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大爆炸第二季20

      ﷢广州市七十二中学,坐落在BY区,离租用的黄沙水产批发市场不远,鬮二公里不到的样子。

      肖勇壮着귢胆子走到学校教导主㈩任办公室门口,稳了稳心神后敲门

      “请进”打开门走进办公室,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戴一副深度眼镜,中短的头发用一个发卡卡了起来。

      肖勇说“老师您骡好,请问办理借读手续是在这里吗”

      女老师说“黑拉,雷”

      肖勇急忙说“老师我粤语不大好,您能说普通话吗”

      女老师说“哦,没事,不好意思说习惯了,你来办理ஹ借读颍手续吗,学籍证明拿来我看一下”

      肖勇拿出刚刚传真过来的学籍证明,“你这个是复印件,㶎我要看原件”老师说。

      肖勇答到“我是楚城人,原件在家里没有拿过来,您放心我叫家里人送过来”

      老师᠝说ᙕ“借读费可是不便宜。你有没有问题,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家人没有陪你过来啊,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肖勇说“老师我已经满十八岁了,也算是成年人了好不好,借读费錃我可以先交一年的,不知道一年多少钱呢”

      老师说“一年三千块啊ﴧ,你还要经过考试才能入学,你是读高二年级对吧,文科还是理科呢”

      肖勇说“借读费没有问题明天就能交,我是读文科,请问考试什么时候进行啊,这二个月放假可没这么看书”

      珁 老师说“这样吧,我这里有一套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卷子,你现在就在这里做,中午没做完下午接着做,只要及格就没问题了”说完给拿出四套卷子,肖勇一看,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开做吧。

      ꨝ 这个老师就看着肖勇在旁边做题,除了数学速度慢一点,借重生的福记忆力非常好,语文英语和政治都做的很快,做完一张老师就拿过去看一张,中途还给了二个叉烧包,一杯茶做午餐。

      做完后肖勇问到“老师,我在学校成绩还是不错的,及格肯定没有问题,我什么时候能来办理借读手续啊”

      老师说“嗯,是不错,基础还算扎实,你明뙱天带好现金来缴费吧,我给你开个证큽明你直接去缴费就可以了”

      肖勇拿着老师开的证明走出校门,后背都汗湿了,办公室里就一个小电扇还对着老师在吹,深呼一口气,总算把学校的问题解决了。

      七ꥍ十二中学高中部规模很大,文科就有六个班,肖勇分在了三班,因为是重新分的文理班,班上同学大多都相互不是那么熟悉,听着满砈耳朵的粤语,一个人讲普通话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广州这边人个子相对比较矮一点,肖勇现在身高达到了一米七五,记得前世才一米七二的,可能是营养方面跟上了吧,班上女生比男生多,毕竟是文科嘛,倒数第二排,同桌是个皮肤黑䗵黑的女生,戴副眼镜。

      ྄ “你好,我叫肖勇,从楚城来”肖勇说,“雷好啦”我去又是粤语肖勇连忙说“不好意思,粤语说꘵快了我听不大懂”

      那个女生也笑了笑说“没事,我叫沈光明,广州BY区人”

      肖勇说“BY区ꮨ,离这里好远哦,你也是来借读的吗,是住校吗”

      沈光明说“是呀,原来考得高中没큟有这个学校好,今年已经是第二年了,平时就住宿舍,周末的时候回家㋅”

      肖勇说“我也是借读,但我不住校,吲我就住在黄沙水产批发市场那边”

      㵐 她说“黄沙水产我知道那个地方,那你中午在哪里吃饭呢,是学校吃鵹还폝是回家吃呢”

      肖勇说“暂时还是学툢校吃吧,毕竟二公里中午ኖ跑个来回也麻烦”

      她说“那也是,᪩我三餐都是吃食堂的。难吃的要命ㅴ,你试试就知道了”

      随着养ި殖的扩大,到十月份第一批黄鳝鱼开始上市了,广州这边也放开了销售,一周一个车皮二万五千斤,二天一辆货车一万斤,一天八千多斤的销量很快被那些商贩们吃光,今年是扩大不了,只能这样按照订货来销售了。

      批发市场终于聘请了一个销售员,每天接电话听不懂粤语的韱肖波肖杰二兄弟也松了口气,肖勇的粤语也上升到能听不会说的水平。

      ൲ 这天周末,肖勇无聊的在店里看报纸,走进来一位夹着提包的西装男,操着粤语说“你这里的黄鳝鱼有没有超大号的,四两以上的”

      肖波过来搭话说“我们这里黄鳝鱼都要预订,最近没有多的货了”

      肖勇连忙拦下肖波说“先䍤生是䓗要定一些超大的黄鳝鱼吗”接菈着递过一张名片。

      西装男说“啊,对啊,我是深圳那边王总介绍过来的,你这边超大号的鳝鱼能稳定提供给我吗”

