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波りゅぅ无码播放

      (感谢读者大大们的支持。签约ﴜ了。求推荐、收藏。打滚求啦,先滚为敬~V~)

      㹓 张平终于转头。 郌

      却ᩒ见黑龙已完全立起,尾巴插在冰冻的湖面中,整个龙似乎一条黑色的柱子直插天空,怕是有十来层楼高度。

      一个人影在半空中倒飞,天空隐隐有血液飘洒。一把扭曲的飞剑在空中胡乱翻滚。

      黑龙一身黑色的龙鳞在朝阳下闪烁着瑰丽斑斓的色彩。

      龙角深棕色的,尖端锋利如戈,寒光闪闪。

      嗯?张平敏锐的发现黑龙头顶上似乎有一道若隐若现的淡金色許符文——这东西,很像是电影中经붳常出现的‘符篆’。

      符篆种类很多,封印的、控制的、诅咒的、祝福的、加持的……

      但不等张平仔细观察,那黑龙就低吼一声,却是直奔张平和㡽楚依依而来。

      它低吼着,口中有冰蓝色的寒气喷出,迅速扩散开来。黑龙未至,寒风已柵至。

      地面迅速出现一层冰霜,花஧草树叶变得晶莹剔透。

      楚依依在张平背后,却是刚好Ƥ成了뫋张平的肉盾,冻得牙齿咯吱响,搂0着张平的胳膊颤抖着。

      张平也感觉到了冷,这是一种透入骨髓的寒气,身体似乎都要僵硬。

      好在张平根基不凡,如今更有一点太阳真火护体,却还是能跑得动的。

      ⌵只是此刻张平心中也有了뗑绝望的判断:跑不䪅掉的!

      一ꑸ点苦涩的绝望,从心头升起。难道,我刚刚要开始的不凡的人生,就要结ⶕ束了吗?

      感受背后狂风扑来,张平环顾四周,看到了一条小水沟。紧跑两步,低吼一声,双臂用力,竟是把楚依審依抛入了水쿐沟里。

      最后时䌣刻叟,能救一个是仗一个吧。

      楚依依发出哇呀的一声,随后吧唧一声砸到了水沟里,泥水四溅。

      而后张平转身,怒视直扑而来的黑龙。

      如果注定要死,那……

      想法未落,却见黑龙忽然停下栵,然后……趴下了。

      ݩ 嗯?

      这是䨁传说中的纳头便拜?

      啥意思?

      近距离下,张平终于看清了黑龙的样子。仅仅龙头,就超᾿过两米五高度;头上的龙角在朝阳下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龙头看上去并不狰狞,反而充满了ȟ威严。黑色的鳞片闪烁퉨着淡淡的冰蓝、有隐隐的光华流淌。

      忽然,一条龙须缓缓翘起,指向龙头上方的符篆΀。

      张平顿时明白了: ⲻ

      之前看到过很多小趣闻,有动物主动寻求人类帮忙;至于说‘妖’也是有的。

      虽说现在地球文明和妖族战争不断,但并不是所有的妖族都与地⮱球文明对峙。比如猼訑族,双方就已经开始合쿛作。

      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都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内部差距还是很大的。

      只是张平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一条龙寻找ⴎ自己帮忙。

      嗯,果然很修真!可혝我的腿怎么ꍙ在抖?哦,一切都是错觉!

      张平尝试䔫后退。龙头顿时抬起,龙口张开,露出어锋利的、如同刀锋一般的牙齿,一团寒气在龙口里疯狂盘䞝旋。地面上的寒霜开始变成薄冰。

      ☒张平深吸一口气,不断告诉自己:没事,没ꓤ事!

      咬牙向前走了一步。

      龙头放下,嘴巴合上,疯狂的寒气退散。

      张平搓着手,脸色有点㫛铁青:求人帮忙,磇你就这个态度吗?如此霸气的还真不多见哟。

      好吧,感受着对月方的诚意(极度危险的气息),张平不得不大吼一声:“得罪了!”

      뽊  说罢,紧跑两步,却是跳上了龙头,顺着鳞片爬到头顶,双脚踩在龙的额ꔈ骨上,双手攀在龙鳞上,看向眼前的金色符篆。

      龙鳞并不冰冷,反而有一种淡淡的᪇温润。

      近距离观察,张平却有点发懵:这符篆,并不是实物,而是流动的金光。

      槰 手指触碰,只能感受到微微的阻퓶力,有点像是水流。可只要手指离开,符篆就恢复。抓了几次,都毫无作用。

      “吼……”身下传来低吼。有危险的气息、乃至愤怒的气息在咆哮。

      不过低吼似乎有规律,这龙应该在殢说什么。可惜,我不懂外语啊!

      你为什么不说人话!

      张平皱眉,心밖中却在思索:这龙对楚依依和后方的楚叔叔视而不见,难道自己有什么特殊的?

      嗯,太阳真火!

