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飞花

      韩希宁点点头:“爹爹Н,我知道分寸,这会儿,宁儿不会做给您添乱的事情。”

      两个㾦孩子离开,韩东卓让音鬼把水鬼、竹娘叫进书房,蠟想来还是先把解药给了竹娘的好。

      ⢹ 没几个ಎ数的时间,三个人回了来,韩东卓让音鬼出去,书房里只剩下他和水鬼与竹娘。

      “主子有什么事情?”二人说道。

      Ⴈ“水鬼,你知错吗?”韩东卓不加任何的表情态度语气,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佡么一句,水鬼眼睛忽然睁大,立即狠狠的跪了下去:“主子我错了,但。젏。蹫。꒰”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糊涂啊,可曾想过,没鲧有你,裴方淼一样能把公主劫走,얱为何偏偏要你多费个劲儿?”

      水鬼听着韩东卓的话,突然感觉自己完全蒙了,裴老板能有无情果的饆解药就是一件非比寻常的事情,不是顇一般人。但他让水鬼来报信根本就是多此ጡ一举,水鬼想到这里半晌没了话。

      韩东卓掏出解药:“竹娘你把解药吃了。”

      巩 竹娘愣是没接,韩东卓接着说道:ะ“搕竹娘,水鬼是不是为了解药背叛公主都与你无关,并且,这解药分明是쵌裴方淼送的,至于为什么,以后밁再说,我没想到原因,而你还是먥先把解药吃了的好,如果。。。。如果公主还能回来的话,能看到有情感的你,她也会更开心韅。”

      竹娘看看韩东卓又看看药:“奴吃。”

      拿起药扔进嘴里咽下去,转瞬间就晕倒了,揄水鬼见状抱住了䱼竹娘。

      “你抱竹娘回房间休息吧,我和音鬼子夜出去一趟。”

      水鬼想튼跟着韩㋪东卓,但竹娘的确需要人,毕竟解药的效果擊还不清楚,点点头抱着竹娘回了房间。

      缘心寺

      小聀和尚万青给方丈尘息换了鷍一壶热茶:“师傅,那座山上鬣开始有黑光。”

      尘息慢慢睁开眼睛:“韩夫人有难呀。”拿箒起壶给自己倒杯茶水,“你去门口等着,韩将军可能马上会到。”

      万青惊讶:“他来干嘛?难不成,他以为师傅能救公主?”

      尘息摆出一副无䉣奈又宠溺的表情:“他以不以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心一直没定下槭来。晚饭前,心经万遍抄写交给我。” 昅

      “啊!”万青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消弱下来。

      “师傅,能不ꀬ能少一点,韩将军过来,徒儿还得跟着呢,时间不够啊?”万青讨好般的双手合十求着尘息。

      䱜 而尘息闭上眼睛:“下去㤆吧,有这时间不如去门口搬张桌子⠦,边等边写着。”

      万青委屈的像要哭了一般呞,尘息不理他,等听到他出去的声音,尘息睁开眼睛,将手里佛ꁙ珠换到一只手里,双脚落地穿上僧鞋。

      冬还是冷的,自然的法则,谁也更改不了。

      万青到了寺庙门口و,准备搬个桌子,但忽然反应鑗很关健的问题,这墨汁要是拿出来就冻上了啊,怎么写字啊?他像个愣头小子,摸着自己光光的脑袋,怎么也没想明白。

      看看寺门,自己要不要去问问师傅再搬桌子,或者师傅有办瑄法呢?只是自己太笨了。䂊

      正要转身,听到身后有人说话。

      “小师읃傅,请问如何找到方丈住持,我有事想寻求帮助。”韩东卓和子夜ꫳ站在寺庙门口,从喘息上能看出来,他们来的路上很赶,这会儿正累着。

      듶韩东卓是骑马过来的,那쓾马也喘着粗气,没休息过来̝。

      “韩将军,跟我走吧,师傅知道你要来。”

      韩东卓一惊,表情略有悦色,看来住持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和公主。

      当当当。。万青敲了三下方丈秭的门。

      “请进。”

      进门,韩东⺒卓很着急的想问尘息,公挬主的事情方丈是不璞是已经知道,并且是否有办法能解决,但看着尘息ﭲ的那一脸的平静,愣是没问出口。

      “万青,퉜还不ꀷ回屋去抄心经去膞。”

      蛠 万篗青本؃还想听些八卦的,但想想那一万遍的心经,自己还是老实一些,赶⨑紧回去写吧。

      鹮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尘息又说:“写完一篇先拿来给为墽师。”

      万青不知道师傅是什么意思,嗯了一声出去了。

      댳“韩施主,我知道你会来,也知道你为何事,只是真的无能为力。”尘息盘腿坐在蒲团上杌,手里慢慢的拨着一个又一个的佛珠。

      屋子里好静,静的只能听到那一次次的趠拨动佛珠的声音。

      “方丈,还请更明确的给我些提示。”韩东卓Ċ不想放弃,他觉得方丈一定能给些帮助。

      “顺其自然,就算这一遭改变了,下一步你能确定公主就会安然无恙吗?”

      ۽这一句惊醒了韩东卓,火烧仪式或许ꁾ是给救下来了,那些老百姓也不会就此放过她,她从此的生活也不会安宁快乐。

      想到这些他说道:“那我领她去云游四海,离开这个地方。”

      “离得开这里?笽离得开儿女?你希望串你的儿孙如何安稳的活下来。”

      韩东卓握紧了拳头,双眼紧闭,看着公主去死ᶓ这样的事情,他不能做。

      那他就陪公主一起死,那坚定的眼神湀,充斥᪘着不悔的决心。

      ݰ ᄿ尘息睁开眼睛看看韩东卓,叹了口气:“何苦,人生的选择处处都有,不需要选择死돷亡。”

      这时敲门声响起:“师傅。”万青的声音。

      “进来。”僻

      万青拿着一张背写的心经递到尘息面前,尘息仔细看了一遍,嫌弃的瞅了他一眼ꐭ:紈“这字还能不能进步了?”

      万青一听,紧张的脖子一缩,耳朵动䴁了动:“师傅,您说写먃一张送过来ξ,所䧨以我写的着急了一些的。剩下的我一定好好默写。”

      尘息摇摇头,鼻子哼声:“拿去给箫韩施主。”

      ㆍ“啊?”万青⽵和韩东卓异口同声。

      “给韩施主就是了。”

      瞺“哦。”

      ㏰韩东卓接过《心经》,尘息说道:“㗰我这小徒儿心性不定,今日ꢌ我罚他抄《心经》万遍,这第一遍送给韩施主啦,这两日,您也回去抄吧。”尘息说完又闭上眼睛。

      퀷 “方丈,明日我家夫人就会在缘心寺被烧,我怎能坐得下抄经嘆文?”

      尘息一笑:똘“你多抄经文,可以帮她减少痛苦,你抄不抄?”

      韩东卓一听,顿时心里透出一丝光亮,但还是皱了一下眉͌头:“方丈,您这不是在敷衍我吗?”瑃

      “是不是敷衍你,以后你才知ꋟ道,如果你不想抄,把《心经》留下便是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