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师尊......师尊?”

      ᩸ 当南宫凝雪看到那位神秘强者的蔱真面目后,终于无法再保持那幅波澜鲚不惊的从容面孔ꁩ。

      清冷䳚绝美的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ຈ 馼

      ⧪ 风妙濒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神色平静,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ᕬ

      “叛徒!你还有脸叫师尊?”林不凡厉声喝道。

      这种欺师灭祖,忘恩负覣义的白眼狼,丝毫不用有一点客气。

      在听到林不凡的呵㵏斥后,南宫凝雪这才注意到师尊身旁竟然站着一个凡人,而且还是一个男子?

      实在是太普通了柀,她৥还真没注意到。

      不过┙为什么他和师尊站的那么近,他和师尊是什么关系?

      等等,现在关注的重点是这娓个凡人的身份吗?

      这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她现在最应该关注的应该是师尊为什么会出现在魇这里?

       而且师尊不是被陆青衫那个叛徒打成重伤,已经时日无多了吗?

      为什么≛师尊的修为不仅没有退步,还越发纍深不可测了?

      不过所有的问题,最终都化为了南宫凝雪饱聠含深و情的一句话。

      “师尊,您还好吗?”

      这些天里,她都活在对师尊的内疚和自责的悔恨中,如今䗃能看到师尊不仅没事还修为大涨,她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

      从师尊被叛徒陆青衫打成重伤后,她不是没想䅟过回去看望师쒕尊,但若非她一时冲昏头脑给师尊下了毒,师尊也不会惨败,所以在将叛徒陆青衫抓回去请罪前,她实在是没有脸面再见师尊䂱了。

      不过现在봡好了,师尊不仅没事,修为还到了通天彻地的强大境界,那个叛徒陆青衫根本就不是师尊的对手,她也就不用再为师着尊报仇了䧔。

      清理门户这个事情还是让师尊自己完成比较解气。

      经过了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她也明白了师尊的良苦用心,师尊以前对她的苛责和严格要求都是为了她好。

      所以接下去的日子,她决定常伴师尊左右,为师尊尽孝。禢

      䖐“你这个叛徒还敢叫师尊!”林貎不凡怒了。

      这个南宫凝雪耳ﲗ朵是聋的吗?

      飮 还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看着如跳梁小丑一般的凡人男子,南宫凝雪秀眉皱起。 龒

      这个凡人男子也太聒噪了,没看见我正在跟师尊说话吗?翉

      詵随即南宫凝雪一抬手,一股灰黑色的雾气飘向林不凡。

      这个凡人男子实在是太吵了,南宫凝雪打算直接将他毒哑。

      “放肆!”风妙依一挥手,驱散了这股雾气,一直古㑖井无波的脸上浮现出了怒色。

      之前她还念及师徒旧情,䡝不想在凡儿面前弄的太难看,可现在这个逆徒竟敢对凡儿出手。

      看来滆她也不用太留情了。

      林不凡被吓了一跳,那股灰黑色的雾气一看就ꏵ不是什么好东௉西。

      南宫凝雪这个叛徒未免也太胆大包天了,竟然当着师尊的⻗面就敢캩对他下手。

      实在是太嚣张了。

      师可以忍,ꎾ徒可忍不了。

      林不凡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美人师尊的大腿,哭喊道:“师尊,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ꪡ 此情此景,南宫凝雪眼睛都看红了,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这个凡人男子直接撕了,完全没听对方说了什么。

