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在车里视频

      “本次任务世界:仙剑奇侠传三。”

      訬“本次主线任务目标:参与镇压邪剑仙,烢要求参与度不能低于15%/参与建设锁妖塔,要求建设度不能低于15%/参与景天登天之路,要求贡献度不能低于15%/收集五灵珠任意三颗/收集圣灵珠/收集女娲之䐴血/收集重楼之血/收集天帝之血㪋/收集飞蓬之血。任选三样任务完成即可视为完成主线任务,申秞请搗回归。”

      “本次任务世界类型:仙侠/古武。”橉

      “本次任务世界时间:三年。三年内未完成主线任务,视为本次任务失败,失败后轮回者清空本世界所得,随机遗忘一个兑换技能,如果没有可遗忘技能,抹杀!若已经自行掌握该技能,扣除一半兑换价格轮回点,轮回点不足,抹杀!”

      “ৗ三分二十七秒后正式融入此世界。”

      Ϯ“本次世界将不会遭遇其他轮回者。”

      “该世界曾与其他世⽷界融合,因此曾发生巨大变动,原有命运轨迹发生变化,请轮回者小心!”

      渝州城是个小地方,小到什么程度呢?你抽两袋水烟的功夫,指不定就从东城晃悠到西城了。

      爛 所幸麻ꍹ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地方的集市也是一样的热闹,今天更是如此,一群人吵吵嚷嚷,纷纷向集市东边涌去,似ㄛ乎出了埩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人群当中有个年轻人,穿着还算得体,看样子衣服洗得比较多,颜色已经有些淡앃了,腋下有几个不起眼的地方还打着ꡯ补丁,手₥艺鷐一般,一看就知道是舍不得那个钱去成衣店缝补。

      人倒是清爽干净,只是有几‱分痞气,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跟在人堆中,一起向东边走去。 庇

      人群熙熙攘攘,自然免不了互相说几句话,这补丁少年就是个闲不住嘴的,他纯㖺粹是跟大漏流走,什么也不清楚,此时随便拉住一人,手往对面肩镍膀上一搭,挤眉弄邌眼:“四哥,什么情况,今天东市来了什么新玩意儿,弄得这人都奔东边来了?”

       被他搭住的人俊看了他一眼,渝州城就这么大,街里街坊的,谁不认识谁啊,就这么大点的地方,真要论ꮁ起来谁家和谁家不沾点亲戚。

      因此四哥嘿嘿一笑:“说是新玩意㚽,那可未必新,但确实有意思,⛬听说是从极西之地异国番邦来的行商,早年随家人远赴海外,现在是想落叶归根,回中原久居。不料回来时遇上了风浪,几船货物和人,只剩下这行商一人,还有一个包裹,里边样样东西是古槂里古怪,咱就算买不起,瞧个西洋景也是好的。”

      补丁少年闻言两眼发亮:“好啊!极西之地好啊!说不定能大开眼界一次,快走快走,可别去晚了,人家便走了。”

      氕 说着,他左钻䳷右蹿,如游鱼一般,竟是转眼便跑到了最前边,灵뻼活之极。瞌那位四哥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自己也尝试着钻了两下,只得到⃾了一句:“挤什么挤!赶着投胎啊!”和一句:“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往我娘裙子下边钻?!”

      㙱 到了东市,已经有不少看热闹的人聚在那里,十分好认。

      补丁少年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左边拍拍,右边拍拍,不知怎的就晃꾝悠到了最中间。

      緿 中间有个年轻人正在叫卖,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的样子,平凡无奇的一张脸。

      他摊位上的货物可一点都不平凡褭。补丁少年敢用他最心爱的几件古董打包票,那几↧样东西,恐怕真真的是来自异国他乡的。

      ㇀无他,只因在中原,恐怕没什么正经店家敢将一个活灵活촪现的彩色美人画在一杆笔上,㝋将笔杆翻转,这美人衣衫竟缓缓滑落,香肩半露……

      ꀏ这摊主也坏的狠,当这衣服快要滑到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瘍的时候便᡹又把笔倒转回去,引得无数哀叹。

      只听那摊主平的声音略带无奈:“各位乡亲父老,这是小弟曾经Ḇ在极西之地用过的笔,实鲔在是不堪入目,不堪入目,玷ͽ污了大家的眼睛,但是小弟只带了些随身濘的东西,只希望再换得几个散碎银子,渡过难关,所以这东謅西不知哪位大哥行行好,出几文大钱换了吧。”

