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草莓视频

      黄衍刚修理好自己的小玩具覶,便收到了这噩耗,一时间竟有些懵了。

      难道不应该是改过自新之,努力奋斗,出人头地,摆脱原生家庭的励志故事吗?怎么才一个晚上过去,人就没了?

      “怎么回事?快给我好好说说。”

      “秀秀早上刚准备外出采买,就撞见一大群人把咱家门敲的咚咚作响...”

      她一开门,第一眼就看见了横在路上的担架。面无血色,身体僵硬的小女孩躺在上面,练个遮面的白布都没有。几个写着血字的横幅拉成一排,分别韦写着:

      “杀人偿命”;

      “黄家小儿还我女儿命来”;

      “黄家恶少谋害小女”

      “等等,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不去抓凶手,跑到咱家来闹?”

      莫名其妙。先꜁不说问询嫌疑人这种事,不该是巡逻队出面?单说女孩家人的反应,怎么跟已经查的水落石出,自己就是杀人凶手一样?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少爷,那些人哪里是在查案,就是讹上咱们家了!”

      “哈?这也能碰瓷?”

      他让这女仆先走,自己去看看再说。还没跑到大门,老远就已经听到叫骂声。

      “叫那个该死的小崽子出来!叫你们老爷出来!还我女儿性命,还我女儿性命...”身着素衣的男人哭天喊地,一副悲痛欲绝的样ꘐ子,嘴里却是什么恶毒骂什么。

      街边还站着十几个拿刀拿叉的流氓地痞,一副“你不给诣个说法,我们就杀进去自己讨个公道”的样子。

      秀秀还在和这帮人据理力争。然而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哪里说得过这帮人?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想说理。

      好歹自己也是个男人,怎么好意思让女孩替自己挡灾?

      ೽于是,黄衍打消了继续旁听一阵的想法,选择直接出面。他先是拉回正与人争执的秀秀,用身子挡在她的面前,然后道:“你先歇息歇息,嗓子都哑了。Ꮓ”

      女仆的脸红扑扑得,看来헕是跟人吵上头了。“不,少爷你还是回去吧。这里有我挡着,我倒要看看谁敢闯进来。”

      他翻了个白眼,道:“你的心意我心领了,女孩子家家的也得注意形象,和人当街对骂也不好,以后还要嫁人呢。乖,听我的,先回去。”

      濼 他下意识就用哄妹妹的语气劝道。毕竟两世加起来,都快三十了,抵得上两个她年龄,因而他并没觉得有什么。

      可却把妹子说的一羞,鬼使神差的真就退后了。

      少年先扫视了一圈,情况和报信女仆说的大差不差。

      那可怜的小女孩真的死了,还被放在大街上曝尸,连个遮盖的白布都没有。

      此外,就是把大街围了个水泄不通的群众们、手持家伙的一帮壮汉、一个表情狰狞的男人,和待在树下不知道在扭捏什么的张虎。

      他正准备开口问问这个副队长到底怎么回搲事,却不想被女孩的父亲抢先发难。

      “你个该死的小兔崽子还真敢出来!老子今天要杀了你,替我女儿报仇!”说完,男人从旁人手里夺过一把镰刀朝他砍来。

      女仆大惊失色,就要上来护住黄衍。站在树下的张虎,也赶忙冲过来,可惜距离太远有些赶不及了。

      镰刀高举,眼瞅着就要劈了下来!

      然而。

      “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擦着男人的耳朵飞向天空,脸上被气流拉出一道血痕,吓得他一动不敢动。

      貂 小鬼手里拿的什么东西?魔法装备?

      这是他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就是恐惧。男人还真怕黄衍什么都不顾及,直接给自己来一下。

      反正镇子里也不是没出现过恶少杀人的事件。地主们真想保人,是没人为他们出头的。

      ⃩ 少年冷漠地瞪着眼前这人,对方跟石化了一样,还高举着手里的镰刀,双腿也在打颤。他本想借这个下马威,彻底把对方的气焰打消,以掌握接下来谈话的主动权,却不想:

      “杀鴑人啦,杀人啦!地主少爷残杀平民了!”一个汉子嘶声喊道,简直跟他自己就要被杀了一样。

      “大伙可要主持公道啊!”“张队长你愣着干什么,赶快把这个小崽子抓了啊!”“不如我们一起上,直接把这个小崽子拿下杀了,免得他再残杀无辜!”...

