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套女上位疯狂白浆

      “第二意志?”

      朱天赐知道什么叫潜意识,却更加疑惑:“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之前没有?”

      “我是你的一部分,是不完全受你控制的那部分。”

      朱天赐终于有些懂了,可能是融合的缘故,有些东西虽然已经融合了,但不完全受他支配,还拥有一些自主性。

      “你有什么能力?”

      “我精于计算,可以存储信息,还会读档复原。”

      朱天赐又惊又喜:“你是球球?”

      “我不是球球,我是你,是你的一部分。”

      “哦?”

      朱天赐深思了许久,终于慢慢有些想通了,球球和魔皇并没有被抹除,而是与他进行了融合,但魔皇仅剩下几个超强法术,而球球保留了智能灵魂的部分能力,两者却失去了自主意志,而智能部分的能力因为智能的原因,可以自主运行,成了他的第二意志。

      这是好事,多些能力总是好事。

      何况智能在某些方面能力无与伦比,拉下人类几十条街。

      现在唯一让朱天赐又好奇的是,他为什么能干得过魔皇和球球?

      自己为什么这么变态?

      难道他前世的前世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还是像球球所说的那样,他的前世只是被人植入的虚假记忆,而他是一个绝世强者,但被一个更强的高手所控制?

      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

      朱天赐暗中生出深深的忌惮,无论如何也要逃出这人的魔掌,不能被人像玩偶一样捉弄。

      眼下破局的唯一希望,就是踏过通神路,到达神域。

      成了神,就能到达其他世界,就有可能回到地球,解开心中的迷团。

      朱天赐再一次暗暗下了决心。

      望向白毛无魂体,他心中却是一沉,虽然得到了魔皇的不少强力法术,却没有得到魔皇的记忆,其中并没有起死复生的法术,他救不活这个无魂体,苏蓉蓉很可能已经因为契约而殉命。

      心中一痛。

      朱天赐纵身跃出雪窟,到得雪谷之上,只觉精神异常通透,视野开阔,他没有多想就发动控风术。

      一阵狂风肆虐。

      附近的山头卷起一个巨大的风暴!

      朱天赐呆住。

      控风术只是一个低级法术,他只想把附近的雪移来,掩住他破开的雪洞,哪成想竟然有如此威力。

      似乎他的法术比之前强大了百倍千倍。

      消耗得精神力却并不多。

      龙卷风暴将巨大的山谷整个填平,许久才沉寂下去。

      以飞行术飘浮在高空的朱天赐已经知道,他不只得到了魔皇和球球的法术和能力,还融合了他们的魂力,使他魂力暴涨,才使得一个初级法术会有这么强的效果。

      难怪昏迷了这么久,看来是在消化魔皇巨量的魂力。

      朱天赐看了看四周,东方远处隐隐有一线崇山,那是无望峰,他意念一转,首次发动了魔皇保留下来的绝强法术。

      空间遁!

      然后面前便见一座陡直的山峰破云而上,像一堵巨墙向两边延伸出去。

      他已经到了无望峰脚下!

      太炫了!

      朱天赐心中兴奋,果然能使用这些强力法术。

      只是感觉有点精神不振,这个法术好是好,就是消耗有点大。

      但兴奋过后,朱天赐有些疑惑,明明记忆里的空间遁术需要先感应比灵气更加精微的世界本源,可是他什么也没感应到,意念一想就直接发动了遁术,中间缺少应有的过程,似乎不经意间就做到了。

      这样倒是挺方便,也让朱天赐感觉心里没底。

      为什么会这样?

      这时,脑海里再次出现这样的信息:“飞行术可以进行优化,预计优化后效率可以提高34%。”

      “优化?”

      朱天赐怔了一下,他能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也知道优化是将一些不必要的步骤去掉,把一些繁琐的步骤改得更简单一些,目的是提高效率,只是这个世界的法术也能像程序一样优化?

      智能的第二意志还有这种功能?

      不管怎样,先试一试,他落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默念:“那就优化吧。”

      不一会儿,信息再次传来:“优化完毕。”

      那就检验一下,朱天赐纵身而起,发动飞行术,刚一动念,身子便轻飘飘地飞起,又快又稳,确实比以前效果有明显改善,只是感觉不到消耗有什么变化。

      但他随即又发现了新的问题。

      之前他运行这些法术,首先要感应体内的灵气,让灵气按一定的方式运转,形成法术,带动身体飞行,而这一次却不是这样,略一想就飞了起来,根本不用感应灵气。

      像空间遁一样,自动运行!

