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统计时长

      天心道,玉衡峰

      一众弟子在广场之上演练拳脚,打磨气血,呼喝声回响,倒也热闹的紧。

      一位着深蓝长袍的青年쉩伫立中央,神色微肃,大声宣讲着拳法的要点与忌讳,似乎是在教习。

       爒 “出拳,要坚뽹定!软趴趴的像个什么样子,天心道的功法是让녟你们照见本心䝇,不是从心怂!打的是王八拳吗!”

      볢 ⨶ 他开口,望着场中的枇玉衡一脉的弟子们,多是十五언岁左寫右的少年人,心气不定,易虚浮。

      得要有人督促方可下苦功,武道修行自是不可懈怠,需得持如履薄冰心,行勇猛精进事。

      ࢺ“看好了!这一拳该怎么打!洞玄照心经的真气셄浑厚刚猛,最善硬撼,若是出ۚ拳畏畏缩缩,那像什么楷样子!楯”

      那着深蓝长袍的青年眸光扫过,转身打出一拳,劲力澎湃,生生挂起一片狂风봥,将那精铁人偶打的爆碎,上半흮截身躯都横飞了出去,跌落在数丈外。

      嘶!

      一众习练䘳拳法的少年郎倒吸冷气,不愧是玉衡峰的真传弟子⛫,苏启师兄果然强横。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㼚练拳!”

      㵖 那青年冷车喝,舌绽雷音,令人身躯一震;广场上的弟子闻言,急忙摆开拳架子,一招一式的演练开来。

      山阶上,一位少年驻足观望,着华贵青袍隆,周遭有紫金镶边,细细望去,ﰖ衣袍㜖表面上布满了神金碎片,排成诸天星斗,华丽シ奢侈的紧。

      “那位想来便是玉ꬤ衡峰的十大真ꃺ传弟子之一的苏启吧,拳法倒是刚猛。”

      少年望着横飞廍在自㵱己不远处的精铁人偶,那中央有着一道深深的拳印,周遭像쥍是被针扎了一般爆开췡细密的孔洞。

      那一拳,若是打在肉身上,想必会恐怖的紧。

      不过师尊既然让他来找恇这位藨苏启一同前往乾坤武阁,想来也是有着他的用意。

      王腾没有多想,径直迈开步子,望那苏启的方向走去。

      哒、哒、哒ࢋ

      “嗯?”

      陣广场中央,身披쾭湛蓝长袍的苏启眸光一转,径ᄉ直弒望向了身ዀ后。

      那里,有一位少年迈쨿步而来忮,姿态平和,衣着华丽而尊贵軑,透㯃露着别样的气机,让人无法忽视。

      ⭐ 这衣袍是····

      他心中微动,似是想起了些잁什么,神色变得古怪起来。

      “王늭腾···师··师兄?”

      犹豫数息㺺,他还是喊出了这个有些羞耻的话语,对方虽然只是一位十岁少年。

      但他乃是天枢一脉掌门的大弟子,位列六峰六脉之上熺,其他弟子见了都得行礼拜会,口呼大师兄!

      “嗯,是我焄;苏启师弟,师尊让我来寻你一同去乾坤武阁走一遭。”

      王腾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在王家时也是前呼后拥,享福惯了,被ᆒ一位比自己大的喊师兄也没觉得有什么。

      反倒是苏启的面色෍愈发古怪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二十三岁的年纪便将修为臻至先天,这样的天孯资在门中已是不错,在玉衡峰中也排入了十大真传弟子之⠲列。

      但这位王腾师弟可是传闻天资只在祖师之下的第一天骄,入门的问心路便登临二ᒼ十五阶,远超尲师兄师弟。

      〓  更獆是以十岁之龄开辟丹田气海,步入通脉五重ꎹ。

      ╀按照玉衡峰长老透露的消息,这位王腾还领悟了先天层次的拳意,体内气血不凡霃,堪比周ᢻ天境㵉的炼血。

      一层层的光环叠加下来,六甒峰六脉对这位王腾大师兄都是好奇的紧,想牓要见上一面。

      但苏䪋启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휛情况下见面。

      “乾坤武阁··,我明白了,还请师兄稍等片刻,我吩咐一番这些弟子。”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是师兄喊起来也就顺쨰口多了,苏启心下明了,掌门这是想让王腾师兄来武阁找寻功法䄷啊!

      ㏢ 乾坤武阁,乃是天心道功法神通的聚集地,独立于一处小洞天中,开启的钥匙由七峰七脉轮流掌控。

      今ꋣ年正好是轮到了玉衡峰,便让苏索启ꪓ来带着王腾走上一遭了。

      半响,苏启自놑人群中找来了一位机灵些的弟子ꗅ,命他带着众人演练拳法,自己则是与王腾一同往玉衡峰顶行去。

      ᭰········ራ

      됏“不知师兄入门前可曾习练过功法武技?”

      玉衡峰山道上,两道人影急速奔行着,一步跃起便是三丈之高;在岩壁上点过。

      “习练过一些拳法与步法。”

      王腾大略的说了说,倒是未曾提及其他。

      他身廬上隐秘较多,虽然难以窥视,但၊也没必要主动暴露。

      苏启闻言笑了笑道“师兄有所不知,乾坤武阁独立于一片小洞天中,内里有些限制;功法武技不可带出,只能在里面观看。

      若是没有一些武道底쓩子,很难顺利修炼,顁师弟我在玉衡峰上一直教习弟子,对此倒是有些经奔验,若是ݯ师兄不弃,可以交流一番。”

      苏启说的很委婉,将乾坤武阁的限制告知。

      他臻至先天炼精的境界,自是对拳法很有心得,加上一直教习玉衡峰弟子练拳,倒也能够指点王腾拳法。

      訐 想来师尊让我来寻他也有着这一层意思吧····으

      王腾心中念头一动,笑㫲着应和了下来,有个人指点自然是好的;武道修行一人摸索前行自然是艰难无比。

      两人一边赶路一边交谈,倒是不知不觉中亲近了不少,若不是王腾面相둴稚嫩,苏启都要以为王腾与他一般大了,却是挺合得斌来。

      玉衡峰山巅緼,一座座殿宇폵林立,诸෵多弟子穿Ὕ行其中,人声鼎沸,倒也热闹。

      “苏师兄!”

      两人交谈间,却见一位青年挥手示意,似乎是在招呼苏启。

      王腾放眼望去,那青年亦是着深蓝长袍,似乎同样是玉衡峰的真传弟子。

      瞂“韩师弟。”

      苏启眸光一亮,笑着喊出了那青年的名字,两人倒也算的上熟识。

      同为玉衡峰真传弟子,虽然各自师尊不同,붹但多少还是经常ꋕ见面的。

      这位青年名为韩玉ꟻ,真传弟子中排名第九,比苏启要低上两名,亦是先天炼精的修为境界。

      “这位是?”

       那鮊韩玉上前쇹,见王腾鵇伫立一旁,似乎是与苏启同行的模样,不由有些疑惑,开口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