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鸡蛋长什么样图

      四人带上防毒面具,然后挨个熄灭灯火灯芯,才继续前进。

      防毒面具为了避免危险也没有取下来,还好这些面具舒适性还行,对的起Shirley杨付旤的价钱。

      躭 众人凭借着火光以及手中的手电筒灯光,仔细的检查周围的环境,脚下脚步不慢,凭借着摇曳的火光,可ऊ以看见通道的出口大厅两侧摆放着许多的石柱。 蠤

      众人走进大厅一看,在两则整齐排列的石柱上,绑着许多的风干尸体。

      那些尸体被风干之后,骨头上荒面贴着不会腐烂的肉,浑身上下还粘连着暗红色的血块,被很多大铁链困在石柱上。

      “看样子这里是一处祭司或者殉葬用的场所,看那干귡尸的服侍,不是囚犯就是奴隶,当然在古代这两种一般都是一个身份。”。

      博学多才的Shirley杨衏仔细观察着周围的숚干尸,虽⣉然脸上挂着一丝恶心,但是那全然影响不到她。쓘

      易行打量着周围,听见她的话,也点了点头。

      ݆ 比起原剧情里三人组的老大胡八一,他其实觉得Shirley杨才更像是真主角,쳣不管是,出身于盗墓世家,家族背负着特殊的诅咒无与使命。

      还她从她爷爷。大名鼎鼎的鹧鸪哨手里,学到了搬山道人独特的秘籍。 힪

      还有Shirley杨为人勇敢冷静,机敏且伸手矫꬟健,⊰而且表面上是一名世界地理杂事的记者,家境殷实是个富婆。

      这种种条件当个主角不过分吧?

      整个就是一个东方劳拉。

      “不是,这里不会就这些干尸吧!老胡你不是说是个大墓吗?还是王公贵族的墓,怎么撒也没有。玩呢?”。

      王胖子可没心情看那些㤣干尸,那舠玩意他看一眼就犯恶心,一进来他就在这탍处祭坛里四处转悠,可惜既没找到棺椁也没找到明器。

      “别急,你没听紊到这里不是主墓室嘛,急什么。”。

      易行进来之后就在找那个愃地道,易行绕到祭司室的后方,看见了藏在祭坛后面地上的两个打的铜环,直接提起伸手一拉。

      珝看见易行的动静,胖子立马来彣劲了,屁颠屁颠的跑来,假惺惺的搭把手,一起拽开了地板上的暗门。

      Shirley杨走了过来,拦住了急匆匆想下去的胖子,再次往下面扔了个冷焰火,把下面照纜的通明。

      只见下面和上面是差不多的大小,布局也是極一样的墓室,在墓室的䤼最中央则摆放着一个石棺,石棺看着比一般的石棺要宽不少,应该就是姑墨王ꡑ子和他老婆的合葬墓了。

      “这种墓穴和棺木的样式好怪啊!”。

      来到第二层看见棺ퟑ木橉之后,胡八一就忍不住出口问道:“带点少数民族的样式,又带点汉文化的影响,还有些形잦似而非的感觉。”

      “行了,行了ᕤ老胡!咱们都到这棺材口了,你搁着说个屁的墓葬形式,赶紧开棺吧!”

      胖子葮看见棺材就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在那沉思的胡八一胳膊上。

      三人聚集在棺材的旁边商量着怎么开这⫤口棺材,而Shirley杨一边注意着他们的动静,⊘一边看着墓室里的壁画。

      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可比棺材里的财物更吸引她,毕竟她是个富婆不缺钱。夀

      “姑墨王子太阳藌神的化身,刺杀...精绝女王,被封为第一勇士,发现秘密,女王是?妖怪。”:Shirley杨一边看着壁画,一边解读壁画上的信息.

      “这精绝女王的眼睛可以让人消失?这就是易行说的无界妖瞳?这根我们家族背上的眼球诅咒粈有ᢈ没有关系呢?”᲌

      没管Shirley놚杨,正在棺材边上商量着开棺的三人准备动手了,胖子先去东南角点上了一根拉住,看见这易行撇了撇嘴,表示这两个倒霉蛋根本教不会.

      䄾自己那个点手电筒的方法明孌明不是更好吗?

      “嘿!这棺材盖真䖱TM的沉嘿!”:三人把手搭峃在棺材上一推,胖子背这棺材盖沉重的分量有点吓到。

      一声难听的石头摩擦声响起,让在一旁看着壁画的Shirley杨头皮发麻,立刻转头望来,此时易行三人已经把棺材盖掀翻了,连里面的尘土飘飘洒洒的飞了出来。

      Shirley杨的手졕电筒照进棺材内,只见棺材中躺着两ᨉ具衣着完好的尸体,两具尸体摙也是整个被͐风干的样子,只是륅面色安详,分别穿着⨩华丽的衣服,能看的出十分华贵。

      尸体的周边则摆放着众多的瓷器和玉敄器,而在姑墨王子与其妻子的怀ပ抱中则还放着一个盒子.

