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夜被部长侵犯在线观看

      黎明时分,破晓的阳光自遥远的山峰间隙中照뗳耀而出,溪流清澈干净,丝毫没有昨天被浑浊的鲜血所染红的迹象。휵

      一线峡,这是坦格堡鹝的主人给这座木制城墙起的新名字,不过由于昨夜乱战中引起的大火,东城墙的百来米的䑔木材都被熏的鄕乌黑,有的在长达半天的火焰中也烧成了焦炭,失去了防御的能力。

      两翼的高耸的山峰下唯一的通道,李察觉得被称为一线峡确实妥当,他一瘸一拐的巡查着씚开始修复中的城墙,破损的木⮖头被拆卸下来,又或者新材料将会是其他的东西?

      没人知道,托里克爵士昨天夜里战斗结束后就被送回了坦格堡接受治疗,与之同行的还有大量的货车,其中一部分的粮食被堆放在一线峡的营地中。

      綻 临时修建的木头营地只有少数的几间小木屋,大量的开采矿石的工具和制作铁器的工具䁎被整齐的摆放↵在ࡼ营地中。

      䝞士兵们为这些工具摆放的位置搭设了临时的棚子,几根粗木上架着不少的麦草,用粗绳子做成的网堵在下㥠面,看上去像模像样的。

      嘎夫和他的士兵被束缚住手脚,李察没有杀了这个穴居人的首领,原因无他,对方是黑森林部落的首领,最具有权威的战士,而嘎瞹夫也承认了,北方自由民侦查猎手发现有乌鸦活动的痕迹,他以为坦格堡就是守夜人们占据的地方。

      瑟恩人是这样赓说耬的,乌鸦们在鬼影森林的靠海口扎下了根基,那是一处塞北无与伦比的美好之地,生命孕育的摇篮。 

      李察知道,这次的战争很可能是自己提㕨前透露了自由民南下所导致的,比较自己抵达绝境长城的时候,杰奥·莫尔蒙就派出了不少的游骑꽎兵。

      ሣ“褋那你也应该知道,你对我的领地造贘成的破坏,穴居人,这场战争完全由你所导致,因为你大脑简ᇸ单,从不思考”

      领主的话让嘎夫如坠冰窟,黑森林部落在附近并不是瀴没有敌人,他带上部族大多数的战士寻找乌鸦不成,反而被击败,那么族里的老⦴人和孩子会怎么样?

      答案不言而喻,黑森林部族的敌人不会放任这些人再次的繁衍下去,凛冬将至,一份面包有时候都可能是救命稻草。

      穴居人首领慌了,战士们的死亡就让他足够自责了,如果部䏭族被吞并,那么全部的结果都是他一个人所造成的,他将是部族的罪人㞉,导致毁灭发生的刽子手。

      “现在,我可以懛给你两个选择,多路达之子嘎夫” 捴

      沩 他走到一脸绝望的自由民身前,平静的吐露着自己给予这个被擒敌人的选择。

      “一:就这样默默无闻的关押在一线峡,然后等待着黑森林部族被毁灭֏的消息传来,一쐉生一世一的陷入绝望与悲伤”

      “二:带领你的部族投靠我,我可以保证在茁凛冬将至之时,给予你们足够的粮食与温暖,但条件是,为我而战”

      李察的话让嘎夫有些不可置信,明明他昨天带着士兵偷袭了坦格堡主人的营地,但对方却放过了他,并且愿意给他섐一条生路,而且是整个部族的生路뒙。

      塞北的自由民们并㠩不是一个势力,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部族分布在永冬之地和鬼影森林的各处,黑森林只是其中之一,每到冬눵天来临螉时,总有老人和䣰孩子冻᱆死,或者因为缺乏食物而挨饿。龫

      “我愿意!伟大的李察爵士,黑森林部族愿意成为您垥永远的下属,为您而战,而我,多路达之子嘎夫,也愿意为您效忠,只求得到您的庇护”

       他烜俯下身,弯下了名为硬骨头的决心,用被束缚的双手平贴在地上,用着谦卑的话语向他身前的青年宣誓效忠。

      頄“很好,我回应你的效忠,多路达之子嘎夫,从今往后你将是坦格䱡堡的一员,现在和阿利斯泰爵士一起,带上士兵去撤离你的子民,我会쮌在坦格堡给你们准备好必要Ԑ的东西”

      穴居人信仰旧神,与森林之子友好,作为先民的后裔,信守뺝诺言是篆㊔刻在血脉中的产物。

      李察蹲下身子,用手中的长剑为之前的自由民首领,现在的坦格堡战士解开了绳索的敐束缚,并任由对方笚单膝跪倒在地,低下头颅。

      骑士向领主效忠的旇步骤,虽然自由民被称为野人,但他们只是不愿意被王国鲌统治而逃离于此的人而已。

      “多路达之子嘎夫,站在你面前的是李察·坦格利孢安,坦格堡⌌之主、铁王座的第一继承者、极北地未来的统治者,现在我将赐予你贵族的身份与姓名,多罗克斯·嘎夫,寓意无漏而幸运的战士,为我而战涍,奉我为主,我将是自由民꺍唯一的领主” ⾏

      剑背轻触对方的后颈和两肩三次,三次后,穴居人首领自地上站起,现在他不再是黑森林ߣ部族的族长,而是坦格堡的ٷ贵族,坦格利安王朝的贵族,而他也将为他所效忠的对象伦,付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森林之神在上”

      놖他接瑢过领拸主交给他的武器,这是一柄崭新的钢剑,老锋利无比。

      “殿下”

      阿利斯᚞泰爵士牵着另一匹马走来,他的身后,跟随着休息了一晚,身体与力量恢复差不多的士툸兵,他们穿戴着煮沸的皮甲,手持长矛,背负着一뮛面小圆盾,等待着出发的指令。

      ⱄ“阿利斯泰·伊拉德威利,欢迎你加入坦格堡,战士”

      “多罗克斯·嘎夫,我会我的行为作出回㫀应,请相信我”

      銦李察看着一个旧神的信徒和一个拉赫洛的信徒友好的交谈,又想起自己这种伪信펞徒렌,干咳的两声,示意他们速度准备出发。

      二人带着鶏队伍走后ﴅ,领主带着剩迴余的不到十人的士兵将大门关闭,随后骑上唯一⽜的一匹,而且也是专属自己战永马,就朝着开拓出的小道,向着密林的方向赶去。

      坦格堡有莫尔克在管理菋,他曾经是駬阳戟城附近村落的村长,管理过几百个人,这一方面他还是可以放心的。

      不过唯一让他忧虑的还是托里克的伤势,一人独自杀死了半数的狼群,还有十多个野人战士,重伤还能防御住嘎夫的攻击。

      但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坦格堡内的那位医生了,不过好在ⷿ这一次带来的杂物中,也有一箱不同的药物,是内港医生卖给他的,花了足足一百枚银鹿。

      钂 聵(ps:多罗克斯·ス嘎夫,书友私信的ᄘ原创Ꮹ人物)

      多罗克斯·嘎夫

      力量:18

      敏捷:12

      智力:9

      魅力:12

      掌控能ℳ力ⰸ:骑术4、骑射4、跑଑动4、格斗6、铁⼦骨6、武⣟器掌握4、教练3、战랎术4、向导3、疗伤2、统御4(2)

      武器熟练度:单手武器250、双手武器300、弓箭300.

      先民的后裔,穴居人部族黑森霞林的族长,信仰旧神,年龄30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