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的句子污到下面流水的句子

      “我叫由云᷼,自由的由,云朵的云。”由云知道他误会了欃,急忙低声解释一句。

      刘航微微点头,伸手指了指孙磊的座位,“孙磊人呢?”

      由云疑惑的看着굍他,“你不知道么?”

      瘄 “屁话,知道我还用问你么ᢿ?”刘航心里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不耐烦的又踹了下由云的凳子。

      굤由云尴尬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说走了个志强,又来╅了个刘航,丙等班的日砻子还真ꠒ不是人过的。

      看对方越来越不浆耐烦的神色,急忙回道:“孙磊昨晚被打了,据说是甲等班的人出的手,如今在校医馆养伤呢,据说被揍的ﭫ挺惨。”

      刘航听后脸色铁青至极,出手的人很可㼺能是孔峰,对方可能察觉了孙磊告密的事,MD,老子本不想杀人,你们这是逼我啊。刘航心里恶狠狠道。

      起身举手,“老师,我肚子疼,想去厕所。”

      錸 苏文不悦的看着刘航,看其一脸焦急的模样,不耐烦的挥挥手,“呸去吧。”

      튆刘航急忙起身往教⟮室外跑去,一路来到医馆,大夫看왶到是他,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神憎鬼厌的刘航,在他们眼中就是最好的研究对象。

      刘航被这帮老家伙们激动的目光看的很不自在,急忙打断他们探寻的目光,“麻烦问一下,孙磊是不是在这?”

      “初妆级丙等班的孙磊?”其中ꊐ一名大夫下意识问了句。

      刘航点了点头,“我是代表班级过来慰问他的,听说他昨天被打了,大家都很担心他。”

      大夫叹了口气㰎,“伤的的确很重,如果不是矺救治的及时,恐怕就废了。”说着话大夫指了厘指角落⏁一个身上텧缠满绷带的人,“那就是媐他。”쬐

      囯刘航吓一跳,快步上前,等看到双目紧闭,嘴唇青紫的孙磊后,᫥怒火瞬间填满整个胸膛,孔峰这是跟自己示威么?

      펁 好,既然你想完,老子就好好陪ஓ你玩,不将你孔家玩死,老子刘字倒着写。

      䜟“大夫,他什么时候能醒?”刘航关心道。

      大夫不确定的咂咂嘴,“不好说,他伤的太重,可能这几天就会醒,也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

      刘航身体一震,对恽大夫恭敬一礼,“麻烦您了。”

      大夫微微摆手,“救人是我们应该做的。”说完感慨道:“要是学院少一些打斗就好了。”

      看꩜着大夫叹息的背影,刘航冷冷一笑,“以后争斗绝不会㚸少,孔家的人,会经常出现在这里的。”

      说完转头看向孙磊,“不管你是不是当◾初救我的那个人,就凭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些话,这个仇,我替你报了,就算皇帝敢阻拦,老子也不会收ѻ手。”

      离开医馆,一路来到丙等班第一间寝室,通过气窗看了眼坐在床上修炼的青뉑年,伸手敲了敲门。

      青年身体一颤,冷冷的看向门口,“不管你是谁,给你三息时裟间跪下来道歉怀,不然老子卸你一条胳膊。䮖”

      “是我,找你有事。”➻刘航冷静的回了欩句,丝毫不将对方的괳威胁放在心上。

      ﯌青年微微一愣,饶有兴趣的打开寝室大门鐀,揶揄道:“传说中的瘟神啠来找我,不知有何贵干?”

      “瘟神?”刘航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自己有这个헀外号。

      青年哈돲哈一笑,指了指末尾处的寝室,“跟你有接触的志强六人离奇死亡,⫟你不是瘟鋗神是什么?”

      刘航无奈一笑,“你也相信是我做的?” 綮

      青年收迱敛笑容,仔细打量刘航一遍,“我不相信是你做的,不过此事跟你绝对脱不了干系。”

      刘航微微摇头,“随你怎么想吧,清者自清。”

      青年不屑一笑,明显不相信刘航的话,“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刘航神色一正,辘“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不帮。”青膉年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 刘航微微一滞,他鏄一直以为自己就够有性格的了,没想到此人比自己还有ᒌ性格,沉默良汩久后,严肃道ጕ:“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青年神色更加不屑,“你的人情在我这一分钱不值。”

      刘航微微摇头,来到青年耳边低퉈声说了些什么,青年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等刘航说完,再次打量᥷他一遍,“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刘航斩钉截铁道。

      뀆“好,我信你。”青年突然展然一笑,随后好奇的看着他,“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肯定我能帮到你?”

      刘航无语的㳑看着他,伸手指了指寝室,“你能一个人住一间寝室,픲还没人敢找麻烦,每天不用去上课,铁男同样不敢说什么,想做到这些没有㘵后台是不行的。”

      青蹅年嘿嘿一笑,“我핁本想低调,没想到在鏎你眼里却如此高调,失策了。”

      ࢀ刘航炏还是第一次见他笑,之前这小子一直是一副僵尸脸,脸上一点表情没有,自己还以为他是面瘫呢。

      重新认识一下,刘航伸手瘸,热情道:“刘航。”

      ⺳青年微微一笑,缓缓伸手跟刘航握在一起,“季血。”

      “季雪?”刘航听后有些想笑,这个名字怎么听都是女子的名字。

      季血看着刘航戏谑的表情,缓缓扯动嘴角,“我的血是血液的血,톇你要是再敢拿此事开玩笑我就杀了你。”

      刘航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不待说话醄,季血的威胁再次袭来,“还有,刚才你说的事如果是假的,我同样会杀了你。”

      看着一脸微笑的季血,刘航心里一寒,他知道季血说的绝不是玩笑,此人的狠厉再次刷新了刘航对他的认知。

      刘航微微点头,心里虽然很别扭,却别无他法,自己需要有人帮忙,原本自己想找王誤义,춪可他只是个农令,应该不诒会为了自己窇去得罪孔家。

      㖄除了王义,詥自己冴能想到的只有季血,他对自己来说就是个迷,自己有种感觉,⚕季血不属于这里,应该属于更好的地方,身份同样比那些县里ↂ的土财主们更高。

      自己赌对了,对方的眼光的马确很长远,也很敢赌。

      “说䙷吧,ਕ你想让我怎么帮你?除掉孔峰?还是除掉孔家?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能帮你办,不过你要付出的人헶情会根据事情大小而改变。”青年显然没将孔家൞放在眼里,在他这,孔家好像只是要刘航人情的筹码。 勔 퀥

      刘航同样吓了一䵞跳,季血是怎么知道的?

      要知道他每天都在学院里修炼,很少出去,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出自己的敌人是孔家,他身后的势力췼也太꣕厉害了吧?

      还有,他竟能随便说出灭了孔家之言,看其表情,刘航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知道这一点璵后,心里更苦,季血的人情不是㨫那么好还的,弄不好就会万劫不复。

      季血看着刘航一脸便秘的模样,嘿嘿一笑,“怎么?后悔了?”

      刘航脸色一正,坚鳲定道:“没有,我只要情报跟人手,在说我也没想灭了孔家,我只想缑灭䝿了孔四那一脉。”

      㮇촺 季血无所谓的摆摆手,“随你,你想怎么弄都行。不过斩草不ꯧ除根,会生出很多麻烦,你可要想好了。”

      刘航直接楞在原地歲,季血是第二个跟自己说这种话的人,他很难想象,究竟要什么样的心里素质,才能干出灭人满门的事,反正他做不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