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你妹

      李一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便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之所以确定这个世界不一样,因为这世界头顶大令多是漆黑一片峵,星辰不再闪烁,像ꨛ是숞被人画上去一般,充满死寂。

      映入삧眼햱帘的是一片废墟,㏗但其广饶的占地似乎在倾述那段繁华的历史。

      残桓断壁솝,似ꑇ乎是在岁月中侵蚀,也好像是因핤为某一场大战被崩坏。

      总的来说,都在墫唱着一个文明的兴衰,再无一点生机。

      李一漫步穿过,脑海里似乎浮现出了걡那几百千万年,好像曾经见过,非常熟悉,可眼前的样子却又太陌生。

      他没有注意到,城区的最外面有一些特别的符文,若是有精通阵法者一眼足以看出,这是一个隐藏、隔离的阵法。

      忽然,心里有一些感伤,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像就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不舍,像是小孩子在沙滩上崳自己堆砌的城堡被浪潮冲垮……

      脑海里似乎传来隐隐的灼痛之感,他一手扶着额头,纵身一跃㿥便是几百丈高,又以特别的姿势滑行,可以飞出几千丈远!如果学过御灵术,便是飞在空中好几个时辰都不是问题。

      ꁸ李一没有섄,他只是在掌握了一些力量过后,有一些理解去使用这些力量。

      穿过鮋残垣废墟,后面就是一片山林。

      或许这才是这世ꨈ界最后的生机吧,只是一片普通平凡的草木,映诇出生机遍地的生命绿。 х

      尚有些野兽留存,此地最强的兽王竟是一只猴子!

      此猴仅仅是机缘巧合之下吸收几缕灵气入同体,身⏿体素养得到显著提升。更快,更灵活,皮肤变得更紧密,意味着更强的防御力,身形都隐隐增大,意味着更强的力量!

      李ᡩ一一眼便看到了它,许ᘯ多猴子围在它的身边,献薟着殷勤。有的给它递着水果,有뵷的给它捏着肩膀,而它却躺在一只母猴的怀里,甚是享受。而周围趴着几只老虎,几头黑熊,௼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动物,以它为尊。

      显然,它们的灵智不低!也许他们的祖上曾经是了不得的大溱妖,可是天地灵气已经稀薄无比,那猴子的实力,勉强有个炼体中期的水平而已。

      逰他也看襣到了李一,一购个큭陌生的人从天而降。

      ᯭ 它的灵魂深处,似꓋乎回到了那个갭百兽争霸的时代!那个它祖上能移山填海,挥手Ե间翻云覆雨的世界!

      只有它是确信的,它不仅开了灵智,彄机缘巧合之下,吸收了一些灵气,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化学反应,激发了血脉中尘封⍆的记忆。

      是有那么一个时代的,而不是传说!

      不是像它兽族所敌对的人族一样,代代相传得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的传说༴。

      眼前这人似乎有些浓郁的兽族气息,众兽隐隐有些躁动不安,老虎发出被鿿压迫的嘶吼,就连它也是坐立不安。有狼族感受深切,匍匐外地,身体颤动,好像是感受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冲天狼族也是星空中中等种族,李一从小在天ⱏ狼䶴族中长大,自然而然沾染䚽了不少天狼族的气息。这些气息对普通的兽族来说,有一ᙧ些的压制力,也实属正常。有可能是这天地残破,这里的狼族从未有感受到“灵”这种东西,所以潜意识中更加惧怕吧。

      那覻猴王极为聪慧,大致判断了一下,便将李一认定为狼王化形。

      ꂂ 化뤈形,那可是一个不得了的境界。它只是隐隐的知道,化形之兽和未化形之兽,若化形似海,未化形则同河,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顿时万兽㣏朝拜!

      那聬猴王起身指了指自己的王位,似乎在示意李一坐下。

      李一觉得好笑,大概明白了猴王的意思。可是看了一下꘎那腐里的母猴,他有些尴尬。

      怎么就成了兽王了呢뚂?

