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app下载?api免费下载

      叮咚一声电梯铃响,秦妍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却没想到,安全通道出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修长的身形立在她面前,将她整个人都覆在其中。

      秦妍瞳孔一缩,下一刻就被人拽住手腕拖进了怀中,熟悉的温度将她紧紧的锁缚,她听到时宴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妍妍。”

      秦妍只怔愣了片刻,然后就狠狠的把时宴给推开。

      时宴该是喝了不少的酒,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酒香,冷不防被秦妍用力一推,直接重重的撞到了墙上。

      秦妍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的转身开门进屋,反手就要把门给甩上。

      修长的手掌瞬间扣住了门框,时宴维持着被推开的姿势没动,斜斜的倚在门边的墙上。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秦妍,眼底褪去了之前的疏离,变回了秦妍熟悉的三年前的温柔。

      时宴抬手拿下了镜框,勾人的桃花眼里是一片温柔的水光,温柔的像是要将人沉浸下去一样。

      秦妍对他这种表情并不陌生。

      三年前,在床上,他们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他就是这幅春情荡漾的模样。

      秦妍心底一阵刺痛,她看着时宴嗤笑了一声,“你有病?”

      放着酒会里的未婚妻不管,跑到她这里献殷勤?

      能赶在陆离送她回来之前堵到她家门口,这渣男应该是一直关注着她,发现她要走就也跟着离开,这是掐准了她的行程来堵她呢。

      秦妍笑的越发的讥诮。

      “放手。”秦妍的目光落在他挡在门边的手掌上,一脸再不放手就夹断你的手的狠劲儿。

      “不放。”时宴懒洋洋的看着秦妍,嘴角的浅笑带了些漫不经心,笑意也并未升到眼底。

      秦妍眯了眯眼睛,压了一晚上的怒火瞬间蒸腾,她想也不想的甩上门,厚重的门扉轰的一声砸到时宴手上,几缕血光直接飞溅了出来,秦妍心底狠狠一颤,但时宴却像是无知无觉一样,手指仍扣在门扉上,温柔的黑眸凝视着秦妍,一字一句道:“妍妍,我回来了。”

      秦妍被时宴给气笑了。

      眸底传来一阵刺痛的涩意,秦妍看着时宴满手的鲜血,双手环胸往后一靠,笑意盎然的对时宴说:“嗯,我知道,回来跟秦暖结婚嘛。需要我再恭喜你一次吗?”

      “妍妍,我可以解释。”时宴嘴角的微笑终于消失,暗沉的眸光里闪过一丝类似叫痛楚的情绪,秦妍笑的肆意盎然,“你解释啊。”

      时宴身子微僵,垂眸沉声道:“你等我三个月。”

      他猛然抬头,眸底的暗光深不见底,“三个月后,我带你走。”

      “时宴。”秦妍脸上的笑容也彻底的消失,木然的像是将所有情绪都彻底抹去了一样,“三年前,我有句话忘了告诉你。”

      时宴瞳孔微缩,下意识的斥道:“住口……”

      “分手。”秦妍一字一句道:“我们分手。”

      刚刚还扣在门扉上的手滑落,被铁门狠狠砸到手上都纹丝不动的时宴,像是突然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样,有些无力的靠在墙边。

      看着他仿若失去了整个世界的模样,秦妍又勾起了一丝明艳的笑容,然后,凝视着时宴湛黑的双眸,毫不犹豫的将大门甩上。

      走廊中没有任何声音再传来。

      屋内,秦妍并没有开灯,满室的黑暗将秦妍吞没。

      秦妍突然蹲下身子,将头狠狠的埋在手臂里,堵住了险些崩溃的哭声。

      三年前他突然消失的时候她没有绝望。

      得知他突然回来却是要和秦暖结婚时她也没有绝望。

      看到秦暖挽着他的手出现在酒会上时她还是没有绝望。

      可当他扔下秦暖,带着秦暖未婚夫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用她熟悉又眷恋的眼神望着她,告诉她他回来找她了……秦妍所有的情绪在瞬间溃提。

      他把她当做什么了?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脑残吗?

      秦妍恨恨的站起,一把将脸上的泪水甩掉。

      她用整个死去的青春,爱了一个渣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渣男。

      第二日,秦妍一大早就起来,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吸了口气。

      双眼又干又涩,应该是昨晚哭多了眼肿了。等会儿被乔姐给看到了,估计又是一顿臭骂。

      秦妍烦躁的顺了顺头发,将心底的杂念全部甩开,飞快的洗漱换衣服打理整齐,变身回光鲜亮丽的当红小花,精挑细选了一副墨镜架到了脸上。

      墨镜一带,谁也不爱。

      今日之后,她就是秦·钮钴禄·妍。

      抬手拨通了乔姐的电话,秦妍漫不经心的问:“老板把咱们新剧的投资搞定了吗?”

      乔姐一边诧异秦妍竟然这么早就起床,一边没好气的回道:“才过了一个晚上,你当拉赞助是吹气球么,动动嘴皮子就能敲定?不过,老板也不是全靠投资商的赞助,剧本班子应该早就组建好了,等会儿我跟老板确认一下进组的时间。”

      “那还等什么。”秦妍笑盈盈的勾唇,“让司机来接我回公司,我亲自陪老板跟进流程。”

      乔姐悚然一惊,“妍妍,你吃错药了?”

      秦妍嗤笑一声,“怎么,嫌我太勤奋给公司赚得太多了?我热爱工作,工作使我开心。”

      乔姐头痛的扶额,一时间想不明白秦妍这是受了什么刺激,连忙应声道:“我这就联系司机来接你,等我。”

      说完,就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昨晚离开会所的时候还好好地,才一晚上过去又不正常了,失恋的女人真是可怕。

      唉,万恶的时渣男。

      乔姐忧心秦妍的情绪,飞快的收拾好东西上楼,与此同时,秦妍也拎着包包出门,随着电梯铃响,两人的脚步同时一顿,神色各异的看着秦妍门外的人影。

      时宴一晚上没动。

      他就靠在秦妍的门口,手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听到门响,他面无表情的抬头,黑眸落到秦妍的身上,喉咙微颤像是要叫秦妍的名字,却又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乔姐被时宴惊了一跳,在看到他血肉模糊的左手时更是眼角一抽,下意识的上前把秦妍拽到了身后,一脸警惕的瞪着时宴道:“你要做什么。”

      秦妍抬手把乔姐推开,上下打量了时宴一眼,轻笑道:“时少爷,您这又是玩哪出呢?”

      她其实从未见过时宴这幅模样。

      优雅矜贵的时少爷,向来都是光环加身,不管走到何处都是一道光源,也曾是她心底唯一的光源。

      如今他银色的西装上多了褶皱染了尘埃,摘掉眼镜的俊脸也失了笑容,一双桃花眼里蒙上了暗影,显得他整个人都有些阴沉,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秦妍的心底又升出了绵长揪痛,到底是自己曾深爱过的男人,看着他此时落魄的模样,也不应声,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秦妍顿时像吞了一把石子一样难受,喉咙里哽的像是要吐出血来。

      她移开视线推了乔姐一把,“走。”

      她才不要跟这渣男浪费时间,喜欢站着就站到死吧。

      “妍妍……”就在秦妍踏进电梯那的一刻,低沉沙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你喜欢上别人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