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由衣1V2

      战场上,将军亲自率部冲锋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比如智瑶,尤其喜欢亲自冲锋鼓舞士气。而赵无恤显然也有这种习惯,战斗遇挫时,这是很好的鼓舞士气的手段。

      随着赵无恤的帅旗移动,赵军果然士气大振。士兵列着齐整的ⳙ步兵阵型,持着矛戟盾牌,顶着弓箭向前推进。

      挡在阵前的车架被拉开,接着,双方狠狠撞到了一块。

      战斗从一开始就到了白热化㩆。军队的白刃战惨烈程度自然不是普通械斗可比,刀剑挥动,长꠫矛整齐的前刺再收回,每次都能收割大量敌军,这几乎是两台专业的格杀机器在碰撞븛。

      联军有兵力跟士气优势,而智朗所部则以逸待鶸劳,装备也更加精良,双方杀的难分难韡解,一时相持起来。但总讄得来说,联军仍然占据优势,智朗所部在缓缓后退。

      到了这会,拼的就是谁能撑到底,很多时候胜败就在那一口气。

      而在远处,薪武所部还在孲等待。与他们面对的,是魏氏的一支军队,战车不到五百,兵力两千余,双方从战斗一开始就在这相持着了。

      “怎么还不下令!?”薪武紧紧的握着쒈马鞭,焦急的看着远处的战场。瘆

      他们一直在这等候,虽然轻̾松,但心中却跟火燎一般。智朗可还在那指ㆯ挥战斗呢!若是军阵不小心崩溃,那就危险了。

      指了指一旁的传令兵,说道:“再去确认,问何时出击!”

      “唯!”传令兵立刻拿着令旗,向战场绕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战场局势再次发生了变化。联军的攻势更加猛烈,智朗的婱军阵前잭方已经开始松动,眼看着要顶不住了。

      军阵中央,智朗正看着前方的战场,目光变幻。

      接着᳢,他突然一挥手,下令道:“꯸重甲兵,出击!”

      獠“唯!”

      旁边,一个全身披甲的军官应了ꑻ一声ᯅ,接着很快离开了。

      很快的,正节节后退的智军军阵,突靀然裂开了一条㩆通道。接着,惰数百全身披甲的士兵持剑冲了出来。

      这是智朗的其中一张底牌,除了缴获的皮甲⧢,他们还额外带来了五百副铁甲。

      随着这些重甲兵参战,局势很快再次变化,这些刀枪不入的甲士立刻打了联军一个措手不及。金属铠甲的防御,比皮甲高了太多,刀剑无섈用,弓弩无用,甚至连矛戟都很难刺透的甲胄。联军从未遇到如此对手,立刻有些慌了。

      原本岌岌可危的智军军阵很快稳固,士兵们更是士气大振。接着,在那些重甲兵的带领下,智军开始反޿击。

      “稳住!”赵无恤䰌急切的大吼道。又看向一旁的亲卫,喊道:“快,你等立刻前去稳住军阵!”

      “家主!我等……”

      “鷔快去!”

      ⣎“唯!”

      赵无恤的亲卫很快投入战斗,接着魏韩两家也纷纷效仿,拼༭力抵挡下,这才总算是顶住了对方的攻势。

      ᅡ 随后,两军的军阵开始波动깰起来,竟又达到了一种动态平衡。

      同时,这也意味着战事更加激烈。地上已经躺满了人,还在不断有人倒下,场面惨烈至极,不断冲击着所有人㵶的内心。

      双方的伤亡加起来已经过了两千,其中大部分都是联军,如此高的伤亡率下,其中一方崩溃已经是近在眼前的事情。

      홁智朗长长吸了口气,目光越过战뾑场,投向了远ꍌ处的薪武所部。他早看到了对方㧆打出的请战旗语,不过,之前的回复一直是继续等待,ᠵ直到这一刻,是时候了。

      “传我命令!”

      智朗咬着牙,朝传令兵沉声喊道:“命令薪武所部,即刻出击!半刻钟内,我要看到他击穿敌军军阵!”

      “唯谱!”

      旗帜很快挥舞起来,打出了智朗的命令。

      接到命令,几乎毫未停歇,轰隆的马蹄声中,远处的骑兵队伍动了起来。

      重骑在前,轻骑在后,没有试探,也没有掩护,他们就这么直直が的向敌军军阵冲去。

      看到对面骑兵动了,一直盯着他们的那支魏军也立刻整理军阵,准备迎战。

      风有点大,但阳光却是正⏛好,风卷着尘土草絮打在焻脸上,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此刻,明明是艳阳高照,但魏军却感到莫名其妙的寒意,对面的骑兵,不对劲……

      一支军队展现的气势是骗不了人的,那既是过往战绩的记录,也直接决定着军队的战斗力。而对面那支骑兵룹,让人感受到的就是巨大ཨ的自信,作为对手,这种感觉无疑很让人不舒服。

      到了弓箭射程,双方按程序互相射击,之后迅速接近,接着就是不出意料的碰撞。

      但结果却并没有那么激烈,就如同两位剑客,只是闪电般的出手,接着胜者收剑,败者倒Ꞷ地。

      풲胜者是薪武。

      先是重骑瞬间击穿了敌军战车军阵,接着轻骑跟进,撕开更大的口子,两千余兵马转眼就被吞噬。

      毫无疑问,经过连续的大战,这支骑兵的战斗素养已经有了质变。

      接着,不再搭理那些残兵,薪武开始率军向联军冲去。

      很显然,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前方的联军完全没有想到,危险竟在身后,而且是如此致命且迅速的一击。⿯

