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影kmyy午夜

      此时,在断剑门弟子临时居住的府上,九名断剑门弟子一字排开站着,没有一人敢大声喘气。而那龙仪上仙则在众弟子面前来回踱步,一脸怒气。

      “还是不是谁都不肯说,林辰他去哪了?”龙仪亁上仙扫视着众位弟子。

      上仙发问,众弟子却是一片沉默,林清河他也默不作声。林清河是求林辰办事的,也答应林辰为他打掩护헓,所以又怎么能出卖他呢?说犓来,林清河是没想到林辰出去会如此之久,甚至到了晚上要给唐希夷师兄践行时ꨔ都没回来。

      是的,唐希夷明日一早就要带队启程回七玄,今晚上仙安排为他摆宴践行。昨日林辰出门一整天拝,晚上还和周涛通宵,今一大早又出了门,自然不知道此事。正因此,林辰这才天黑了也没急的赶回去。

      宴席开始后,独缺了林辰,龙仪上仙一问才知道林辰没向他禀告就出门了。龙仪上仙那ᭊ个气呀,连宴席也不摆了,抓着几位弟子一通臭骂。

      “罗天你给我站出来,”龙仪上仙心里是越想越气,气的拿罗天出来发泄,“为师篺怎么给你交代的,让你看着师兄弟们,怎么我一不注意,就有人丢了?”

      “师父息怒,是弟子错了。”罗天不敢忤磈逆上仙。

      “你错,你错有什么用,能让林愎辰立马出现在我面前?”

      正说着,林辰急忙赶了回来,出现在了龙仪上仙面前。

      此时,林辰不安的行礼道:“上仙,弟子前来领罪。”

      “你也知自己찃有罪ء!”龙仪上仙见到林辰,大怒不姌已。

      见龙仪上仙对林辰漨发难,水蓉儿派来跟着林辰ꖲ的人,此时开口说道:“仙人恕罪,小子乃水府下人,是我家大小姐派我护送林辰少爷回来的。大小姐让小子转告上仙,小姐和林辰少爷是故旧,是귢小姐她留林辰少爷在府上叙旧,为此耽误了林辰少爷回府。若上仙要责罚林辰少爷,还请网开一面,他日小姐✑定会登门替林辰少爷赔罪的。” 忣

      “你是水家大小姐嵔派你来的?”听那下人一说,龙仪上仙暂且收下ꠁ怒气,“竟然是水家大小姐留我门下弟子做客,那自然没什么好责怪的,你家小姐也不必客气的来向我赔罪。我只嵔是担心我门下的弟子涉世不深,不知天高地厚,乱跑出去惹事生非。竟然现已经回来,也没添什么乱子,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过重的处罚。”뗡

      “仙人如此宽宏大量,我定回去如实禀告我家大小姐。”

      “无须禀告。现天色不早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复命吧。”

      “습仙人客气,小子自行回去便是。就不在此多打扰了。蟒”说着那位水家的下人便告辞了。

      送走了水家的下人,龙仪上仙却是一脸的铁青:“好啊,本事挺大的呀,好好好……”

      “还请上仙恕罪。”林辰显然知道龙仪上仙气并没有消气。

      “恕罪,当然恕罪,我还能不恕罪?不过你给我听着,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뇼今日起我罚你在屋内禁闭思过,不得踏出房门半步,直到安排下来,你有了去处再说。”龙仪上仙丝毫不允许反驳的说道。

      “弟子遵命。”林辰自知不对,甘愿受㏁罚。

      龙仪上仙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他将林辰关进了房间,直接在门外设下封印。没有上焒仙的允许,谁也进不了房间,林辰也休想踏出房门半步。

      林辰被禁了足,也큉连累黑羽不得而出。林辰被关了两天,期间也只坄有凌云渡、吕晧鹤和林清河来看过他。一下子林辰从忙碌变得无所事事,林辰无聊,也只能通过打坐练功来打发时间。

      “黑羽呀,对不住你了。还想在京都这几天带你多去吃些瓍好吃的,可惜簖没机会了。”看到黑羽꒒跟自己受惩罚,林辰有些于心不忍。

      “大哥这有啥,我像ұ是贪恋口腹之欲ꚫ的鸟吗?”黑羽虽然这样说,可他对美食的欲望ڏ一点也没消减。

      ᔗ 㮦 正聊着,门外传来一人的呼喊,听声音正是吕晧鹤。林辰打开房门,ᒕ站在房内,看着门外的吕晧鹤,好奇的问道:“晧鹤师兄你怎么来了?” ࣓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不能来似得。”

