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女神用嘴

      㬰北原贤人撒手把胖兔子放地上,脚尖踢了下它盲圆润的ꪺ屁股,提醒它快跟上。

      ꐧ胖兔子一쎪边蹦一边咕咕叫,他记着兔子咕咕叫好像是表达不满˫的情绪?这胖兔子还挺有灵性。

      北原贤拾人没搭理它,它跑也没关系,野兔子他力有未逮ힹ,但区区一只胖成球的宠物兔,翻了天也逃不出眼皮底下。

      沿着小径没走多远,周围的树木渐渐稀疏,视野逐渐开阔,前方慢慢出现了一片空地,学生会办公室就坐落在那,ひ一间ᾭ翻新的长木屋。

      雨宫雅柊落住脚,语气略带威胁意味的警告道:“三分钟内必须룹回来。”

      “知道,知道。”北原贤人叹了口气,提溜着胖兔子后颈皮,快步朝学生会走去,胖兔子在㔕半空中反抗的荡来荡去,抗议般的咕咕直叫。

      屋子旁有一张正朝太阳的小桌子,上面摆着个精致的蓝色兔笼,笼门正处于关闭状态。

      北原贤人佂收回目光,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

      既然笼子门关着,兔子怎么逃出来的,难道有人故意放走了兔子?

      可能我想多了,学生会这么偏僻,谁会大老远跑过来,专门干这种缺댽德閔事。

      北原贤人眼角余光注意到,垂耳兔挣扎荡悠个不停,它垂下的耳朵,顺紱势掀起了一角,耳下好像贴着什么东西。

      他掀起兔耳朵,内侧赫然露出了一个不足指甲盖大小的黑色圆片,比矿泉水瓶盖小一点,扁一半,贴在内侧耳壁上。

      手指触了下ﴶ黑色圆片,塑猥料质感。

      他辩沉吟了会,曾经在网购平台见过类似的东西——微型GPS定位器。

      防止宠物走丢?

      不正常的笼子,藏在渴耳朵里픸的微받型GPS定位器,总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他松开兔耳朵,装呈作若无其ퟣ事,继续朝学生会走。

      随着靠近,学生会喘办公室内,隐隐约约有谈话声传出。

      高梨絮风歉意的声音:“学生会最忙的时刻,我身为会长却临阵脱逃,不负责㔚任的把所有工作全推给大家,真的很抱歉。”ԙ

      柏木茉优温柔的安慰声:“别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是我劝饆你参加的比赛,而且我们欠栗山学姐人情,迟早都要还。絮风最近已经很努力了,你看,你都累瘦了,好好放松休息一段时间吧。”

      柏木茉优ꕟ带着笑意的柔和声音:“学生会的工作先交给我,我可很期待着絮风能在聚光灯下一展风采的场景,一定要让所有人都大吃一킢惊。”

      高梨絮风略有难为情的声音:“哪有,我只是瞎唱,比栗山学姐差远了,诶?!故意带跑话题可不行,欠人情的是我,怎么能......”

      声音越来越清晰,她们也在向外走,紧接着。屋门被推开,一对玉人儿相继走出。

      “北原同学?”高梨絮风有点惊䌲讶,旋即不好意思道,“是来叫我的吧,远道而来麻烦你了,我Ϧ刚忙完......”高梨絮风渐渐停住口,望着北原贤人手上提溜的兔子⹆,神思颇为不解。

      뽃 柏木茉优也看到了胖兔子,顿时微微一愣,但表情迅速恢复自然。

      “路上遇到的,它是你们的吗。”北原贤人神色如常,装作全௝然不知微型GPS定位器这回事。

      他不想掺和进任何麻烦事里,一萅个雨宫雅柊已经够让他头疼了。

      高梨絮风急忙看向兔笼,待看到关阖的笼子门ク,立马吃了一惊,很快便顀想通事情原委,面露愠色。

      但现在夼不是生气的时候,高梨絮风轻吐一口气,迅速平复心情,微ꁾ笑欠身道:“真的非㤈常感谢,幸好雪球곹被你碰上了,否则真就要麻烦了。”

      北原贤人心里若有所思,听她的话,似乎不知道兔子钢耳朵里有定位器。

      他同样客气的说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两人也不熟,北原贤人礼节性的简单寒暄了几句,伸手把跔兔子递过去。

      高梨絮风刚要伸手,柏木茉优却突然抢先一步,先一步抱了过来,将其拢在怀里,手心轻轻盖住胖兔子的头,防止它乱动。

      柏木茉优看向北原贤人,平静的说道:“北原同学路上有没有看到可疑人。”

      她顿了顿,补充道,“它是我养的宠物。”

      “没有,”北原贤人侧目,向她们示意一眼远处的雨宫雅柊,“我领雨宫同学熟悉校园,途经树林碰巧遇上了它,它叫雪球?挺符合长相。就是这样。”

      뎝 高梨絮风想了想,转头问道,“茉优,刚才你外出的时候⏛,雪球还在不在?”

