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容落难记

      畧“这……”

      荆紫川显然也没料到神符堂,竟会癓堕落到这种地步,不由尴尬道:“反正来ℜ都来了,这老家㜞伙醉生梦死也好,你反倒自由了。”

      你倒会自ꦥ我安慰,祁龙轩如是想到。

      见祁龙轩泃无动于衷,胡远以为他心生嫌弃,急忙凑过来道:“祁龙师弟,来神符靫堂之前你应ꜳ该也想到了,咱这边虽说比不上法学殿风光ᙳ,但好在来去自由啊,塩想修炼就修炼,想睡觉就睡觉,反正都是混吃等死,挑个轻松点的地方,也不用受那些授学长老的训,多好。”

      ҆  “去去去。”

      老猴子ས当即不乐意道:“你这么说可就过分了啊,什么叫混吃밡等死,等哪天不想㦶呆了,回到苦境卖点平安符什么的,也算门手艺啊。”

      “就是。”

      ࣚ周辰空也不满道:“再说了,咱神符堂因为人数太少,直接就在这大殿住下了,还省下了每天뱅攀爬两千级﫲阶梯来回的路程,ﴭ要论五殿之中,哪个殿的弟子日子过得웜最舒坦,咱神符堂说第二,谁敢说第一?”

      “是是是。”

      콡 胡远连声应诺道:“没事还能像你小子一样,跑法学箛殿看那些女弟子舞剑,也是⥣很惬意的嘛。”

      “滚~”周辰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撸起袖子就要和胡远干上一架。

      祁龙轩看得大摇其ꔔ头,却是一旁不爱说话的苏君衡开口道:“神符堂确实不如法学殿和丹华殿风光,但所承术法还是有其高妙之处的,祁龙师弟不妨先接触看看。”

      “嗯。”

      祁龙轩微微点头,反正他此行闍来䆠的目的,也并非全是奔着拜师来的,这老家伙爱做甩檬手掌柜,他倒也乐得自在。

      便双膝跪下,对着那酒鬼磕了三个响头,把那盏茶放在他枕头侧上,问道:“这就算礼Ὣ毕了?” 灵

      ꫯ老猴子心情大好,正声道:“接下来是徰授学典礼,嗯,门面话咱也省略掉吧,反正也就你一个,首先是外龘门弟子每天要做的功课。”

      老猴子说着,从怀㩷里掏出一卷竹简,对着祁龙轩抖开,上面字数极少,分别写的是:“一、砍柴。二、做饭。三、打扫꾭卫生。四、猎兽丹。五、采挖聚灵石。六、帮师傅买酒。”

      “咦~”祁龙轩看到最后大为惊诧:“帮师傅买酒也能算功课之一?” 뗖

      胡远挠头笑道:“别的殿没有,这是咱师傅加上去的。”

      胡远说着邪邪一笑,凑过来小声道:“老五你也别有意见,等哪天ȡ想着下山去玩的时候,这功课可是通行符,只要别等到师傅他老人家没酒喝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他可不᪃管。”

      祁龙轩眼睛顿时一亮,这么说以后隔三差五还能溜몛下山了。

      祁Ӿ龙轩顿时觉得这神符堂还是不错的,至少师兄弟都很好相处,还有许多特别优待,不由得心中暗自窃喜。

      “不过嘛~”

      见祁靶龙轩没有意见,老猴子继续说道:“砍柴烧水、做饭、打扫卫生这些一个人就够了,分别有老夫与胡远还有苏师弟三人负责,周辰空负责采挖聚灵石,帮师傅买酒这块,师兄弟几人轮流着来,谁想要下山溜达的,就把手头的뜱工作换酉一换。

      至于老五你,要不然就跟着辰空师弟一起挖聚灵石去吧,活虽重些,但好在没有什么风险,猎兽丹这ꣃ块一般都是法学殿那边的人去,学盍剑术的对付起灵兽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侯师兄,这聚灵石和꒎猎兽丹,每天需要交的任务是多少?”祁龙轩问道。

      老猴子道ٟ:“聚灵石每天交十斤,以周辰⍙空目前的修为,挖够足量的聚灵石,一般需要两到三个钟㇯头,至于猎兽丹这块,只需要两枚白色的筑基期兽丹,法学殿那边一般都是组ⷀ队欢去的,你就不用想了。嘙”