      컵 “不是这意思,只是觉得你是有事来找我。”

      吕晧鹤早上来看过林탪辰,这中午ຝ又来,想必是有事情。

      “小辰你倒是一下子猜到了,就不知道有没猜到我所来何事?”吕晧鹤故弄玄虚,有意逗逗林ᦞ辰。

      “猜的着,我还问你?”꤬

      “没趣,活该你被禁足。”吕晧鹤也不再相瞒,如实说道,“刚才有个小姑娘来找你,好像叫水莲儿来着。因为你被禁足了,按上仙的命令也就没让她进来看你浄了。那小姑娘请我代她给你传给话,说是害你被禁足的事情,她很抱歉,若有机会他还想再和你见一面。”

      “那个傻丫头。”听到说莲儿来找他,林辰一脸欣喜,又有些无奈。

      “那小姑娘是你的情人吧?”见到林辰一脸幸福的表情,吕晧鹤突然问道。

      “哪里……不是……你别乱说。”林辰赶忙反驳,就好像自己的隐私被他窥破,急忙打掩护一般。

      “不是就不是,急什么?话已送到,我还有事不爣理你了。”吕晧鹤说着转身就走。

      林辰无奈,吕晧鹤竟然这么随性子,看到他被禁足好生无趣,也不留下多跟他说说话,这就走人了。

      吕晧鹤走后,直到林辰解除禁闭他也没再来。后来林辰才知ށ道那天安排已经下来,吕晧鹤要走了,那时是他临行前特意赶来替莲儿带话的。

      其实,林辰的安排也下来了ᯢ,和林清河一样是去剑业城驻守。龙仪上仙当然看得出来这其中有林辰在捣鬼,但他并没ꢤ有去拆穿,只不过让圼林辰多紧闭几日,留到最后才安排他前往剑业城。

      林辰被关禁闭足有一星期之睥久,一出来便被安排随一行皇家商队前往剑业城。拳林清河也受连累,拖到此时才和林辰一同随商队出发前往剑业城。

      路途漫漫,鐪一路上林辰等还须负责商队安全,所以离到剑业城,林辰等还有一媹段很长的时间。

      是夜,商队整顿休息,林辰来到林清河的马车上找其闲聊。经过禁足之事后,二人关系反倒变得更加熟络。

      “林辰师弟,我刚还想去找你聊天,不想琣你先来找我了。”林清河见林辰来,非常热情的将林辰迎进马车。

      “咱刚出京都没几天,这赶路的时间还长的呢。可惜是我耐不住寂寞,这才叨扰师兄你了。”林辰进了马车和林清河促膝而坐。

      謰“从⎩这里到剑业城,少说也需要一个来月的时间。我倒是归心似箭,想早点回㧫家。之前已经和家里人通过书信告知我将回去䆚的事情,今才收到家里回信,家里人为我能回去感到高兴。这一切还多亏了林辰师弟你的帮忙。”

      “你又说什么感谢的话了,太给我见外了。此事说来,我也主要是为了自己,只是顺带帮到师兄你罢了。”

      “不管怎么说,我是真心感谢师弟你的,”林清河的确是打心底感激林辰,“我给家人的书信里谈到过你,等到了剑业城我一定要你到我剑林家来做客,好生款待于你。”

      “你又来了。我的家人不也都剑业城吗,等见到家人我还款待你呢!只是我现在还未能和家人取得联系,若师兄你肯帮忙,给你家人回信时能否请你家人帮忙打听下穆林ꠃ家的情况?”林辰说道。

      “这自然是没有问题。”林清河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之后林辰和清河师兄聊开了,从现在中州的时局,谈到当年林家的一꛺些往事,甚至谈起关于断剑门的一些事情。二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好不尽兴。

      就在俩人正谈的起劲的时候,林辰似乎想起什么事情,突然说道:“清河师兄,现在夜已经深了,我也不便再打扰你休息,我先回去,咱明天有搲空再聊可好?”

      “那当然可以,师弟慢走,我就不送了。”林清河也看出林辰有事要走,于是便不挽留。

      林辰出了林清河的ꓼ马车,径直往自己的马车方向走去。这时黑嚌羽急急忙忙的飞来过来,林辰疑惑不解的问道:“黑羽到底什么事,让你传音急的叫我回来?”

      “大哥你快回马车,回去你就知道了!”

      马车?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秘?林辰更加疑惑,径直走向了自己的马车。

      临近马车,林辰就感知到自己车上有人。是谁?这时候会是什么谁出现在这里?林辰疑惑不解,轻脚跳上车,一把掀开帘子。林辰定眼一开,着实一惊,此时车上正端坐着一位女子,此人正是水莲儿!

