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一次

      萧兰筝看着评论区,跟着被科普了一番。

      后来的两人,其中身穿中山装的这位叫苗权业,全国赌石协会副会长。

      “苗老师?”中年男人神情略有些忐忑。

      苗权业堫打灯,围着石头又转了一圈,很激动,“老林,你可得请客。”

      “好说!”听到这话蕰,老林提着的心彻底放下了,“晚上,我们到青宫。”

      苗权业看向戂萧兰筝,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几秒,神色挺淡,“你老板呢?”蘸

      “不在!”萧兰筝回了两字。

      苗权业给旁륰边的助理使了个眼色。 ︙ 釉

      助理会意,递过去一张名片。

      苗权业:“请帮我转交一下。”

      “好!”萧兰筝应下。

      苗权业看向施添与,“这块石头市值不会低于十个亿,各位有眼福。”

      此话一出,不光老林激动,直播间탓直接炸翻。

      濃【十亿?不低于十亿?】

      【老林发财了。】

      【早知如此,主播说八千万时,我们众筹把它买下就好了德。】

      【人生只剩悔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大家抬Ɛ头看左上角,此时在㿮线엕人数高达九千多万……这个记录,赌石界直播一哥都比不了。】

      施添与很激动,架着镜头的手隐隐有些发抖。

      他想让施放替他一下,他要去抽根烟缓缓ሾ。

      室内却不见他的影子,视线看向萧兰筝,却见她面色平静地摆弄着台子上的几块石头。

      柅施添与:……感情就他没见过世面,丢人。

      老林送苗权业出去,“晚上,我派人接你!”

      “好!”苗权业应下,余光带过正在收拾፮桌艋面的施放,出门离开。

      施放往门口看了眼,放下手晋里的抹布重新走进直播间。

      “下面的事,你们处理!”萧兰筝低头在手机页面操作了一ꯛ番。

      施放点头,没异议。

      叮一声,信息提示音。

      施放划开,愣在那里没动。

      萧兰筝往外走,见老懦林回来,䇼顺手一指,“那銕边几块,要不你也收了吧!”

      刚准备下播的施添与,镜头一转扫向台子。

      “没开窗?”老林挑眉。

      萧兰筝笑,“所以便宜!”

      老林点头,“成交!”

      【这位林老板是来扫货的?】

      【羡慕妒忌恨……】

      【我喜欢䯂盲拍,盲拍让我少花钱!】

      閽【这个直播间不能开窗,开窗就天价!】

      萧兰筝离开,老林联系人来接货,直播결间就剩两人。

      施放把手机递给施添与。

      施添与盯着屏幕数了半天的零,接着就傻兮兮地笑。

      一个亿!

      今天丿开始,他也是有钱人了。

      짒“傻笑什么?”施放对着他ﻆ的屁股就是一脚,躀“还不去收拾൫。”

      施添与赶紧板起脸,“我这就去!”

      他要抱紧兰小姐的大腿。

      直播结チ束,三个话题冲进热搜榜。

      #直播间惊现市ᷠ值十亿帝王级翡翠#䔦 ൧

      #赌石界苗权业副会长现身施主直播间#

      #老林发财#

      ぁ 萧兰筝刚出市场,就被向进挡了去路,“兰小姐,请吧!”

      几十个黑衣人把市场门口把控地滴水不漏,萧兰筝扫视一圈,ᨒ眉眼间全是害怕,“别动手,我自己进去!”

      ᠹ向进抬腿跟进,迎面一脚,直接把他蹬出去,一屁股坐地上。

      “太挤!”萧兰筝扔了两字,啪一声就把门拉上。

      向进跳起来就去拉门,“䧜臭娘们,活㾣腻了是不?”

      “哥,孟先生쾝还等着!”见他发火,小弟赶紧出声。

      向进朝车子猛踢了一脚,Ğ“走,回孟家再收拾⣭她!”

      “开车!”萧兰筝看着谗屏幕上的对话框,非常自然地吩咐ᛛ前面的司ퟶ机。

      司机朝后视镜看了眼,踩下油门往孟家所在地巴즭里路而去。

       时东:“需要帮忙吗?”

      網萧兰筝看向窗外襤,并没看到人,“不必!”

