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这里只有精品17

      三宝垄要塞炮台的守备军可是苏苏胡南素丹的嫡系,这里的守备大人还和素丹的某一렴个老婆有亲戚关系,所缀以对苏苏胡⹿南还是非常忠心的。

      平时他们筶驻扎三宝垄,除了守卫要塞之外,还有监视当地的地뿝方官员和土著势力,岠这里淡目国的遗老遗少还是有不少的,需要强力监控。

      现在守备官非常纠结,本来还看到希望隠,敌军虽然攻占了要塞城墙,但在夺取城门的战斗中被己方的火铳打了回去,而且敌军也很惧怕伤亡,稍有损失便撤了。

      如果等雨停了,自읲己甚至还可以组뱾织一波进攻,很粒有可能把失去的城墙再夺回来。

      接下来出乎所料,敌军实在太凶残,竟然想到了火攻的计策,刚才那几个火油弹只是一个实验,不过就算下雨的情况下,还燃烧了许久,如果一旦雨停了,用那种火油弹进攻,估计整个要塞就会变成大火炬啊。

      錾 要塞中包括城墙和炮台是砖石结构,但内部大量的房屋都是土木结构,非常容易发生火灾,敌方祭出火攻的法宝,虽然俗套,但是己方却毫无办法。

      如此一来,守备官竟然盼着天上的雨再大些,干脆下一年才好呢。

      这时,维和军有咺人打着白旗要求与守备官进行谈判,守备官同意接触,也想看溊一看维和军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双方就在岸防重炮的炮台里进行谈螁判,为了便于뛢交流,维和军还请了一个当地的华商来做翻译,现在炮台还在守备部队手里,因为这里有雨棚遮雨,能打放火铳,维和军没法进攻。

      “请问贵使,我与贵军无冤无仇,为何贵军悍然进攻我方?”一上来핽,守备官便责涌问起郑参谋。

      “尊敬的帕加诺大人,我军受南洋业主委员会的委托,贵国悍然进攻业主委员会常任理事,已经触发了维和条款,而我军给贵国素丹攔殿下呈送了劝谏文书,贵国素丹一意孤行,我们才出此下ཿ策。”郑参谋已经从当地人得知守备官的底细。

      “我军十万之众,贵军使฽用偷袭手段,素丹殿下猝不及防,让贵军一时得逞,一旦殿下准녫备就绪,那可是雷霆之怒啊。륀”帕加诺威胁道ᕨ。

      ᷉ “我军是维和部队,当然是维护和平的,我们也不惧怕战争,但是,我们是真希望贵国素丹殿下能够放弃进攻巴达维亚,大家一起过和平的生活不好吗?”郑参谋占着理,义正辞严的说道。

      这话让帕加枧诺有些哑弅然,实际上帕加诺也是反对和巴达维亚开战,不是觉得理亏,而是打不下,苏苏胡南在任上已经进攻巴达维亚三回了,哪一次都是无疾而终,除狯了劳民ꐈ伤财,啥好处及没得到,你说把㕂现有的地盘经营好不就得了。 ᾌ

      本来自己在三宝垄驻守,油水还非常丰厚,这个地方本来就富裕,稍微运作下都能弄不少,媎但是一开战漲,三宝垄要提供大量的物资,都快把地方政府榨干了,当地人的♭反应非常强烈,治安的压蓹力陡然增大,帕加诺一ꫛ直小心翼翼的。

      輛 補 另外,维和军的突쩓袭犹如눋雪上加쟋霜,眼看着自己的好日子不保,帕加诺心里一片哀伤。

      퉢 “我希望贵军尽快撤离三宝垄,以免遭到我国军队的雷霆进攻,如果贵军撤离,我们可以向素丹殿下陈情,素丹或许会考虑和巴达维亚达成和平协议,”帕加诺如是说。

      “在贵国素丹撤离巴达维亚,和荷兰甏东印꽆度公司达成和平协议之前,我们会一直驻守三宝垄,我在此要敬告帕加诺大人,我军和贵军正处于战争时期,双方产生伤亡是很常见的事情ⲽ,现在贵军大势已去,我希望贵军能撤离要妃塞,我军保证贵方人员安全,但是,如果贵军执意负隅顽抗,丢了性命我们也只能表示遗憾了。”郑参谋说道。

      “正如贵使所言,现在战㪡争时期,䐫贵军最好尽快앬撤离,免得枉送性命。”帕加诣诺也警告郑参谋。最后双方的第一次谈判不欢而散。

      待郑参谋回ӈ来,投石机已经组装了三架,听到郑参谋的回复,小林浩二下櫻令开始投石机的试射。

      试射的炮弹都是港口收集的砖石瓦块,用草绳兜装着,由于大员军事顾问团的指导,这里投石机的高度加高了,地面也挖了地沟,以便投石机能射的ꘆ更远。

      上来设定的就是最远距离,谁知道一投放,那一兜子砖石瓦块竟然远远的划过一条抛物线,越过要塞,ﬦ打到对面的山上去了。

      小林浩二大喜,立刻让重新犣校正,在鸓减少行程之后,砖石兜击打中要塞另一面的城墙下,一个房屋的屋顶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大洞,这一幕出现后,要塞守军的士气立刻就不稳了。

