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中出

      处理完门派的大概事务,已经晋升为掌门的吴奇柳,开始思考춖一个问题熶:如何找出门派内的叛逃者。

      主线佴人物领袖的㎰前两个条件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而最后쌜一个任务,暂时还没有头绪。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找ꅫ两个人商量。正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而山上目前而言,能绝对信任的人,也⨈只有司徒有为和邵鹏博了。

      司徒有为作为前任掌门,又传位给了吴奇柳,对门派的忠心自然ꦰ不言而喻;而邵鹏博作为一个外来人,初来乍到的他,影响’力完全是建立在两任掌门的背书之下,也不会是那个叛徒。

      唤来刘力,让他去㈁寻人,吴奇柳静붭坐在屋内整理思绪,一份又一份的计划从他手濊中纸笔诞生,又快速的被烧成了飞灰。

      最后留下了一윺份只写着两个名酦字的纸张:孙无,尚飞。 흖

      ⺻孙无,虽也是表露出对吴奇柳的支持之势,但是那是顺势而为。在吴奇柳뭤的印象中,ᕧ孙无为人죽太过注重个人的自我利益,这般注重自我利益的人,却在前些日子的抉择里,没有选择离开前途不明的齐云山前往前途光明的天心门,多少是引起了吴奇柳的一些怀疑的。

      같 至于尚飞则恰恰相反,早先明确表态想离开齐云山的是他,但是最后在可以离开齐云山前往天心门时,又选择了留下来,其人并非뱿反复小人,行如此反复之举,让吴奇柳不앸得不怀䪅疑他是否另有目的——䜺比如说,天心门为什✀么如此轻易的放过了齐云山。

      山上众人,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天水白家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知道的几个人,也都早早被白茽望下了封口令。

      둗时间流逝,还没等来司徒有为和뾑邵鹏博,倒是林牧先寻来了。作为齐云㜭山现任内务长老的林牧,一生兢兢业业廬,䰋勤勤恳恳,算得上一턋个老实人。恫前些日子选择留下来,也是因为对齐云山有一些感情和责任感,而今寻来,自然是为公事。

      只见他先是掏出一个名册,而后对吴奇柳到:“惔掌门师弟,此册ꆦ子上是我近日整理的,目前在山上荡凡人之中,稍有天孵的一些弟子,请掌门师弟过目。”

      山上诸位师兄对吴奇柳接任掌门一事虽无异议칛,但习惯上一时间没改过⨨来,除了戒律长老尚飞坚持门有门规,喊一ശ句掌门之外,大多都是叫他掌门师弟。

      吴奇柳安抚林牧:“师兄不必如此,收徒一事,我先吊前说过了,机缘未到,暂时不需要着急。”

      䎲实际上,吴奇柳内心早已经预定好了自己的开山大蜡弟子:封山解除之后的七星天赋弟剃子。虽然天赋不算最顶尖,但是多少也可以吊打世间⢜绝大多数人춿了。

      “而且今后,或许也可以提升天赋呢!”

      林牧却不依不饶:“师弟,掌门师弟,我齐云山而今欣銧欣向荣,愈发有壮大之势,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ê。但是而今,山上所有⋠人都可以来去自由,你却是困在了闘齐云山。如此ꚣ一来,又如何去寻得机缘?”

      “再退一步讲,掌门师弟你不收徒,其他的几位师兄又如何敢先行挑选?不挑选,那山上这些凡人又该如何自处?”

      ㈟ 说完便稫去拉酧吴奇柳的手,一边拉还一边说:“有几个不错的苗子,쪚今日你就先去看看,若是不满意,那师兄就暂不打扰你了!”

      吴奇柳无奈:“好教师兄知道,我刚刚让刘力去唤司徒师兄和邵㇈长老펝,待䎔我事处理完了,再来寻师兄。”

      林牧一听,却是不肯走:“前两日你也是这般言语,到现在也没有见你来找我,不行,我得留下来,等你事了,一起前去。也好叫上司徒师兄和俔邵长老一起做个参谋。”

      吴奇柳哪里䅝肯让他旁听?但也不能明着说出来,于是他假装很无奈:“那怕是要等上一䬞会儿,也罢,我就先随你去看看吧。”

      錸 林牧乐得一笑:“可得可得,师弟,ޒ这一次确实有许多不错的苗子……”接着他便索着絆册子说了起来。

      二人边走边说,没揷一会儿便来쏆到了山下凡人聚集的地方。

      修仙㿾界向来是按照实力高低定位置的,齐云山也不죵例外,凡人人都聚在山脚下,但更下面的却是道童居住的地方쐍——无他,防备而已。糭这一批凡人,大多ἃ都是山中弟子的亲属,虽说修仙久远了血脉关系都会淡,但山上这些煮人也大多是初入修界而已。

      ˔ 见林牧携着吴Ꞩ奇柳前来,众人都喜出望外。早先上山的时候,孙无派去的人哄骗他们,说自贇家子弟求得仙缘,要带他们一起修炼,但到了天水城,却被军췡队拦下,好不容易放行了,到山上一打听才知道,确实有仙缘在等着他们,不过却不是自家子弟求得的,而是眼前这랂个吴掌门恩赐的。

      ᅖ﷞众人联合起来,一同找门路,联合诸多弟子,对林牧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今日等到了苦等已久的吴掌门。∗

      “吴掌门,我林家子弟个个都机灵得很,恳请掌定门收下做一个使唤人!”

      “吴掌门,我方家祖上曾有元婴修士,有极品ᘳ法宝在献上,恳请掌门垂怜,收下我方家子弟!” 鶶

      众人᭤是八仙过海,퀤各显神通。耳边的声音嘈杂듳不已,吴奇柳清了清嗓子,咳嗽两䏅句,用上扩音的法术:“诸位,诸位!你们家中都已有子弟在我齐云山修行,不论此前是什么身份地位,我都一视同仁,传他们以仙法。”

      幐仙法,其䠆实就是修炼法,而不是修真界人眼中的成仙法。

      鴄“뀭今日前夞来,就是要看看诸位걂家中,是否有子礩弟适合修炼。至于收徒一事,还是要看机缘的。”他没有把话说死,只说一句看机缘、

      机缘到了,自然就收,没收的话,自然是机缘未到。

      林牧适时的站了出来:“吵吵闹闹成㻷何体统!速速将家中年龄八岁以上,十五以下的子弟一并叫来,都站好了让掌门看看。”

      众人早已安排好了,紧接⟫着就开始站队。

      餋 又因为谁站在前,谁站在后而发生了一些争执,吴奇柳实在无言,但是也怪不得他们,万一吴掌门댥只打算收一个弟子,那站在前面的人自然而然的有了优先级。

      鑠 林牧见此状况,也知道众㓃人想法,忙着出来主持秩序,装作不悦,脸色一沉:“年龄小的ᝍ站在前面,年龄大的往后站,莫要作⍪假!”

      众人才不情不愿的쭌将自家孩子安排妥当。

      竲吴奇柳放眼望去,一片天赋为零的孩子中,有一个孩子,正正好是七星天赋。

      吴奇柳不禁哑然失笑,随即又起了深深的怀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