      想到这里,张平指尖出现一缕太阳真火,缓缓靠近金色的符篆。

      ⬏“銜噗嗤……”

      一声轻响,符篆的뷣一个笔画被烧得出了缺口。

      ౑ 真火挪开,缺口竟没能恢复。

      有效!

      “吼……”身下再次传来低吼,但不是怒吼。隐隐的,张平听到了兴奋和催促。

      此时楚依依从水沟里爬出来,一脸的愤怒。小仙女已经变成了小乞丐,小仙女很生气。但一看张平被龙须卷着,脸色唰的就白了。

      湖面上,뗇一名男子快速奔来,但龙尾轻轻摇摆,啪的一下就抽飞了。半空再次洒落一溜血花~

      就像是,拍苍蝇!

      “爸!”楚依依再次惊叫一声。

      可怜的楚爸爸~

      “吼!”黑龙低吼,一片寒气环绕楚依依ɐ,寒气缓缓收缩。楚依依顿时面色ു苍฿白,瑟瑟发抖。

      黑龙低吼不断,一根龙须指了指䐩头顶,一根指了指楚依依。

      哟,你竟然会玩人质的游戏폁了?这年头妖族都学会人类的犯罪法则了啊。

      륬张平有些怒,但更有些惧濚。深吸一口气,真火开始焚烧符篆。符篆在真火的焚烧下迅速蒸发。

      黑龙低吼连连,四⢻只爪子在大地上ࠆ爬呀爬,粗壮的树根被撕裂,岩石被碾碎。看得出来,焚烧这符篆,给它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否

      但就算如此,黑龙的脑袋依旧纹丝不动,张平站的很稳。

      张平默然,继续焚烧。

      然而不过㪀一分钟时间,张平就感觉到疲惫,体内ʞ的真气已经耗损三揾成之多。至颦于符篆,却只焚烧了一角。

      헠太阳真火,就是耗又壕!

      张平估计,自己的真气最多只能再坚持三分钟!而以现在的效率看,三分钟只怕连符篆的十驷分之一都烧不完。

      太阳真火很壕,镇压黑龙的符篆都能烧掉;却也很耗,三分钟,超快的。

       张平开口:“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听懂。我体内的真气,只能再支撑两到三分钟。”

      “吼……”黑龙低吼,龙须在符㮉篆中央划过一条线。

      那并不是一条直线,却刚好串联了符篆中的要害。

      “我明白了。”张平控制太阳真火继续焚烧൷。淡淡的一点真火,却如同刀锋,轻轻划过符篆,撕裂一道道符文。

      一分钟、两分钟……

      时间一秒秒过去,张平体内的真气却已然不多。毕竟,张平昨晚才突破,体内大量的先天元气,还没有来得及转变为真气。

      而且刚刚突破,张平都没有炼샨气境界的功法。现在的一切,都只ᜍ是身体的自然状态。

      鄏过分的消耗,让张平一阵阵发虚,手上的火焰渐渐不稳定了。

      黑龙低吼,隐隐透着焦急。

      终于,张平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手指上的真火自然也熄灭ⴒ了。此时张平体内空空如也。整个人被抽空的感觉,实픮在不好。ቭ

      Ƚ 张平滑下来,看着黑龙(一侧)的眼睛,“我要休息下。真的撑不住了。”

      糰 黑龙低吼。

      张平很无语。此时忽然想起老爸的建议:要不大学的时候,学̂个妖族外交专业?学学妖族语言,以后见了‣妖,咱ᒭ也会吼﹒吼吼……

      转头看看面色已经煞ᕵ白的楚糡依依,张平却是大吼起来:“先将她放了!䆇”

      “吼!”黑龙吼声也大了。小子,你以为就你嗓门大?

      张平很无语。

      就在͖此时,后方冰封的湖面传来微微的破裂声。

      同时,一道淡淡的、优美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了:

      漫漫红尘路,渺渺白云乡;

      一曲红罗舞,向天问长生。

      ꐅ淡淡的声音直透心灵,仿佛看到了一名绝世仙子,脚踏白云,登天问道。

      隐隐间,张平对诗号的主人充满了神往——诗号这东西,现实中还是头一次遇到。以前只是影视作品中看到过,感觉无限ퟴ骚包又高大上;小时候还喊过几句,却又觉得羞耻感爆棚。

      ꢊ张平在发懵,黑龙却急了。龙须忽然卷住了张平稦,发出低沉的吼Ả声,一滴紫炴金色的血液从黑龙双眼之间渗出。

      䃣紫金色的血液悬浮半空,在朝阳下熠熠生辉。

      龙吟ᖳ阵阵,紫金ڗ色的血液化作一面紫金色的、巴掌大小的龙头令牌,上面有几个繁杂的文字。

      不等张平反应,令牌轰然砸入张平胸口。

      同时,龙须卷着张平,再次来到黑龙的脑袋前面。ဖ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