      离谱,这伙人竟然还不同心。

      黄衍算看出来了,这帮人根本不在乎眼孩子父亲的死活,就是要挑事来的。也不知什么仇,什么怨。ㆇ

      废话不多说,他转而把枪口对准跳的最欢,喊得最凶的一人。那汉子见状,果然就跟被人突然掐住嗓子一样,再也喊不出话来,甚至站都站不稳了。

      又把枪口向其他人指了臈一圈,一个个怂的立竿见影,给他看笑了。

      “再吵啊。既然你们都说我是杀人犯了,那我不杀两个人岂不是对不起你们的潝污蔑?正好这‘魔法手枪’买来还没开光呢,不如就随便找ꗹ个闹得最凶的血祭一下?”这话一出,这些人更怕了,有几个还想趁他不注意,往人堆里钻。

      其实这并不是连发枪,再开枪还需要上膛,不过这些人哪里知道,还真以为是传说中的【魔法武器】。 挎

      不再恐吓这帮人,既然靠这个下马威拿到谈判的主动权,接下来直接开始“变相审讯”就好。

      谁知张虎这个愣头青,见状竟直接冲上来,用自己的身体堵住枪口,劝道:“黄少爷,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凶手还没查出来呢,你可不要一生气,就做了傻事啊!”

      全盘计划被打乱不说,好不容易凝重起来的气氛也被打破。黄衍被这憨憨的操作秀了一脸。心想:小爷特么要是上膛了,尼玛先给你来一枪再说!

      “你让开!”他吓道。

      “你冷静啊!”

      “我很冷静。”

      “你这根本不像是冷静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我尼玛...”

      不知这张大队长是咋想的,一看黄衍还要开口辩驳,直接就把枪给抢走了。

      “....鬣..”

      你这个沙雕是对面派来gank小爷的吧!!!

      效果拔群,这些人一看“魔法武器”被张虎夺走了。那一张张异常恐惧的面孔,分分钟消失不见,又变蝸得色厉内荏起来。

      拽了两下拽不动,算是确定抢不回来了。少年只好扒开他,对女孩的父亲说道:“让他们先别吵了,小爷特么耳朵都快被吵聋了。你总得先让我明白发生了啥吧。”

      男人檞其实还没缓过来,但为了气势上不落下风,便制止了那些人,特意趾高气昂地说道:“虽然你杀害了老子女儿,但老子也知道,要你们这些人一命抵一命并不现实。这样,你给老子一大笔赔款,这事就算一笔勾销。”

      言毕,他还伸出一根手指,在黄衍面前晃了晃,示意要这个数。

      ????

      黄衍直接被这话气笑了。感情你根本不管凶手是谁,就是赖上了小爷,要讹钱?

      站在他身后的秀秀也坐不住了,顶着微哑的嗓子骂道:“你胡说什么?我家少爷怎么可能谋害你家女儿?张队长你也不拦住这个泼皮,这人光天化日之下就堵在我黄府门口血口喷人,像话吗?像话吗?”

      一旁的张虎表示无奈。他其实拦了,但根本不管用。

      돌张痞子带人耍无赖,在这里叫骂,他总不能打对方一顿吧。而且真相没查出来之前,他也不好当着众人面,把他们拖走,毕竟这痞子死了女儿。

      “张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也觉得是我杀了他女儿吧。”少年面露不善,觉得这人怎么跟在拉偏架一样。

      难道小爷看走眼了秡?他不会是个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吧。

      好在这硘人态度还是困有的。

      张虎面露正色,㗑保持严肃说道:“那孩子昨天被我平安送回家后,我就走了,哪知一大早,就被她爹给抬到仲裁说,说被人给害了。我用看过了,女孩的尸体上没有任何外伤,是被人下了黑手,内脏受损而死的。”

      他顿了顿,又接着道:“我自然不相信黄少爷会加害泼皮女儿,可你们确实也有嫌疑。孩子的父亲虽然有作案动机,但应该不至于这么狠心。否则这么多年,早就找一户人碰瓷上去了。”

      “而且他也没这个能力!”

      “从作案手法来看,镇子上能做到这种事的,除了队长和我,就只有你们黄府上的人了。女孩白天只与我和霜儿小姐有过直接接触。被我亲自送回家后,应该就再也没接触过别的武者。”

      一通分析过后,他纠结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继续说下去。挣扎一翸会,他还是选择把话说出来:

      “所以按䗶道理来说,是应该带黄少爷和霜儿小姐去调查一番。”

      “张队长这逻辑不对吧。这事就不能是有什么外来的武者做的뾝?你有调查过最近流落到镇子里的人员情况吗?”