      “吱吱~”猴王似乎有些焦急,⎔以为李一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他跃着步子走了上来,手舞足蹈着,想띖要拉着李一罠,却又怕冒犯。

      不停地指着䗠自己的王位

      李一觉得好笑,又不好拂了猴王心意,被猴王츠拉着走到那母猴跟前,顺着猴王的意思躺下,猴王把之前给他捏肩的醨母猴驱赶깰开,换自己给李一捏肩膀。

      众兽在猴王的示意下又行参拜,李一一挥手,一阵温和的灵力之风将众兽扶起。虽然这世界残破,灵气稀薄,几乎无法补充灵力消耗,但是李一有灵石在身,还是不用担心ࠜ的。

      錺 众兽口中发出气息的吼声,似뺗乎是ﺵ在赞叹,又或者是在祷告。眼前这位兽王的手段是它们想都想象不了的,猴王见了也是两眼放光,޷手上꠩的ꐷ力道更重了些。

      뇶 李一来此,姿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见此地兽多,说不定能寻到师姐下쐜落,㠺告知其危险,好速速离去。

      李一突然站萙了起来,随手截断了一株树枝,拿起来便在地上刻画起来。

      在众兽的错愕中,画成。本来还以为黑是这位兽王不满ᎁ意自己的侍奉,但是眼下看到윹这副画,猴王就明白,这位是来寻人的。

      不过它有一些奇怪,为什么会是“人”呢?一下,又释然了——兽王可以化形为人,他寻找的兽,他的朋友就不能了吗?

      猴王挠了挠头,使劲回想,不记得自己见过此人。又冲着众兽以李一听不懂的语言问,被它眼神扫过的멌兽都低着头低吼,大概是表示没有看到过。

      还在猴王一一询问之楔时,远处有一只猴子顺着藤蔓荡来,看着猴王一脸焦急。

      突然,他发现了李一,紧张之下并没有感受到他的其他气息,如临大敌一般,死死盯住李一。 ࡗ

      猴王以平稳从容的声音吱吱言语,似乎在出声安抚,又或者是在解释什么。

      那猴子听完,先是冲着李一做了一个揖,又对着猴王低语。

      猴王听完表情嗔怒,似乎发生了什么不美好的事情。它赶紧看惯向李一,似乎是在寻求帮助。

      ẑ李一好奇,似乎씢周围的兽都疴以他为王,是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小兽王向自己求助呢?

      李一点了点头,示意猴王自己同意ꭆ了。

      猴王冲着李一招了招手,示意很自己来。然后顺着几根ⷪ藤蔓就荡了出去,周围的猴子也紧跟上訧,附近的动物则在地上奔跑,也有的在天上飞着。 ꤨ

      在猴תּ王的带领퇷下,他们来到森林的某一处,李一散发出感知,发现前几百丈远的树木有被砍伐的迹象,最重要的是,在附近他发现有几个衣着兽皮的人类在和两头野牛搏斗,旁边还躺着几只奄奄一息☈的狼和豹,也有血流不止快要失去性命的人。

      馨 有人类!这似乎是种族的争端?

      也许是因为争夺生存领地,也许是在⬬狩猎食物,兽族和人族发生冲突!这些人族手上有的持着弓箭,有的拿着长矛,有的提着石棍!

      李一心有不忍,一个闪身便冲到人兽两族之间,一拳挥出。带动的拳㋿风鯗好似风暴把交战的两族掀开,交战的双方都死死盯着李一,以为是对方的帮手。

      妫 李一先开到那重伤濒死的人面前,一手贴在那人胸前,灵力涌出。

      此时猴王带领众兽也到了,眼神冷冷地盯着众人类。

      秹 其他的人见猴王来了,还是跟着眼前这个人,如临大敌,也顾不住他一个拳风就掀退众人,只以为他是兽族的帮手,赶紧要上前救下自己的受伤的同胞。

      李一不想被他们忩打扰䧊,一䥢挥手,掀起了一阵风,他们之间似乎产生可无形的圮屏ꛤ障,那些人再无法接近一步。

      㘦随着李一灵力的游走,在那人身上发生了奇迹,不仅止住了塍血,便是那些被野兽撕咬的伤口都修复了。

      那些人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猴王也眼色阴沉不明白这位兽王要做悃什么。

      “神明,神明!是传说中的神明。”人族中有老者激动地以一种李一没有听过,但맋竟然能听懂的语言道。

      那老者连忙跪下来膜拜,无比虔诚。周围有两个壮年男子反应过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也跟着参拜起来。

      剩下几名青年男子有一些疑惑,也有一些不情愿,但是也都在뢸几位长者的要求下跪拜下来。

      “神明뿪显灵,神明在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