      “辰!”莲儿露出一副俏皮可숣爱的样子,好像是给林辰送来一份莫大惊喜。

      “莲……莲儿,你怎么来这了?”林辰再见莲儿,着实吃惊不小。难不成这丫头又偷跑出来了!

      ೷ “我怎么不能在这,”莲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说好还会来见我的,可是那次一别之后你就被禁了足,我想见你都不行닲。现在你刚解除禁足就离开,也不来见我一面,所以我只好来找你了。”

      “你胡闹,都多大的人了,还偷跑出来。不怕你姐当心,不怕뿺你家人当心!”

      “你凶我干嘛?我偷跑出来不就是为了见你吗。我现在也不是小姑娘了,本ǁ事也不弱,没什么好当心的。”水莲儿一副幽怨的眼神看着林辰。

      “你呀……你呀!”林辰又好气又好笑,“我等下去给主事说下屚,明一早让他派人护送你回去。”

      “不要,”莲儿一口回绝,“你不是要去剑业城吗,我也要去。”逽

      㑼“你去干啥?”

      “没干啥,就是去那玩玩。辰,你就答应让我跟你去剑业城吧。我保证就玩几天怇,然后就回去。你不知道不管是在京都Ǥ,还是在湍水城,我都只鍈能呆在府里,闷都闷死了。”

      这丫头过了这么多年,性子一点也没变。林辰无奈,这位二小姐看样子是请不回去的,她要去剑业城鮄,林辰也只能依了她。

      뉂“行,你要去剑业城,我不拦你。现在夜已经深了,我先去找主事,ܽ让他给你安排下休息的地方。”

      听到林辰这一说,水莲儿一脸欣喜:“那你是答应我留下咯。”

      林辰点了点头:“那我先去找主事了。”

      “别,”莲儿一把拉住林辰,“辰,我是偷跑出来的。你要是去找主事룺,他肯定不敢再赶路,一定会等到我姐派人来接我走后才会出发。所以为了不耽误你的行程,我就住你马车上。平时我不出去见人,你也别跟其他人提起我。你就偷偷带我去剑业熌城好不好?”

      “你是越来越鬼头了,”林辰碰到这么古灵精怪的丫头也是无奈,“可是你有没想过,男女授受不亲,咱孤男寡女的共处一马车上㎂,且不……”

      “有啥好避讳的,合着咱们以前没呆在一块过?”

      “此一时非彼一时。”

      孧 “有啥差别,你不同意就明说吧?”

      面对莲儿,林辰真的不太好拒绝,也只能点头同意了蛝。

      ⧄这一夜还好说,莲儿躲在林辰马车里倒未被人发现。可到了第二天中午,这一切还是被林清河给发现了。

      原是林清꿯河见林辰夜里回去的匆忙,第二天一早也未见林辰出马车。于是中午停车休息的时候,林清河便特意去找林辰,莲儿的事情也就被他给知道了。

      无奈林辰只好告知林清河实情,求他为此保密。林清河一口答应,不仅不把此事对外说出,而㒟且还帮助林辰照顾莲儿起居。就这样很벡快的,商队前行一个多月,终于来到目的地剑业城。

      剑业城,中州林氏封地南部一座重镇,这里以铸剑而闻名,现在西部的战争所用씘的兵器也多出自这里。林辰所在的商队缓缓开进茁剑业城,城门口此时已经站满了迎接的人֍,领头的正是此城现任螹城主,林清河的父ꞽ亲。

      商队的主事看到城门口这么大阵仗也是吓一跳,他这商队不过是为送些物资而来,怎么会引得半个城的人来迎接。

      这也难怪主事吃惊,林清河本人也吓了一跳,万没想到自己整个家族的人都前来迎接。

      其实,这城里的人见整个城主家的人出了城门,城里有头有脸的人自然会派人来查看。知道城主的儿子要回来,那些人为讨好城主自然也一同出城迎接。城门彔口人一多,也自然引来闲来无事的百姓前来观看。因此一时间,竟是引来半个城的人。

      “辰,怎么这么多人?不会是知道我来,特意来迎接我的吧?”莲儿撩开窗帘看着外面,不无惊惇奇的说道。

      “哪里是,我想是为꓌迎接清河师兄才搞出这么大阵仗的吧。”林辰说道,“对了,莲儿等下出了马车,你可戴上面纱。外面人多眼杂,万一被歹人看到你出现在剑业城就不太好了。” ௒

      䥭 “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