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娘回春

      “小伙子,虽然能够平静面对死亡也是一种勇气,但틨是浪费大好年华可是不应该的哦~”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鹿云뤐身后。

      被声音吓了一跳的鹿云急忙扭头텔看去,他身后数米的高空一个身材妙曼,一头粉色短卷发,皮肤略黑的美人单手抓着一只体型健硕的鹰爪正在缓缓降落。

      而这只老鹰也不同寻常,明亮的眼睛锐利且灵动,身上的灰色羽毛宽大密集,尖端隐隐发出灰色光芒,黄色的双爪尖端是一点红色,均匀有力的扎开着。

      ╍ “你就是IGO派来保护食宝的人吧,叫什么名字?”身材高挑的美人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鹿云旁边问道,丝毫没有看沙坑中即将爬出的赤碎魔蝇쮼。

      “我叫鹿云,请问您是?”鹿云小心的问道。

      “我是梅莉斯曼,一个作家。”椔美女深处袖长的手,很是쐈轻松的就将鹿云从地上拉起,一股晃动也同时传来。

      鹿云ᩭ还没等从这个熟悉的名字上想起什么,因为晃动将目光赶紧移动到赤碎魔蝇身上,带着겾梅莉斯曼飞来的老鹰正在倒下的礰赤碎魔蝇身上用尖锐的鸟嘴啄食着。

      吞了吞口水,鹿云␾身上汗都下来了,这个老鹰在他完全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击杀了赤碎魔蝇,那么这个主人会有多强啊,冰冷⑫的感觉好像伴随着塋那只老鹰的啄食填充到了他的身上。

      砇好像感觉到鹿云的震惊和좰紧张,梅莉斯曼用手挡住ᗦ嘴巴笑了起来“퇩你放心,岠我不是你的敌人,小家伙不用챾那么꼐紧张。”

      “啾丽~”梅莉斯曼招呼了一声还在赤碎魔蝇身上啄食的老鹰,听到指示振翅越上高空,往某个方向飞去,翅膀几次煽动就离开鹿云视线观察的范围了。

      “这是音速鹰,捕获等级在69级,身体虽然和普通老鹰一⋽样,但是其飞行的速度可是很快的,能够在普通的天气里飞行一个月之久,使用全力十天时间就能飞跃整个人间界哦。”梅莉斯曼对着鹿云介绍着自己的宠物鸟。

      而鹿云也想起对方是什么人了,人间界国宝之一,世间大文豪,其在纸上悦动的文字就能让人口水四溢回味无穷,而原版著作不但是絤上佳的读物也同样是美味绝伦。

      “您此次前来是有什么其他事情吗?”鹿云不自觉的用上了尊称,不管是实力还是年龄对方都是鱆可以将他碾压的存在。

      “你们是不是在IGO的资料库里找了爑那个美食遗迹考古队的资料嘛,然后那个开发局䜢的人又发布了뗄确认目标活动的地点和求救,而我一直想要找到那錈个考古队相关信息ꋽ,所以就关联了相关的数十条资料。”梅䤐莉斯曼从身上掏出一个IGO的䥅内部通讯器丢给鹿云,鹿云知溍道这是悬赏信息用的分机,一旦有人通过IGO找到一定程度的信息或者发布相关信息、地点等可靠资料,这个分机就会如同定位器一样,帮助持⟧有者找到哪里,只不过这种机器每年维护费用就ᤂ要好几千万美食币,而机器本身的价⊖格也是高到离谱。

      “虽然我正ꫝ打䪳算去往恐怖森林取景,廞但是这个消息可比取景重要多了,所以我当即就赶了过来。”梅莉斯曼走到赤碎魔蝇的尸体旁毻边,从腰跨的小包中掏出一个饭团大小的圆球按탃进赤碎魔蝇的身体上,原本白色的小球开始变成銣黑红色,而赤碎魔蝇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干瘪下去。

      站在她身后的鹿云静静的逩看着梅莉斯曼的动作,毕竟捕食过程中不敌或者逃离都算作对猎物的放弃,而后.来者不管是前者将其伤害到何种程度,都銸算作对方的捕获。襼

      等到梅莉斯曼取下那颗小球的时候,赤碎魔蝇就如同风化百蘁年的东西,碎裂开来散落一地,捡起一块较为完好的黑色硬皮,梅莉斯曼走到鹿云面前,用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的笔扎在那个小球上臂,在黑色的硬皮上写了什么后递给了鹿云。

      鹿云接过梅莉斯曼写了东西的硬皮翻看起来,之间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梅莉斯曼?

      䮜 没错㞆,她给鹿云一个自己的餡签名,用的是赤碎魔蝇的血液和硬皮,以䛭纪念这次閼的相遇。

      鹿云郑重的将其收好,这个东西要是拿去拍卖,能让他几辈子都吃穿不愁衣食无忧了。

      “臭小子你死没有!”一个巨大的咆哮声波弹在鹿云附近空荡出炸响,泽布拉巨大的吼声让人耳朵生疼,人还没有影呢,声音就先到了。

      “你如果敢死了,我追到地狱里㨥也要把你打成肉饼!”

      䅱 你“给老子用全力支持住,要檲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我比那只臭苍蝇还恐怖!”

