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历史>

      午后,路章急不可待,亲自前往新野郡以北,欲求贤士而用之。

      一路上人烟稀少,ꨉ路章轻叹了口气道,“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兴则百姓苦㪈,衰则百姓亦苦!”뗍

      ᶇ伊籍闻言一愣,又连忙说道,“主公仁善,此言瞦一语中的沲。南阳百姓问听主公之名,多有来新野郡定居者,他日新野郡又是一个荆州大郡矣。”

      鿪 看了看周边环境,伊籍转头对路章说道,“主公,此行还有不少路程。还请主公慢行,我且先去与众安县安排一番。”

      路章闻言微微点头,“伯机慢行!”随即又招了两名亲卫吩咐道,萸“你二㔌人与伯机同去!”

      “喏!”

      看着伊籍渐渐远去的背影,路章向身侧的贾诩问道,“文和先生,你觉得我此行可能达成目的?”

      贾诩淡笑道,“那就要看君侯大人是指卻哪个目的놜了?覧”

      路章眼光一闪,笑问道,“还请文和先ꥮ生坭试言之!”

      贾诩微微颔首道,“君侯大人此⣘行,不管那众安之虎吴冲是否有真才实学,只要将他请回帐下。那么君侯求贤若渴,哔礼贤下士,唯才是举之名便算是칆成功传开了。”

      캧路章轻笑一声,又示意贾诩继续说下去。

      끺 贾诩继续说道,“世人皆知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脾然而这世间,终究还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獋君侯大人此行便ϣ是雪中送炭!文和再此恭喜君侯得一死忠之臣。若是此人有真才实学就更好了!”

      路章微微颔首道,겖“伊籍其人非是夸夸其谈之辈,他既然如此举荐,必有所长。”随即路章不经意的又问道,“文和且继续。”

      贾诩闻言一愣,随即惊异一声道,“君侯大人竟然还有其他目的?文和实在是想不到了,ᔿ还望君侯告知。”

      路章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驱马向前。

      贾诩没有再问,眼神微微闪动,亦是默默跟随在后。为人主者,既是喜欢臣子明白自己的心思,却又讨厌自己的心思被下䤩人猜透。有些时候,还是故作不知的好。

      众安县中,有一户人家房前屋后䣟规模不小麗,但是房屋修修补补。望之,莫名的有些心酸落寞。

      一个三十多颍岁的中年人正拿着一卷竹简读诵着,阴阳顿挫,朗朗上口,身前坐着ᝃ十多个六七岁的孩童也跟着轻声读诵。

      À 一段完毕,吴冲拿起边上桌案上的茶水茗了一口,“好了,今日就–到此䔶为袑止了,你们回去吧!”

      “㩱谢谢先生!”孩子虗们微微鞠躬施礼,就转身向屋Ӧ外跑去。

      一中年女子缓缓走来,递了一个面饼给퀋吴冲,“夫君辛苦了!”

      “哎,”吴冲接过面饼,哀叹一声道,“多少年了,蹉跎在此,苦了夫人与阿娘两人了。”

      吴夫人故作生气道,“夫君又是如此作态。整个众安县谁人不知夫君才华,他日必有你出人头地之日!”

      吴冲微微一叹,“ꌝ世间千㲄里马常有,十伯乐却不常有。”又无奈的拍了拍㾎自己的瘸腿,不甘心的叹道,“有失官仪,有失官仪!就这四个字,⊢他们视我꒩才华如无物,闻之不屑,如之奈何?⅍如之奈何?”

      就在此时,屋外突然有高声传来,“孟琼吾兄,孟琼吾兄?”

      吴冲闻言一喜,连忙起身将伊籍迎了进来,“伯机贤弟,新野事务如此轻松?这般时辰怎的来了为兄这里?”

      灨 悻 伊籍连忙说道,“兄长,大ﺿ喜事啊!”

      㔙橏“何喜之鍕有?”吴冲疑惑道。玞

      伊籍回答道,“新任荆州刺史路章将军,已经领兵驻ᱤ扎在新野郡城了。他今日在大堂之上闻寻,新野之地可有良才美玉?我就立马将兄长举荐了出来,路君侯闻之甚喜啊。”

      吴冲闻言一喜,又有些泄气的拍了拍大腿道,“还是算了,我这拄拐瘸腿之人,怕会污了路刺史之眼啊。”

      伊籍连忙摇头娓道,“兄长之事,我已经全部告帿知僋主公了,但主公却反问道,既有贤才,͗为何不用?我亲往请之!”

      吴冲闻言猛的站了起来,赶忙问道,“섧路大人真的是这般闃说的??”❞

      伊籍笑着回答道,“主公不单是这般说的,他都已经在来请蝹你的路上了!我先行一步,特来告知兄长。” 䒻

      “什么??”吴冲惊呼一声,又连忙说道,“安可如此!我Ⱛ去迎他!”

      硥 走出几步,又顿住拍了拍自己䡱的脑门,“都糊涂了!这身衣装怎能见人。夫쫟人,快将我那身锦服取来!”

      ᇥ“哈哈哈哈!”

      刚换上衣服,就听到有爽朗笑声传来,“文和,我观此图便知其人已得兵法三味矣!伊伯机所言不虚呐!”

       ⼸入内ܶ!

      吴冲与路章几人对坐饮茶,聊了些新野趣事。

      帺 㓚少쫛许,路章先行开口道,“孟琼先生,我此扗来荆州,虽然ṍ得有天子诏书,但荆州⢮首府踘襄阳城却㪀并未遣使迎䮧接于我,如之奈何?”

      ๒ 狟 吴冲闻ૂ言眼中神色쐇一动,定了定心,随即淡然道,“此事易尔!所谓名正言顺,君侯既有天子诏书在手,入主襄阳易如跄反掌。”

      ᬩ路章连忙问道,“还얽请先生不吝赐教!”

      吴冲轻笑道,“君侯可派먅少许悍卒扮作平民进入襄阳城中,趁那些个将官郡吏孤身无备之际,将他们绑了押来新野城მ中君侯身前。君侯与他们畅聊一番,我想他们会޻欣然相邀君侯入主襄阳的。”

      伊籍低声道,“兄长,你不觉得此计过于⚬下作了些么?” 梳

      吴冲淡笑道,欮“伯机,若是㽇其他人用此法是下作了些。但君侯不同!他可是天子明诏,任荆州刺史,镇南将军呐!”

      路章闻言微微颔首,神色有些意动,看向贾诩。贾㚵诩笑道粪,“此计简洁明了,此忠计可也!”

      路章突然起身,看着吴冲施礼道,“少秋蒙天子ꢨ厚爱,授予荆州刺史,镇南将军之职垗,然自知才识浅薄,想쓟请先生为我荆州长史,望先生不吝推辞。”

       “敢不从命!”吴冲连忙跪倒在地,喊道,“吴冲拜见主韋公!”

      “好,好,好!”路章立马扶起吴冲,高兴的说道,“我得先生,如鱼得水!”

      贾诩在旁边突然说道,“吴先生,琼者音穷,和先生先前环境窨类同。今日吴先生得遇明主,来日必将瀩闻达于诸侯,不如改琼为达,不失为一段佳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