      这个凡䡝人男子竟⮟敢摢做出如ꙋ此亵渎师尊的举动。

      师尊在她心中꯳是神圣䛝不可侵犯的,可这个凡人男子此时就跟个泼皮无赖一样纠缠师尊,这是她绝对无法容忍的。췵

      南宫凝雪再㛽次一挥手,一根银针激射而出,目軺标直指林不凡的后颈处。

      之前她只䗦是想将䱡林不凡毒哑,这一次,她要林不凡的命。

      誁 “大胆!”风妙依一声厉喝,那根银针在空中就直接被震碎了。

      风妙依此时的内心掀起了滔天大怒,如今林⣣不凡就是她心中的禁脔,南宫凝雪的这个举动彻底将她激怒了。

      若非是林不凡就在她身边,她怕吓到林不凡,要不然她现在的脸色绝非这么平⺱静。

      “鞀凡儿放心,㟙师尊会为你讨回公道的。”风妙依先是温柔的摸了摸林不凡的头,然后看向南宫凝雪,脸上浮现出一丝寒意,冷䋏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本座的爱徒出手。”

      밿 “爱徒?”南宫凝雪神情有点恍惚。

      퐿 这个泼皮无赖竟然是师吕尊新收的徒弟,而且师尊还称他为爱徒?

      她跟随师尊两百多乡年,别说她了,师尊就᭼从来没有称她们九个师姐妹为爱徒过。

      可这才过了短短十几天,对于修仙界的修行者赳来ǽ说,十几天也不过是眨眨眼的功夫。

      可就在这短短的十几天里,师尊不仅新收了一个徒弟,而且还称他为爱徒!

      一想到这,南宫凝雪内心已经被巨大的酸意所笼罩。

      և再一看这个凡人涝,别说什么过人之处了,就连灵根都没有。

      这不是废物吗?

      “师尊,您为什么收这个废物为徒?”南宫凝雪的内心充满贳了不甘。

      ꝇ她不明白自己比这个废毵物差在哪?

      “淦!”林不凡现在的内心很火大。

      뎛 之前拜师第一次见到背叛的九师姐时,对方就嘲讽他是废物,现在这个背叛的四师姐也嘲讽他是废物Ӂ,若非他内心坚定,兛他差点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废物滤了。

      好在他知道不管别人说什么话都不能信,他只相信师尊说的챊话,只要师尊没说他是废物,那他就不是废物。

      风妙依见林不凡听了南宫凝雪这个逆徒的话后,神色有些异样,顿时心头一跳。

      孌南宫凝雪这不⒊是在挑拨她和凡儿之间的师꼌徒感情吗?

      随即看向南宫凝雪的眼神又冷了几岳分。

      “住口!”一股强大的威儡亚瞬间降临在南⮠宫凝雪的身上,只ﴏ听‘扑通’一声,南宫凝雪跪倒在地,殷红的鲜血从她的七窍流出,“本座已욎不是你的师尊,若是再口不择言,╒本座绝不会手럡下留情。”

      “从今往后,你就是本座爱徒的丹奴,为了防止你再对凡儿不嗮利,本座会在你身上下禁制,只要你有不轨之心,你便会立即神形俱灭。郐”

      “你可听清楚了?”风妙依冷然道。

      这一刻,她的神情和语气都冰冷到了极点,完全看不出她和南宫凝雪之间还有半点⬸师徒之情。

      “听清楚了。”南宫凝雪此时形象全无,白皙无暇袮的额头磕在地⨔上,泪水夹杂着血水在她清冷的眼角滑落。

      她的内心充满了苦涩,以前不管她如何顶撞师尊,师懀尊都不会真的对她动手。

      但她现在身禾体上的伤痛,远没有师尊不承认她身份受到的打击来的强烈。

      不过想到她过去犯下的错误,එ现在的这些譅都是她应该遭受到的惩罚。

      徒弟也罢,丹奴也罢,只要她还能待在师尊ዺ的身边,那她就还有机会取得釀师尊的原谅。

      “唉!”林不凡叹絻了口气,缓缓站起身,看着南宫卵凝雪这幅凄惨的模样,他的内心受到了触动。

      韺他倒不是可怜南宫凝雪这个叛徒,而是想起了刚见到师尊时的模样。

      被九个至亲的徒弟背叛,又被打成重伤,只能等死。

      身心都受到了咢巨大的打击,都已经没有活下眦去的念头。

      如果他当时没有陪伴在师尊的身边,那师尊最后的结局将是何等的悲惨凄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