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全集在线抢先看

      躺在地上的王柏不停的呻吟着,风奇堂三人有些束手无策,一边是自己名义上的小师祖,虽然丝毫没砃有大家风范;一边是聚义宗内门弟子,虽然只是内门厨房打杂人员,但是两边好像都是自己开罪不起的人。任千源和胡名义这时只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堂主高明川。

      高明川也是一脸无奈,这小祖宗刚来没一个时辰,话都没说几句就把内院的人得罪了,看来今后这日子着实不太好过啊,看着风岂凡还要上去补上两脚的架势,高明川赶紧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小师祖,此人是内院弟子,平日经常要和咱们打交道的。”话中意思켲明显빣,就是让风岂凡稍微留点余地,别再进一步锳加深矛盾了。

      冩ꈂ风岂ﱲ凡虽然岁数小,但是从小混迹市井的他甙见惯了人情世故,哪里听不出高明川的意思,心想:“这风奇堂真的是风老头留下的吗,看矱他ಔ们胆小怕事的样子,风老头要是知道肯定要骂人了。”뜧想虽这么想,他也不能太不给三人面子,于是转头对躺在地上的王柏说道:“老子今天饶了你,记住了,我叫⪭风岂凡!ꄱ再不滚,老子再给你下面添道疤!”说着拿起门旁一根木棍扬了扬。

      嵇 王柏似乎这时也从开始的疼痛出缓뷮过来了一些,缓慢的爬起身,一边捂着嘴,一边眼神恶毒的盯着面前这个毛头小乞丐,看这小乞丐拿着棍子,作势要打的样子,突然脚下升起一股力气,赶紧退了好几步,用手指着风岂凡大声咕嘟了几句,但是由于舌头被烫的生疼,就连他自己都听不清ス他在说什么,看着风岂凡一扬眉,提着棍子要追,赶紧一转身就跑了开去。

      风岂凡低声骂了一句:“我等着你,他娘的,老子从小到大还没怕过谁。蔙”不用听清,风岂凡也知道他说的大概,无非就是“你给我等着”“回头打死你”之类的场面话,这种话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所篷以不用想也턈是这几句。见那人已跑的没影了,风岂凡扔了棍子,转头变成了笑嘻嘻的模样,搓着双手看向高明川说道:“不知道还有没有包子。” ꨆ

      高明川一愣,心想这小祖宗心真是大啊,打了人惹了事,回过头来第一件事竟然是要包子吃,但是心中虽然无奈,但还是一招手,示意任千源再给他取几个包子下来。。。 

      风岂凡坐在风奇堂待客厅的圆桌上大口吃着包子,也不管站在旁边的高明川三人,他也说了让三人坐下,但是这三人说什么也不肯,自己也ੑ没办法웮,饿了一天的他也賷顾不得那么多,大口就吃了起来。

      ㊔ “他娘的,这包子做的真香,皮薄肉多,看来进这风奇堂也不是没有好处,难道风老头把我送到这里是怕我饿死?”㤇风쫞岂凡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把最后一口包浫子塞进嘴里,然后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拍了拍肚子道:“鉥饱啦饱啦,多谢多谢。”ꙟ说着向风奇堂三人一拱手。

      高明川自王柏走后安排王千源、胡名义二人把送饭工作完成,他倒不担心内院会퓫把自쭡己怎么样,只是心里一直嘀咕着眼前这突然出现的小师祖来因,所以一直陪着风岂凡吃饭,任、胡二人做好了工作后䤋也赶了回来,静静地看着风岂凡风卷残云般的吃光了一大盘包子。

      ㈅听见风岂凡吃饱了,高瘦的胡名义用胳膊碰了碰高明川,扬了扬下巴,三人在这风奇堂多年早已互相了解,高明川一下就明白了其中含义,赶紧一拱手回道:“小师祖,晚辈有一事不明,还请小师祖指教。”

      风岂凡打了个嗝说道:“别客싳气别客气,请说请说。”

      高明川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如何说起,只见他뾩咬了咬嘴唇开口道:“不知祖师爷他老人家派小师祖前来有何吩咐?”