      一刻钟后“,车队到达巴里路。

      “下车!”向进凶神恶煞似的盯着里面的人。

      歵 萧兰筝磨磨蹭蹭地下来,ꍭ缩着肩膀跟在后面走进大宅。

      “贱人!”兰正被扣在孟家大半天,体内正怒火翻滚,看她进来就抬手往她脸上招呼。

      拪萧兰筝顺手就把旁边的男人扯过去。

      这人一米八,身材魁梧,体重近两百斤,杵在那里ﶰ就是座人形小山。

      她一拉,身体跟着一晃,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巴掌。

      男人脸色阴沉沉的,巴掌拍在手臂上就像打在他脸上一样,火辣辣的,让他脸面尽失。

      ➧ 这一幕惊得所有人没反应过来。

      எ萧兰筝像是没发现异样,低头怂在边上엕。

      “抱歉,刚才没站룒稳!”男人解释了句,隐忍着把萧兰筝按地暴揍一顿的欲望退到边上。

      见此,在场的也都信了他的话。

      ᔖ 毕竟,萧兰筝ᠮ要穬拉动他完全没可能。

      “你过来看看这公个!”孟凡清阴着脸,哸手指敲着桌上的一张粉色纸。

      萧兰筝杵那里没动。

      “孟先生让你过去!”兰正气急败坏地冲她吼了句。

      萧兰筝怯生生地抬头看뀶去,“我?”

      向进推了她一把。

      萧兰筝往前扑了两步,站稳后才小心翼ࠪ翼幗地拿起纸。

      “兰小姐能给我个解释吗?”孟凡清盯着她。

      萧兰筝摇头,“这是孟同学写的,你应该问他。”

      “说!”孟凡清声线猛地拔高,眼底透着杀意,誉“你对孟ꢱ令尘做了什么?”

      萧兰筝攥着纸的手开始颤抖,“我没有!你胡说!”

      “那他为什么会昏迷?籂”孟凡清盯着她的眼睛,想谲从펗中看出一点猫腻。

      原本好好的人突然昏迷不醒,现场只留下这么张纸。

      볚 监控空白,留晛在医院桷的三人昏睡,醒来后也是一问三不知。

      ڡ

      萧兰筝摇头,“我不知䞄道!”

      “不知道?”孟凡清向⟁她逼近,翨“要孟家不追究你的솶责任,否则孟令尘就﹖昏迷不醒?” ᐞ

      萧兰筝好心提醒,“上面还让孟家做善事。”

      嘎“我要是不呢?”孟凡清冷笑。

      萧兰筝默默地举起纸,“孟令尘昏迷不醒!”

      “Ȥ那我们就试试!”孟凡清可不信館。

      京城的专家已经上路,两小첖时就能到衢城。

      粒 孟令尘的病,他根本不怕。

      这些个迷信玩意,他湦也没信过。

      萧兰筝眨着眼睛,“孟同学病情会加重⋒!”

      “来人,”孟卜凡清冷哼,“你们陪兰小姐玩玩!”

      向进率先站出来⟸,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兰小姐,请吧!”

      “兰先生!”萧兰筝向≎兰正求救,两片唇瓣哆哆嗦嗦,害怕极了。耭

      兰正看向孟凡清,“孟兄,你答应过会留她一命。”

      鱢 “自然!”孟凡清点头。

      见他没反悔堶的意思,兰正就不管了。

      “兰先生,”萧兰筝怂恿,“兰家背靠安家,你怕他干什么?”

      兰正拍着桌子,“把她嘴姤给我堵上!”

      接着,他看向孟凡清,“她疯了,这些话还请孟兄别当真。”

      孟凡清看着他㪖笑笑,“兰兄,你这个养女可真要好好管教一番。这些话要是落到安厚臣耳朵里,可就变味了。욄”

      “孟兄说得有理,”圭兰正长叹一声,“作孽!”

      ㊭ 见她往里躲,즵向进长臂一探,五指张开犹如铁爪向萧兰筝的手臂袭去,招数狠辣,不留半分余地。

      先断她一臂,以祭孟令尘受伤的那条手臂。

      冉避在人后的孟껣详,默默地又往䳕后退了一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