      当那支魏军崩溃时,联军后方的步卒正准备替换前军继续进攻,结果,就在完全茫然的状态中,他们眼看着那支骑兵击穿魏军,直冲过来。

      对这里的很多人来说,从没䌥有哪一刻,战争竟变得如此陌生。

      联军士兵甚至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薪武已经率部突击到了后方。

      瀲面对数万人的庞大军阵,这千余骑兵显得纤细,但锋⬺利,如同利刃,轻易잠的切开敌军军阵。

      战马的速度提到了最高,同样的重骑开路,轻骑跟进,试图抵挡的士兵直接ᄐ被撞开,接着口子越扯越大。

      联军的后方开始崩溃,当连锁反ằ应开始时,溃败就再也不可能停止了。

      与前蠎两皨日的那次战斗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的规模要大的多。

      后方的溃败如同波浪,迅速向前军传ﰂ导,直到整个军阵都被淹没。

      这一刻,原本就绷得紧张的˻战局,平衡彻底断了。

      “怎会如此?后军为何溃散?”赵无恤目呲欲裂玙,揪住一个士兵吼道。

      他썥自然‪没有获得想要的信息。数万人的大军,已经到了这个时代能指挥的极限,将帅自然不可꒒能掌握所有动向。况且,薪武的骑兵攻击实在太快了,也来不及反应。

      到了这会,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

      럓 鵳侧方的魏韩军连招呼都没打,已经开始撤退,而顶在最前方的赵军却没那么好运,他们被缠住了。

      “家主!撤吧!?”张孟谈拉着赵无恤往战车上去,声泪俱下的喊道。

      “孟谈!败了啊,赵氏……我的赵氏!”赵无恤脸色惨白,被拖着上了战车。

      不过,想走却也没า那么容易。地面上的沟壑,再次展示了其威力,虽然很浅,但战车一不小心就会被陷在那。

      在这种时候,一辆战车停下,立刻就能堵住一片,接着更多的战车被堵塞,结果就是乱作一团。

      而这时,智氏大军也开始了追击,联军开始大量遗弃战车,多数直接选择徒步逃跑。

      一场战斗,绝大多数的伤亡都是在一方的溃败中产生的,就像现在这样。原本需縠要花大力气干掉的敌军,此刻只需要追上去,照着他们狂奔的身影射一箭就够了。

      战斗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但俘虏却捉了整整两个时了辰。不过很无奈,俘괿虏全是些小鱼小虾,赵魏韩三家的家主一个也没捉到。

      联军来的时候两万余,回去时却只剩下了不到几千残兵,而且大半都是徒步。

      智朗倒想继续追击来着,可问题是战场实連在太乱,大家也实在没Ⱥ力气了。

      坐在地上,看着正在打扫战场的士兵䥙们,智朗长长的松了口气。

      赢了!

      此战过后,局势已经彻底明朗,赵魏韩实力大为削弱,灭赵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现在,只等后续补给跟进了。

      他们快断粮了。

      来的时候只准备了几天的食物,结果这一路兵马越来越多,就算再省着也不够了。

      这时,薪武急匆匆跑了过来,激动的道:“家主!此战又获得了两⣐千余匹战马!”

      战马自然来自那些战车鎜,一辆战䒽车两匹马,两千多匹……还算不错。

      “寓战马暂且不说,赵无恤呢?果真没捉到?”智朗站起来拍了⅃拍腿,说道。

      薪武摇了摇头,说道:“他化成了普通士兵,我不知其长相墳,不知该追哪个。”

      事“算了,算了!”智朗扬了扬手,说道:“跑就跑吧,鄽再多花点功夫罢了。”

      “铧可,若他们再重回了晋阳呢,我等难道要像智瑶那般攻城?”薪武有些担忧的道。

      딏 “放心。”智朗笑了一声,“我嶟还怕他不去呢!如今的晋阳还有什么?城墙塌了不少,城中粮食几乎耗光,武器也所剩无几,他拿什么继续守城?”㰜

      当初智瑶面对的是城池高大,物资充分的晋阳,可这么久的战争过去,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若是再被围城,赵无恤绝对撑不过五天。

      “伤亡呢?可有了结果?”智朗突然霆说道,语气也沉了下来。

      薪武脸上的喜色立刻消退,叹了口气,说道:뱪“轻重骑兵,一共战死了两百多,轻伤就不提錸了,重伤的也有百余人。”

      几次战斗下来,骑兵数量几乎跌到了千鯖人以下,෾说不心疼是假的。毕竟,这才是智朗的家底,䛲而且如今是死伤一个就少一个,短时间很难培养出来。

      “其他伤亡呢?”智朗又说道。

      ⪯ “这个䄇我倒未曾留意,死伤应该不到千人吧?”

      “去找智开问问,都是一家人,今后须同等对待。”智朗说道。

      “唯。”

      过了不久摶,总的战果也出来了。此战共杀伤敌军近五千,俘虏近万,缴获战车一千两百辆,武器甲胄无数。

      己方伤亡倒是比估计的更多,除了骑兵,步兵也阵亡了九百多,加上重伤,都快有一千五了。

      此战过后,晋国这几家公卿有一个算一个㭓,全部伤亡惨重,前后战死的都尸有上万了,而且全是精锐。

      对智氏来说,这自然是大胜。但如果换个角度,几家都是晋国的一部分,不管谁赢둺谁输,都是晋国实力的削弱。

      相应的,此战之后的各国局势,又将大殦不相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