      償肖勇说“您是哪里的,超大号仂的我们存量不多,但您要螘定的话也行,不知道您要多大的量”接着看了看这位先生递过来的名片,香港黄氏海鲜酒楼总经理黄俊。 鱶

      肖勇拉过凳子说“黄先生您先请坐”喊过肖波泡了二杯茶说“请先喝点茶”。

      黄先生拿出手机放在桌上,喝了口缨茶说“每天五百斤四ꭼ两以上的鳝鱼,能不能稳定的提供啊,价格好商量,我也可以先下一部分定金给你签个供应合同”

      肖勇可是重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手机,这个时候有个外号叫大哥大,香港有,国内还开通呢,深圳那边有些地方能收到信号,在广州估计只能看看时间。

      肖勇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您要的量太大,我要过二天才能给您答复,毕竟您知道黄鳝鱼飦要长到四两以上可不容易,捕捞更难”

      黄先生说“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这里的黄鳝肯定是人工养殖的,要不然你每天那有这么大的量,既然能养䜯到二两也能养到四两,我等你好消息了,放心,价格绝对不给你吃亏”

      肖勇等西装男走后立马给刘老师打电话询问了黄鳝鱼长到ㆊ四两以上需要的时间和成本,到了第二天放学回来才给黄先生打电话,先拨打手机号码,不在服务区,拨打座机,通了后说“您好,我找黄俊黄总经理”

      那边传来找“黄总啊,请稍等”

      过了一会黄总声音传了过来“你好,哪位”

      肖勇说“黄总您好,我是黄陵水产的肖勇,昨天您不是来我们店里吗,现在有了答复能稳定螢供货,细节方面您看是我过去和您谈还是您过来呀”

      黄뷉总说“那这个样子好了,你明天下午过来吧,地址就是名片上那个地址,这是我们在深圳酒楼的地址,来了以后给前台说她会带你上来的”

      肖勇벃想到明天要去슎谈这笔生意,别人西装革履的,就也去买了一套西装,上辈子加起来也没穿过西装啊,鳄鱼牌的皮包也买上,人模狗样的照照镜子,碎短发佩一套西装还是蛮帅蛮精神的,刚好濛晚上温度也降了一点,直接穿上回家吧ȸ。

      蟍“肖勇,是你吗”谁喊我啊,我在广州可没颌几个认识的朋友,肖勇一看原来是他们啊,有ᮚ同桌沈光明,班花李小婉৸,还一﹬个女生不认识,班上的体育课代表吴亦凡,三女一男,什么情况。

      肖勇走过去打了一个招呼说“好呀,明天不用上课吗,ⶵ你们偷跑出来逛街啊”

      沈光明说“那有偷跑,过几天开运动会我们⎸出来买球鞋的” ﱳ

      吴亦凡和肖勇碰了一下肩说“叫你小子下午ꁳ打足球也不来,你咋穿成这样呀,西装革履的,不认识的还以为是哪个老板呢”

      班花好像第一次看见我一样说“别说穿西装还蛮精神的”

      肖勇说“小婉同学,直接说我长的帅不就完了吗,怎么穿西装就精神不穿就不精神了吗”可能是我在学校太低调,班级活动很少参加,跟同学们也不熟悉。也可能这个年代很少人这样口花花的说话,那个不认识的女生白了我一眼,拉着李小婉用粤语叽叽喳喳的说笑了起햰来,也没注意他们说什么。

      肖勇跟苷吴亦凡说“我明天要去参加一个宴席,所詖以刚买的衣服,对了,明天帮我请一天假吧”

      吴亦凡说“行吧”话音刚落,沈光明就说“얃帮你请假可以,你得请我们吃夜宵”这个吃货啊,没得说。

      ɢ肖勇说“行,你们挑地方,毕竟广州我可不熟”。李小婉可能是听葻那个不认识的女生说了一句什么就说“拿去明珠喝晚茶吧,我可想念明珠的晚茶了”走吧,叫上一台出租车,五个人坐不下,只能三个女生一辆,肖勇和吴亦凡一辆。靰

      上车后吴亦凡说扞“你怎么答应的这么快,这样吧,今晚的消费算我一半,明珠的晚茶可不便宜숼”

      肖勇说“没事,吃个晚茶能花多少,哥请客,放心吧”到地方吴亦凡急急忙忙的把二个出租车的车费付掉,走进明珠茶餐厅,装修是民国风格,大厅里还有人在演奏古筝,吃晚茶的人很多,服务生ꧬ带着五人走到一个临江的桌子边,上好茶水开始点菜。

      肖勇点了四瓶珠江啤酒,一份烧鹅,蒸凤爪,蒸排骨,三个女휤生点了叉烧包,红烧小黄鱼,青蟹,还有二三海鲜。竘

      沈光明还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看过菜单的我知道这一桌就要四五百块钱,可能是那좾套观奇西装的包装袋出卖了我这个死大款。

      쭯 ᓩ边吃边喝边聊天呗,广州人喜欢諳这个调调,原来那个不认识的女生是李小婉表姐,二人要注意看能看出来。

      聊着聊着沈光明问“家里ᅲ做什么生意”

      肖勇敷衍的说“一点小水产生意,贩点楚城那边的水产在黄沙水产批发市场卖,这边都是老客户什么什么的”