      “混蛋,给本大爷撑住了!”꺪

      “哎呀呀,这就是男孩子之间纯真的友情吗?!我觉得好像又有一个不错的思路了呢~”梅莉斯曼拍着鹿云的肩膀高兴的说道“如果我写了出来,会给你ᵽ们一些报酬的哦。”

      鹿云听着泽布拉的吼声,嘴角的笑容布满脸颊,有如此兄弟人生足矣。

      IGO的运⿻输机载着几个人飞来,着急的四个人都没等降落就送空中跳下来。

      ீ在鹿云的帮助下땬成功的将身体都埋在了沙中,只留下一个头在外面,顺带的还有被着急的阿捩虏一起带下来뎤的约哈内斯,他情况в好很多,只有腰部以下埋进沙中,由是不苟言笑的他也是一脸苦笑的用手拨开身前的沙土,好꽮将自己拔出来。

      而鹿云也是表现出能帮就帮䗅的精神,将几个人周围的沙土硬化了一些。

      “臭小子你等着!”泽布拉看ူ到安全的鹿云还有心拄情作弄他们,顿时如同火上浇油一般,嘴巴猛吸一口气,对着嘴巴前的沙土就是一阵ᯇ呐喊。

      뛪 伴随着空气中的震动和地面震动的频率箃渐渐一至,几个人周围是沙土趮立马就松散了许多,而可怜的约哈内斯则是用手捂着耳朵昏迷了过去,顺带的还吐出了许多白沫。

      而鹿云在泽布拉喊起来的时候就给梅莉曼斯打招呼躲远了,在萨尼的帮助下,믛几个人好歹都从沙中爬了出稕来,阿虏则是略有歉意的将约哈内斯从地上拉了出来,顺带将他的西服不小心拉掉一只袖子。

      “咳咳,给几位郑重介绍一下둰。ᩨ”鹿云看着迈着示威性跨步而来的几个人,腥急忙认真脸的咳嗽ۄ一下,双手微托┒的将旁边一直看戏的梅莉斯曼让了出来。

      ໝ “这位是救下我,并且将赤碎魔蝇捕获的,人间界国宝大文豪梅莉斯曼女士。”而梅莉斯曼也是很配合的微微扬起了笑容,点头对着几人示意。

      “人间界国宝?!”阿虏略有吃惊,他喸记得学过的书上有着人间界国䯕宝是节乃婆婆,而Ꚋ且看照片是个老态龙钟,一䋑脸慈祥的老奶奶。

      “大文豪?!”可可和萨尼则是吃惊,国宝的职业尽然不是厨师,而是作家。

      “捕获了赤碎魔蝇!”泽布拉则是觉得自己猎物被人抢了,有点不爽。

      从地上爬起来的鹿云揉着脸颊,刚才几个人是一边吃惊一边揍他,阿虏则是好几次都特意的用拳头避开他的脸,改为用手肘。

      就豯在几个人大闹的时候,昏迷中的约哈内斯抖动了起来,还伴随着一股声音从他身体发出,几个可以肯定这不是他的声音。

      “喂,阿兰尼有什么事情吗?”可可从约哈内斯身上掏出通讯器问道。

      “听我说你们赶梥快ꓑ跑,不要在管那个该死的怪物了。”几个人都能听出她语气中的焦急还带着一些哭腔,没等他们询问阿兰尼继续说道“那个怪物不是一只,而是一群,文献中记载的他们是成群结队出现的,瀨先头的ḁ是聀一群中Ὤ最弱用来侦查的。”

      “那只被人已经打死了,你不用担心了。”萨尼语气轻松的对着阿兰尼讲到。

      “完了,一切都完了。”阿兰尼声音充满了绝望,好像那只赤碎魔蝇不应该被打死一样。

      “为什么阿兰尼,那只赤碎魔蝇撕掉了就不짛会着急同伴了啊。”阿ᙓ虏䎦有些不解,其他人也是如此,只有梅莉斯曼好像明白了什么,眼中透出一뇸股不一样的神采。

      “文献中描述的是有一个直通地狱的管道,犹如活物一般吞吐着赤碎魔蝇,在勇士不小心杀死一个后,管道内涌出了铺天盖地的赤碎魔蝇,将大陆上的东귦西吞食干净,所以才变成了沙漠。”几个人听着阿兰尼说完都陷入了沉默。

      “小姑娘,文献中有没有描述那个地狱管道的薉地点或赤碎魔蝇出现的地点。”梅莉斯曼对着通讯器那头的阿兰尼问道。

      虽然蒂对突然出现ꛦ的女声很是奇怪,但是既然刚才可可等人安全,这个人应该是同伴,所以阿兰尼也很配合的回到“文献描述在沙漠腹地,一处干枯却没有风化的绿洲有着怪物们的出没。”

      “你们将这条消息传递给其他两个国家,然后IGOᢹ也会一起将这条危险兽群活动信息一起告知,后面就一起怎么商量和平条约吧。”

      那边听闻沉默了许久,阿兰尼才问道“您是希望利用赤碎魔蝇的威胁来停止战争,但是赤碎魔蝇的危害可是远比战争还要可怕,如果...”

      蜆“没有如果小姑娘,这是文豪梅莉斯曼的द保证。”梅莉斯曼说完就夺过通讯器挂断了。

      然后对着身边几个已经开始小心戒备的阿虏等人说道“你们等下就回去吧,将信息传达到IG⟩O总部,对应的相关情报我会通过定制器上传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