      汉謤子被问的有些难堪。

      其实收到报案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要先去镇子里调查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外来人口。可他实在架不住这泼皮的吵闹与耍赖。而且对方不但占理,还把镇长田书伦给搬了出来。

      刚巧夼,正队武义长因为有什么大事出去了,所以他只好亲自跟人来走一趟。

      说实话,他也派手下去查了。走访这种事,自己跟不跟过去确实差别不大。此外,黄衍和霜儿的嫌疑,也的确比所谓的外来武者大多了,他没道理不来问询一番。

      私下里,他也存了压制一下张痞子,防止事情闹太大的心思。不曾想,竟毫无卵用,这滚刀肉根本不听自己的。

      “呵,那张队长就没考虑过女孩子的名声吗?”

      对方哑口无言。

      “与这种事扯上关系,甭管真相如何,只要往仲裁所走一趟,我家霜儿就算是被泼上了脏水,这辈子都没法洗干净。那些长舌妇们可乐意去宣扬这种事了,到时候她还怎么嫁人?”

      此前为了让小玲儿免于刑罚,自己都卖面子了。今天就能不顾我家霜儿的名声,强攰行把人带走审讯?

      老双标狗了!

      张虎也自知理亏,可这事和小偷小摸不同,是死了人了。如果不带走调查,就是严重的失职。

      进退两难,进退两难啊!

      张痞子见状,觉得这么僵持下去也不行。于是又开始带着其他流氓鬼哭狼嚎,一副不给钱就不罢休的模样。

      “你特么别吼了,现在还没确定谁是凶手呢!”张虎出言制止。

      结果对方不理他...

      他只得转而对黄衍继续说道:“黄少爷,霜儿姑娘和你确实有点嫌疑,你看这얾样成不成,让我进去,我们私塗下里...”

      可这话都还没说完,闻言的张痞子就直接一躺,打滚撒泼,又嚷又骂,简直没完没了。

      “你在这滚什么呢?这样就能帮你女儿找到凶手吗?来人把他拖起来,像什么样子!”

      几个民兵闻言,便上去把张痞子从地上拖起来。痞子又咬又骂,像只蛆一样不断挣扎,他带来的那群流氓也上来推推桑桑,不断叫喊着什么。

      不再理会这泼皮,张⿒虎再次恳切地说道:“黄少爷,还请再卖张某一个面子。如果冤枉了霜儿小姐和小少爷,我愿意负荆请罪。不但上门道歉,还愿游街示众,告诉大家你们是无辜的,免得黄府坏了名声。”

      这可把黄衍给逗笑了,什么年代了,还负荆请罪?负荆请罪有用吗?负荆请罪就能帮我家霜儿摆脱污名?

      幼稚。

      牆 “张队长,不是我们不通情理。我倒无所谓,可霜儿一旦和这种事沾上关系,那一辈子都摆脱不了闲言䤂碎语。别说什么负荆请罪的话了,你我心知肚明,这都没有意义。”

      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你自己㔠都拿不出个证据,就要随便挩小爷卖面子给你,怎么可能?我要是不卖面子,你就再来一次贿赂?

      “而且老爷的意思也很明白,不可能交出霜儿和少爷。”先前去传话的女仆也出来了,接过仇恨道:“何况大街上人都还在的时候就没事,一会去回去人就出事了,然켌后硬说和我们有关系?可不可笑啊?”见张虎被怼得哑口无言,她又继续说道:

      “还有,张队长看看,看看这些人干的事。这叫什么?这叫讹诈,碰瓷!我看啊,就是张痞子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钱选择谋害了自己女儿!”

      这一番话,竟把张痞子刺得跟炸了毛的猫似的,好似戳中了他的什么软肋。就连那些流氓们闻言,也脸色大变,行为更加激进了。不但破口大骂,还要上来打人。

      “你个婊子说什么呢?老子看你是想死!”

      “就你这种被有钱人包养的婊子,才会昧着良心血口喷人。你就是个有钱人养的母狗!”

      “来啊,大伙都来看看啊!这黄家老狗平时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都他妈是装的!他就是个伪君子!今天他包庇自己儿子残杀平民,明天就轮到给你们的孩子动刀子!”

      ...