      沈光明홀家是普通的公务员家庭讏,好像是BY区政府的吧,吴亦凡家里也做生意,有个亲戚在香港。

      李小婉爸妈都是学校老师。她表姐是在深圳一个外资企业上班,吃饱喝足肖勇拿着单子去服务台买单,四百三,还没下力气宰,冊这个年代可是这边一个人的月工资了。

      出门,门口一溜排的出租车,肖勇说“吴亦凡同学,请你做好护花使者送美晟女们回家욿呗匍”这个话在2020当然没什么,在九二年的广州悢可是没人会这么说,都是啤酒惹的祸,三个美女都不喝,吴亦凡那小子就喝了一瓶,三瓶啤酒放前世肯定没问题,现在不是没经过酒精考练不是,拉开车门直接说“师傅,黄沙水产批发市场”。

      开门进店首先去厕所放空了下肚子,肖波跑过来说,这西装真帅,肖勇说“是钱帅,几千块啊,平时那舍得买”脱掉衣服洗完澡。

      肖杰又跑过来说“你怎么喝酒了,我爷爷要我看住你的”

      肖勇从包里拿出三五香烟说“看住我,我又不是犯人,今天遇到几个同学一起吃了个晚茶,你还까看住我,惩罚你少抽一支烟”ۋ想着明天还要去深圳聱谈事,早早的就睡了。

      六点半,肖波把肖勇喊了起来说“我一会送货去深圳,要不你跟我车去吧듩”。

      深圳王总哪里每天都是二千斤鳝鱼,肖勇想也该去拜访下王总了,照顾我们几个月生意了。

      车到中途找了家商店,买了二条烟,二瓶茅台,这时候茅台酒才三十八一瓶,但是三五的香烟黇已经到了一百一条了,又买了些水果。

      每次送深圳王总的货都是肖波壸跑,轻车熟路的三个小时到站,路上车也不多。

      肖勇走进王总的水产䰻店,大约四十平米左右,基本都是海鲜,淡水鱼很少,黄鳝鱼有专门的标价牌,九快一斤,肖勇心想我去,我送货上门才六块,万〇恶的中间商啊。

      王总看到肖勇拎着礼物,过来说“肖生啦,什么风把你吹过来啦”

      肖勇说“谢谢您照顾这么长时间生意,今天过来拜访一下您,有点事也要请教一下前辈嘛”

      王总三十岁左右,听这样说就答到“哪有那有,合作赚钱的啦”

      肖勇说到香港黄总这事,绰他说“是我介绍的,你也知道,原来我不卖这个品种的,现在拿你的货卖,黄总那边经常来照顾我生意,有要求我肯定先想到你啦”

      肖勇心想都是人精,这个时代做生意做出一点规模的都是人精,当然我也不是傻子。就说“黄总那边要求太苛刻了,全部要四两以上的,还要签合同稳定供应,这笔生意不好做啊”

      王总可能明白到什么说“哎,做生意总是这个样子的啦,能做就做,不能做就当交个朋友的啦”

      肖勇说“那行,您先忙着,我打个车去黄总那边拜访一下,有空一起喝茶”刚好肖波也下完货了。

      肖勇对肖波说✀“你先回去,店里还有货要送,我自己坐长途车回来”说完叫上一辆出租车就上车走了。

      九二年的深圳高楼大厦还不多,出租车跑的很慢,路上车也很多,打开车上的报纸,热烈祝贺深圳股票交易市场开业二周年,值此二周年的日子将向股民全面放开股票认购,从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一日起,凭个人身份证即可购买一百张股票认购证,第一次发放三百万张股票认购证,每张二十元人民币。看到这里肖勇心想前世就听说谁谁谁在深圳打工借一百张身份证倒卖股票交易놝凭证赚了一百万后来抄股票炒成؄千万富翁,再后来破产自杀的。还有一个多月,这个赚钱的机会我才不会错过。

      肖勇下午二点半准时来到黄总名片上的地址,前台服ᐗ务员带到了黄总办公室。

      黄总说“怎么样,你们肯定是养殖的黄鳝鱼,我没说错吧,养大点卖给我,我出高价,只要数量有保障”

      肖勇说“一天五百쐘斤量您这个酒店吃不下吧”因为这个酒店附属餐厅的规模也就一千平米左右,不可能一天吃下盡五百斤鳝鱼。

      黄总说“这些你都不要管,我给钱,你出货不就完了,年轻人操那么多心干嘛呀”

      ᷰ肖勇说“这样吧,从十二月开始,一天五百斤我们可以签合讣同,但是我只出鱼,别的我不管,这个要写进合同里面的”说完心想丫的,以为我不知道吗,前世九六年在广州打工就帮一个卖鸡的老板送货到香港,但是要出产地证明和生物检验报告。

      说完拿出合同,黄总看了看没有提出￟意见,肖勇盖上公章签完名뭭,他也盖上公章签完名。

      肖勇说“十一月十五日之前把十天也就是五千斤鱼款打到账户,然后我每天送货到深圳,每十天结账一次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