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玫热这里只有是精品

      第二天욺一早,给小松鼠阿福的早饭是契约中写的갂核桃,⍎赵然还特地去网上查找小松鼠什疲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ô至于亲闺女豹猫赵懒懒就简单多了,养了怎么久,早已经熟悉薿,主食是肉类的,再加些蔬菜胡萝卜白菜等。׃

      ⩩ 吃完早餐,赵然打电话给土豪翔:“又有新的宠犧物捣乱,你要不要来?”

      可被电话那头的土豪翔识破:“你是⤈缺个司机吧,我才不来,哼!”

      声音很傲娇,鋎看来小松鼠阿福的事,还是在他心里留下芥蒂。

      这次行动,赵然没ᚦ有带赵懒懒,给她布置了一个任务,教小松鼠阿福认字,还悄悄的在她耳边轻声说:“看守小松鼠的责任就教给你了。”

      等赵然离开ጅ家,赵懒懒叼来学习的幼儿园课本,从数字一二三学起。

      除了课本,还叼来一根棍子,当做教鞭。

       솭 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掰鴚手指数数。뜿

      学着学着,小松鼠阿福手上就挨上不少棍,他老是数错,然后就发现不对啊髐。

      “赵懒懒,不对啊缟,你这是打击报复。⒓”

      “不就是前天戏耍了你烋,真小气,到现在还记仇。”

      小松鼠阿福还不知道豹猫赵懒懒真正找他麻烦的原因。

      难道被发现了,豹猫赵懒懒心虚道:“哪里不对了䩕?”

      “我有十个手指,而你只有八根,我说我怎ⵑ么老是数错。”

      小松鼠阿福指着豹猫赵懒懒的小爪子,又张开自己的小爪子,比较着耭说。

      “对啊,谁让你多长两根手指。”说完还拿起教鞭敲了一下小松鼠的头。

      小松鼠很委屈,果然和倒霉蛋一样不讲道理。

      輓 “还有谁规定的,数错就要挨打?”

      面对小松鼠的质问,赵懒懒摆出苦口婆心的样子,说䓉:“既然我们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就要学习人类的一切,在学校里,学生题目做错了,有゙的还被脚踹,不相信,我找个视频给你看看。”츻

      赵懒懒叼␔来一步智能手设机,手机是赵儀然用久的,刚好拿来给赵懒懒用。

      打开新闻视频,新闻中确实是有一个老师在拳打脚踢愄学生,不过新闻的主题是指责老师体罚学生,不该这样做,这个体罚学生的老师后来被学校开除。 쮨

      不过,小松黄鼠阿福不认识字,而视频的声音被调到静音。

      躢“我没骗你吧,不好好学习,就要挨打,挨打过后,才能长记性。”

      큒 “是这样吗!”

       而离开家的赵然自然是不知道家里ꜷ发生的一幕,他打车赶到约定的地点。

      约定的地点,赵然很熟悉,是高中附近的录쮂像带租借店。

      店里的鹾业务很杂,出租录像带光盘,盗版小说,卖一些杂货,烟酒泡面等等。

      赵然记得还曾在这里和同学一起看䅩多未删减版的泰坦尼克号,也曾勉在这里租过小说,只是可惜的是小说看到最精彩的部分总是缺少关键的几页。

      ܥ没想到这样的店,到现在还没有关闭。

      往里面走,是发录像带或者光盘的地方,里面黄毛已经等候多时。

      篃 看到赵然的时候,黄毛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才尴尬的说:“你好。”

      གྷ赵然倒是自然的说:“赵然。”

      黄毛自我介绍自己叫黄开心,父母给他取名开心,自然팖是希望人如其名,但是他在加入超管局前,过的⧻并不开心,缀学,瞎混,被父母赶出家门。

      他其实也想变好,但是人变坏只要一旇瞬间,变好却是很难,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眼前,他希望抓住这个机会,正式入职超管局,让自己对得起父母给自己取名开心的目的。

      곂这莟个机会当然就是“抓捕捣乱宠物之二。”

      为此,他联系了Ꭽ把他打成猪头的赵然,尤其是在得知他完成之一的时候。

      “事情的起因是有一户人家汥,报警说家里的东西被狗偷了,ब而且还不止一次,你看一下这个调取的监控视频。”

      视频没有头没有尾,时间还很短,截取的一段是五只狗协同作案,他们有点抬着米缸,有蠞点在开门,开门的亘那只狗,还负责探路。

      ౙ硡 视频到这里为止。ꯄ

      “你不说不止偷一次嘛,还有视频呢?”

      䃴“户主说操作不当,被删了,只宰剩下这一小段。”

      “有古怪。”赵然又将视频重新播뿞放了一遍,突然发现另뭾一个古怪的点。

      “开心,你发现没有,一只狗在笑,一只狗⦒在哭。”

      赵然指着视频中的画面说,另外三只狗脸被米缸挡住,看不见表情。

      Ͷ

      或许是视频的分辨率实在太低,黄毛并没有发现这个。

      䂛 还有虽然发现奇怪的点,但是对现在넙的处境一点用没有。

      旁 然后黄毛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手机中的app,点开a俽pp中的一段记忆。 ᲅ

      “我缀学的早,怕事情说不⪋清楚,就提取自己的记忆。”

      事情要从昨天下午说起。

      …… 띣

      盛夏的午后,总嘩是炎热,汗止不住的往下流。

      要从这么大的城市找一只狗,太难,更何况这只狗也不是名贵品种,只是一般的中华田园犬,没有主人,是젶只流浪犬。숩

      在街氁头,十只狗,有八只都长的一个样。 ԯ

      ഑ 黄毛抹去额头上的汗,衣服湿了又干,也不知道那只流浪犬什么时候送上门。

      然后셳就看见一只狗出现在那家住户的门口。

      黄毛清楚的看到那只狗助跑,轻巧的跳过3米高的院墙,然后퉨就听到玻璃被쀠敲碎的声音,再接着就是一阵鸡騇飞狗跳。

      再次看到那只狗的时候,就看见他的嘴里叼着一整块干肉,在他的淔后面是拿着扫把和铁锹的男女住户。

      쬓 ₑ ᯬ这大狗也不知道与这家人畛有什么仇,就逮着他一家使劲偷,现在⎚改明抢了。

      黄毛没有马上现身,大狗逃跑的方向正好是他监控的銄地点。 瞚

      等大狗靠近时,他立马扑上去,抱住。

      㠞让人没想到的是,⾇他怀中的大狗并没有挣扎,哪怕是被抓住,脸上的表情是也是一直在笑孈,接着最离奇的事发生了。

      大狗不见了䛬,仅留下一大块干肉,还有一根狗毛。

      黄毛一头迷雾,这像极了神话故事里齐天大圣孙悟空的三根毫뾡毛。

      回到超管局鿸,黄毛想查找逧一下这个能力的出处,他记得超管局有一个数据库,记载着各种各样的超凡能力。

      在武馆碰到瘦高个,就聊起今鑒天发生的事,才知道上午赵然完成抓捕任务,江北给了他一个建议,找赵赵然帮忙,因为赵然有预言能力。

      夜里,黄毛斟酌许久,才打通赵然的号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