      “我只顾着浇花,没ቪ注意看。”

      北原贤人心里若有所思。

      放学后十五分钟左右,他和雨宫雅柊抵达树林。

      如果有人来放生兔子,从教学楼远远跑到这边,一来一回,远不止十五分钟。

      时间上很紧张,除非那个小贼守株待兔,提前凩放生了兔子,但若是这样,她俩来놴的时候,肯定早发现了。

      熒只可能是她们来之后,那个小贼悄悄来至,暗中出手。

      蔨但问题是,他和雨宫雅柊又接踵而至,并且在树林里逗留的时间,ᔩ可一点都不短,途中连个人影都没见着,难道那个小贼还能一直藏在树林里,憋着不出去? 骦

      当然不排除他不走寻常路,穿林逃脱的可怶能性。

      北原贤人默不作声,不着痕迹的暼了眼柏木茉优,总觉得她很有问题。

      珿她刚才外出了一趟?

      无论作案时间还是空间上,都非常吻뎢合。

      GPS定位器,这玩意除了主人,还有谁会给爱宠安装? 䁫

      但你跟高梨同学关系那么㛪要好,私下给宠物安装了定位器,她为什么不知道?故意癢瞒着她吗?

      还特地解释自己才是兔子的主人,需要专门解释吗,对我说这句话,意义在哪,北原贤人总感觉她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而且还要抢先一步夺过兔퇖子,理解倒也能理解貉,宠物丢了,关心心切嘛,但找到后的第一时间,第一件事,不应该先检查宠物有没有受伤,但你一直藏怀里干什么。

      她就像有什么事,故意瞒着爍好朋友。

      北原贤人只是怀疑,不敢确信。

      毕竟太奇怪了,主人先给爱宠安装GPS定位器,然后再故意볅放生它,并且襨还要偷偷瞒着一瓎起饲养的好友,这个说法实在太荒唐,他想不通理由。

      就像他想不通,明明夸雨宫雅柊长得⛺好看,她反而还火冒⭯三丈,一样的不可理喻!

      这世界上看似荒唐的事情太多,若是只聚焦结果侣,不清楚其中的复杂原因,不清楚前提条件,就像1+1=0,1+1써=10,看似错误且违背常识,但其实是正确和合理的。

      不过北原贤人也懒得去管럹闲事,只要衞别牵扯上他这边,一切与他无关。

      䗼他不想掺和进任何麻烦휟事,一个雨宫雅柊已经足够让他头疼。

      柏木茉优瞟了眼远方的雨宫雅柊,她发现了一件不易被察觉的有趣细节。

      她知道北原同学是雨宫雅柊的向导,这件事早在学校传开了,不足为奇。

      但有趣的是,刚认识不久的男ሏ女,关系应该是保持距离的半熟状态,而他㌤们俩,居然往人迹罕至的树林里钻。

      就算出于女生自我保护的本能,身为一介柔弱的女生,居然敢放心的跟着一个才认识不掓久的男生,一起往没人的树林里钻硼。Ⓟ

      难道雨宫雅柊她不担心,她不害怕?

      柏木茉优非常不理解,至少她不敢如此鲁莽,就算在学校里也不行,除非那个男人深受她信任。

      不过她也懒得去管闲事,任何事情,只要别涉及到高梨絮风蔲,那就一切与她无关。

      她不想惹上任何麻烦事,打扰到她好黙不容易才创造出的满意现状。

      北原贤人装作神色如常,柏木茉优同样伪装不动声色,各自暗暗打定主意,少惹麻楫烦为好。

      叮铃,北原贤人提着的雨宫雅柊的书包里,ȋ忽然响ꗜ起短信提示音,他回头看了眼已经有点不耐烦的冤家,㌠告了个辞。

      他刚回来,还没站好,雨宫雅柊就立马쬝追问道:“你们刚才说的话,给我一字不差的重复一遍。”

      北原贤人张了张嘴,心道你管得太宽了吧,哪来这么强的控制欲,她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在使唤,我又不是你下人。

      “你手机响了。”

      雨宫雅柊无忑动于衷,北原贤人无奈的叹口气,很默契的给她拉开书包,把手机递给她。

      雨宫雅柊点开信箱,是她的助理,茜姐来信。

      「那个女孩的出行规律已经摸清楚了,她预计一个小时后外出买菜,雨宫小姐,我们今天要不要跟她搭话?」

      雨宫雅᤹柊内心喜上眉梢,迅速回复:等我!!

      回完消息,她手指动作一顿,饶有意思的看向北原贤人,“你想看吗?”

      北原贤人猝不及防的怔䴰住了,始料未及。

      她这是什么意思?

      雨宫雅柊很满意北原贤人的表情,心情不由更加舒畅了几分,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瘠一副笨样,想得美。”

      北原贤人顿时无语,她故意耍我呢,无奈的迈步跟上去斬。

      雨宫雅柊微微侧目,瞟了身后一眼,心情大好之下,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终于能知道那个孩子究竟是谁了。

      뚒 她不由自主哼起了轻快的曲调,跟在身后的北原贤人一头雾水,她这是又犯了什么病,莫名ԭ其妙的高兴个什么劲。

      不过她能这么高兴矄,他心梎里也挺高兴的,总比她一心里揩不爽就拿他出气要强。 殶

      今天唯例一的遗憾,好感度没能加上,自己没能把握住机会......北ڠ原贤人仍未想通,野酸枣뛀到底像什么。

      雨宫雅柊正哼着歌,突然步伐一滞,渐渐皱下细长的柳叶眉。

       我傻乎乎高兴什䠅么,简直像个笨蛋一样。

      怎么能轻轻松松就因为这点事得意忘形,就像我很在意他一样。

      她果断转身,羞怒的朝北原贤人快步走去,“站住,不许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