      “是潜意识完成了这个过程,是第二意志替我发动了法术。”

      朱天赐很快明白过来,飞行术已经被智能意识的部分解读后进行了优化调整,并在他动念后自动完成这些中间环节,空间遁应该也是这样,可能魔皇的其他法术也已经进行了优化,之前昏迷那么长时间,或许跟优化这些法术有关。

      这是融合智能带来的好处。

      智能确实能代替人做很多人难以做到的事情,对数据的处理能力没得比,尤其是不厌其烦,任劳任怨,这一品质人类拍马也赶不上,另外还有诸如信息存贮、复制、加密等功能,远远优于人类。

      但这种情况也让朱天赐有些担心,这第二意志靠不靠得住?

      万一像那些科幻大片一样,智能背叛了怎么办?

      哦,这种情况似乎不用担心,第二意志毕竟也是他的一部分,可是,如果他养成了依赖第二意志的习惯,将来万一有一天失去了智能的第二意志,自己不就成了一个什么也不行的废物?

      这种情况虽然未必会发生,但不能不忧虑。

      尽管隐隐有些担心,朱天赐还是很兴奋,毕竟自己骤然增加了如此多的强大能力。

      飞行中,朱天赐感到有些异样,他的眼睛明明看着前方,但身后的情形隐隐约约也能感应到,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转身依然如此,只是掉了个方向。

      这是什么知觉?

      难道这就是神识?

      朱天赐曾经在玄幻剧里听过神识一说,是一种很玄的知觉,属于第六感的范畴,但比第六感更细致,更重要的是可以自主应用,而不是一闪而过。

      他闭上眼睛,这种感知仍在,而且是全方位的,只是朦朦胧胧,不是很清晰。

      朱天赐判断,这很可能就是神识,是因为吸收了魔皇和球球的魂力,使得魂力大涨而增强的感知能力,或许其中也有融合二者的经验所致,但也有可能只是第二意志的能力。

      不管怎么说,这种能力很不错,可以避免被人从背后捅刀,而且在黑暗之中多了红外视觉,大幅提高了生存能力。

      朱天赐时而飞行,时而落下,一路往南,一边测试各个法术。

      但他很快发现一个巨大的问题,普通的法术倒是威力大增,施展起来也轻松,但魔皇的几个强力法术却极耗精神力,施展一次精神力就会下降一小半,这样的话,强力法术只要发动几次精神力就会见底,不能持续作战。

      好的法术是用来保命的,不能随随便便拿来浪费。

      还是要节省一些,不能轻用,虽然下界不会有太强大的威胁,但万一在精神力空虚的时候遇到个老怪物,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在人前更不能轻易显露,免得传来传去传到有心人耳朵里,带来难以预测的麻烦。

      虽然实力突然窜升,像个暴发户,但朱天赐还是秉承谨慎的原则,决定继续低调行事,回到中原大陆,觅地闭门修炼。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短期内朱天赐不准备再回到上界,他现在换了新的身份,仙族魔族都不能去,万坊城里不能修炼,他现在又不再需要魂晶和功法,还是呆在下界为好。

      他倒也想过化形成原来的模样冒充魔皇,但他只得到了魔皇的几个法术,却没有得到魔皇的记忆,魔皇和球球的记忆都在两者相争的时候损毁消散。

      何况魔皇的新宿主身份已经泄露,就算他能成功冒充魔皇,也会成为众矢之的,危险巨增,威胁不只来自仙族,更可能来自魔族内部,这是魔族残酷的竞争机制造成的,因此魔皇才会被迫另觅宿主,找上了他,霉运逆天。

      因为试演法术精神力消耗了大半,朱天赐决定先停下来,恢复精神力再踏上行程不迟。

      偏离无望峰,向西飞了一个时辰,寻一个雪谷,继续钻进雪里打洞,造了个简单的雪窟,盘坐冥想。

      之所以离无望峰远一些,倒不是怕那些零散的魔物,只是下意识地想图个清静。

      或许因为精神困顿,朱天赐很快进入梦乡。

      嘈杂而纷乱的记忆碎片时隐时现,之后,他来到一个所在。

      没有天,没有地,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迷雾,没有边界,只有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五官非常精致的漂亮女人。

      “又做怪梦。”朱天赐自嘲地道。

      “这不是梦!我特意来找你。”漂亮女人轻轻开口,声音清脆,“在神域,他们都叫我神女。”

      “神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