      这东西好不好呢?对于许多一辈子连春宫都未必见过的男人们来说,当然好,这摊主也没卖多贵,鉀只要几文钱而已,哪怕买个新鲜也成。

      只是在集市上就有点尴尬,这又不是什么能ྦྷ让人瞧见的事,你要是在芙蓉巷丽水˗阁Í后门卖这个,价格翻十倍也没问题,因此大多数男人心照不宣地互相对视一ꎍ眼,打厷个哈哈,没人开口,却都打好了主意,如果这摊主一会没把这笔卖出去,就找个阴暗角落堵住他偷偷摸摸买下来……

      往 见大伙反应平淡,不⾙少女子的眼光也十分异样,摊主只好将这笔收ˆ纳在他的包裹里。

      这包裹也十分怪异,四处都是可开合的链子,足有七八个袋子,袋子中又别有洞天,他把笔收进去,又拿出一面巴掌大的镜子。

      在那一瞬间,集市忽然静了一下,似乎有冷风从所有男人脖子上轻轻掠过。

      与时下最常见的铜镜不同,这镜子表面光洁如玉,被打磨得极为光亮,却又能清晰映照事䍰物,纤毫毕现,最重要的是,它完全呈现了事物本来的面貌,丝毫不用烦心铜镜反射的黄色ඇ!

      摊主愣了愣,似乎也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几乎所有女子脸色都开㲐始剧变,男子则十分默契地统统闭上了嘴,少数乐呵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也在身边㨰人的提醒下,后退了一步。

      在看了看身边女子的表情后,情不自禁地癘又退了一步。

      “这气氛不太对啊……”곭

      补丁少年嘀咕了一句,有点想要脚底抹油的意튁思,不成想那摊主动作更快,对着天空把镜子一扔,干脆利落地背上包裹,转身就逃!

      这죴一逃不要紧,那镜子好巧不巧ꎃ,正落在补丁少年手里,他发誓,这辈㿧子也没像㻜此时此颓刻般惊恐,那些平䌙日里一团和气的街坊ᤍ邻居,姐姐妹妹也好,大娘大妈也好,仿佛变了一שּׁ个人。

      鵑他可以对天发誓,ᬦ他绝对看见了平日里温柔羞涩的隔壁街卖花姑娘眼中闪过了一抹眡饿狼般的凶光!

      雪上加霜的是,那摊主似乎怕事情不够大,ᕾ跑⭧的远远的又大喊起来:“这镜子就送给乡亲们了!分文不取!算是送给大家的见面礼吧!今日所赚已经足够在下花销一阵子,多谢!”

      补丁少年当机立断,立刻把镜子往旁边人手里一塞,就朝摊主的位置追去⪶。倒也没想旁的,单纯是那个方向人最少,身后则传来震天的喧嚣。

      跑着跑着,人群和集市都已远去,到冉了河边,倒是那位摊主越来越近了,看上去也没有多着急的样子。

      远远的就能看见那个大包裹,显眼得很。对方也看见了他,见只有他一个,ᙤ有些意外,倒也停下了。

      两댶人停下,都有些气喘,摊㴿主喘的更轻些,补丁少年就有点急促,所以摊主先开口:“小兄弟追我作甚?我Ꝩ身上已经没什么㳡值钱东西了,接下来便要去寻亲投靠,难道小兄弟想要那根笔?”

      说着便一阵摸索,似乎真要把笔摸出来。只是补丁少年离他远远地停了下来,他便也不再摸索。

      补丁少年不愿意被误会:“咳,这位大哥,我对你带来的笔没什么兴趣,ꈧ真的,只是这个方向没人,你把镜子扔到我手中,我便브只能往这边逃了,纯粹是碰巧。非要说有兴趣,我对大哥为何最后没有价⥶高者得,而是弃镜而逃倒是相当感兴滮趣。” 

      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对方的体格比较安全,放松下来。

      摊主一脸的无奈:“没办法啊小兄弟,渵我一个外来人,只是想换点银子去投亲,虽说没几个大钱,但也要注意人心险恶不是?借乱脱身最方便,倒是让小兄弟你受累了。”

      这话说来也算恳切,补丁少年挠了挠头:“也对,看在你没给我造成什么实蛕质性伤害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不知道你要去哪里寻亲?渝州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鑴不好找的,需要帮忙吗?”

      摊主一怔,笑容莫名地真切了不少,没有了刚才的客套敷衍:“多谢小兄弟,我那亲戚应该好找得很,渝州城最好的当铺,永安当,就是我要去的ⶴ地方。”

      此话一出,补丁少年先是関点了点头,紧接着茫然地看着摊主,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不敢置信:“你要去我家投亲?”

      摊主也大吃一惊:“还未请教小쿕兄弟大名♧是……拦”

      ᚋ补丁少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神色依然有些不敢置信:“在下景天,有何贵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