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水?萝拉

      听着身后震天响的怒吼声,曹操若是不走,那他就不是曹操了!

      此刻的曹操满心恐惧,哪还顾得上什么破贼建功,拼命打马ئ,朝阳翟方뢧向仓惶奔逃而去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我曹孟德今日能留得性命,他日总还有建功立业的机会뵑!

      眼见曹操这个主将都仓惶而逃了,本就处于崩溃边缘的汉军魭将士哪还有勇๋气顽抗,一时间,跑的跑降的降……兵败如山倒!

      李汗青带着窦平所部一路向东,却只追击了三五里地便下令回军姗了。

      虽然还没有清点战渹果,但是,李䛬汗青粗略估计了一下,逃脱的汉军不超过五百骑,追下去并没有多大价值。

      而且,汉军的增援部队随时앥都有可能追过来,所以,眼下最要紧的是抓紧时间撤离,保卫既得的战果!

      ⯕一路回撤憊,李汗青只让窦平等人带上了缴获的战马,并未理会那些投降的汉军。

      李汗青뽴一行一边抓捕着无主的战马,一边往回赶,刚到半路便见到钟繇带着三五百步卒迎面而来,正在抓捕着无主的战马和投降的汉军。

      钟繇也看到了李汗青一行,连忙策马迎了上来,一张俊脸涨得通红,眉飞色舞,“汗青,此战赢得太漂亮了!一举㏝击破两千大汉精骑,毙敌瑋俘蘔敌超过千数,缴获战马应该也……”

      这可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战,不成想竟然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战果,他如何能不兴奋?

      陸 쩐李汗青却笑着打断了他,“元长兄,我们只收缴ᶅ战马兵甲,俘ꢹ虏就不要了!”

      钟繇顿时笑容一僵,脸色一白,急忙劝阻,“汉青,祸莫大於杀已降!”

      李࿌汗青微微一怔,鈽知道钟繇误解了,赩连忙解释,“元长荌兄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留下这些受伤的譻汉军,让他们自生自灭!”

      明白了李汗青的意思,钟繇顿时神色一松,“好好好……让他们自生自灭好啊!”

      眼下,他们连个落脚的匚地儿都没有,带上这些俘虏反到是个累赘。

      夕阳㹕慢慢变得黯淡,最终坠入了西天的云海里,暮色中,李汗青带着所部将士匆匆地撤离쟙了战场。

      瞝 钟繇在Ʈ一旁兴奋地汇报着战果,“此战,我军缴获战马一千一百三十五匹、甲胄一ṛ千三百五十七套,还有长矛、战刀ﵽ、弓箭……”

      其中,最大的收获自然是那一千㞞一百三十无匹战马!

      战前,李汗青便明确地告知众将士:此战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夺马。

      开战后,将士们都是冲着马背上的汉军招呼的,᤿所以战马损伤并不多。

      不过,虽ᡖ然缴获了一千多匹战䪝马,军中却没有多少人会骑马。

      缴获的㦙战马驼着伤员和物资,甚至还驼了许多马肉,可是,即便如此,还剩下了大䒃半战马没人骑。

      这情形看得李汗青暗自有些无奈:看来,要想训练出一支骑兵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ᤊ 卨 与此同时,曹操已经狂奔出了二⢘十来里地,终于确定身后并无追兵핉,才惊魂稍定。

      他收缰勒马回头望去,却一声长叹,“李汗青不死,吾无葬身之地矣!”

      很显然,他把李汗铎青那句“曹操休走!敢辱我大贤良师,今日定取你项上人头……”,当了ነ真!

      闻言,紧随在侧的一个亲卫鏱连忙安慰,“大人,那李汗青终究只是一介贼寇,如何能与纯朝廷抗衡,败亡定是迟早之事!”

      其他亲随连忙附和,“对对对……他李汗青此时越是跋扈,越会惹ᔉ朝廷瞩目,死得也틳会越快……”

      “哒哒哒哒……” ꓲ

      蟇正在此时,又有一员将领带着百余骑仓惶地逃了过来,那将领ئ见到曹操一行顿时松了口气,连忙策马上前,“都尉大人无恙乎?”

      见到来人,曹操也是精神一振,“黄校尉,好!好……”

      还剩下百十瘭余骑愽,看来李汗青并未赶尽杀観绝啊!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

      只是,他话音未落,便听得后方又响起了急促的铁蹄声,不禁神色一紧,“李汗青追上来了?”

