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聚合app下载

      唐振走出书房,身后跟着秘书郎若干,铁甲볠扈从几人:

      “劲锋,车马劳顿。”

      “承大司马洪福,一路安稳놿。”

      “坐囗。”

      “谢坐。”

      唐振年纪并不大,今年也才三十岁而已。他本是唐婧门十八公子,身前还有十七个哥哥,十四个姐姐。身后只有묉一个妹뀁妹,就⶞是唐灵儿。当然,这是一个家族大排行,这其中包括唐氏二老爷唐宁和三老爷唐显的几个孩子。

      本来唐振不是唐氏门阀最合适的继承人,但由于其父唐琼八十多岁才闭眼,ࠗ导致下一代两个杰出后辈没活䦩过老爷子。

      大公子唐乾、二公子唐坤,号称“乾坤双瘮子”,那可真是文武双全,梁朝名流。㼼

      氂 可惜命短,不提也罢。

      䖆 除“乾坤双子”,唐氏子侄一辈最有出息的就是唐振了,据说颇有唐琼年轻时风范。所쪚以才把鵑爵位传给他。如今唐琼已故,家里只剩下风烛翟残年的二老爷唐宁,只要唐宁一死,唐振便能完全掌握唐氏门阀的一切资源。

      但是ﰚ,毕竟此时唐༑宁还没死,这位曾经担任过兵部尚书的老爷子脾气十分倔强,手握部分兵权、财权,就是不肯交出来。或许老爷子有些赌气。在两代门阀继承人的争夺战中,他自己失败了,他的儿子也失⠏败了。于是ᄚ……

      “我们唐家的情况我想你是渿了解的。二叔不肯鍥把兵权欬交出来,在家里,还跟我争夺经济财权。想通过财权控制我。我怎么可能让他控制呢,所以我也要跟他争。可惜我身边多是些只会打仗不懂经营的莽夫。只有一个唐云能帮我,可他毕竟只是一个人,他忙不过来的。后来灵坓儿长大,虽༺为女儿身,却外柔内刚稏,眼光不俗。在她的帮助下,수棉纱、造纸等产业蒸蒸日上。正因为此,我才不希望她离开我。也就委屈你入赘咱家。但是你放心,我不强求你改姓。你뤲们的孩子,也不要求改姓。这样一来,也不辜负家父与常胜叔之间的君子之约。”

      苏御心中一喜:“谢大司马照顾。胄”

      “不必谢我,我还有一个条件。”

      “请讲。”

      “婚期再推迟一段时间。অ或许是几个月,灅或许是几年。”

      苏御心想:难不成要等到二老爷唐宁死的那一天?

      话里话外,这还是不同意这桩婚事。

      那么,刚才说那些好听的,是什么意思?

      暚既然不结婚,哪来的孩子쳽?

      越想越糊涂,微微皱眉。

      唐振笑了笑:“在家里,不必叫得那么生分,以后你就叫我十八哥好了。”

      “哦…”苏御想了想,问道:“灵儿得了什么病,如此凶险?”

      “没病蓔。”唐振轻描淡写地说:“做做样子给西府看的蕲。我原来的计划是,你来ǚ了就立刻成亲,然后直接发丧,就说灵儿过世。而ဦ你是否愿豎意留在唐府,完全凭你个人意愿。可现在我改变了想法,那你就只能先留下来。以后你就住騀在东府,一切生活开销由恬静负责。哦,她就是恬静,我的书房丫鬟。”

      “哦。”苏御再看锦衣婢女一眼。

      唐振习惯性地敲了敲茶几,引回苏御的视线:“我之所以改变计划,是ೡ因둴为二叔已经知道真ᚭ相,并且告诉了太后。这种情况下我再愊演戏也没什么意思。不过你和灵儿的婚礼,我已ࠞ经给你们办完了,现在名蛟份上你们已经是夫妻。我知道这样做对你不公平。所以你可以在清化坊里ժ找个看得上的姑娘收入房中当个小妾。只要不是二叔那边的人,我都能做主。”

      䯵原来是这样…

      苏御心中的一늣些疑惑被解开了,可此时他的心情却很复杂。

      唐振话音刚娘落,身后㺈一名秘书郎㉮走了过来,低声道:“国公爷,时辰到了。”稍顿一下◶,察言观驸色,谨慎道:“再不走,恐怕髢耽搁。”

      很简短的一次会面,唐振앛好像还有话没说完,身边就有人提醒他时间到了。随后唐振披上长裘离开书房,据说是要去见皇帝,商讨军务大事쎪。

      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时间都是挤出来的༟。与谁见面,谈多长时间,都是有计划的,还폌时刻有人在身旁提醒。家中负责盯石晷的小厮就好几个。这次与苏御见面,身边还有一名秘书郎手里捧着计时沙漏。

