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8sex8cc

      “见到我很意外吗”北野望向白쪆一凡递过一杯水,重伤久卧不起的人醒来都会口渴难忍。“还是说,你更希望见到的是那个女孩”

      然而对方听力尚未恢复,只听到很模糊的声音,很显然他刚开机迟钝的大脑也懒得去追究,一脸㐎不明所以的㖣看着北野望。

      白一凡毫不客气的接过水搊杯,大口灌入喉咙,他确实很渴,喉咙像是被火뙛烧过。冰凉的清水像是条游动的细蛇,调皮的钻到他的气管里,被呛到的他剧烈咳嗽,喝进去的水吐出来一半,溅到洁白的绒被上。

      他并不明白为什么醒来会看到北野望,不过他体会不到任何故友人重逢的喜悦,北野望冰冷而严肃的神情不带핇一丝相识的旧情,他们俩就像是刚见面的陌生人。

      看对方的样子不像是来探望自己,倒像是来审问的。那个奇幻的梦境究竟预示着什么,我们会再见的,少女冰冷而空灵的话语不停在他脑中回荡。爆炸般的信息疯狂涌入他刚苏醒的大脑,无数临零散的画面拼凑在一起,组成混乱的时间线,就像是计算机的开机启动程序一股脑全开,引的他这个并不兼容的主机嗡嗡作响。

      北野望并不着急,耐心的等着他吐愬出喉咙里的最后一滴水。

      随后两人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他知道,北野望在等他开口,沉着洞察的眼睛俨然一副刑警出任务的样子。

      半晌他憋出一句话

      “我以为我死了”

      少年的ꉗ话语内敛瓌而深沉,再不是他们见面时的绝望与轻浮。

      “当时酻你的血已经见底,好在有人第一时间给你捏了回复水晶”

      “我怎么活下来的,你们打赢了boss么”

      “我们?”他浅笑,笑这个握着力量却不明所以的少年。“你在一秒内对着boss打出了一万次连击,他甚至没来的及反ྥ抗就被秒杀䟓。而那一秒是我们眼睛的反应时间,所以实际上你的速度还要更快,甚至接近于,零。”

      弴白一凡惊讶的看着北野望,他满脸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开完笑,但这话怎么听都感觉像是胡说八道,一秒钟,一万次连击,合着他变成闪电侠了,还是彻底征服了神速力的那种,对方跟痴人说梦ᝍ一摯样,他真的醒了么,难道还在做梦。

      “你,并不知情么”

      “岂止不知情,我甚至感觉自己跑错次元了”

      他依稀记得最后闭眼时那三个身影,顾尘,墨泠鸢,墨南枫,其余的人都变成了模糊的背景图。他也记得自己ᄣ奋不顾身冲向boss的模样,可他那轻飘的身体,滑稽的步伐,怎么看都是失血过多产生的幻觉,体温流失导致他出现了寒冷的幻想,而大脑缺氧让他感觉四䏬肢轻盈,怎么会是他干掉了boss。

      “你有没有这件事情的记忆?”

      “没有”

      “那我描述的事之前有没有发生过?”

      “没有”

      “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见解?”

      “没有”

      对方一连串的追黩问如同激射的乌兹冲锋枪,而白一凡只有两个字应答,像是拿着一൮片木板挡子弹的土著,再问下去估计他就要变成蜂窝了。

      白一凡避开他锋利的眼神,对方似乎有所察觉,但是没有拆穿他,北野望主动放弃了追问。

      “那么这件事可能要定葘义为bug或者系统崩溃” ꆴ

      北野望思考着,点击一旁的留声水晶,在细长的时间轴上打잀上标记,没想到负责审问的人如此好糊弄,白一凡甚至还没想好怎么说谎。

      “你真的혛没在开玩笑么”

      䦦 “在场看到的人并不多,但有些是你熟人,你大可以自己去确认”他顿了顿,补充道“等你精神状态稳定后”

      “我的精神状态很正常”他高声强调,可实际上他眼神涣散,声音还不时微微颤动,像是苏醒后还没恢复全Ѽ身体机能的植物人。

      “所以,你也在场” 閮

      “很可惜,作为法师的我没资格和他们一起作战”北野望自责的说。

      “有什么可内疚的,你那颗陨石超帅的,震惊全场啊”白一凡竖起拇指笑嘻嘻的说,仿佛又回到他们相遇的第一天。

      ੌ“怎么猜到的”

      “还用猜吗,我莫名感觉就是你,说不上来的感觉”白一凡望向窗外,漫天白雪如鹅毛般纷纷洒洒落在厚重的积雪上,外面的世界一片银装素᳃裹。“真要说原因,那就怪你那双坚毅的眼睛给我印象太深了吧”

      “已经是冬天了”白一凡呼出一口气,苍茫的白雾转瞬맭即逝。“我们认识的时候还是春季。”

      “还有三天是新年”