      接下来,对要塞的投石打击越来越频繁,三架投石机的杠杆此起彼伏的摇动,把⑍一包包砖石扔进要塞,要塞里面到处都是淋着雨抱头鼠窜的士兵和士兵家属。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天쨨就要黑了,维和军接下来要加强占领区的防御,收缩兵力羘,并且在城墙上构筑掩体,建造更多的防雨棚。

      还有城墙下面和投石机阵地的防御,干脆交给后续上岸的维和陆战队接手,以防止马打蓝飵人晚上ﶙ的反扑。

      在黄昏的时候,帕加诺组ע织了一次反攻,但是被手榴弹和建州雇佣兵的弓箭给驱赶了回去,而一入夜,四周全是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想偷袭也是不行了,只能听着滴滴룢答答的雨点声度过漫漫短夜。

      没错,雅加达属于南半球,现在穱正是秋季,白天长夜晚短,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天空竟然出现了鱼肚白,下了一夜的小雨也停了下来。

      帕加诺等天刚放亮,便组织起反击的军队,只蒣见马打蓝的军人扛着火绳枪,从炮台方向推出来,对准侧面城墙维和军的阵地打放,不过很快난便被瓦解,因为炮台对面海里的炮唼船对准炮台方向一通齐射,巨大的炮弹啸叫声又把那些冲出来的人驱髝赶回去了。

      维和军也没有闲着,护城河对岸的投石机已经有十架之多,另外还有很多的大员改良炮也布设得整整齐齐,雨停了之后,便开始了投石试射。䷛

      这一下,天上的各种石块飞舞,要塞里面的建ㄈ筑则是一片狼藉廛,很多士兵已经崩溃,拒绝接受军官们的指挥,都只想保护家人从ꊜ另一面的城门跑出去,以躲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砸ᅍ到自己脑袋的石头瓦块。

      帕加诺无奈,只能命人再打着白旗过来请求和谈,这一次田川的命令就很坚决了,只准许他们携带私人财物撤离,其他的条件免谈。

      珬帕加诺请求给予一定吆的时间让士兵们收琤拾,田川同意给予一个时辰的时间,让马打蓝守备士兵收拾私人财产,时间一到,便立刻加强炮击。

      为了让帕加诺表示诚意,他们应当立刻撤离岸防炮台,ዠ让维和军接防,帕ɓ加诺只能黯然答应。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维和军的炮击停了下来,但是ⵑ要塞里面却出₭现了一番鸡飞狗跳,士兵及其家属拼命的收集自己的私有财产,甚至连自己养的鸡都想带走,而维和军则顺利的똚接防炮台。

      夛 萲 一番喧嚣之后,士兵及其家属们背着大包小包,从对面的城门出城,但是꘿一些胆子大一点的士兵则跑到维和军阵地前,有会说闽南语的,用闽南语向维和军请求,让他们别拆自己的簯房子,房子里还有一些大件,也值些钱,因为搬不动,所以希望占领军能保留。

      这一ਂ举动,让小林浩二啼笑皆非,只得讪笑着垧保证,维和部队只是暂时驻ᄎ扎,一旦双方和议,便会原封不动ꤾ的返还,请那些士兵们放心。

      田川喜之郎得知帕加诺无条件撤离之后,不禁大笑道,“我军只用了不到两天时间便占领了三宝垄要塞,真乃神速啊,快,立刻写战报,给南洋业主委员会写战报,报告好消息。”

      “田川阁下,贵军真让人刮目相看⚦,竟然冒着大雨,仅用两天一夜嵛的辫时间便达成战果,实在是战力非凡,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随行的郭金明连连称赞。

      ⑀ “这场大雨可是我们的好朋友啊,敌人的火器优势竟然没有㬌发挥出来,如果没有这一场雨,我军的伤亡可不是如此之微갱。”田川喜之郎感慨道,“想不到马打蓝人对火器如此依赖,令人唏嘘,令人唏嘘啊。”

      “还是贵军准备充足,考虑周到,谨慎入微,实乃强军之基也”,郭金明也很感慨。“接下来,阁下准备怎么办?”

      䢱“这一찿场战斗结束,我们可以修整一下了,现在就是加强城防诵,潮控制三宝垄,就看苏苏胡南如何出牌了,˽我等静等参谋部命令就好。”田川喜之郎说道。

      “回头苏老那边会接触苏苏胡南,希望他ᵷ能够迷途知逮返啊。”郭金明说道,“另外,贵军的海上力量也要做好准备,我感觉,马打蓝人不会这样轻易就范,他率军前来嗘肯定得走海路。”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