      盒子周身雕着鎏金的花纹,镶嵌着珠宝花鸟,怎么看就知道这个盒子价勪值连城,更不用说盒子里面的东西了。

      “哇,肯定是个宝贝!”:这是胖子看清棺材里的东西,已经忍不住将这个盒䪓子抽了出来,笑眼开的捧在手里细细摩挲。

      “诶,别!....算了”易行刚想提醒一下,先撝别动棺材里的东西,王胖子就把盒子抽了出来.

      易行转眼一看那干枯的男尸,裸露之处竟然好似充气一般,逐渐鼓胀,干枯的裂缝里还伸出细细的白毛。

      쫜 果然王胖子那发财的小手,不是在坑队友,就是在坑队友的路上。

      听见易行的喊声,胖子等人还没反应过来,顺着易行的视线看向棺内的两具尸体,那男尸的手背上,此时竟然长出了一指多长的白毛椢,整个尸体都逐渐开始圆润起来。

      “我擦!老胡、老胡,抄家伙,这玩意变粽子了。”胖子看见那尸体尸变,立马把盒子往怀里一揣,把背上背着的M4端銎了下来对准棺材。

      輝“行了,教给我来对付。”易行挥읧挥手示意胖子几人靠后,手一伸,一把亮银色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上,对准即将尸变的粽子一ꘋ刀斩了下去。

      凌厉刀光闪过,艾德曼合金战刀的锋锐刀锋,划过即将尸变的粽子脖颈,不仅仅把侤男尸的头给斩了下来,甚至还斩断了一节㏣石棺左壁。

      ﺛ 斩断头颅之后,易行又伸刀一挑,插嫠入男尸的脑袋,整个从棺材里挑了出来,扔到了一边的地上。

      “额!易爷威䡂武!易爷牛逼!”:看着易行一下子就解决了一直粽子,胖子的连环马屁就伺候上了。

      “行了,你这话说的够恶心的,赶紧把盒子拿过来我看看!”:易行回头挥手示意,胖子停下那恶心肉麻但又令人舒适的话.

      他也挺好奇这个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个啥玩意。

      胖子听见易行的话,从怀里掏出盒子看了两眼,刚准备递给易行,但是却立马收了回去,甚至还又后退了两步,看向易行的身后。

      “易。易ꐥ爷,那粽子起来了!”

      看见胖子和边ꗅ上的人脸色不对,易行し立马果断回头就是一刀。

      ᑗ只见那个已经被易行斩断头颅的尸体,竟然直愣愣的从棺材里做씝了起来,刚准备把手伸向易行,就又被斜着胸腹被砍伤一刀,但是还坐在棺材里。

      “你TM的,头都掉了还TM敢起来,食大便了!”。

      易行空空的左手出现了大美人黄金沙鹰,一枪堵在了无养头粽子的左胸,一枪蹦出,凭借着50%攻速和50%攻击力的加成,直接给无头粽子来了个透婰心凉、心飞扬。

      碎落的空荡心房从干尸的背后飞出洒落一地。 넄

      绑!

      那干尸只不过刚묂刚尸变ⵇ,立刻被斩ᒖ头,陾开胸,碎心三连击,好似委屈致死一般,绑的一声躺了回去,浑身上下的白色毛发通通化为灰飞。

      “易老板,没事了吧縁!”这时端着枪的胡八一等人,才敢靠近过来查看情况。

      “没事!不是我说你,胖子,你能不能管好你那倒霉的手!”

      易行手中刀枪消失,转过头来脸上倒是没什么怒톂气,但是还是对着胖子破口大ᣋ骂:“你要是管不住,就剁下来,免得害死其他人。”

      “我就是有点忍不住,嘿嘿,啪퇢”:胖子尬笑两下,还拍了一下自己拿着盒子的手,表示惩戒。

      饛易行憋着嘴,拿过盒子,研究怎么打开,胖子놐的手这毛病6,他估计说多少次都会犯同样的毛病,胖子这家伙哪怕你把他手剁了,他都能用嘴把地下的明器叼起来。

      几人研究半天,也没发现这个盒子以什么可以打开的开棺,这玩意就像是一个特种的千机盒子,不知道机关或者自身对机关不了解还真不容易ﳡ打开。

      不过易行可没那那闲工夫。

      在三人惋惜的眼神中,易行左手拿出了【艾德짷曼合金战刀】,沿着盒子上的缝隙,伸进去环切一周,整个盒子的盖子就掉下来了,徒留一旁的婘胖子在哪里心疼。

      毕竟不说里面到底有什ᴆ么䰮,光凭承这个盒子都是值不少钱呢!

      盒子掉落,易行手一斜盖子就滑落一旁,露出里面的一个红色的软垫子和上面的一个纯洁无瑕的羊脂白玉瓶。

      这个羊脂白玉瓶,浑身圆润谒有光泽,毫无任何花纹,瓶塞也是羊脂白玉两者之间严丝合缝,属于让强迫症侄患者看见了都得高呼一声舒服的那刓种。

      㩐易行端详起瓶子,感知发动并没有在上面发现什么危险,就直接拿在手上观看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