      “看来我ʓ昏迷的时间并不长啊,我还以为又睡了㫞好久”

      “一天零两小时零十五分钟”

      ભ 白一凡感觉被数字充斥的对话枯燥乏味,他思考为何北野望要如此精细的陈述,或许是想턣要快速结束话题进行他的问话,毕竟床头柜子上摆着留声水晶,他的目的很明确。

      “你不是来和我说这些的吧,有什么就问吧,我脑子也差不多清醒了”

      对方点击水晶结简束录音。

      “我该问的都已经问过了,留在这里是我单纯想和你说几ᣚ句话,嫌我啰嗦的话我可以走”

      他的眼神不再肃冷,而是和善可亲,像是关心留守儿童的邻家大哥哥。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现在可以放开心随便说了”

      “随意,而且刚才你不像多收敛的样子啊”

      白一凡不好意ॸ思的挠头,随后说

      “你是不是加入钢铁之翼了”

      哀“对”

      “不问我怎么猜出来的么”

      “你的回答太过主观,没什么分析쥻价值,所以我就不问了”

      白一凡寻思着这意思是不是在说自己纯靠感觉瞎蒙,可他这回真不是瞎蒙的,他猜测औ北野望这样有责任心和抱负的人一定会加入以解放为任的钢铁之翼,但是对方不肯问。

      듉 數 “是谁救了我,你知道么”他轻声问,少年心底藏着一个答案,웳轻细炲的询问生怕对方说出另外一个人。

      쮸“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喂,说出来啊”

      “用不着了,你问题的答案都写在你眼睛里,自己照照镜子吧”

      他看着火急火燎却又有些羞涩的白一凡,不禁想起了另外一张熟悉的脸,如果他弟弟还在,现在已经和这小子一般大了吧,说ꂀ不定已经开始在学校里和小姑ⷫ娘们卿卿我我了,沷性格准比眼前ﶷ的小子主动,回忆总是让人沉醉的东西,一向谨慎专注的自己짵居然愣神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好好休息。” 䑿

      北野望起身。

      “这就要走,好吧”

      白一⭠凡并不去挽留,尽管他们交谈甚欢,可他也不是小孩子了,眼前这个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翻开菜单查看时间的人一定是公务缠身,能抽出一点个人时间来陪他说话他已经很感谢,北野望注定是个忙碌的人,不会为ꅾ任何人停下脚步。

      “对了,最后一件事,你说的新年,是个节日吗”

      “是的”

      “那这算哪个国家的新年”圣诞节,中国春节,日本大晦日,印度年,全都不是一月一日蚧。真要说的话,一月一日是中国的元旦,为什么连外国人也跟着庆祝。

      “不是任何国家,而是这个世界的新年”北野望说,他的语气并没有因为这个世界的节日而欢快,反而沉重低落,像是落魄的旅人看不到回家的路般。眼前这个比他年长的男人背负的不仅仅是阅历,还有如巨石般的责任,所以他完全无法感受到ᖰ节日的欢乐,或许在他看来,这片刻的欢愉只是囚在笼中之鸟的歌唱,是无可奈何㳴的自娱自乐。

      他们是解放者,会带着决绝的背影前行,而白一凡和他截截然相反,他早就迷失了方向,只不过是在这个世界苟延残喘,他就是个离家出走的死小孩,可死小孩宁愿饿死也不会回家。

      决䚖绝的背影离开了他,皮靴蹬地的声音回荡在狭长的走봷廊中。

      他并没有蟹随手带上门,出门时白一凡䛞见到他眼睛向右瞄了一眼。

      “这回我把窗子提前上锁了,可别想跑了哦”

      科诺不紧不慢的踱进房间。

      “你就那么喜欢偷听人说话吗”白一凡说

      “也算是个人癖好吧,其他人我可不经常听,只是对你我特别感兴趣”

      她晶蓝色的双眼宛如冰晶,妖艳中带着一丝坏坏的气息。

      “我可一点也不感觉荣幸”

      “居然这样说,小白你还真是不会讨女孩子欢心呢”科诺还想要不要嘟起嘴来加大调戏他的力度,不过今天的男孩显然活力不足,并不接她的话茬,似乎被那个沉着严肃日本人吸走了精神。

      “这大雪纷飞的,我能去哪”他盯着窗口处的魔法刻印,有些无奈,不过想来他的吐槽也挺无力,那天可是暴雨倾盆,他不是一样顺着滑槽溜出去,但他还是要嘴硬。“怎么搞的我和犯人一样”

      “不辞而别可是很没礼貌的,况且教堂有正门可以走,你也没必要跟个小偷一样每次都翻墙吧,虽然你真的做过小偷,但我相信你已经改邪归正了。”

      Ⱈ“这事你能记一辈폚子么”白一凡吐槽。

      “嗯,你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告诉我的后代,当成睡前故事也不错”她认真的思考着,似乎在想怎么把这段并不美好的故事讲给小孩子龦听。

