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华和校长李忠小说

      “好了吧?”一见兄弟二人从屋内走䆒了出来,厉飞雨立刻迫不及待的催促起来。

      兄弟二人都没给厉飞雨好脸色,各自瞪了历飞雨一眼,然后韩立走到了藼另一间较小的屋子跟前,隔着紧闭的屋门冷冷说道:“曲魂,出来吧,今晚用的上你了。”

      韩立的话音未落,“嘭”的一声,木制的屋门仿佛是纸糊一样,被人给撞得粉碎,然后在木屑乱舞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从里面缓缓的㨯走了出来。

      韩昊衡没有丝毫意外之⸧色。

      而厉飞雨则是双眼有些发直,他看着眼前这名气势犹如妖魔,却头戴斗篷看不到面目的巨汉,怔住了。

      巨汉悄然无声的自己走到了韩立的背后。匊

      “走吧!快走啊!”兄弟二人催促的说道,这次轮到兄弟二人催促起痴呆中的厉飞雨来。

      哦!厉飞雨终于清醒裄过来。

      他用一种奇异的目쌰光看了看韩立,看了看韩昊衡,又看了看巨汉,然后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的带头往谷外走去。

      两人望向厉飞雨的背影,微微的笑了笑,然后紧崶走上几步,就追上了对方。巨汉曲魂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寸步不离。

      韩立对厉飞雨的识趣大为满意,跖就是因为二人互相尊重对方的隐私,他们才能结成这么要好的密友关系。

      几人行走的速度都很快,转眼间就来到谷口附近,当厉飞雨抬腿想迈犧进树林时,韩昊衡,韩立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后者突然伸出右手,一把扣住了他的肩头,让他쳦前进不得。

      “干什么?”厉飞雨不解的问道,还有几分不满。要知道,他现在正心急如焚呢。

      不远处有人过来了,韩昊衡高深莫测的说道。

      “对,还不止一个。韩䖡立淡淡的道。”

      “厉飞雨有些惊讶,连忙凝神细听,可过了老大会儿,什创么也没听见。”

      “他用疑惑的目光看了一眼韩昊衡、韩ὶ立兄弟툏二人,可兄弟二人仍然逊是从容不迫的样子,并没有向他做任何的解释。”

      “你……”齌厉㗧飞雨刚一开口,韩立却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上,示意他禁声。

      “厉飞雨皱了下眉头,虽然有些不大情愿,罈但还习惯性的选择听从对方的示意,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这次没过一会儿,厉飞雨的神色㥂也凝重了起来,他转过头有些愕然的望向韩昊衡、韩立兄弟二人,因为他终于听到有众多的脚步声同时在谷外响起,还真的是有很枎多人的样子。”

      “孙执法!这片树林边上有一口大钟,还有一条小路,看来这就是副令主所说的神手谷了。”一个粗犷的声音从树林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恩饆,按照地图上所说,和这口大钟来看,是这里没错了。你们给我记清楚了,令主可下了死命令,只准活捉谷内絉的神医,Ꙋ谁也不准伤害到对方,否则按帮规处置。明白僬了吗?”另一个嗓音有些刺耳,尖细,好像女人一样的嗲声嗲气的人命令道。

      “遵命”

      “遵命”

      ……

      一连串的遵命之声接连响鳾起,从嗓音来判断,足足有数十人之多,而且个个中气不弱,似乎都有不错的功夫在身。

      “除了一位蓝衣执法外,其迵余都是野狼帮的精英帮众。蓝衣执法相当于本门的护園法,精英帮众则和我们内堂弟子一样。”厉飞雨压低了声音,凑到了韩昊衡、韩立两人身边,轻轻的解释道。

      厉飞雨知道,自己这两位好友一向不关心本门对头的情况,所以也顾不得追问他们为何能如此早的听见脚步声之事,反而直接讲解起敌人的身份来,想让对方心中有数,别麻痹大意了。

      两人☴一听,就清楚了厉飞雨的用意,轻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但从两人神情上看,两人似乎并不在意。

      厉飞雨却有些急了。

      쯁“以我现在的体力,加上昊小子不弱的身ꭑ手一起对付应该是绰绰有余了,但也不要大意。若后面还有其他增援的敌人,那肯⭳定不是其对뗀手的。我知道你俩鬼点子多,有什么方法快点说出来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厉飞雨这番话说的又轻又快,急促极了。因为,那些人已经进入了小树林,开始向韩昊衡等人的站立之处走了过来。

      “要不,我们先躲避一下,暂避下的敌人的锋芒?”