      风岂凡被问的有些诧异,转쭺念一想心中便已明白,要是平白无故有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说是祖师爷派来的,自己也会问清楚来부意,正好自己也有一些问题要搞清楚,于是坐正了身体开口道:“风老头。。。不是,师傅他老人家和我说的是,把我送过来找现任掌门,至于吩咐,应该是让我学武,其他的就没有了。”

      “学。。。学武?”高明川听了风岂凡的话也是一愣,旁边的任千源开口说道:“这么说,小师祖您没有和祖师爷䒾学艺?”

      风岂凡闻言,心中一转说道:“没有,师傅给了我这块牌子便把我送了过来∼,其他便什么都没说了。”说着又把令牌拿了出来在手中扬了扬,他刚刚认识这三人,必然不会把냧风奇玄打入他身体内的功法和小剑之事告诉他们了。

      “嗯。。。”三人几乎同时嗯了一声,然后彼此对了对眼神,虽然⿺尽量掩饰,但风岂凡还是看出了其中的一丝失望之情。

      彵还是高明川开口道:“既然是祖师爷发话,我辈定然谨遵祖师命令。那就请小师祖歇息一下,我们去收拾出一间屋子给您居住。뫥过几日便由我告知小师祖入门功法。”说着一拱手就要转身出去。

      “慢着。”风岂凡突然开口,只见他换了一个姿势,笑呵呵的说道:“我也有一个问题。”

      高明川停住赞刚转到一半的身子,听到风岂凡的话,说道:“小师祖请说。”

      “师傅和我说,送我来的地方是他当年建立的一个门派,经过几百年应该已经相当繁荣。”说到鄄这里风岂凡顿了一下,转动眼球看了看곞四周的摆设,又用手敲了敲桌子,说道:“不知道能不能和我简单介绍一下咱们这门派呢?”其实他虽然话炶说的客气,但是风奇堂三人都明白,其实风岂凡要问的是誣,祖师爷口中“应当”相当繁荣的门派,怎么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这话,高明川老脸一红,说道:“晚辈无能,不能把㯓风奇堂ྺ。。。不。。。风奇门发扬光앦大嘐。”说着竟然又要跪倒。

      风岂凡看见赶紧伸手拦住,说道:“你说就说,别动不动就跪,刚才那次就吓的我够呛。”他说的自然是刚亮쩙明身份后几人那次大礼参拜,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高㫡明川三人,岁数最小的任千源也比风岂凡大上十几岁快二十岁,更不用说高明川胡名义二人,虽说门规如此,要尊师重道,但是真要让人给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孩子跪倒行李,心中总是有一些不自在的,更何况眼前这小师祖今天才刚刚认识,而且本事嘛。。。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吃鬤包子的饭量,还没有看ꍺ到㎀让他们心悦诚服的地方。

       对风岂凡而言,他虽然岁数小,但一是天资聪慧,二是从小混迹市井,对于人情世故,察言观色这一点,自然就比同龄人就懂的多,他心中也明白,自己无德无能,只不过占了一个师傅辈分大,没理由总让三个大老爷们对着自己行礼。所以没等三人说话,自己先开口说道:“三位。。。大哥?”看着高明川听到“大哥”这个称呼又涨红的脸,风岂凡赶紧摇手,接着说道:“你听我说完。”

      “不不不,晚辈不敢,小师祖别拿我们几个开玩笑,尊师重道,那是风奇门第一戒,我们人虽少,这门规可万万不能破啊!䮂”高明川一下就又跪在了地上焦急的说道。其他二人也赶紧跟着跪在地上说道:“正是正是!”

      他们三人这一跪,风岂凡直接一翻白眼,甚是无奈,他用手抵住额头低声说道:“风老头啊。。。你这是什么门派啊。”在他心中,从来෿就没有什么门规戒律的概念,所以对于这些他根本毫不在乎,更理解不了,他只要高兴,可以直接和大他不知多少岁ﶌ的风奇玄称兄道弟,要是不高兴,就算拿刀㯑子架到他脖子上,他也不会说一句软话。也正是这性子,才对了风奇玄的胃口,在临终之际收了☺这个徒弟。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三人,风岂凡叹了口气,突然睁大眼睛,厉声说濋道:“高明川!”

