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掉了

      “幽冥,你这话是嘲什么ᙘ意思?我的那位朋友回来了?你又是ל怎么知道的?”听핎到幽冥的话后,张良看㨕向门口,没有发现任何人员出现,更何况是还知道来者的身份垅了。

      ┣“来者还在外面的法阵之内,现在时间郜还早芴,慢慢来,容我再多看一会儿书。”幽冥看了看天空,慢悠悠的回答。

      “这。。。大人,不好吧!来者好歹是主人,我们如此怠慢人家,还如何请他出山?”

      “没事,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子房,你就不要劝说了,윤你去法阵之处看看਌,是不是你那位朋友,如果是的话,你就在外面对他说,一个小时后,如果他没有解开的话,法阵会自动消失,记住,你在法阵的外围为好,否则的话,你自己陷进去,你啊,就等一个小时后匥和对方一起来吧ꉩ!”

      “幽冥,你刚才那话外有话。。。”

      “子房,你想多了䝡,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韓没有别的意躽思。赶紧去哦,看看是不是你的那位䛼朋友。”张良狐疑的看着幽冥,总觉得这事情不简单,但还是不敢怠慢,向法阵方向走去。

      “大人,肺你什么时候布下了法阵。。。”

      看见张良离开,封赐说出了众人的疑问,但未说完,幽冥直接指出其封赐话中的错误:“我没有重新布置法阵,只是修改一下对方的法阵,但其中的一些杀伐法证,全部变成了防御幻阵,这比布阵简单多了。好了,你们就不用担心了,要是对方因为此事而对我们此次之行有廱影响,那也只能说明我们和此人无缘,既然无缘,那샨就没必要再劝说了。ᑖ人才,我们诅咒军团很缺,但是还没缺少到必须低声下气},卑躬屈膝的地步。”

      ծ“可是,大人。。。”

      “好了,不要再说了,做好你们的事情,就是对军团最好的帮助,记住,靠天靠地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好好学习吧,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是很有用处的,看風雨文学主人家的书籍还是不错的,很适合你们。”幽冥说完就不再说话了。

      白驹过隙,一个小时的时间在眨眼间过去了。当张良和一位留着胡须男子有谘说有笑的낛向着亭子中走来。幽冥听到声ᶏ音之后,将目光从手熻中的书本핻中移开,望向来者,但见男子神⠀态自若,超凡如仙,表现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神态。

      不多时,二人来到亭子里,所有的护卫起身,将手中的书籍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亭子,不打扰幽冥三人的谈话。

      “大人,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所说的那位朋友,王禅。有通天彻地之能,智慧卓绝,精通百家学问,一曰数学,日星象纬,在其掌中,占往察来,言无不验;二曰兵学,六韬三略,变化无穷,布阵行兵,鬼神不测;三曰言学,广记多闻,明理审势,出词吐辩,万口莫当;四曰出世,修真养性,祛掗病延年,服食导引,平地飞升。。。”

      “哈哈哈!子房啊!你又埋汰我了,我哪有你所说的那么夸张,我靽就是一个山野村夫,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云游四篡方才是我向往的生活。ꡯ”王禅连连摆手,面上神色自若,没有表露出任何不满的神情。

      “在下幽冥,原为罪恶王冠子民,现在寒露帝国军中服役,大师之名如雷贯耳,久仰以久,可惜一直无缘相见⤪,盛为遗憾,今天得子房相助,与大师相见,果然不同凡响,气度不凡。。。”幽冥简单ꌋ介绍一下自己,场面话还是要陨说的,但话中带刺,王禅依然如故,不见有不悦之色。三人在这亭子里开始了你来我往的寒暄,说的话题也是天马行空,不着边ᱣ际,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大人,午饭已껍经准备好了,请问是否现在吃饭?需要将饭菜拿到亭子来吗?”封赐来到亭子中૘,对着幽冥说道。

      “哈哈哈!这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ࡉ中一个早上就띵这样没了,王兄,一起吃个饭吧,虽然军中粮食与王兄平常的口味䠆不同,但还是可以果腹的。”幽冥向王禅发出了邀请。

      “也好,承幽兄之福,省了我不少了麻烦,只是这军中之食我还未曾吃过,不知道是自己是否有휁这䄉口福。”王禅微笑的和幽冥、张良一起起身,向着护卫刚刚临时凑出来的餐桌走去。

      “王兄,军中之物也是平常百姓之物,现在是非常时期,招待不周处,还望海♛涵。”张良也在璤一旁说道。

      “哈哈哈!有酒啊!闻着香味就知道是一壶上品佳酿。酒这东西呀!能用起的人可不多啊,᱈更何况还是在酒中上品。哈哈哈!今天有口福了,有酒,足矣。”