      唐振走后,屋里只剩下苏御和恬静。

      恬静끸双腿并拢正坐席上,看起来像个岛国女子。苏御一直不太习惯这种坐姿,总感觉是在跪着。不过梁朝男人倒是不用像她那样坐着,算是一种解脱。

      苏御不说话,她也一句废话不说,看起来坦然自若쿈,丝毫不觉得尴尬。

      苏御眉毛一挑,心道:“此女子不卑不亢,柔中带刚。……方才唐振提起唐灵儿的时候,似乎也用过这个词。这女人看起来挺不᚛简单。

      她口中的公子,指的是唐振。通过不同的称呼,基本能判断这人跟随唐振的时间。这锦衣婢跟唐振的时间不会短,最起码不会短于唐琼过鄠世。叫公子叫顺口了,才不会轻易改称呼,而퀡唐振也不会刻意纠正。就比如一些陪嫁丫鬟,到䣠了婆家之后依然叫新娘为‘小姐’,却不改叫夫人。也不见婆家人刻意要求更改。

      刚才唐振说‘你和灵儿的婚礼,我已经给你们办完了’,这叫什么话?

      㬽 新郎还没来,怎么办的?

      鷮是别人代替我与新娘拜堂了吗?”

      苏御有一肚子话想问,转念一想,又忍住了,既然唐ᣭ振早有安排,刚来到这里时最好是随遇而安,而不要有太多的主意和问题。只等这些问题慢慢浮出水面才最为䀐妥当。毕竟就算问明这些问题,自己也改变不了什么螡。⣂索性不问也罢。”

      想过这些,苏御笑了笑:“我的住处可有安排么?”

      恬静ⶄ微微颔首:塿“小姐的丫鬟姘会来找你,带你去小姐院里。以后你有花钱的地儿就来找我,或者找小姐也行。如果没有额外花销,每月十五会发给你五千钱,到我这里领取。姑爷莫怪,如今唐家也是债台高筑,毕竟刚打完仗,花钱的地方很多呢。”

      “哦。”

      当上门女婿,唐府还给发工资,倒是没想到的事。

      大约一刻钟。一名头扎双髻的小丫鬟出现在苏御胬面前,她刚走进来,恬静便➸告退。

      苏御目幷送恬静离开,随即目光落到眈小丫鬟身上。

      콂这小丫鬟长得小巧玲珑,一脸精明相,初次见浘面略显羞涩。

      观其样貌神态,估计不会超过十五岁。

      看小丫鬟的手,也是个不用干重活的,而且穿得相当不错,竟然是粉色绸纱襦裙。㿡

      这一定是小姐䙘赏给她的。

      可是,刚过上元节,天气还很凉,她这样裸露肩膀,不冷吗?

      就在苏御胡思乱想的时候,丫鬟万福道:“见过姑爷,奴婢名叫朱嬛[huán],您叫我小嬛就好了。”

      “哦。小嬛你好。”苏御笑迎,叉手还礼,颇为郑重。

      见苏御如此,小嬛愕然,随即深深还礼:“姑爷,您别太客鞂气了吧,小奴受不起的。”

      说罢,不知为何,她竟发笑。

      苏御觉得小丫鬟笑起来天真可爱,便靠近一些。

      小嬛眯眼笑了笑,笑起来᎙脸如苹果,眼如弯月。

      后来苏御才知道,今天是小嬛代替自己与唐家小姐拜堂的,所以才混到如此好的一套衣服穿。刚办完婚礼,她就留在东府等待苏御。可她⠗觉得冷,就跑去諒和얓守寡的八小姐在屋ཱྀ里烤火炉嗑瓜子。苏御进门᳈她竟浑然不知。后来还是恬静身边丫鬟把她喊来的。

      苏御觉得小嬛是个冒失鬼,同时也一定有她招人喜欢的地方。

      一边走,一边聊。言谈之中苏御发现﷦一个问题,问小嬛,你们为何都不叫唐灵儿郡主,却叫小姐?

      小嬛说,唐灵儿最讨厌别埣人叫她郡主,因为梁朝前几个安乐郡主品行不端,咱家小姐不愿意与她们同称。再说,唐府之内姅何时看重过皇封?除非外出参加礼会,小姐都不痑用郡主称号的。

      苏御早知唐家够硬,却没想到ᠭ硬到这个程度。

      而且是一代比一代硬,不免让人担心㫪。

      这就好比弓弦,是不是拉得太紧呢?

      苏御还发现,此时唐家欠䟌款数额十分躎庞大,简直大到天文数字。洛阳许多钱庄早已不敢再向唐家借钱。听小嬛说,前一阵唐振去找太后借款,还与太后吵了一架。当时唐振与太后说了些狠话。

      具体说了什么,外人不详。 쏎

      小嬛猜测说畗,大致意思应该是:핵如果把我唐家财政拖垮了,大家都别츑想好过。

      苏御心中一凛。

      颁 此时长安到华州,唐家十五万神ﱌ策军蠢蠢欲动,似乎是在呼应洛阳境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