      这完全就是无端的造谣与诽谤。

      黄家蕱女仆们与其他地主买的丫鬟们不同,是雇工身份而嗢不是签了卖身契的奴仆,是以后还要嫁人的。可这些流氓才不管,就是逮什么恶毒骂什么。

      没有什么能比在大庭广众ࣴ之下,污蔑一个女子的贞洁更为恶毒了。

      俩女也是气急,竟不顾形象开始对骂起来。可她们哪里顶得住这些人满嘴的下流之语?很快便败멘下阵来,气得不轻。

      看热闹的镇民越聚越多,很快就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大街堵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分成两派,一派觉得这痞子张就是要讹钱,一派觉得就是地主老爷仗势欺人,竟然也吵了起来。

      气愤不已的女仆,选择把张痞子的黑历史全都扒出来,道:

      “你哪里在乎你女儿?你就是想要讹钱。你一个天天家暴老婆的混蛋,打死了老婆不说,还天天跟后面那些个歪瓜裂枣厮混滥赌。”

      㠬“你说你是不是没脑子啊!被人弄光了钱,还要和他们称兄道弟。不养뇵女儿就算了,还要指使自己三岁大的妈女儿上街偷窃,有时候不满意了还要毒打一番。自己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也配当个父亲?”

      这是全镇人都心知肚明的劣迹,这让张痞子除了骂几句“婊子”之类的脏话外,完全讲不出任何事实去反驳。可作为地主们手下的“收租人”和“打手”们不同,一听对方竟然当熼面把自己的算计挑明,哪里还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就要给她一巴掌。

      气势汹汹,推推搡搡。这帮人竟真要动手打人!

      啼 张虎带着零散的几个民兵们上前阻拦,却还是漏掉了一个。这人五大三粗,一脸凶相,撸起袖子就要拿蒲扇大的手掌朝俩女脸上打去。

      黄衍此时只恨张虎把他的枪给弄走了。这쓺种情况,他怎能眼睁睁地看自家的女仆遭人殴打?情急之下,他想起某著名无差别武术的精义。攥紧拳头,便冲上前去,全然不顾脸面了,决定先给对方来个ᯙ“猴子偷桃”暈再说。

      可谁知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出场,一个微胖的身形闪现,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一道黑影从众人头上飞过,这人直接被踢得,倒栽进路边一个垃圾桶里。

      浵 矮小微胖,傻里傻气的丫头还高抬着一跳腿,全然没发现自己底裤被某个孩子看的清清楚楚。

      럤算了,白痴静的**有啥好看的,多大的人了还穿小熊花纹。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以下把那些想冲上来打人的流氓们全都看傻眼了,一动不敢动。这个姑奶奶对于他们来说,可太熟悉了。

      这帮人曾经堵住过这妹子,想要图谋不轨来着,结果被她三拳两脚打的躺了一地。以至于,今天见到对方,都还有些害怕。

      큄可能这就是坏的怕愣的吧。

      静静是专门被派出来,防止这些人做些什么出格之事的。黄衍本来还想表扬她一下,谁知这姑奶奶见不再有人上前,竟靠着门框,从兜里抓起一捧瓜子嗑了起来。

      你特么搁着看戏呢!

      另一边,见动武不行了,于是流氓们就决定继续来老三样。他们向张痞子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大喊道:“打人啦,໽打人啦。地主家⒰打人了!乡亲们看看啊,都看看啊!这些个地主终于撕下脸皮,开始欺压老百姓啦!”

      还是无休止的骂战,撒泼,嚎叫。

      黄衍被吵得实在是心烦意乱,觉得这䞷么下쎹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他怒喝道:“吵个屁!你们当是在刷微博热搜呢?到底还想不想了事,能不能他妈的听我说一句?!”

      流氓们不吵了,不是被镇住了,而是他们都觉得:这小屁孩是受不了这套,准备掏钱来息事宁人了。

      有几个人还洋洋得意,心想:哼!事情哪髜有真么容易摆平?

      “人死为大,我愿意配合调查。你这个做父亲的就不能为自己的女儿퓈想一想?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调查真凶才要紧!”一番思考过后,他决定自己跟张虎走一똹趟,配合查出背后的凶手。

      “查什么查?就是你个王八崽子杀了我女儿,还查什么?不过你死鸭子嘴鴲硬,要配合调查?行啊,那你就直接去仲裁所谢罪吧ꖅ!”

      黄衍感到奇怪,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同意他硁走一犋趟,有些不合逻巚辑。

      他不应该是为了讹밶钱吗?要真调查出真相,还怎么讹钱?这人前后行为目的,怎么差这么大?

      没人在耳边吵吵嚷嚷,这时他才注意到一些细节。

      白布担架,横幅上血淋淋的大字,几桶从肉店里弄过来的黑血,和一些腥臭腐烂的内脏、垃圾映入眼帘。一大早就拿着家伙过来闹事的流氓们,被强行拖过来的张虎,被派走的队长...

      这一切,都让他感到背后发凉,一个可怕的猜测冲进脑海。

      ⟐这特么是有预谋有准备的!对方不仅是想要讹诈,还想要借这个机会,一举发泄心中积压多年的愤懑。挑拨矛詠盾,把自家名声搞臭,甚至还想干掉我才是对方主要的目的。

      为了达成这个۸目的,甚至有可能亲手残杀自己的女儿...