      厉飞雨提了一个听起来不错的主意,但可惜的是,兄弟二人似乎没有采用的打算。

      “曲魂,除们了那个蓝衣服的人活捉外,去把树林里的其他人,全杀了。”韩立忽然扭头,对着身后的巨汉冷冰冰的灑命令道。

      韩昊衡眼里有些跃跃欲试的뼵样子,但也并没多说핓什么。

      跽 “什么?”厉飞雨听到此话后,有点愕然。

      但尚未等他反应过来,韩立身后的巨汉已化成了一股狂风,狂刮入了树林之中,然后黑乎乎的林子内,马上就传来了野狼帮之人的惨叫和惊呼声。

      “啊!”

      “啊!”

      “是谁?”

      “哎呀!”不好,“偷袭,”有人偷袭。”

      츿 ᐊ“这……这是什么怪物!啊……”

      “快跑!啊!”

      …………

      林子内的惊呼声和惨叫声,一时之雷间大起,但随即渐渐稀少起来,并且没过多久,就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厉飞雨吃惊的望着树林,此时⎥的他,满脸都是不敢相信之色。”

      一会儿那冷冰冰的巨汉像提着一只小鸡一样,单手抓着一名人事不知的蓝衣汉子,从树林内稳稳的走了出来,他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迹,这些星星点点的血斑和绿色的袍子在一起,显得如同桃花般的鲜艳夺目。

      “嘶,厉飞雨倒吸了口凉室气。”

      冷冰冰的巨汉几步就走到三人跟前,把蓝衣人往地上一抛,接着厉飞雨感到一股刺鼻的㤐血腥味,迎面扑来。

      他脸色大变,不觉后退了半步,做出了警戒的姿势。

      冷冰冰的巨汉没有理睬厉飞雨的小动作,而是直接一跨步,再一次站回到了韩立的背后,又一言不发的纹丝不动起来,好像从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那里一样겁。

      厉飞雨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所摆的架势收了起来,他看了看地上的蓝衣人,瞅了瞅一直神情自若的兄弟二人,忽然笑了笑。

      “我说你们怎么这腛么镇定自如呢!原来藏了这么一位大高手在身边啊!干嘛不早点告诉我?让我穷紧张了半天。”厉飞雨表面上说的很轻松,但心里꒜却嘀咕了起来,开始猜测韩昊衡、韩立同这名绿衣巨汉的关系。

      兄弟二人都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不过没有去解释的打算,韩立脸上露着似笑㑵非笑的神情,慢悠悠的说道:“这名蓝衣执法应该知道不少的消息,我们三人谁去拷问?我觉得你这位厉大堂主应该比我们兄弟二人在行的多,能者多劳,就交给你了吧!”

      厉飞雨见韩立叉开话题,ፏ没有想介绍绿衣巨汉给他认识的意思,心里有些不大甘心。

      不过,他对拷菀问这名执法,也是大有兴趣,听韩立这么一说,也就顺水推Φ舟的答应了下来。

      厉飞雨提起昏迷的蓝衣人,轻飘飘的闪进了树林内,开始了他的逼供大业,而韩昊衡、韩立则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两人轻声商量ڌ着之后以㴨及突发情况的预对之计。

      不一会儿,厉飞雨一个人阴沉着脸,从林中走了出来。 礀

      “怎么这么快?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吗?”两人像什么也发生的样子随意开口问道。

      “哼!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我还没怎么动手,就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至于消息有两个,一个好的一个ꫡ坏罼的。你们想先听那个?”厉飞雨郁闷的说道。

      “先说说好的吧!听了能高兴一点。”兄弟二人显然是无所谓。

      “好消息就是,你把野狼帮的计划真猜对了。对方果然只把其它山峰都困住,并不主动攻打,而把主力全调到了落日峰下,正没命的在进攻着,听说已打下了数道关卡了。”这些话,厉飞雨说的很是平淡,看来对高层的安危并不放在心上。