      祁龙轩不住点头,老猴子话说ꊗ得刺耳,但总归是为了他好,毕竟兽族修炼只有七个阶段,一旦结成兽丹,就是筑基期的修为,这批刚加入灵修峰的外门弟子,除了崔凌峰帊外,都是筑基期修为。

      而人族与眬兽族体魄不同,筑基期的妖兽和人族相比,无论从体格还是杀伤力,都是占了上风。

      故而就算是法学殿去猎兽丹,也都是组队前ힿ往,而且必须是由通神期以上的弟子,带领几个筑基期这样的组合进行,稍有不慎遇上境界更高的妖兽,说不定就死在那ʉ里了。

      “多出来的灵石和兽丹归自己所有즚吗?”祁龙轩露出财迷似的微笑。

      “䒈当然,只要交够任务数量,其余的都是自己๙的。”

      “那行。”祁龙轩毫不犹豫的道:“我去猎兽丹。”

      “啊~”众豜人误以眷为听错,一时乍舌:佞“⏸你疯啦?”

      紻“放心吧。”祁龙轩晒然一笑,对老猴子道:“接下来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ᗰ老猴子没有继续进行授学,而是反复问祁龙轩芨确认了几遍,见他猎兽丹之意坚定,只好摇摇头道:“接下来是授学环节,入门的第一堂课是画符,由苏君衡师弟教嶉授。”

      祁龙轩点头,与毖苏君衡相互见礼,由他领着走䄠到神譬符堂西北角的一处书墨台,那书墨台颇为宽大,上面符纸、朱砂ಝ、烟墨、笔砚一应俱全。

      徏 苏君衡走上书墨台,挽起袖子轻轻研墨,声音淡淡道:“符者,山、医∿、卜、命、相五术之根本,古云:上符天、下符地、中合人体。乃是修道者与灵界沟通之媒介,通过符篆,可以✩让九天神煞为ᘊ我所用,役神驱鬼……”

      “符术四大要诀为符、咒、印、斗,一道符由‘符头’,‘主事神佛’,‘符腹’,‘符脚ϱ’,‘符胆’等五要素所组成。……㦲符篆之术,通取云物星辰之势,皆出自然虚物,结气줨成字,生於元始之上。出於空洞榢之中……”

      就神符堂目前来看,苏君衡算得上是其中最为正常的一个,教起学来有板有眼,滔滔不绝的讲了一大堆关于符篆的往世今生,以及关于制符画符的步骤和注意事项。

      ꎔ 见祁龙轩都能理解,也没有发问,苏君衡才开始提笔铺纸,第໵一道符,教的是最为基础的辟邪符。

      苏君衡把步骤全都准备好后,提气,挥隁笔,口中诵念符咒道:“一笔天下动;二笔祖师剑;三笔凶神뵮恶煞去千里。”堂

      苏君衡笔随咒动,故意将画符的速度放慢了些,一边给祁龙轩讲解道:“刚才的三句是‘踏符头’法诀,也称三勾笔法,三勾代表三⏢清祖师(玉清元始天尊聶、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当然,‘符头’也分不同种类,如引雷令、请ꦝ神符、拘轣灵遣将符等,多以‘敕令’为符头……ㅚ”

      苏君衡教导新人颇褨有几ถ分水准,一道符画下来,竟将符术的四要诀和五要素,以及画符时的姿势,笔法步骤,这些基础的东忊西有条不紊的一一道来。

      祁龙轩凑近前㏕一看,这符篆画得确有几分水准,看来这苏君衡书呆子的名号,也不是凭空得来的,一道符的퐲教授,就足已能看出他的知识底蕴丰厚。

      “我来试试。”

      鱕祁龙轩眼中流ᛗ露几分赞许之色,也氋从案台上捻起一支笔,黄纸铺开,沾墨、提气裸、口中念念有词,笔随锨咒动,点符头,请符神、画符胆、叉符脚。

      一阵行云流水的巫祝笔法下来,一张灵动的神符跃然纸上,他檹小鱚抿一口符桌上用ꉿ于研墨的的清水,喷出一口水雾,点点微凉落在那神符之上,骤฻然就见那黄符上的烟墨小字一阵明灭晃动,竟有种灵气쌜透纸而出的恍惚感。

      “这……”在场众人,包括苏君衡这个教员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