      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反悔。可一众人就这么心思各异地盯着他,就等着一起走一趟。张虎是为了履行职责,痞子们不知在预谋什么,围观群众们等着看戏...

      少年一时竟有些骑虎难下。

      毕竟如果这时突然反悔,就显得极为蹊跷,一瞬间就会把他的嫌疑放大。人们都会想:“怎么说好要去忽然又不去了?是不是心虚了?还是情急之下晃点我们?”

      好在他正举棋不定,殚精竭虑想接口的时候,几个不知从哪出来的女仆们忽然把他拉住。完全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嘴巴一捂,就这么拖回去了。

      卧槽,你们这么做,这嫌疑就洗不掉了好吗?!席

      “哎哟我们傻少爷哦,你是中了人家的圈套哦!”

      “对呀对呀,那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混蛋,还不知有什么后手呢。”

      “嫌疑什么,只要真相大白,还有什么य़嫌疑洗不掉?他们想猜裌忌,就让他们去猜忌不就好了,这些人的想法我们是控制不住地,不是你跟人走一趟,就ꎭ能阻止他们乱传谣言的。”

      ...

      事端一直持续了傍晚,张虎被他们拖住不让走,竟陪帮人这么耗了一天。

      第二天他藣们又来了,果不其然,又带着咱们的张大队长。

      不知道是谁出的损招,他们竟让自家的孩子替在这耍泼哭丧。而这些孩子正是那个小偷团伙的其他人。

      他们哭得那是真叫一个撕心裂肺,看身上的伤痕,各个都是挨过毒打的,能不真吗?他们也都是真的白眼狼,不光作伪证,各种谣言张口就编。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话术都被精心设计过——意在挑起贫富矛盾,煽动平民的对抗情绪。

      ...

      “是有预谋的,绝对是有预谋的!明显有人在背后指使他们!不说对方行为怪异,话里别有所指,单说今天这些话,是他们的水平能想出来的?与昨天无脑乱喷的差鄡别也太大了吧。”黄衍把玩着张虎还回来的小玩具,说道。

      他现在是又气又有些后怕。这些亮人可能真的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杀招,靠张虎那个憨憨,完全保不住自己。

      黄云涛感到欣慰:儿子小小年纪就能看出这些细节也算不错了,虽然晚了一天。

      “想明白了?圈套给你ᮦ下了,可这烂招却不是冲你来的。他们也不仅仅是想要讹诈几个臭钱。这是个局,针对咱家的局。”

      所有这就是除了自己这个憨憨,谁都没出面的原因?蟁就是懒得听他们的垃圾话?㨃我真Ҫ傻,真的。

      他感觉自己既像个傻狍子,又像祥林嫂。 㔽 呁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后手很可能就是那个神秘酟的武者,他会在路上蹲守。一旦自己跟他们走,就会遭遇袭杀。

      س 就是不知道是仇杀,还是别的原因。最有可能是为了激怒自己的老爹,但对方这么做的好处,캔却完全想不明白,可能还有后招吧。

      对方是真的脏,对于这些痞子,如果就拿几个钱打发他们,就会被镇民们解读为:黄家确实是杀人凶手。那就洗不清了。

      就这么僵持着,一来恶心的够呛,二来显得我们人性冷漠。而老爸急公好义的形象就会被泼上污水。

      甚至,对方可能还在有意故意激怒我们,如果真事后报复,就会引起公愤。

      所以——

      “所以不论结如何,这脏水已经泼迄到我们身上了。”

      “对。” 扳

      “对策呢?”

      “哈哈,我早就让霜儿去暗中调查了。对方每次都拖着张虎,也是不想让他有机会调查走访。咱们的쁳张大队长挪不开䠳身,正队长武义又被一些事情拖住,凭醇民兵队里那几个猫猫狗驗狗,根本法查清真相。”

      所以目前来看,民兵队已经完全靠不住了,要查明白事情,只能自己来。

      “那只要弄明白这些人的主子,不就可以...”

      “没用。这些狗腿子都没有固定主人,镇上大户们也根本懒得养这群烂人。”

      所以他们就是使用一次就可以扔掉的工具,돾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时候还得保护这些烂人?免得他们被人灭口,然后又麑是一盆脏水。

      淦!好气。

      如此一来,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找到凶手,越早找到,影响就越小。凶手...凶手?!

      ì “不对,老爸。他们这一阶段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你,他们既然有把握在张虎的保护下袭击我,那么...”

      “霜儿有危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