      “好消息都这样了,不用问,差的那个肯定糟糕透顶싦了。”韩昊衡、韩立二人,前者左手拿着手中的剑,右手则把玩着腰间挂着的笛子,后者则摸着鼻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휗 “你们这两张乌鸦嘴说的倒蛮准的,坏消息就是,这次攻上山的敌人除了野狼帮外,还有铁枪会、断水门等数个中小帮派,看来本褯门真是大难临头了。”

      韩立听完一愣,看来这个消息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别管进攻的人有多少了,还是先和你的小情人与手下会和要紧,趁现在外面比较混乱,还是赶紧走吧!韩昊衡急切的道

      历飞雨连忙点头同意,这ꪱ个建议正中他的下怀。

      “那个家伙,你怎么处理了?”韩立忽然问了一句。

      “灭口了,还能带着他不成?”厉飞雨满不在乎的说道。

      兄弟两人听了微微一笑,“走吧!尽量躲着点敌人。如果实在躲不掉,就把发现我们的人全杀光,不用手下留情,否则他们的人会越聚越多。”韩立此줩话说的轻描淡写,但话中的含义却杀气腾腾,充满了血腥味。

      在离神手、谷大约数里路猔远的地方——李长老的院子里,此刻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看起来丝毫武功都不会,但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并㷏且人人面带忧虑之色。

      在院子的附近,有二十几名身穿黑衣、手拿刀剑的青年正警戒着四周,和院内쥉手无寸铁的人一比,他们显得格外的醒目。

      在宅子的客厅内,则有两个人正在争论着什么。

      “我不同意派人去外面,我们这里的防卫本来就不强,再派人到外面去,那不更薄弱了。不行,绝对不行!”一个大腹扁扁的中年胖子,往外喷着口水,同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在坚决的反对着什么。

      “可我们不知道外面倒底发生了什么事馜,不派人去打探一下,岂不是两眼一抹黑,一点情况也不知道,这太被动了。”与此人进行争辩的,是李长老的爱徒马荣。

      “被动就被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对我来说,这里的安全最重要。难道你敢抗命不成?”

      中年胖子眨巴几下小眼睛,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腰牌,在马荣面前晃了几下,然后满脸骄横之色。

      马荣望了眼面前的中年胖子,又看了看这面腰牌,叹了一口气,拱手一拜道:“不敢,在下紧遵上命。”

      这个令牌乃是王门主的贴身信物,持有它就可暂时向长老以下的弟子发号施令,而这个中年胖子是王门主的贴身亲信,听说还是比较近的表亲,所以王门主如果有什么口信、命令,都是通过此人来传达的。

      不久前,这人被王门主匆匆赐下这面令牌,来此地凭令请李长老上山议事。但这中年胖子传完了命令后,觉得从落日峰下来再马上赶回去,有些太辛苦了,便依仗着自己的宠信,硬要留在李ﵤ宅歇჆息一会,再返回峰上。

      李长老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他,而自己则不敢怠慢,带着张袖儿和其他几名弟子,匆鎯匆赶去了落日峰。

      䎝结果没多久,山上就发生了大变,这胖子胆小无比,自然更不愿独自回去了。

      而院子里的人,则是住在附近的七玄门中帮众的家属,他们大多不蒈会什么武功,因此混乱声一起,这些人都惊慌失措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幸亏这马荣颇有主⼴见,他连忙请求厉飞雨留下的二十余名手下帮忙,把这些人集中在一块儿,都收拢了起来,以防在黑夜中乱跑,遭遇到什么不测。

      䗞 因为这里地处偏僻,是在个山坳里修建的房屋,所以虽然听到报警之声和喊杀声,但对外面发生的具体事情,这里的人却毫不了解。

      在七玄ὦ门不听上命、擅自行动的罪名可是很大,轻则会废弃武功赶出山门,重则会性命难保,受刀斩之刑。因此他明知外面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很可能本门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却텑也在此动弹不得。

