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精阁免费视频入口

      月光뫠照亮的一小片空地上,浑身是伤的安ꗁ德鲁目光炯炯地看向自己对面的人。

      弗朗还是崅一身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白衬衫,只是这里ⱺ没䓫什么人和他对比,倒是显得不太突兀了。

      对面的安德鲁和蜘蛛战斗时的样子흔相比不知道要凄惨了多少,他빣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不深,攦但是积小成多,于ॿ是满身的血迹连他的纹身极都遮盖住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反观弗朗,不仅没受伤,ퟖ甚至连衬衫都没冮有被划破一点。

      “你到底是谁……”安德鲁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ຌ

      从追䅛到这片空地开始,自己好像就落入了对方的圈套,这片空地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悬挂拉扯起了无数的细丝。

      ᚃ他一开始以为橣这些细丝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却用手轻轻一挥就扯断了。可当他以为这些细丝对自己毫无影响转而挥刀冲向弗朗时,却总鞱有一ࡗ根不知是逺什么金属材料的丝线混入其中横戈在自己面前,在自己大意时被划伤。 觅 鄕 瑬他眯起眼睛,想借助掵月光去分辨那些细丝是线哪些是金属,ꗌ可它们都闪烁着隐隐银光,看起来竟毫无差别。他就这样被这种看起来有点憋屈的方式困住了行动,甚竹至还在不断被消耗。

      而另一边始终站得不远不近的弗朗,还时不时扔过来一把匕首或者一张金属牌什么的。虽然无븪法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但着实是有点恶心人。

      安德鲁不是没试寪过先把周围的丝线清理౒完,但是这种丝线非常细,对着光都很难看清。他每次明明觉得自己已经把周围清理干净了,但在他疏忽之时,却总会被角度特别刁钻隐秘的一㲵条篕漏网之线划伤。

      他看着手里耍着一把小刀笑得温和的弗朗,豟感觉自己此刻像极了一只困兽。

      “我不是谁,只是一个魔术师而已。”弗朗漫不经心的䒾说着,随手向安𣏕德鲁又扔出一把小刀塧。

      安德鲁下意识挥斧子挡开,右튍臂内侧却是一疼,又一道被丝线划破的浅浅伤口出现。

      “马上就要被퀪你口中的垃圾鬶杀死了,౩心情如何?”弗朗故意说着不咸不淡的话激怒安德鲁。安德鲁越失去理智,就越容易被弗朗消耗。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安땛德鲁果然怒了,他这次像是下定了决心要杀到弗朗面前一般,直接向弗朗冲了过去,两只板斧挥舞着。 럛

      弗朗在这片区瑥域布下的陷阱很多,安德鲁的共脸上和身上瞬间又添了几道伤。但他毫无感觉一般,只是紧紧盯住弗朗,立ꐙ誓要杀錈到他面前。

      ﲽ眼见安德鲁飞快逼近,弗朗毫不犹豫的用双手夹起六张牌,一次性䁸全向安德鲁扔了过去。

      两张牌被安德㿠鲁的板斧拍飞,三张牌擦着他的身子划过。却是有一张뵭牌直直插入安德鲁的腰间,让他的动作不由的一滞。

      而弗朗不知道从瀦什么地方又抖出戻一张红色的布来,在杀到的安德鲁面前一抖,一个闪身便利用短暂的视觉盲区避开了攻击。

      他一边和安德鲁拉开距离,一边笑云着说:“你看自己像不像斗牛愆场的®牛?不过听说每场斗牛的最后牛都会被杀掉呢。”

      安德鲁又一次被弗朗耍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愤怒到了极点,他反而平静了下来。多年的䓯战斗经验让他的直ť觉如野兽一般敏锐,他本能的觉得,再这样放任自己的怒火被带着节奏走,自己很可能真的会死在这个被他看不起⠆的敌人手५里,而且还是以一种非常屈辱헲的方式。

      平静野下来以죫后的安德鲁发现弗朗这样的敌ॷ人反而不足为惧了,他只能靠耍一些小把戏辅助战局,却没有真正的镘决定性的攻击力。

      想明白这一点安德鲁不着急了,他咧开嘴角,粗声道:“就算你杀了我,蜘蛛也活不了。”쐡

      “哦?”弗朗挑眉,他也发现安德鲁周身的气场变了,变得更像一只野兽,也更加危险。

      “我早就把蜘委蛛的定位发出去了。估计用不了几砇分钟,在第二平面的赏金猎人就会蜂拥而来把她撕成碎片。”经常合作的赏金猎人间自有他们自己传递消息的方式,安德鲁在意识到䙀自㓻己短时间无法杀掉弗朗后就公开了蜘蛛的定位,这样他就算和弗朗打了一夜,也不担心蜘蛛会逃跑。他脸上的笑容愈发邪恶,补充道:“不过也有可能,她早就已经死了哈哈哈哈。”ᓳ

      꽰弗朗听了욯这话辳果然愣了一下䁛。而就在这个当口,安德鲁却是突然发难,他狠狠地向弗朗掷出了自己手中的一把板斧,而板斧向弗貱朗飞去的路线上,他早就用肉身试探过了所有那种碍事的丝线的位置。

      这攻击来的太突然,银色的斧子在空中飞速㔒划出一道漂亮的亮银胅色弧ᶁ线,然后直直砸在了弗朗的左肩上,一瞬냮间血슞花四溅,弗朗ꕦ的一整只手臂居然被斧头带出的巨大力量直接砍断。

      ። 惨白的৙手臂落뿳在ᩰ地上,瞬间便被弗朗肩膀䟣处飞射出瀑布般的血流染成了鲜红色。

      弗朗看着安德鲁,脸色难看至极,他想说什么,却只是失重般摇晃了两下身子,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安德鲁慢慢走了过去,低头팅看了一眼面朝下趴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箰弗朗。月光洒在他毫无起伏的身体上,血迹还在一点点蔓延,一直流淌到安德鲁的脚边。

      뀇 不过安德鲁一向对折磨昏厥过去的人没兴趣,所以他只是看了弗朗半晌,然后贎弯腰捡起了自≸己的板ᠯ斧。

      “不过是个只会上蹿下跳的废物。”他冷笑了一声,还踢了弗朗两脚,“你就在뾘这里慢慢等死吧,我要去找我的美人了。”

      ⷓ他带着一身惨烈的伤痕慢慢走远,只留下一阵诡异的笑声。

      而在他离开后,地下一直趴洍着的弗朗却动了动。然后……慢坑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只见他用力扭动了两下身柉子,把一直塞在ᘿ衣服中的手臂᧌从袖子里ᛧ给伸了出来,然后又捡起了地下掉在一旁的塑胶假肢。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混合着尘土污渍和血液,已经不忍直视的白衬衫,默默叹了口气,然后ὲ皱着眉自言自语道:“血放多了吗……这个效果也太夸张了。还鱖好那个傻子没ꏗ发现。”

      他看向安德鲁离开的漆黑巷口,缓缓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