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了个草莓视频为啥卸载不了

      马中泰看着贾뷬书问道:“皇上真这么说。”

      他㱵不信,城楼下的可是历经四朝,年近八十的佘老太君啊!

      皇上得핥生多大匦的气,才能让这样一位德高望娶重的老人于寒风中跪在城楼之下。

      “回大人,皇上说安国公府天怒人怨,老太君这是咎由自取。”贾书如θ实回答道。

      “可这么跪帴着也不是个办法呀?”马中泰家中也有老母,哪里看的下这种场景。

      “你跑一趟伭,把老太君跪在这儿的事냭情传给袁老将军,让袁老将韚军把老太君劝走。”马中泰吩咐着身旁的另一个士兵。

      椛 “ꩴ是!”洪瑞回答完,便快步跑了出去。

      袁老将军是安国公一手带ﷶ出来的,想必能够劝的了老太君。

      一个时辰后,年过半百的袁老将军,身着一身朝服来到老太君面前䙎:“老㨵太君,你这是为何呀!快起来,有什么事等早朝再说也不迟啊!”

      夜里风寒,老太君哆嗦着嘴唇问道:“袁启,你怎么来了?”

      “守卫官马中泰是我以前得部下,他说您跪在这儿求见皇上,皇上又不愿见您。天寒䒓地冻的,他于心不忍叫我来劝您回去쭾。”袁将军回答着,想要将老太君扶起来。 㠨

      老太君并没有起身,而是出声询问:霋“马中泰曾经是你的部下?”

      㸾 老太君心中生疑:皇城守卫军怎么可能用边关守将的部下。

      痜 “昨天借调过来的。”袁将军回道。随后梊接着劝道:“您还是跟我回去吧⚝!” 笎

      昨天借调过来的!

      Ⱒ 倳 轰!

      썳 老太君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的厉害,心如钟石,坠入深渊!

      她中计了!

      她一步一步走进了唐凝编制的陷阱……

      可就算她现在知道瞃中计了又如何? 룜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唯ᛕ有按照唐凝计划,继续走下去。

      阴谋可躲,阳谋,无处可躲。

      龙 唐凝居然借一件杀人案,谋划了这么多…놅…

      睝 䄪 “老太君。你没事吧!”袁将军看着老太君摇摇欲坠的身体,立刻蹲在她的身边扶着她……

      “我没事……”老太君话未说完。身后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好似来了不໯少人一般。

      老太君和袁将军转身望去。

      却见数不清的老百몪姓,穿着鱻粗布麻衣,向城门走来。

      他们走到老太君的身后,方才停下,不言不语,依次跪在地上。

      老ࢥ太君心急如焚……

      噒若是时光倒流,她宁愿在知道唐婉杖毙下人的时候就亲手杀了她毨!也不愿被她如此拖累。

      寅时三刻皇城门开,老太君立刻起身带着袁将军捧着金书铁券,

      ܍跪了近三个时辰,她的腿都麻了,可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拄着拐杖快速的向大殿走去……

      “陛下,老身有罪!”老太君对着空无一人的龙椅壌再次跪下……

      蹄 袁老将军手足无措,也跟着跪了下来。

      寅时五刻,朝中官员们陆陆续续来到皇城,却见无数老百姓身着孝衣,跪在ꨖ城门前,痛哭流涕!

      寅时六刻,所有大淦臣皆已齐聚,却见老太君茐一脸倦色Ꮼ跪在大殿中央。

      鱤皇上正襟危坐,目光锋利的看着佘웠老太君……

      “陛下,老身自知教女无方,擅用金书铁券救下杀人凶手,现老身愿奉还金书铁券,以赎其罪!望陛下开恩!不再牵连其他!”老太넒君不言其他,也不ꐃ给他人开口的机会肶,上来便自认其罪……

      “老太君养了一힢个꣠好孙女,找了乏一个好孙女婿,生了一个重孙。将四品府尹杨志兴气到中风,将朕的儿媳妇气到吐血昏迷。”萧列起身悠悠踱步,慢慢的走到᫷老太君身边,声音─沉쪸凉的反问道:“老太君何罪之有?”

      萧列的话说的极为随意。可一字一句却重若千斤。 鹐

      뗯 老太君抬起↗头对上萧列杀气腾腾的眼眸,立刻俯首于地自揭罪行:“唐婉身为丞相嫡女,安国公府唯一的后人,五年里屠杀四十八条人命,罪不容赦,唐旭身为丞相大闹公堂,老身的儿媳又擅뷙自动用金书铁券救下㜟罪不容赦之人。老身自知有错愿将金书铁券还回,望皇上开恩……”

      “开恩!”萧列打断了她的话,沉声质问:“皇城之外跪뭺了多少身穿孝衣骽的老百姓,老太君没有看见吗?”

      萧列坐回到龙椅之上:“你要朕对你们开恩꾉?谁来给那些老百姓一个交代?谁䅹来给哪些死去的人一个交代?”

      ὃ老太君知道皇上一定会借题发挥,可是面对层层叠叠的拷问,渐渐的有些力不褖从숻心。

      “父皇,此事影响深远,天下寒门十之七八,若是处理不好,怕是会民心不稳。”萧策上前,拦截了老太君开຅口的机会。

      萧깂列对跪在地上的婪老太君,视而不见,对着萧策问道:“太子有何建议?”

      踇萧策拱手回道:“便按太子妃所说,收回金书铁券,废除奴籍,贱籍,人人㿥平等,任何人不得妄杀生灵!”

      废除奴籍,贱籍槡。那意思便鞴是家里的下人,小턄妾,从此之后要与他们平等……

      可现在丞葴相栌不在,老太君耠跪在地上,这两个氏族大家都没有开口,朝中谁敢开口。

      皇上正在气䡲头上,谁又敢带头出⅃声。 濳

      找死吗!

      唐凝是谁?

      뒩 皇上的掌中娇!

      皫太子的心头肉!

      唐谕凝因⵪为这件事受了伤Ȱ。最疼爱她的쬟两个人万不会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甚至会大做文章!

      萧列不假思索的便同意了唐凝的提议:“好,不愧是朕养大的,眼界宽阔,宅心仁厚。就按照太子妃所说的去做。”

      “修改律法뢲一事,细节众多,即日起刑部户部吏㦅部相互配合,三个月之内所有户籍资料要整改完毕。由太子监督。”萧列直接下了命令。

      老太君跪在地上,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头疼欲裂苓。

      쁥 她输了!

      ♳他们都输了!

      他们输得彻底。

      输得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提。他们输给了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女人。

      当今陛쭕下不嫅论是当年夺得皇位,还是立太子一事,都狡猾如狐。

      萧策工于心计,精明能干,极擅谋术。这两个老狐狸养大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简单角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