      “哈哈哈!这为大人,这酒可是只有我家大읙人才有,就是我鹰扬军团军团长大人都对我家大人的酒赞不绝ฝ口,说是꽻在国宴上都重来梁没蓞有喝到过这种好酒。”

      “是啊!每次大人回到军营,军团长大人总是让躞大人将他帐里的那两坛⚧酒坛灌满,可羡慕死不少军中的其他贵族了,那表情我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十分有趣。”

      “大人,我家大人对于我们十分侵的慷慨,凡是在军中立大功者,赐酒是必需品,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羡慕死ឳ帝国军团䗻的其他队伍成员,听说一个个都틎想调入我军团。”

      “哈哈哈!闲话少㱿说,闲话少说,吃饭吃饭。我啊!什么都缺,缺钱、缺粮、缺人,就是不缺酒툆,尽管喝,放开喝,管够。王兄,听子房说,你也是贪好这杯中之物之人,来品一品,这酒如何?”幽冥让众人入座之后,亲自为王禅倒满了一杯酒,做出请的手势。

      “果然是人间佳酿啊!﷐可惜了。”王禅小饮一口,回味一下其中的味鮉道,赞不绝口,但脸上现出失望的表情。 휣

      “怎么了,王兄,幽冥这酒难道不好喝吗?”

      “王兄,ﭮ天下之大,虽然我不敢自称自㙨己所酿之酒是天下第一,但是能和它相比者也不多见,不知哪ꏿ不对劲了,或者入不了你的尊口,ﷲ我闻你明这住处有不少酒香味传出,难道是有其他的上品佳酿?”

      肨“哈哈哈!幽兄,你多虑了,我一个山野村夫,哪有可能会有如此如此绝佳的佳酿?我可惜的是如此的美酒,竟然被放入了如此多的山果,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哈哈哈!王兄,你是觉得这搴酒烈度不够,还是觉得这果酒不适合你?”

      “烈度?应该是烈度吧,太柔和了,平淡无奇,根本不像酒。”

      “唉!也是一位重口味之人啊!我不喜欢太烈的酒,因此所酿造出来的,大部分都是这种平淡ᯟ无奇的低烈度的컕果酒,也正因为它郵的烈度低,因此军团长大人才敢让我将他帐中的酒坛倒满甡,否则在军中,他哪敢饮酒啊!”

      “可惜啊!可惜了这好水啊!”

      “既然王兄喝不惯,那就把它倒了吧,我为你满上别的。”幽冥直接将王禅杯中之酒往院中地上倒出,手上多出了一个酒葫芦,又为王禅倒满了一杯酒。

      王禅想要阻止都꽑来不及,惋惜的看着地上留下的水迹,若是可以,他真想把那水收回,抬头看向护卫,发现他们神情正常,对于这种事情好像见怪不怪,没有任何不满之情,同时也闻到自己酒杯中散发出来的另一种香味ࢰ,小心翼翼的握紧酒杯,小饮一口,生怕自己的一句话,幽῜冥再次将它给倒了。

      “咳~랸咳!”王禅一不留神被酒呛了一口,手不断地在嘴边扇风。

      “这酒也太高鲓了,幽兄,你헂这是要放倒我啊!怎么,打算到时将我直接扛到你隆诅咒军营?”

      “人在曹营,心在汉ㆱ,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又有雞何用?王兄,这酒如何?”

       “你之前那杯酒好多了,就是太烈了些,从未喝过如此高纯度的酒,一下子不习胀惯,没有适应过来。唉!幽兄,你误我啊!喝过这酒,这辈子品其他酒,都会索然无味了,你让我这好酒之人,如何度过往后的余生?没有酒相伴,人生少了一大乐趣,⟨害人不浅啊!”

      “哈哈哈!莫贪杯,莫贪钬杯⒃,贪杯误事。哈哈哈!我这也是为了王兄好啊!”幽錟冥笑着说。

      “王兄,既然好这杯中之物,不如自己酿造如何?”张良提议道。

      “哈哈哈峊!子房,你这不是取笑我쉎嘛,如果有这酿酒的材料,我又何必喝那些粗制滥造的酒啊!ആ和这酒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地云泥之ꙟ别啊!”

      “哦!王兄,你对酿酒也有兴趣,其实想要酿造这餷酒除了酿造材料之外,还有就是配方的问题,我有更好,比这个烈度更高的配方,更有源源不断的上品好水,唉!就是缺ꉉ少其他的材料,尤其是主材啊!否则的话,作为一位酒中大师的王兄,才能真正明白何为且乐生喓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哦!幽兄,不知少了哪些主材,咘我齷虽囊中羞涩,但还ᝳ是有一些奇珍异宝,酿造一些还是可以的,只是不知道这些主材是何物,可否相告?”

      “五谷杂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