      “是!”高明川被吓了一跳,但还是下意识的答道。

      “本门戒律第一条是풃什么,大声告诉我!”风岂凡喝道。

      U高明川一听神色一正,郑重的答道:∛“本门第一戒,戒不尊师重道!”

      “뼫好!”风岂凡说道:“那我是什竔么人!”㎂

      “您是ļ本门祖师爷的弟子!是我们的小师祖!”高明川大声答道。

      “那我说的话你们是否要听!不听就是破戒!”风岂凡声音越发的大了。

      高明川明显一愣,但只片刻便答道:“小⤫师逼祖有所吩咐!晚辈定当遵从!”

      “你们寸呢﷾?”风岂凡看向任、胡二人。

      “晚辈定当遵从!”任千源和胡名义Օ同时答道。

      “好!”风岂凡一拍桌子说道:“既然如此,从现在开始,我要你们做三件事!不做就是破戒!”

      “是”三人齐声答道。

      “第一,从现在开始,不能再叫我小师祖!不用再向弢我行礼!”看着高明川又要说话,风岂凡立刻打断他道:“怎么?!刚说的话就要反悔吗?”

      高明川一听,顿时闭上了嘴巴。

      风岂凡⣖点了点头,接着说:“第二,我以后对你们的称呼按照你们的年龄分别为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

      看三个人不说话,风岂凡一笑说:“第三,我只学武,以后风奇门内的各种事,还是由原来的人负责!你们能做到吗?”看着高明川欲言又止的样子,风岂凡说道:“大师兄你说。”

      其实这几句话正说到了这三人心里,眼下风岂凡如此做刚好给了几人一个合理的台阶下,高明川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师。。。这个,軛晚辈自当遵从,但是以师潸兄弟相称,晚辈三人宁死也不敢当。”絟说着竟然抬起头眼神坚定目的看向襃风岂凡。

      风岂凡看他神情,知他是真情实意,挠头道:“不当师兄,这可怎么办?”

      쁐一直没说话的任千源突然开口道:“不如叫代师兄好了,意思为代例理师兄,只是临时的,待得小师祖成年,咱们再呦将掌门交与小师祖,此时就先称代师弟,到时再改成掌ﬖ门俙便好了。”

      剩下几人一听都是一愣,风岂凡却是高兴至ᮌ极,可能是岁数小的原因,三人中就数这任千源心思ꔒ比较活噙络,听了这话,也不等高明川和胡名义二人答话,自己拍手说道:뷄“对对!三代师兄说的有道理,但是老是代师兄代师兄的叫实在麻烦,平时就省了这代字,心中明白是代理的就好了!”

      “这。。。”高明川还是想拒绝,就听风岂凡说道:“这什么沽这?这也是师傅他老人家的意思!”

      高明川一听风岂凡把祖师爷都搬出来뛂了,넡也就不再多说,三人一听੽躬身行李齐声说道:“谨遵祖꤉师爷之命。”

      风岂凡看事已成,生怕他们反悔,便赶紧开口道:“好了,那大师兄,可以说说这聚义宗和咱们风奇门的事了吗,我很好奇⿐啊。”

      高明川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称呼,答了一声“是”就幋要开口,突然想起什么,对着任、㤾胡二人说道:“老二老三,你们先去帮小师。。。弟收拾出一间屋子,我来讲就好了。”蕿

      黟 不爱说话的老二胡名义倒是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任千源却是有些不太乐意,他本性跳脱,又年轻,好不容易多了个小师弟,还想多亲近亲近呢,刚要说话,被走到ﮇ一半的胡名义拉了一把,直接拽出了屋子。

      见二人出去了,高明川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风奇门现下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平时打打闹闹惯了,小师弟别在意。”话里还是带有一些尊敬的疏远。

      风岂凡一笑没说话,他当然不⁺会介意了,打打闹闹才是他的最爱,又怎么峠能在意呢,只是他现在很好奇,为什么这里的情况和师傅说的不一样,所以没接话等着高明川说。

      ᕽ 高明川接着开口道:“从何说起呢,嗯。。。本来这山,叫做뿃风奇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