      一众汉军将士也是ꁐ一阵惊惶,正在犹豫是战是逃时,却听得来人高呼起来,“⼇都尉大人何在……”

      不多时,曹操身边便陆续聚集í起了五百余骑,这让他有种绝处逢生的欣喜:此战,我曹孟德至少没有输个底朝天,迟早还有翻身的机会!

      一念᦬及此,曹操精神大振,冲身旁一个亲卫吩咐了一濞声,“王成,你带一队人马뙾回去看看情况,说芽不定还有走散的将士……”

      煇 ሣ 王成虽然内心颤颤,却也不敢抗令不尊,连忙领命而去,铋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便匆匆地赶了回来。

      此时,曹操等人已经在道旁休整了,见黄成回来,曹操连忙起身ᄌ迎上前去。

      黄成到了近前连忙一勒马缰,翻身而下,冲曹操抱拳礼,满脸欣喜,“大人,李汗青已经带着贼众向西逃蹿,带走了战马和物资,但我军近千号受伤的兄弟都Ꮷ被他留在了原地……”

      或许是太过欣喜,他窾一时口快便夸了一句,“캾那李汗青倒也ᗽ仁义,说不滥㦈杀便真地没有……”

      只是,话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不妥,慌忙闭了嘴。

      谁知曹操却是一声大赞,“好!好一个仁义李汗青!好一个不滥杀!”

      ᨻ众将士尽皆一愣,搞不懂他的心思了,一时间也无人敢接话。

      “随我走!” 巟

      曹操ៀ却是心情大好,“先去接应受伤的将士们……”

      ஌ 仁义?

      仁义好啊!

      古语有云慈不掌兵!

      这样仁义的李汗青能成什么大事?

      这样仁义的李汗青……败亡定是迟早之事!

      李汗青并不知道曹操此时的想薯法,即便知道,也只会一笑置之。

      튬孟子有云,“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껽,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

      李汗青虽然不会将这话奉堧若瑰宝,却也知道“民惟邦之本”的道理,知道人才是这天下最大的财富!

      在他看来,若不是汉末乱世中原人口急剧下降、国力大减,可噍能就不会有后来神州陆沉、中原板荡的惨剧。

      而他要的是这天下,一个强盛鹭太平的天下!

      而人口就是一个民族一个王朝强盛的根基。

      若不是条件还不允许,他都想把那些俘虏掳走了!

      夜空澄澈,新月如钩,李汗青륤带着队伍一路西行,在夜半时分赶到了鲁山,而波才亲自带덜着何方所部等在这里。

      听李汗青和堘窦平汇报完汝水河畔一战的情形后,波才不禁大喜过望,“好!好……本帅还打算重施葫芦谷之计在这鲁山伏击追兵呢,不成想追兵却被你们击໏破了!”

      说着,他重重地拍了拍李汗青的肩膀,满脸激赏之色,“汗青竟能借天时之威破敌䎫,果真是智勇双全!”

      他话音刚ࡽ落,李汗青便觉一股熟悉的酥麻感自心底涌起,随即,四个金光ᣴ闪闪的大字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智勇双全!

      不㎢过,李汗青已经不㙄再像前几次那般激动了郃,只是笑容谦逊地冲波才抱拳一礼佲,“多谢波帅夸赞!只是,我军虽然击破了一股追兵,但敌军势大,不可松懈!”

      波才连忙附和,“对对对……还需尽快赶到宛城才㎘稳ᄉ妥啊!”

      闻言,李汗青稍這一犹豫,欲言又止。

      嵰 鲁山地处伏ꄨ牛山余脉,山并不大,但多少也有些地利。

      于是,在波才带着何方、窦平两部人马以及伤兵和一些缴获的战马、物资撤离之后,李汗青则带着麾下的将士在此驻扎了下来。

      一来,占据鲁山有利地形以拒敌。

      二来,借机休蟉整一番。

      波才一行渐渐远去,鲁山东坡的山道上也升起了堆堆篝火,明亮而温暖。

      将士们一路劳顿,借着篝火烤了马肉美美地吃了一䳾顿之后就围着篝火席地而眠了,很快便鼾声四起。

      李汗青裹着一张缴获的军毯,也在一堆篝火旁躺下了,可是,听着四周此起彼伏的鼾声,却难以入眠。

      南阳确实是个不错的去处,可是,真该去宛城吗?

      此去宛城晉,要如何与张曼成相处?

      他并没有见过张曼成,更不清楚张曼成的为人,但张曼成麾下十余万众,实力远在波才之上,此去……

      岂不是给波才、给他李汗青自己找了个上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