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新版18

      鹿台山上,寨门后方的广场쎜空地成了黄巾军的校场。

      黄巾的军士们正坐在地上休息着,赵绩口츥中喃㸵喃自语不停的再重复着什么,脸上⵶的汗珠滴落下来,也ᨈ没有擦拭的想法。

      “三弟,第七条军规说的是啥啊,我又给Ꮽ忘了。”

      “行军途中喧哗说话者,ᩲ捆打军᷽棍四十。⎍”赵絮无奈的看了一眼赵绩回道:“大哥,你还没记住䰵吗?뻄昨天都背了一天了。羀”

      质 “快了快了。”

      赵绩将脸山的汗水擦了一下,又继续暗自念叨着军规。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全体立正!”

      正坐在地上休息的两人,如同一群受惊的兔子一般从地上弹了᳎起来,并迅速站好了队列。 ኽ

      랩上次有三人反应稍微慢了一点,便被周围的军法官重打錃了十军棍,所以现在众人听到立正的口令,几乎都形ݱ成了条件反射。

      Ћ赵绩和赵絮两人,抬首挺胸,正视着队列前方,刘辟挎着环首刀带着几名一样全副武装的黄巾ꠛ军士走了过来。

      刘辟看了一眼马上就排列的整齐队列,不由点了点头,许安的ᅢ练兵方法让刘辟大开眼界,黄天䩋使者的训练,톕刘辟也曾经旁观过,也只是军中一些将校教习战阵上搏杀方法,还有就是模仿汉军锐士的军阵。

      一开始许安只让这些汉子练习站姿,刘辟还略有疑惑,没想不到只是过了仅仅七八日,这群乌合之众,居然也ḛ像模像样起来,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 平地上只要黄天使者一个冲锋,还是能让됣这些䁃看起来还算像模像样的农夫全部溃散掉。

      읟刘辟睹了一眼队列,赵绩和赵絮兄弟两人就站在队列的前排촰,他对这两个人还有一点印象,便在两人身边停住了脚步。 ⬚

      按着许安教导的方法,刘辟转身面对着赵绩,叫傮道:“赵绩出列。”

      “到!”

      赵绩大声应了一声,然后向前迈了一步走出了队列,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죌。

      “军律抽查。”

      堇 혲 赵뿝绩心中暗暗叫苦,他小弟赵絮早早㶲就已经背的八九不离十,倒是他自己他背了一天还是不太记住,辎谁知道今天抽查军律又抽到了他당。

      要是没背出来,不仅是校场上要受罚,下了训只怕是还要被本什的什长教训。

      “背诵军规第一条。”Ɨ

      鑑赵绩听到刘辟的话,心中暗喜震了一声,虽然第一条军规最长,所以赵绩记得时间也最久,之前休息的时候也问过了赵뇗絮 䓍

      “临阵ᬫ对敌,军士退却斩该军士,如果全什退却只斩什长一人,若什长不退战死而军士退,导致什长阵亡,斩全什军士。”

      “如果全队退却,只斩队率一人,若⻝队率死战不退而队内军士先退走,导致队率阵츕亡,斩全队什长。”

      “军规第十三条。”

      㭮“凡是临阵对敌,诈称疾病者,斩首。”

      “军⧢规第三条。”

      “临阵对敌,如果有一什军士被围困,本澒队各什不救,致其失陷在敌阵,斩队率及各什什长。”

      “倒是记得不错。”刘辟咧ꂡ开了嘴笑了一笑,拍了一下赵绩的肩膀。

      赵绩退回了队列,刘辟又抽了几个人出来背诵军律,Lj可惜大部分都馾背的磕磕碰碰,甚至棹还有人完全没낽记住。

       ꔄ队列前方,趴伏着几十个人,军棍着肉的啪啪声在校场中响起,也引来駸了寨ꌟ中妇孺的围观,倒是让受罚的众人涨红了脸。긫

      “三天之后,所有人都要熟记十三条军规,若一什中有一人记不下来,全什扼受罚,一队中有⠡一什没记下来,全队受罚!”

      刘辟阴沉着脸盯着校场的众人,校场上ק登时响起一练片的哀嚎之声。

      让这群大字不识的农ۏ夫猎户,去背那么长的规矩简直是一种折磨,不过现实却由不得他们自己溱,自家什长的目光几乎已经可以杀人了。

      明明有些人和他们一样不识字佾,但这些엇什长背诵军规却出痞乎意料的快,毕竟更多的太平道经义他们都背诵了下来。

      咧 黄巾军之前的军规都规定得不清不楚,执行的时候也多有纰漏,根本没有什么成系统的沿军规。

      甚至每支黄巾军都有自己的规定,黄天使者们倒是㨖有一堆条条릢框框,不过都是太平道的规定,和军规又相去甚땰远。䠶

      쒤结束了军规抽查后,将训练的人物交给了队率后,刘辟便带着人走入了寨中黄巾柖军搭建的简易营地。

      赵家的家主赵乐将居住䠺的房屋让给了许安,Ù所以黄巾军就围着原本颁赵乐的房屋䆡,建立了㚊一个简易的营地,搭上了一些营帐将房屋围了起了。嗋

       至于鹿台寨的那些青壮,许安倒是没有强制要求他们住在军营中,每日训练结束,还是允许他们回家休息。

      ૻ穿枍过庭院来到了房门前,门前的甲士通禀了一声后,便拉开了木门。

      刘辟脱下脚上的裟靴子,将头盔抱在怀中走入了房内。

      房内,쭚许安正坐在案首上伬翻看着手中的地䘈图,一旁的赵乐,正在竹简上写着什么?

      许安见刘뤄辟走进屋内,起身问道:“他们军规记得如何了?”

      刘辟坐在了一旁的⾣案桌上,将碗中的清水一饮而尽,没好气的说道楶:“别提了,我问了几十个人큘,结果能回答上来的就赵绩一个人。”

      许安点了点头道:“无妨,本来就不릾可能那么快的。”

      䎙刘辟又倒了一碗水后问道:“这些新兵还要训练多久?”

      “还要训练差不多一个月,到时候装备上兵刃应付其他几处的贼訇寇绰绰有余。ї”

      许安说完后对刘辟问道:“弓队训练的如何了?” 黧

      “这山ᑶ中的猎户只是气力不太够,不过准䂯头倒是ಲ不错,只需要稍微训练一下齐射之类的就可以上阵了。”

      提到山中弓手的训练,刘辟倒是心情不错,这些山中的猎户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这듊时门外突然䇨传来了甲士的禀报声,随后木门被守袜卫的黄巾甲士拉开,一名插着负羽的黄巾斥候正立在门外。

      “启禀将军,有一伙打着狼纹黑旗约四百余人的贼寇正往鹿台山赶来,距离鹿台山已经不足五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