜题,又是他不得不面对的事情,如此下去,那么西蜀的统治必将酊崩溃。

      近些年西蜀皇帝就很焦虑,时常一个人坐在书房中,手䎷指敲击着桌子,寻思着如何破局,可最终还是把主意打到了西蜀公主孟京京的身上。

      这孟京京年纪虽小,目前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绝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任是那家的公子见了都会喜爱,若是将孟京京提前送到南夏与南夏皇帝陈臣成婚둅,那么西蜀朝贡贡银一事儿,是否就有了新的局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