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柚视频小视频

      “那吴叔回来了吗?”

      “他㈢跟我一起回来了。到是副指导员没回来。留下住院了!”

      说完这话帄老爸禁不濜住ꖁ笑了起来。对老妈说道:

      곾ₚ“窯咱这个儿子几次说副指导员有肝炎。结果一检查。虽然没有肝炎。但是得了布氏杆菌病!这算不算是一语成谶?”

      老妈得意的回答。“我儿̷子是谁呀?将来一定比你厉害!”

      老爸连忙点头。“他现在就比我厉害。我这医生都该让给텳他当了。”

      老妈哈哈的笑了起来。自从当了这个祅组长,老妈的精神簴气整个不一样了。

      虽然整天都在忙碌,但是心情确是极为爽快。

      马儸洪奎家里,一个水煮肉片。一个川白肉摆在桌子上。颜色极为靓丽。

      就如同女主人那光滑细嫩的肌肤。

      賨 这个女人也三十多了,却不显老。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韵。

      马全义是被马䧓洪奎强拉↥来的。他㺪本不想在跟꿬他掺和在一起。

      但是耐不住马洪奎一再恳求。想想这几年鞍前马后的劳顿。ᇊ马全义便心软了。

      織 来到他家,看到他老婆ㅱ杜秀英色香꼦味俱全的菜櫉肴和脸蛋。

      巒他心中的一끼点顾忌瞬间便消失了。人生在世。无非吃喝뗾二字。先把自己弄舒服再说吧。

      马洪奎酒量不错。再三相劝之䔐下。马全义喝的也有些微醺了。

      酒喝竇到这个时候正好。感觉有了㌀,已经有了。然后困意就有了。

      香甜的睡一觉,明天便又是生龙活虎。㮳

      只是马全义刚想放下杯子告辞。杜秀英却端起酒杯。

      “马连长,我还从来没有敬过你酒呢,怎么样?这杯给不给面子?”

      马全义愣了一下。惊诧的问道:陸

      “你会喝酒?” 鄢

      杜秀英羞≼涩的一笑:ט“我不怎么会喝,但是今天为了照顾좐好连长,我是礊舍命陪君子了!”

      马全义哈哈大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袘他到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能喝Ⱞ多少?

      喝道最后,两个人都快勾肩搭背了。杜秀英还楂只是脸色微红。

      的而马全义舌头都已经大了。不扶着杜秀英的肩膀已经坐㪁不住了。

      “马连长,我家洪ၝ奎跟着你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落到今天是个地步,也是他咎由自取。

      不过看在烺往日的情分上,你能不能帮帮他?”

      葊 马全义双眼肆无忌惮的看着她。젶

      “他的排耘长已经被㘑撤了。你说,我怎么帮他?”

      杜秀英用指头点了一下马全义的额头。

      “你是连长啊!这对你还不是小ꂬ事?”

      马全义虽然行动已经不能自主。但大脑还没有彻底荌糊涂。被她这么一点,顿时浑身触电般麻了一下。

      “那你说说看?”

      马全义还真有些騫意动,能帮这个忠心耿曮耿的部下一把。他是愿意的。何况还有这么个风情万种的人儿?

      “让他去铅笔盒厂当厂长啊!他好歹也是当过排长的人!怎么也比那个梅花能力强吧?”

      马全义皱起眉头。

      “可是퇠这铅笔盒厂是指导员全权负责,萦我贸然插手不好吧?”

      杜秀英撇撇嘴盏。“指导员只是个政工干部,生产本就不该他管。既然他要夺权끕,那你安排个人他还能说什么? ㇊ 㩘

      変 再说了,铅笔盒厂效益肯定会不错톱!难道马连长就这么眼扷睁睁的看Ⰶ着这块蛋糕完全归了别人?”

      Ꞃ马全义本来还在琢磨这个륭事情的得失。毕竟梅花也是叶万成⺄的老婆。加上踴指导员。这肯定会引起一系列反应。

      不过转念一想。本来就是站在对立面的人,顾忌这么多干嘛?

      톗 自己就是不安排人,难道他们会领自己的情?

      若是马洪奎去了,最起码这铅笔盒厂的功劳自己能捞一部分回来!

      “行迟!我明天就提这个事!”

      顝说完,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杜秀英赶紧站起来搀扶着他。

      眔“连长你还能走吗?不然叫洪奎送拹你回家!”

      马全义摆摆手。“要是能被你灌多了,这事传出去我马全义还能在基建连混吗?谁不知道我老马千杯不醉?”

      说ꁹ完,甩开杜秀英就走了出去。只是出了门他就吐了。吐的翻江倒海。

      屋子里马洪奎满脸不悦:“你差不多就行了,还真想假戏真做啊?”

      杜秀英一下子蹦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舟

      쐦“你他妈就是块提不起来的豆腐!老娘这样豁出脸去这是为⥉谁呀?

      行,老娘现在就去找马全义。你得事叫他不要管了!”

      簮 一番叫骂下来。马洪奎低下了头不敢在说话了。

      这个在别人面前一向柔弱内向的杜秀英。铃在他面前从来就是母老虎。

      在她的威逼下,他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敢管了。不然鼫马国平哪里会到虯今天这个地步?

      不过卤水点豆腐,쿸一物降一物。

      无论这璤个女人多暴躁歹毒。他就是离不开!而且喜欢到骨子里。

      只是脑中偶尔闪过前妻的影子时,䴭会内疚一会。但也只是一会。

      第二天一早,指导员便意气风发的回来了。

      悔这次一千多个铅笔盒,送到供销社࿍就被抢购了。以

      团领导给定的价。比人家大厂的便宜一块钱。卖两块一毛三。

      㰈至于卖多少钱指导员不ꠃ关心,那个本来跟连里没啥关系。

      他关ꂽ心的㗷是给团里创造了效益。给他的政途填了惶一道浓墨,这就够了。

      他直接来到了厂子里。高兴的跟大家宣布。

      “团领导决定,为了表彰铅笔盒厂全体战士的功ᔉ绩。这个月܁每个人奖金二十元。 떞

      还特别表扬了组ㆲ长梅花同志,⅋正是因为她的不懈䗘努力,෥才有了这样的成就。

      所以,梅花同志的奖金翻倍。四十元!”

      女人们兴奋的都跳了起来!二十块钱对于她们真的算得上一笔巨款了。

      她们每个月工资大都都是四十多。这二十元能做多少事啊!

      而且,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团领导的肯定。

      这对于那个时代的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틖 那时候的人都是有情怀有精神追求的。

      宣布完命令,指导员喜滋滋的䏝朝连部走僔去。而女人们则更加卖力的干起活来。根本不用谁催促。

      看着进来的指导员。낉马全义笑着说߯道:

      “我给铅笔盒厂推荐个厂长吧!”

      求ᢖ收藏,推荐,月㦚票和投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