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恩怨情仇>

      宁卫民相当委叢婉的引导苗珍,希望她能想想别的辙,来解决这个问题。

      但苗珍却好像是真没什么其他的法子了촬。

      她想勽了一会儿,面露难色,居然是这么说的。

      う “䯺我也知道偅即使您把那些东西拉嵬走,瑕疵品库房也容不下这边所有的货。实在不陂行……不行的话……我也只能让人把库里的瑕疵品先挪出来,保成品啦。两害相较取其轻,要真是赶上雨,那也没办法,只能算是该着。”

      说完,就是一మ声哀叹。

      于是这ቯ么一砾来,宁卫民便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了推诿的道理。

      人家都难成这样了,他又ꒊ怎么好袖ᒸ手旁观툮呢?

      只好认真考虑,要把他的货该往哪儿安鞨排了。

      不过说实话,这事儿他要真想解决的话,其实难度也不是很大。

      毕竟쥭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了,各方各面的社会关系能量不小。

      打个比釽方,要是他跟天坛公园商量一棖下,或者跟锦盒厂合计一下。

      想必这两处的负责人都会卖他个面子,为他暂时提供个地方,安置这些货物。

      ᕒ大不了他还能去跟罗师傅说一下,再把糕点厂䇙地下防댝空洞打开呗。

      那里头地儿大了去了,哪怕整个红联䭗厂的货都搁得下。

      ᚁ衣服嘛,又不比珍稀的字画,好安排。

      至于他为什么不乐意这么办,其实只在于他怕折腾。

      这买卖他可是打算长期占⬙下ࢊ去的。

      那安勁排就得安排个能站得住脚的地方才行啊。

      最起码也得待上个三年五年的,而且还得便于他运货和发卖。

      尤其是如今受到了这件事启发,他还知道了得注意防鼠,显然ᛠ这合适的地方抰也就梙更难找到了。

      真要是他答应苗珍,随便弄个地儿先存下自己要的货。

      苗珍是合适了,可于他而言,完全等于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䚡。

      不过话说回来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这苗珍既然这么发愁,几乎到了“率断尾求生”的地步,倒也魌让他心里一动,惽似乎又闻见了钱味儿。

      为此,他转了转心思,先不忙着应承,而是话锋一转,打听起了想知道的一些问题。

      “苗主᫭任ඃ啊,不是我多嘴,就是好奇。你们库里这些东西怎么存埆了这么多啊?啊?干嘛不卖了呢。卖了不就有地方了嘛?”

      不问还好,这一问,宅可算是ꕨ引发了苗珍的牢骚了,这是大吐苦水啊。

      “哎哟,瞧您说的,要是能卖掉当然好呀。可这些东西不就是卖不掉,才成了积压货嘛。ꊄ不是我说啊,我嵶们太难了。╢”

      “过去管得严的时候,商店䂯求着我们要货。可我뷍们有了多乂余的产品不敢往外发,一切得按上面的计划来。这么常年累月下来,当然就攒了不少了䍗。”

      “到了现在,统购统销管得不严了튌吧,这些东西反倒不好卖,没人要了鹲。我们已经都⢧同ꎈ意给商业系统냒按出厂价打五折了。可人家还是死活不愿意要。那我们也没办法。”

      “最可气的是,他们还说我们的产品影响他们的职工拿奖金,还嫌我们的东西白白占了他们的柜台和库ﳗ房。结果今年年初,就连他们已经拿走的那些货,也非得给退回来不可。这一退,꣡全市就是小三千件啊,真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别说,苗珍说的这个确实也是实际情况。

      毕竟如今各行各业都开始把奖金与企业效益开始ﱠ挂钩了鞩。

      这年代服装销售渠道又是相当单一,主要就是依靠商店和商场。

      一旦这些ᅉ商店商场的人觉得这些ែ东西᭠不好卖,非要把货物给退回来。

      作为厂家可是一点옪辙都没有。

      要不怎么说渠僫道为王呢?

      ꠜ所以从这点就잲能显现出宁卫民给皮尔·卡顿出的主볛意有多죾高明。

      뿑他建议公司在机ၠ场和高档饭店建立自己的品牌专럺营店,最初本퀄意虽然是考虑国内₷消费水准,为了更精准有效的把握客户群体。

      ᆪ但实质上最关键的,还᯻是打破了销售渠道的垄断性,把销售生命v线掌握在了企业自己手里晝。

      ⴒ 蔲 랾这点,宁卫民自己也是刚刚才因为红농联厂的遭遇,才意识到䊠的。

      “五折?这是不是还有点高啊?要我说,与其库里扔着,外面撂着,等着全变成了昫破烂儿。倒不如低价卖導出去。多了少了毕竟Ꞽ都是钱啊?惂”

      ┾ 宁卫民还有些不明白,他不相信红联厂算不明白这笔账。

      果然,苗珍更详细的解释了厂子的苦衷,自己的憋屈。

      “哎,谁说不是呢。㌓要依着我们,当然愿意卖便宜点,只要能处理出去,哪怕三折两折螭也行啊쇸。腾出库房,都用来存放热销产品多好,生产效率也能提高不少。牚”

      “可公家有些㩧制度不允许啊,规定얯就是规定,ᝉ上面要求积压产品最低就鲇是五折。真卖低了,上头一追究,谁承担这责任啊?”

      “哎,我这职务有多难,简直没法说。变成破烂的还少吗?我这处境您都看见了팹?照这样,这黑锅可不全得我来背……”

      一边翻看这地上斑澜的衣服,观摩上面的造工。

      宁卫民又转了转眼珠,⢓装着好人,提出了最关键的疑惑。

      옐“哎,苗主任,我倒是觉得你们可以想想别的法子。컍商店商场指望不上,你们内部处理呢?或者ⱦ也可以给私人呀?뿿现在卖衣풔服的个体户不少啊……”

      陭 珹 “嗨!”苗珍再叹一口气。

      “您说的这个问题,我们怎么不清楚啊。内部处理是可以的,价格也能更低一点。但解决不了多少积压产品呀。”

      “不怕您笑话,我们厂职工,一共才六百人,就是我们所有Ề人连家属一起穿,这辈子又穿多少件啊?”

      “可卖给私人是真的不行。说实话,也不吶是没有人主动找到我们厂里来要货,愿意五折接。甚至还送烟送酒प。可我们哪儿敢啊?”

      “我们在业务上只能是对公不对私。入账是要收支票的,现金绝对不行。且不说私人要货量太少,就说支票,他们去哪儿弄啊?”

      好嘛,这话让宁卫民顿时恍然,彻底清楚了。

      归根몃结底还是国企的制度太死性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