      白一凡实在无法理解她的脑回路嗢,滑动菜单拿Ǚ出干面包,和科诺斗嘴让他饥⤗饿感倍增。

      “喂,喏”

      对方向他递来新鲜的牛角面包,乳白色的奶油铺ấ在面包上方,像是松软的白雪。

      “虽然没有小茜草做的好吃,但是你也不许剩下”她的语气有些凶狠,让白一凡感觉他是个临行前的犯人,这顿是他的断头饭。

      他有些怀疑的接过面包,本셨来还想调侃一下,可是牛奶和麦迅芽빢的混合香气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口咬下,松软的面包中还夹着鲜嫩多汁ಀ的香肠,虽然这根香肠有些喧宾夺主的感觉,盖住了奶油和麦芽的香气,但是对于饥饿的他来说已经很不错,至少比冰冷的干面包要好。

      “挺好吃”白一凡狼吞虎咽,舌头被食物绊住,说话十分模糊。

      䛬 “你的赞扬就那么干涩么”

      “原谅我퍌吧,我真的不会组织措辞,你看我吃的连嘴都拔不出뷙来,这不就是对食物最大的认同么”

      突然一股剧烈的刺激感冲击着他的口腔,那种辣到发痛还上下乱窜的感觉,是芥末,科诺在面包里掺了芥末。

      “你这家伙”白一凡本想吐掉,可还是坚持咽了下去,感觉像是吞掉了一颗点燃的碳球,他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什么嘛,这不是挺生龙活虎的”科诺看他被辣到渗出汗磭珠的额头,忍不住坏笑起来“这点芥末就当你上次浪费我费心准备食物的惩罚咯鏼”

      “这是一点吗,你쯰怕是把整瓶都倒进去了吧”

      “嘛,第一次放计量没把控好,体谅一下啊客官૤”

      “体谅个鬼啊”就好比你端딮着砒霜放多的粥对受害者说,这次的砒霜计量没掌握好,客人你先凑合吃了上路吧,这是什么鬼话!苦

      说完他端起水杯,봝将还坚持在食道里不肯下坠的面包送入胃中。

      整个进裭食环节不超过一分钟,他像是个三天没吃过饭的流浪汉,连过量都芥末也没能影响到他的速度。其实他平常吃饭也优雅不到哪去,对于赏金猎人来说快速进食是基本功,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看见快醃速奔走的怪物,籂可潜伏的你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正要给面뺠包上抹果酱,等你掏出来武器那玩意连影子都不见了。

      “雪下得挺大”

      “教堂门前的积雪很厚”

      “听他说这里过新年了”

      “时间是系统给出的,连npc的뱯语音都有变化”

      “是吗”怪不得北野望语气沉重,原来一切都是系统安排的,他们就像是这个世界的提线木偶“是系统安排的啊”

      “主会场在ᰂ第一层,听说有节目看,是玩家们组织的”

      “他们还挺入戏”

      “大部分人都已经习惯了,总要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他和科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钟楼里的古钟敲响,钟声古老而悠长,像是古龙的低吟,在落日的余晖下游荡至远方。

      “你想问她的事吧”

      䘿 “啊,是的,只是不知氇道怎么开口”他大方的承认,不知从何时起,白一凡不再和这个心思细腻的俄国女孩遮掩,偶尔会盯着她高傲的金色长发说出那些藏在心底的事,感觉莫名的心安∁。

      “是她把你送到诙这的,可是她不愿意留下”

      科诺看看白一凡,他默默听着,并不打算开口解释原因。

      “小茜草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不敢去面对你”

      “真的不是讨厌我么”他冷不丁蹦出来一句。

      “女孩子讨厌一个人和为一个ࡡ人伤心的眼神我还是能分辨的,如果女孩真的讨厌一个人还会亲自送他来医院么,”科诺无奈的叹气“虽六然以她的性格真的有可能就是了,你是不是说了什么很过分的絫话。”

      “是的,很过分,但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说”

      落白一凡眼神空洞,他厌恶说䆊出괽那样话语的自己,可他并不后悔。

      “你们两个,都是很奇怪的人,像两个小怪物一样”

      㖜 “是啊” 

      他们两个都是不完整的碎片,无论怎么找寻,也找不到旹掉落的那一部分,因为哪一部分已经被肮脏的现实嚼碎吃掉了。现实世횺界的样子让他想起了黑暗之魂三中的埃尔狪德里奇,吞噬神明的扭曲薪王,传承者们才不会理会它的样子,只要拥有实力,就会被绑在王座之上成为薪王,这是冰冷的法则,一想到要被这样的家伙照亮,白一凡就感到恶心,可实际上它也是个被束缚的柴薪,只剩一半的头骨被灰烬放在冰冷的王座上,像个小丑一样。

      小怪物㻙就只能依靠小怪物,在旁人面前他们只能隐藏自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