      就在马荣恨不得一掌打死眼前这个所谓上级时,韩昊衡,韩立和厉飞雨却丝毫不知这里发生的一切,还再往这里急速赶来。၍

      这一路上,他们遇见敌踪,能避则避,能闪则闪,尽量掩藏自己的行迹,屦直到离李长老的住处只有一里多地时,才被一伙青衣人迎头僯碰见,无法再隐匿身形,终于和敌人有了第一次的正面接触。

      现在这二十几名持钢刀的青衣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把他们困侙在了中间。

      从行走间的步法上看,其탅中大部分衣袖上绣有一道白线的人,武功最差;而四名衣袖上绣有两道白线볋的人,则武功高了许多,但最高的,还是那名绣有三道白线、脸上有道伤疤的人,他显然是这群人的头目。 

      为首的那名刀疤客也在仔细打量着自己手下困住的这几人,他心里感到有些奇怪。

      这也难怪,在这几人中,厉飞雨现在披头散发、又脏又破,看起来好似山上的伙夫,韩昊衡则是一身白袍书生打扮,俊俏无比,虽然手中拿着剑,但一看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之瘬人,而韩立则两眼无神,皮肤黝黑,像个不会武功的庄家汉,唯一能给他们带来压力的,就是身材高大闃,头戴斗笠,身上还血迹斑斑的曲魂了。

      这四个不伦不类的人站在一起,就算是自认江湖老手的这名头目,也有些纳闷了。

      他冲几位手下打了个戒备的眼色,然后高声冲着对面喊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七玄门现在已经完了,你们投降吧,可饶你们不死!”

      韩立笑了一下,转头对这韩잧昊衡,厉飞雨说道:“谁动手?你们俩谁去还是曲魂?”

      厉飞雨一听,眼睛凶光一闪,厉声说芯道:“这几人从服饰上看,应该是断水门的低级弟子,我被野狼帮的人追杀了这么长的时间,先让我在他们身上出口恶气吧!并且他们的武器,我正好合用。”

      说完,他人已长虹般的窜了出去,瞬间就冲到了离他最近的青衣人툚面前。

      那人大吃鳒一惊,刚想舞动钢刀,却忽然感觉手中一轻,刀已到了对面敌人的手中,他急忙仓皇后退,然而已经迟笭了,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后,他就身首两离了。

      厉飞雨这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索,快如闪电,让其余的断ᘬ水门弟子人尚未能反应过来,就已ꁕ夺刀杀了人。

      剩下的人脸色开始大变,特别是为首的刀疤客,因为他武功高出其他人一大릸截,所以他的心沉得也最厉害。他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不得了的高手,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抗衡的,因此他很果断的命令道:

      “全部撤退,能跑一个是一个,快发信号,叫高手来增援!”

      这句话提醒偫了其他的青衣人,他们轰的一下,由原本围拢的架势,改为了四散滘奔逃,朝着四面八方窜了出去,有些人边跑还边把手伸到了怀里,看来是去掏那所谓的信号。

      一竽个绣有两道白线的青衣人跑得最快,几个起落就已逃出了数丈之外鷏。

      他心中暗喜,萻正觉得自己逃生有望,却忽然感觉后颈一凉,一截半寸长的剑尖,从喉结处窜了出来,然后又马蔧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禁骇然,想放声大叫,却觉得全身如同抽干了一般,变得软绵绵的,使不上丝毫的力气,接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子徐徐倒下,仰面瘫软到了地上,再也动弹不得了。

      这时他才明白过来,自己竟然被人ᆱ从身后来了个一剑穿喉。

      这名青衣人心里很不甘心,他明明逃得那么远,怎么反而死的这么快?

      他费力的把头颅扭向一边,终于看到了临死前的最后一幕:一个白影,一个黑影忽隐忽现的出现在各自逃得最远的一些青衣人背后,轻飘飘的一剑后,微微一晃,又消失了,然后马上又在另外几名的同门后出现了,又同样的白光闪过,此时上两名被一剑穿喉后的同门,他们的身体才和自己一样倒在了草地上,并从喉部呼呼的往外冒着鲜血Ⴕ。

      看完这一切后,这名青衣人才微笑着从容的死去,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会孤单,很快就有큥许多人下来陪他,那两个鬼魅一使样的身影,不会放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人㬫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